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绝对溺爱

>

绝对溺爱

爱喝蜜桃乌龙的小花 著

夏柠 现代言情 盛修白 绝对溺爱

现代言情小说《绝对溺爱》是由作者“爱喝蜜桃乌龙的小花”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夏柠盛修白,其中内容精彩片段:段茹思要去花园给他们看最近养的花,盛修白和夏柠落在最后面,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夏柠轻声提醒他,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我什么时候是她嫂子了?”他低下眼睑,纠正了一下自己的用词,“那就是暂定嫂子?”“……?”什么暂定嫂子,还限定嫂子呢。夏柠气得耳朵有些发红,她往旁边躲了些,以免和盛修白挨得太近。他整...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夏柠盛修白   更新: 2022-11-28 23: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绝对溺爱》,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夏柠盛修白,是著名作者“爱喝蜜桃乌龙的小花”打造的,故事梗概:休完短暂假期,夏柠照常去训练基地,她脸上带着几分倦意,同事看到她这副模样关切地问,“怎么了?昨天晚上忙到很晚吗?”夏柠摇摇头,又打了个哈欠昨天她虽然凌晨才睡,但睡眠时间是够了的,让她精神不好的原因是昨天晚上睡过去以后做了一晚上梦她梦见自己和盛修白结婚,新婚之夜原本该缠绵甜蜜,然而一睁开眼,身边躺了只白色的狐狸当时她在梦里气鼓鼓地想,盛修白果然是狐狸变的夏柠闭上眼,这时候又来了个女孩,看见她...

第5章 未婚妻小姐

说完,盛修白还真拿出手机给宋琼语发红包。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夏柠都觉得室内的温度似乎有些过高。

她抬手解开深蓝色衬衫的一颗扣子,但也没觉得好上多少。要是早知道盛修白今天会来,打死她也不会选今天跟他撞上。

段茹思要去花园给他们看最近养的花,盛修白和夏柠落在最后面,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夏柠轻声提醒他,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我什么时候是她嫂子了?”

他低下眼睑,纠正了一下自己的用词,“那就是暂定嫂子?”

“……?”

什么暂定嫂子,还限定嫂子呢。

夏柠气得耳朵有些发红,她往旁边躲了些,以免和盛修白挨得太近。他整个人的气场和身上的味道,无时无刻不让人觉得危险,像是一种包装诱人犯罪的会上瘾的毒。

这会儿正值花季,花园里的花开得正好,顺着亭子往前走是一排日本晚樱,粉色的花朵缀在细枝下,洒落一片温柔的春色。

夏柠没忍住站在树旁仰头看了会儿樱花漂亮的花瓣,盛修白原本跟她并排走着,察觉到身边的人停下了脚步,他站在几步外微微转身。

然后他就看见了比花还要娇艳的美人站在树下,她的眼睛很好看,里面仿佛装了一整个春天。

盛修白没说话,只是单手插进裤兜里维持着现在的姿势,视线久久地缠在她身上。

最后还是宋琼语叫了一声才将这和谐的场面打破,“你们说在这边新种点绣球花好不好?”

夏柠从美景里拔了出来,一抬眼猝不及防地对上男人的眸光。察觉到被自己发现,盛修白仍旧坦荡,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倒是夏柠,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心虚,很快就将视线移开了。

“我来看看。”她应了一声宋琼语,然后丢下盛修白往前走,“绣球花喜欢半阴的地方,不如种在这边。”

“好啊,我好想看到一片绣球花,如果种了的话一定很好看。”

夏柠家里的院子就种了绣球花,因此她十分赞同。

几人正聊着天,家里的宠物狗不知道从哪儿鬼混过来,窜到夏柠脚下围着她转圈圈。夏柠被它这副模样可爱到了,蹲下摸了摸小狗毛茸茸的脑袋。

宋琼语说,“嫂子。”

夏柠咳嗽一声,“你能不能换个称呼?”

“是不是还不习惯呀,那我还是叫回原来的称呼吧。”

她被说得哑口无言,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夏柠姐,你家里养狗了吗?”

“没有。”

“为什么,看你挺喜欢的呀。”

夏柠解释,“我一个人惯了,如果家里多了条狗的话,我会一直牵挂它。而且我有时候会去外地演出,见狗狗的面那么少,还养它做什么。”

“这有什么的。”宋琼语看了一眼站在她旁边的盛修白,笑眯眯地说,“不是我有哥在吗?他也可以照顾小动物呀。”

盛修白其实也不喜欢小动物,大多时候他都薄情得很,很少会对无关的生命生出怜惜之心。但宋琼语这么说,他也没开口拒绝,反倒有几分默认的意思。

夏柠语塞,抬眼看了眼盛修白,然后低下头不说话。

她不想搭理宋琼语了,总拿她来打趣。

在段茹思的家里夏柠几乎是如坐针毡,好不容易吃完饭,她连留下来陪宋琼语玩一会儿都不肯,找了个借口立马离开了宋家。

出了门,夏柠拍了拍胸口,脑海里又浮现出他那双温柔的眼睛,就好像一张细密的大网,让人怎么也逃不开。

一定是因为今天天气不错,春光映在男人眼里营造出的错觉。

回去后,夏柠想起盛修白那个打不通的电话号码,睡觉前随手给他打了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这回居然接通了。

盛修白没有问她是谁,“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男人的嗓音和白日里的不同,带了点慵懒和沙哑,再通过手机传过来,让人感觉心尖一颤。

夏柠立马觉得手机烫手了起来,她原本只是打着试试的,没想到真的打通了。这么一想,上次约会那件事越想越不对。

“我还以为你这个电话不用了呢,你上次该不会是故意不让我联系到你吧?”

盛修白刚从浴室里出来,他随意披着白色的浴袍,单手擦着湿发,“你上次联系我了吗?可能没看见,如果我知道的话怎么会故意不接?”

话说得好听,谁知道真的假的。

夏柠也懒得跟这个老狐狸掰扯,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她开口,“今天在段老师家,你为什么要说我们是那样的关系?”

耳边传来笑声,“你说得好像我们是什么不合法的关系似的。”

她耳根发热,有些气愤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盛修白眸底透着股兴味和邪气,一颗水珠顺着结实的肌肉往下淌。他的语气十分无害,“不过我不觉得我的说法有什么不妥,他们早晚会知道。”

夏柠语塞。

“你觉得呢,未婚妻小姐。”

夏柠被他这慵懒的嗓音弄得耳廓发痒,一句话也说不出,“你……”

见她有些恼,后面大概接的是骂他的话,他轻笑了一声,应,“嗯。”

这一声笑,弄得夏柠更加脑袋冒烟。她自认为自己也是个成年人,不算涉世未深的小孩儿,可他这么一笑,自己好像瞬间变成了不懂事的孩子,更像是一只被剪掉尖锐爪子的猫,用力挠他一下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抓痒痒一样。

夏柠气得直接把电话挂了,这对一向慵懒随性的夏家大小姐来说也是非常罕见的事了。

原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夏柠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

是微信上弹出来的好友申请,备注里写着盛修白三个字。

她唇角撩了撩,还想加入她的好友列表,做梦去吧。

夏柠果断选择点击“加入黑名单”,电话也一同拉黑。

两人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夏柠每日去舞团的训练基地练舞,几乎快要忘记盛修白的存在。

一直到了和盛修白父母见面的日子,她边和编导聊编的舞蹈的细节边往外面走,入口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车看上去陌生,坐在上面的人倒是熟悉。

盛修白穿着黑色衬衫靠在车头,一手撑在车上,透着几分浪荡意味。很奇怪,夏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浪荡”两个字安在他身上,总之他投过来的眼神过于多情,总让人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可能有些人,天生就长了一双这样蒙骗人的桃花眼。

夏柠站在原地跟他对视了两秒,旁边的编导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顿时明白了什么,“男朋友?”

她回过神,无情地否认,“别胡说,陌生人。”

“哦。”还以为可以八卦点什么东西呢。

夏柠假装不认识盛修白,但从车前经过时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攥住了手臂,她想挣脱,无奈男人力气太大。她只好笑着问对方,“我们认识吗?”

盛修白没有理会她的故意装不认识,只淡然地说了一句,“叔叔让我接你去吃饭,两家父母见面,这种场合你总不能不在场。”

“……?”瞬间被打脸,“我自己去就好。”

他垂眼,“来都来了,你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

对方都这么说了,夏柠也不好再拒绝。

盛修白走到车侧,拉开车,又是同上一次一样动作绅士地护着她上车。夏柠坐进车里,不一会儿,车就驶离了基地,只留下几个吃瓜群众。

嗯?不是说陌生人吗?刚刚他们俩在说双方父母见面?

发展这么快,都见家长了?

这消息要是传出来,不知道多少纯情少男要失恋了。

车窗外的风景飞速划过,夏柠往窗外看了一眼,偏头的时候修长的天鹅颈曲线一览无余,盛修白看了一眼,见她不说话,“你打开储物盒。”

“嗯?”

夏柠不明所以地打开面前的储物盒,看到里面有个很小的小熊玩偶。她头顶冒出大大的问号,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上次有小孩坐我车落下的。”他嗓音温柔,“给你玩。”

“……”夏柠深吸一口气,这还真把她当小孩哄啊。

但是,还挺可爱的。

夏柠揉了一下玩偶的脸,然后假装一点不感兴趣地将东西又塞回了储物盒里。

很快到了餐厅,服务员引他们往定好的包厢方向走。门一打开,夏柠就看见几个长辈坐在一起相谈甚欢,她的视线从夏弘夫妇身上转移到坐在他们对面的夫妇身上。

那大概就是盛修白的父母了,他们看上去很恩爱,即使说话都会互相牵着对方的手。盛夫人抬眼,看见了门口出现的两位,眼前一亮,“孩子们来了。”

夏柠今天穿的是一件黑白色相间的长裙,正好和盛修白身上的黑色呼应,两个人站在一起十分相配。

盛夫人上前两步,牵住夏柠的手,“我未来儿媳妇真好看。”

这场饭局总体上很愉快,安倩为了讨好盛修白一直在夸赞他,但奇怪的是,在她面前一向绅士的盛修白只是坐在座位上垂着眸子轻笑,并不怎么搭对方的腔。

夏柠也没怎么说话,因为这门婚事本来也就是两家长辈的事,她心不在焉地喝了口水。一直到他们开始商量订婚日期的时候,夏柠做了个撒谎的小动作,“我近期都没空,要出国演出。”

坐在对面的盛修白没说话,多情的眸子放在她摸耳环的手上,唇角慢慢染上笑意。

盛夫人想了想,“没空啊,那要不然别订婚了。”

她抬起眼,还没高兴半秒钟——

“直接领结婚证也可以,其实订婚再结婚这过程也挺繁琐的……”

夏柠笑容僵在脸上,赶紧打断对方的话语,补充,“虽然忙,但下下个月还是能抽出时间的。”

“那就好。”

一旁一直没表态的盛修白唇角笑意更深。

差不多谈好了订婚的时间,安倩大概是觉得稳了,忍不住开口,“修白,到时候我们公司……”

夏柠微微一笑,立马拆后妈的台,语气还带了点茶,“妈你说什么呢,我们公司那么大窟窿,你该不会指望盛修白帮你吧。”

安倩脸上的笑立马挂不住了,“你胡说什么?”

她生怕这婚事黄了,赶紧解释,“别听她乱说,我的意思是未来好好合作。”

果然,坐在对面的夫妇俩脸色微变,虽然看上去没有明显变化,但似乎现场的氛围没有之前那么融洽。

夏柠语气更温柔了一些,“妈,有什么难关我们自己过就好,不能拉着别人下水呀。还有,你先前在家里说以后我跟盛修白结婚了那盛修白就要事事帮我们家,我始终觉得没有道理,他又不是我们的管家,对不对?”

安倩一口老血,看了眼这个气死人的女儿,又看了眼丈夫,咬牙切齿地说,“你别造谣啊。”

夏柠撩起唇角,带着点得意和挑衅,末了又看向盛修白,奇怪的是男人没什么多余的表情,非但没觉得有什么,反而对着她笑了。

《绝对溺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