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一片落叶的情缘

>

一片落叶的情缘

南茗清欢 著

一片落叶的情缘 现代言情 纪南风 萧北雨

《一片落叶的情缘》,是作者大大“南茗清欢”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萧北雨纪南风。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萧北雨笑了一下 :“你如果不想等明天再来了解情况,那我现在就把那天我了解的案情告诉你。”纪南风一愣,随即惊喜的说:“不,北雨,今天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说完又犹豫:“可是,北雨,你伤的那么重,现在还这么虚弱,没有人陪着你、照顾你也不行啊,还是让我留下来吧,你休息的时候,我肯定保持好距离。”萧北雨做...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萧北雨纪南风   更新: 2022-11-28 23: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一片落叶的情缘》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萧北雨纪南风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南茗清欢”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萧北雨下了飞机有些晕晕乎乎的跟着欧阳兰随着人流往外走,欧阳兰看着神色疲惫的萧北雨倍感歉疚:“北雨,你熬了好几天的通宵,累坏了吧,回去以后好好休息两三天,学校这边我帮你协调假期”萧北雨听欧阳兰的声音都有些懵懵的,不过勉强也听清了,牵出一个微微的笑:“谢谢欧阳老师!”欧阳兰看了看出口:“北雨,你先走吧,我去取行李,我老公来接我了,你不用再操心我的手不方便了”萧北雨机械的点点头:“好吧,我先走了,老...

第9章 丢失的记忆

等秦明走了,萧北雨对纪南风说“我已经好多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是回到工作岗位上吧。”

纪南风有些着急“北雨,我——”

“我知道,你是真的关心我,来医院也不是为了工作,不过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你继续为了我耽误工作就说不过去了。”萧北雨打断纪南风,纪南风一再退让多多少少也是顾虑到自己。

纪南风虽然放下了心,知道萧北雨没有误会,但是也非常失落,萧北雨又赶自己走了。

萧北雨笑了一下 “你如果不想等明天再来了解情况,那我现在就把那天我了解的案情告诉你。”

纪南风一愣,随即惊喜的说“不,北雨,今天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说完又犹豫“可是,北雨,你伤的那么重,现在还这么虚弱,没有人陪着你、照顾你也不行啊,还是让我留下来吧,你休息的时候,我肯定保持好距离。”

萧北雨做了一个深呼吸,我真的好多了,还有值班护士在,如果真的需要帮忙,我可以按呼叫铃,你,你还是先回去吧。

纪南风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还不愿意把我当朋友吗?”

萧北雨想了想“我已经把你当朋友了,真的只是身体好很多了,不需要有人24小时陪护了,况且你如果一直在这儿,我也没法安心的休息。”

纪南风几次欲言又止,最终依了萧北雨“好吧,北雨,我也不想给你造成困扰,不过说好了,我们是朋友了,那我能存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加一下你的微信吧。”

萧北雨看着纪南风小心翼翼的模样,心中竟然柔软了起来,随即笑着说“好啊,你用我手机打电话给自己,就有号码了,微信绑了手机号,你直接加就可以了。”

纪南风开心的接过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按下拨打键,然后挂断,把自己的号码存在萧北雨手机里,才把手机还给萧北雨“北雨,谢谢你!”语气中都是满满的开心,此刻的纪南风比自己拿了短道速滑的奖牌还高兴。

看着笑容俊朗,自信阳光的纪南风,萧北雨突然想难怪林玲这么痴迷纪南风,这样的纪南风还真的挺吸引人的。和先前那个小心翼翼、卑微退让的纪南风判若两人。

纪南风存完了电话,发送了微信加好友的验证,期盼的看着萧北雨,萧北雨打开微信通过后说“现在可以先回去了吧,我也想休息了。”

纪南风看了眼输液瓶“要不你先休息,我等这瓶液体输完了再走。”

萧北雨看了一眼输液瓶,就剩一点点了,就点了点头。

纪南风准备主动搬凳子到窗边去,萧北雨突然说“你就在这儿坐吧,正好跟我说说我丢失的记忆。”

纪南风开心的笑容还没完全绽放就僵住了“北雨,你,再等等吧。”对萧北雨突然发作的心衰窒息心有余悸。

萧北雨浅浅地笑了笑,安慰似的说“没事,我会小心的,不会再发生昨天那样的事。”那笑容和萧北雨的此刻的苍白瘦弱结合在一起,就显得萧北雨有一种很特别的柔弱的美,让人忍不住想呵护,纪南风看的愣住了。

萧北雨没听到纪南风的反馈,还以为纪南风还在担心,就伸手按下床头的按钮,把床头又升起来,调整了个姿势,接着说“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根本就不同,而且昨天有些突然,我一时没控制好,今天我有准备,肯定没问题。”

萧北雨较大幅度的动作和话语让纪南风清醒了过来“北雨,你别乱动啊,小心伤口。”说着就扶了萧北雨一下。

萧北雨忍不住笑道“你没受过伤吧,其实受伤的人,养上三天,伤口就基本愈合了,没有那么夸张的,我这按时间推算,已经是第四天了,如果没有诱发心衰,明天都可以出院了。”

纪南风还是担忧“可是。”

萧北雨直接打断“没有可是,像致死率极高的心脑血管疾病,有时发作时凶险,只要抢救及时基本都会脱离危险,也不会短期内反复发作。”这时候的萧北雨没了刚才的柔弱,竟有些凌厉迫人的气势,一点也不受苍白的病容影响。

纪南风妥协了“好吧,但是如果你感觉不舒服就要马上停下来。”

萧北雨一笑“好。”一瞬间那股气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萧北雨又恢复了那个瘦弱文静的模样。

纪南风收回心猿意马的心思,想了想道“我们遇见的时候是夏入秋的季节,我们大概在12、13岁左右,那时的我是一个严重的自闭症患者,不愿和人接触和交流,连自己的父母也不例外,别人接近我就有可能会被我攻击,所以大家都不敢接近我,直到遇见你。”

萧北雨似乎很意外“自闭症?你?”

纪南风苦笑了一下“这段经历说出来,大部分人都不相信,除非是亲眼见过那时候的我的人。”

萧北雨没有接话,纪南风接着说“那时候,在我们接触前,我就看了你好久了,你几乎每天都会到公园里捡树叶,精挑细选的,飞舞在林间的草地上,停下来时,就在坐在草地上,在叶子上画画。我每次看到你,心情就会平静下来,人也会放松,我妈妈感觉到了我在公园的变化,所以每天都会带我去公园。”

纪南风似乎在努力想什么,停了片刻说“我不记得看了你多久,有一天你走到了我所呆的树下,因为紧张,我摔倒了,你扶起了我,我对你的触碰并不抵触,那之后你再次看到我时就主动跟我说话,也不管我是否会回应,似乎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做一个病人。”

纪南风说着脸上就浮上了幸福的笑“你第一次问我名字时,我半天说不出话,你却笑着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我昨天听到你妈妈叫你南风,名字很好听,然后就拉住我的手说,走,我们一起捡树叶,我的叶子不够,要多捡一些。当我困难的说出一个字或一个词语时,你总是立刻就能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

纪南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接着说“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你和其他人不一样,眼神不一样,说的话也不一样,对我的态度也不一样,不会刻意,也不会害怕,当我磕磕绊绊说,我有病,大家都怕我时,你说,别听大人们吓唬你,也别听别人的,你很好,你没病,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大声的笑,开心的跑,然后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你就是你,不用活成别人希望的样子,做自己就好了。”

萧北雨皱了皱眉,她对纪南风说的这些都没有印象。

纪南风接着语气就变了,充满了自豪“我和你,一个字两个字的说着说着,我就能说连贯的语句了,知道我没有什么爱好,什么也不会时,你开始教我画画,于是从来不笑的我,和你在林间笑着、跑着、画着,而且我渐渐地不再惧怕他人,可以和其他人正常相处了,在学校的成绩也突飞猛进,一跃而上,出类拔萃,老师和家人的肯定,也让我越来越自信。就这样我走出了自闭症的阴影。”

萧北雨看着纪南风,听着纪南风的述说,偶尔会有些模糊的影子,但是她还是没想起来,也不确定和纪南风说的是不是有关系,所以沉默着。

纪南风停了停,声音也低了很多,透着伤感“可是有一天下了一场雪,你让我和你一起用脚印画了一幅画,然后各自回家,你就再也没来过公园,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但我一直记得你说的话,做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喜欢画画,就学会了绘画,喜欢滑冰就学会了短道速滑,喜欢唱歌,学会了弹吉他、写歌。”

纪南风调整了一下心情,看着萧北雨“北雨你记起什么了吗?”

萧北雨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有,你说的这些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纪南风很失望,但还是不愿放弃“北雨,我能有今天,全都是你的功劳,所以不管你能不能记起,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回报你。”

萧北雨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确实丢失了一些记忆,她忘了12岁以前的所有事情,师父说她生了一场病,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她只有12岁以后的记忆。

纪南风期待的看着萧北雨,萧北雨最后说“我确实不记得你说的那些,所以你也不用回报我什么,你不要像现在这样,这样不是你自己,做回自己吧,可以吗?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们正常相处。”

纪南风既有没能让萧北雨找回属于他们的记忆的失落,又开心于萧北雨同意让自己成为朋友,即刻表示“好,北雨,我们就算是重新认识,重新成为朋友。”

萧北雨笑着说“输液瓶里的药液快没了,叫护士来拔掉吧。”

拔了输液的针后,萧北雨就说自己累了,让纪南风回去休息,纪南风也没再坚持,因为今天的萧北雨确实很平静,也没有任何不适。

那一夜萧北雨做梦了,梦里有很多画面,有些和纪南风所说的重叠,有些陌生又有种熟悉感,叶子、公园、少年,梦里还有一个别墅,别墅没有台阶,又高度落差的地方都是缓坡,就连一楼到二楼的通道也不是台阶,而是转了好多圈的缓坡。别墅里有一个女人,一个美丽又柔弱的女人靠在一个微微发福的男人怀里哭泣。叶子、公园、少年,别墅、女人和男人都透着熟悉的感觉,但是所有一切都像是隐在雾里,怎么也看不清楚。

萧北雨在梦境中挣扎,最后因为呼吸不畅,咳嗽着憋醒了,萧北雨直接坐起了身,虽然牵动了伤口,让她忍不住倒吸了好几次凉气,但她还是坚持坐起来,呼吸也慢慢顺畅。萧北雨拿过手机,翻看着手机,白天她就看到了林玲的好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以及微信,还有大师兄的一个短信和三师姐的好几个短信,至于学校班级群的消息她没有仔细去看。

三师姐每天都会发一个短信给她,或问候,或告诉她师傅和师兄们的事,从她离开后从未间断,有时候她会回,有时候不回。大师兄很少发短信,这次的短信内容也很奇怪,短信里只有两个字,是她的名字“北雨”,而且是她受伤那天发的,萧北雨对着那个短信楞了半天的神,也没有想明白会是什么意思,于是回了一条信息,也只有三个字加个标点“大师兄?”。

大师兄很快就回了信息“是一个微笑。”

萧北雨一看明白没什么事,于是不再理会。

萧北雨躺回床上,却无法入睡,脑子里总是闪过梦中的画面,依旧不清晰,直到天蒙蒙亮才又迷迷糊糊睡着,然后被巡房的医生和护士吵醒,醒来时看到纪南风也在,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医生检查过后,说的和萧北雨昨天说的差不多“伤口愈合的很好,心脏功能也没有问题,毕竟年轻,恢复得很快,就是身体还比较虚弱,今天我调整一下处方,在医院再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了,可以继续服用一个疗程的药,然后回访,再确定是否需要继续服药。”医生说完就带着人走了。

萧北雨没有问纪南风什么时候来的,吃了纪南风带来的早饭,给纪南风复述了受伤那天的事,然后纪南风又说了自己是如何等萧北雨,找萧北雨的,以及落叶为签的由来,原来那副画的原形就是萧北雨下雪那天未画完的画。

很快病房的平静就被打破了,博物馆领导、公安部门工作人员、检察院工作人员、还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轮番来,有表达感谢的,有慰问的,有做笔录的,有核实情况的,萧北雨不厌其烦,十分无奈,却也只能先配合着。

更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有记者或媒体人都来了,在萧北雨想从病床上跳起来,把他们赶出去的时候,纪南风长臂一伸,挡住来人,一股脑儿全推出去了,关上病房门,纪南风招呼护士帮忙叫保安,称他们干扰到病人休息了,病人身体出现了不适。

《一片落叶的情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