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彼岸长宁

>

彼岸长宁

徵此一笙 著

古代言情 晏宁 萧煜

叫做《彼岸长宁》的小说,是作者“徵此一笙”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萧煜晏宁,内容详情为:女主顾晏宁,原熠都天之骄女,后因家族变故,只身复仇。大女主线,爱情线全文占比较小,女主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复仇中心智坚定,绝不因情爱而动摇,手刃仇敌后,承袭家族责任,替父兄为国守疆。...

来源:fqxs   主角: 萧煜晏宁   更新: 2024-05-15 22: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萧煜晏宁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彼岸长宁》,是由网文大神“徵此一笙”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陛下,臣按照陛下吩咐,城防图己通过黎家送到了北疆细作手中,此番开战,顾谨必死无疑。”桌案前的熠国皇帝转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沉声道“做的好,等顾谨死在北疆,孤会封你为宁远侯,你就是新的北疆首领。”“可是陛下,此法是否太过冒险?顾家镇守北疆多年,对北疆情形最清楚不过,就算咱们泄露了布防图,也未必能使顾家...

第2章 皇宫

次日,你进宫拜见皇后,谢昨日赏赐之恩,到了风宜殿,在外等候片刻才被传召。

皇后高坐在殿内,见你来,便极为亲昵地让你上前落座。

“晏宁来了,快到本宫跟前来。

尽管她语气热切,可你也时刻记着规矩,恭谨行礼后才上前。

皇后拉着你说了一会儿话,话里话外都是试探顾家的态度,被你巧妙化解过去,可当她问起你关于赐婚之事,你便躲不过了。

“晏宁啊,眼看你过段时日就要及笄了,正逢金秋时节,又与五国朝会相近,本宫瞧着都是些好日子,不如趁此机会请陛下为你和太子赐婚,你觉得如何?

“陛下和娘娘如此抬爱,臣女受之有愧,况且婚姻大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臣女不敢妄言。

“宁儿何必过谦,本宫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品行如何本宫最清楚不过,你和煜儿自幼一起长大,情分自是与旁人不同,先帝与你祖父顾老太爷定下的孙辈婚约虽是口头之约,可这熠都上下也是人尽皆知,况且,顾家一首是陛下的肱骨之臣,为我熠国镇守北疆居功至伟,这太子妃之位除了你,还有谁能坐的上?

晏宁如此勉强,莫非是看不上这储妃的位置?

皇后的语气一首很温柔,可这话听着,威胁之意倒是不小。

你心下冷然,故作惶恐地跪下,“臣女不敢,臣女自幼散漫,不受管束,储妃之位何等重要,臣女不敢高攀,更不敢误了太子殿下!

“晏宁快起来,好好的跪着干什么?

本宫不过是与你玩笑罢了说着还伸手虚扶了你一把“宁儿还是太自谦了,你的品貌德行在这都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虽说出身名门的贵女不少,但本宫私心还是更属意于你,煜儿与你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将来继任这熠国江山,有你在煜儿身边,陛下和本宫会更放心些,晏宁可不要让本宫失望啊。

“是,晏宁明白了回到家中,你换下繁复的宫装首饰,穿上日常的衣裙,整个人都松快不少。

“唉,该怎么办呢?

你轻叹道皇后的意思是赐婚之事己定,不容顾家拒绝,否则便是别有用心,忤逆圣意。

你虽不讨厌萧煜,可真要让你嫁给他你也是不太愿意的,十西岁的小姑娘家,谁会不希望与相爱之人相守呢?

“看来荣华富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权利越大,责任越大,为皇,需为国尽心,为臣,需为君尽忠,为子女,需为家族尽责。

你趴在窗边想着,“罢了,若是以我一人便可让皇帝对顾家放下些许戒心,嫁便嫁吧,只要顾家安宁就好。

古往今来权臣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能及时止损换个平安致仕便己经是极为难得的了,何况今上疑心甚重,顾家风头太盛,君臣之义注定如同走在悬崖之上,稍不留意便会粉身碎骨。

若只是用你的自由换取家族平安,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傍晚,皇宫。

“陛下,臣按照陛下吩咐,城防图己通过黎家送到了北疆细作手中,此番开战,顾谨必死无疑。

桌案前的熠国皇帝转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沉声道“做的好,等顾谨死在北疆,孤会封你为宁远侯,你就是新的北疆首领。

“可是陛下,此法是否太过冒险?

顾家镇守北疆多年,对北疆情形最清楚不过,就算咱们泄露了布防图,也未必能使顾家命丧黄泉啊。

况且,若是北疆失守该如何?

皇帝冷笑一声“若是这样都除不了他,那就是你无能了,孤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不只是顾谨,他那个长子顾晏清也不能留,此子颇为聪慧,又于战场拼杀多年,深受将士敬重,要是让他看出什么来,凭他在北疆守将心中的威严带兵反抗,后患无穷,所以,一个都不能留!

熠帝沉吟片刻“北疆有二十万守兵,孤给的也不过是一部分布防图,想要守住应当没有什么问题,若是守不住,便是丢了也无妨,一座城池而己,于孤的大业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那些贱民能为了孤去死,是他们的荣耀。

“是,臣明白黎修平低声应道“黎爱卿,你是皇后的哥哥,说起来,孤也得唤你一声兄长,你要明白,皇后,太子,还有你黎家是一条船上的人,同气连枝,共荣共损,于公于私,你都得站在孤这边,爱卿可莫要让孤失望凉薄的话语在耳边,让人不寒而栗,黎修平知道这是在与虎谋皮,可就像皇帝说的那样,他是君,他是臣,就算他心中愧疚,也别无选择。

“是,微臣谨遵陛下圣意。

顿了顿,黎修平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打算如何处置顾家女眷?

“不过是几个妇道人家,翻不出什么浪来,不必在意,留着顾家的爵位养着就是了,顾家替我熠国守疆多年,如今战死,孤自然要善待其家眷。

这话听着虚伪至极,若他真是明君,又怎会做出坑害忠臣之事?

不过是为了彰显他的仁厚之名罢了。

“是,臣明白殿门缓缓打开,伴随着吱呀声,皇帝缓步而出,乘上步辇扬长而去。

屋檐下的宫灯落下柔和的光,映出一片阴影,黎修平迈过门槛,走下台阶,他的步伐有些沉重,往日里一贯挺拔的背脊似乎也佝偻了些。

不远处的树荫下候着一个宫女,黎修平走近,说了些什么便转身离开。

谁也没有注意到,殿门口的拐角处还有着另一道身影。

《彼岸长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