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惊!冷拽校霸怀里的她超甜

>

惊!冷拽校霸怀里的她超甜

音洮 著

惊!冷拽校霸怀里的她超甜 桃烟 现代言情 白衍

桃烟白衍是现代言情《惊!冷拽校霸怀里的她超甜》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凡事都要当心一点,稍微不慎就会陷入其中的陷阱无法脱身。所以...离开过视线的酒,千万不能要。桃烟白嫩的手指舒展开在吧台的桌面上敲击了几下,语调里像是天生自带的妩媚冷淡感,喊了句:“给我换一杯酒。”“好的,什么酒?”“还是...威士忌...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桃烟白衍   更新: 2022-11-26 23: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惊!冷拽校霸怀里的她超甜》主角桃烟白衍,是小说写手“音洮”所写。精彩内容:桃烟点开手机屏幕,来电页面赫然显示着三个大字的备注:【班主任】桃烟按下通话键率先开了口,带了些情绪,“什么事?”桃烟连称谓也没有带不管什么人,只要是在她绘画期间打扰她,基本都只能得到她的冷言冷语“桃烟,你去一下晚上的迎新会大一那群小孩子刚成年,校领导不放心他们,派了各个院的人去迎新会看着但是我们绘画院这边原定的人临时有事,去不了迎新会”桃烟的身子朝后面的椅背靠了靠,她漫不经心的说:“让班...

第3章 一晚一百万,醉酒撞倒意外接吻

其实想下药的不止一个,只是前人已经下了药,自己就没必要了。

只要…观望即可,当然,能捡漏是最好。

桃烟出了厕所,拧开水龙头洗净了自己的纤纤玉手,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虽然桃烟来酒吧的次数一共就二次,但是她知道这里鱼龙混杂。

凡事都要当心一点,稍微不慎就会陷入其中的陷阱无法脱身。

所以…离开过视线的酒,千万不能要。

桃烟白嫩的手指舒展开在吧台的桌面上敲击了几下,语调里像是天生自带的妩媚冷淡感,喊了句“给我换一杯酒。”

“好的,什么酒?”

“还是…威士忌。”

调酒师短暂的把目光落在了桃烟身上几秒,眼神里既是崇拜又是一抹担忧。

因为她已经喝了五六杯了,还是威士忌,这酒量,男人都比不上。

但夜已深,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向来毕竟危险些,都是豺狼虎豹。

过了几分钟,调酒师将又一杯威士忌递给桃烟。同时轻声对她说“小姐,喝完这杯酒就回家吧。”

桃烟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她不为所动,只是又缓缓的摇曳着酒杯。

她眉眼间尽是慵懒随性,那双手好似柔若无骨,轻轻将酒杯抬起,顺着自己白鹅般的脖颈“咕嘟”的喝了一口。

旁边领头下药的男人见桃烟竟然换了杯酒,眉头紧皱,极为不悦。

他的左脸颊边上有一道刀疤,眼睛里满是没有掩饰的色意,还有几分扫兴。

男人嘴里熟练的叼着根烟,他用自己的大嘴轻轻的吐了一口烟雾,随后带着自己身后的几个小弟朝着桃烟走来。

不仅轻浮,还气焰嚣张的说了句,“陪爷几个一起玩玩。”

桃语闻到了男人吐出的烟味,这是她最讨厌的味道。

她眼底不经意间闪过一丝鄙夷,随后又很快收起。

桃烟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而是轻描淡写的问了句“多少钱?”

桃烟正因为渣男烦闷的很,正好有个蠢货撞上她的枪口,自然是不能辜负他的“好意”。

但是男人被桃烟这一操作惊到了,他怔住了几秒,觉得不可思议。

按道理来讲,就算一个女人她愿意,不也得先来个欲擒故纵?

不过…直接的女人,够带劲。

男人用贼溜溜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下桃烟,看上去十分贪恋,“你说吧,一晚多少钱?”

桃烟扫了眼男人,很快将目光收回,她轻描淡写的说了几个足够令人大惊失色的字眼,“一百万。”

桃烟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口吻很淡,又像是满不在乎,仿佛只是在说一个很微不足道的数字。

男人如桃烟预想的一般,先是哑然失声,再是怒不可遏。

他语调猛的拔高,“你是金子吗?开价这么高?你在耍老子?”

桃烟没有回答,她从吧台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身子动了动,在脚腕转动的那一刻,挑衅的落了句“对,我就是在耍你。”

桃烟眼尾微弯,在最后一瞬给男人留下了一抹讽刺的笑意,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一溜烟跑出了酒吧。

男人当即气的面目狰狞,“贱人竟敢耍我?”随后他看向自己身后的几个小弟,“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啊!不能让那女人跑了!”

白衍像往常一样漫不经心的耸了耸肩,电线杆一侧的路灯光亮不均的照到他脸上,称的轮廓更加立体分明。

纯色简约的短袖露出纤长而强劲的手臂,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对白耳机,略微整理了下耳线后,将耳机塞到耳朵里听歌。

高翘的鹰钩鼻在昏暗稀疏的灯光下,照的更加分明。

他脚步缓慢,但迈出的每一步都很大。

被黑色直筒裤裹着的那双硕长的腿,从远处看实在是无法让人忽视,长的惊为天人,也显的不那么懒散。

他清冷又毫无表情的脸上,显露几分悠然随性,丝毫没有察觉到即将来临的意外。

就在白衍从拐角走到巷子里的时候,一个娇软的人影撞进了他怀里。

桃烟猝不及防的剧烈撞击,使得白衍一下子来不及做出反应,他一个没站稳连带着桃烟跌落在地。

乌灯黑火间,两个人看不真切彼此的模样。但桃烟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和身下人的胸膛紧贴在一起的炙热。

白衍也不例外,他感受到自己身上压了个身形十分纤瘦的女人。

最要命的是,两人的嘴唇碰到了,酥酥麻麻的。

白衍并没有太过于诧异,只是带了些力道将桃烟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缓缓站起身。

桃烟也不觉什么,她几乎是和白衍同时起的身。

而后她回味着和白衍的肢体接触,只觉他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久别重逢的故人那般。

白衍打断了桃烟的思绪,他低眉拍了拍自己衣尾上的灰道“以后走路不要这么横冲直撞,给自己找麻烦也给别人带来困扰。”

桃烟淡淡扫了眼白衍的长相,带着有丝道歉的口吻说“抱歉,是我撞倒你的,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到了白衍这,他连眼都没有抬,也不开口,只是顺着桃烟的回答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得到白衍的谅解后,桃烟便假装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模样离开了。

毕竟,她只当这次的接吻是个意外,并没有多想。

反正以后也不会再遇上。

酒吧的那些人没有再追上来,现在学校宿舍的门禁时间10点也已经过了,桃烟唯一的去处就只有…桃家了。

她回到家之后,已是深夜十二点,时间实在算不上早。她略作洗漱之后就趴到床上睡觉了,毕竟明天还要考试。

这时桃彦像往常一样结束完工作回家,他闻到主客厅相比往常的清香多了一丝酒气。

桃彦蹙了蹙眉,他带着心里的些许困惑打开了灯。

大厅内的家具摆设均与平日无异,也没有什么人留下的痕迹,那酒气究竟从何而来?

忽然间一声低喃从楼上传来。

由于声音太远音调也不是那么的高,桃彦并没有听清话语的内容。

但他能肯定说话的声音是从自己妹妹的房间传来的。

桃彦知道妹妹桃烟只有在节假日寒暑假才会回桃家,平日根本都看不见人影。

更别说今天怎么会…还是这么晚的时间…回家?

明天没课么?

桃彦抱着心中的疑虑直奔三楼桃烟房间的方向,临近房门口,桃彦放轻了脚步,同时桃烟的声音也渐渐清楚。

“男人都是傻*…陈凯杰渣男…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再也不想谈恋爱了…”

这是桃烟的梦话。

她虽然千杯不醉,但是每次喝完酒熟睡就会冒出梦话。

桃烟说梦话的语调软乎乎的,一点儿也不像平时那样冷冰冰。

桃彦听着妹妹软糯的嗓音,工作到深夜的疲惫感顿时少了许多,但他也很快抓住了重点。

什么陈凯杰…?

听桃烟话中的意思,她已经跟这位名叫陈凯杰的男子分手了。

想到这里桃彦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了。

自己的妹妹已经跟别人分手了,可他连两人什么时候交往的他都不知道。

……

白衍回家后,就立即去洗了个澡。很快,他从狭挤的浴室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

他乌黑的碎发被打湿揉乱,衬的眉间那双桃花眼妖媚又轻狂。

脖颈处坚实线条分明的喉结,还滴落下了几颗水珠。

白衍正擦着头发,某一瞬间和面前的盥洗镜对上视线。

他抬起头,走近镜子,看着镜中自己的脸,不觉就想起了刚刚晚上发生的画面。

他大拇指划过自己的下唇,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吐了句,那女的怎么回事。

《惊!冷拽校霸怀里的她超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