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理寺卿

>

大理寺卿

疲惫的熬夜男爵 著

军事历史 大理寺卿 李闻 疲惫的熬夜男爵

《大理寺卿》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疲惫的熬夜男爵”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李闻疲惫的熬夜男爵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大理寺卿》内容介绍:三娃和四娃,跟着一二娃。五娃回头看,六娃哇哇哇。众娃分果果,唯独少六娃。话说听见老者发问,道长略作犹豫说到“妖邪被伤,需月圆阴气恢复,此前无力伤人,但妖邪此次修为大损,若想补全修为,也定是需要女子阴气血食以补全修为...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李闻疲惫的熬夜男爵   更新: 2022-11-28 22: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军事历史小说《大理寺卿》,男女主角李闻疲惫的熬夜男爵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疲惫的熬夜男爵”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第一十章 血祭案5随即宋怀也皱眉凝思李闻所说的这几个疑点,片刻后,他试探着说到“凶手之所以砍掉死者的头颅,会不会是想要隐藏死者的身份信息,以此来给官府的调查增加困难?”李闻点了点头说到“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但是同样的,凶手事先将死者割腕放血又是为了什么?为了折磨死者?感觉上来说不太像,特别是从凶手对李灵儿的折磨上来看,他完全没必要再多此一举,可他依然这么做了但最重要的是,做为眼下所有被害人完全一致...

第6章 血祭案1

第六章 血祭案1

楔子童谣

村东有六家,住着六个娃。

老鼠田间过,六娃把鼠抓。

一娃和二娃,抢鼠带回家。

一个给了糖,一个拿蜜瓜。

三娃和四娃,跟着一二娃。

五娃回头看,六娃哇哇哇。

众娃分果果,唯独少六娃。

话说听见老者发问,道长略作犹豫说到“妖邪被伤,需月圆阴气恢复,此前无力伤人,但妖邪此次修为大损,若想补全修为,也定是需要女子阴气血食以补全修为。”说到这老道顿了顿又接着说到“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此番妖孽身受重伤,诸位只需请一道我出云观的镇魔符贴于正堂,当可保无虞,而半月之后老道我将重启法坛,将此妖邪彻底灰飞烟灭,以保我炎州百姓平安。”

众人见此心下大定,俱都躬身施礼口诵“无量天尊。”

另一边,河边尸体旁,宋推官正在检查现场,李闻也在旁边观察,尸体发现的地方是在郊外的河滩上,尸身半裸着,身上除了少量破损的衣物外,没有有其他能够证明其身份的东西,尸体的手腕上有明显的伤口,头部却不见了踪影,颈部伤口平滑,看样子应该是被一刀砍下。死者的胸 部以及身上有多处淤青,下亻本有明显的撕裂,很明显在死前被侵犯过,但是很奇怪的是身上的淤青有新有旧,有些淤青看样子明显是老伤。

看到这李闻有些奇怪,心想难道这个女子是被凶手掳走很久,虐待至今才刚刚被杀?这时宋怀也完成了初步的验查,正好看到李闻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尸身发呆,心头闪过一丝不屑,心想“到底是一个少年人,为了在将军面前表现,大夸海口,现在见了真场面,就原形毕露了,区区一个尸身就吓成这样。”想到这宋怀摇了摇头,正想要说些什么,不想这时李闻先开口了。

“推官大人,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死者是被人杀死后弃尸到这里的。”

宋怀吃了一惊,停住了原本想要说的话,反而随口问道“哦?你是如何发现这一点的?”言语之中不乏考教之意。

李闻也听出了宋怀话里的意思,不过他也不甚在意,便说道“尸身是在河边发现的,但是尸身上的衣物除了身下之处略有些许潮湿外,尸身其余的地方完全没有水泡的痕迹,而且看河滩被水沁湿的位置,这条河应该昨天涨过水,而再来看尸体上的尸斑则可以断定死者死亡时间超过十二个时辰,如果死者是在此地被杀直接弃尸在此,那尸体绝对会被水泡到,而泡过水的尸体,就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这宋怀已经确定这个叫李闻的少年是有真本事的,因为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作为炎州城土生土长的人,他很清楚,白川河每天下午申时涨水,雷打不动,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少年怎么能懂这么多,便接着问道“那你说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那哪里才是?”

李闻想了想说到“第一案发现场是哪里我现在也不知道。”说到这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但是我刚才来的时候观察过这一片地面上的痕迹,就只有我们来时所乘马车的车胤没有其他车胤,那就可以排除了凶手通过马车将尸体运送至此抛尸的方式,而且地上就只有一些零散的脚印,数量并不多,我大致看了一下,基本就是我们几个加上报案人的脚印,数量应该是刚好的,更重要的是凶手若是扛尸抛尸的话,那他在地面所形成的脚印应该比我们的脚印会更深,即便他要抹除的话也绝对会留下痕迹。所以我觉得,凶手应该是通过河面乘船抛尸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推官大人可以让手下沿河查找一下河流上游或下游,有没有一些其他的线索。”

宋怀震惊于李闻和他发现的线索基本一致,也确定了李闻的真才实学,索性也不再犹豫,直接安排手下差役按照李闻的要求,去上下游查探情况,不多时有下游的差役回禀说在前面不远处的灌溉沟渠里发现了几根竹子,看上面的勒痕和水痕,应该是被拆解的竹筏,不多时又有差役回禀,在之前发现竹筏的地方再往前一里地左右,又发现了一些竹筏残部。

宋李二人又在差役的带领下去了发现竹筏的现场,发现这里紧挨着一片水田,仔细检查过后,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其他的痕迹了,留下两个差役继续留在这里调查,其余人等便带上尸身和物证返回城内。

此时已日近黄昏,街道上人影寥寥,夕阳下袅袅的炊烟,被映照出一片的残红,仿若鲜血。

一座暗室内正有两人在低声交谈

“你不是说他用了那武器他必死无疑吗?现在他活得好好的,你怎么解释?”

“你着什么急?你以为我想这样?原本他肯定是必死的,炎州最有名的郎中都已经无能为力了,谁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少年,居然用那样的方法把他救活了,现在他身边加强了防范,再动手已经不可行了,况且我们原本的目标就不是他。”

“哼!虽然目标不是他,但是只要有他在,我们的计划就有风险,当然如果你不想报仇了,我也乐得清静”

“你小点声,难道想被别人听见吗?这件事若是被发现了咱们俩谁都跑不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到日子我们先处理了手里的那个,剩下那一个留到最后。哼哼~原本还想留她到最后的,谁知道连老天都不想让她多活啊!”

另一边,天刚刚擦黑,李闻等人带着尸体回到了将军府,将尸体安置在事先准备好的空房间内,李宋二人便去向韦良辰复命,来到正堂,韦良辰正斜倚在榻上,看着他们俩,身旁站着刚一回府就过来的王彪、赵奎二人。

见到二人到来,韦良辰直起身笑着对着李闻问道“李闻小兄弟,如何啊?”眼神却看了旁边的宋怀一眼。看到宋怀微微点头。

李闻抱拳躬身答道“回将军,幸不辱命!”

《大理寺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