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等一朵花重开

>

等一朵花重开

十三月黄昏 著

现代言情 谭笑 陆阳

完整版现代言情《等一朵花重开》,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谭笑陆阳,由作者“十三月黄昏”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文案一:好消息,我重生了,坏消息,我重生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虽然很懵,但重生的好处是确实多多,比如我变得更漂亮了,拥有了一对理想中的完美父母;又比如我开始大方开朗,朋友多多,不仅如此,更幸运的是我年少时暗恋过的优秀男孩也喜欢上我了,最后还想与我相约未来。一切都是如此完美,可是当我越过人群望向那个依旧灰扑扑的年少的自己,我茫然了。 到底谁才是我呢,温意然?谭笑?还是,我根本谁都不是?文案二:如果人生能重来,你会做什么?谭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它是如此荒诞,直到有一天,她真的回到了那个略显陈旧的过去,和少年时的自己成为了同学,她开始认真思考,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一切变得有意义。再后来,她不再追求所谓的意义,她只想趁着一切都还早的时候,把自己好好再养一遍。排雷:这是一篇自我救赎文,也是一个普通小镇姑娘的成长史,非爽文,爱情线有,但后面一些时候才出来,介意勿入。...

来源:fqxs   主角: 谭笑陆阳   更新: 2024-05-15 22: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等一朵花重开》的小说,是作者“十三月黄昏”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谭笑陆阳,内容详情为:赵美华非常生气,某天亲自去牌馆里找他,接连催促了他两次,第三次再去喊他回家的时候,他还是没有要离开牌桌的迹象,而是叼着烟不耐烦地让她先回去,自己这一轮还没结束。赵美华本来就心中有火,又见他牌瘾一天比一天大,也不知道输了多少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着众人的面掀了牌桌。纸牌稀里哗啦地散了一地,也将男人所...

第5章 争执

这天过后,气温降得厉害,但谭笑一点都不在乎,因为快一年没见的爸爸终于背着行囊回家了。

对于爸爸的归来,谭笑非常开心,因为妈妈从不给她零花钱,还总限制她在外玩耍的时间,而爸爸在这方面对她就宽松得多,他会给她钱买零食,也不会在她与小伙伴跳皮筋或过家家的时候催她回家,最重要的是,爸爸不会一天到晚皱着张脸面对她,让她捉摸不透,又担惊受怕。

果然,爸爸回来检查完她的作业和期末成绩后,当即掏出五块钱零钱塞到她手里,以示对她的奖励,她高高兴兴地收好,想要抱住爸爸的大腿撒撒娇,可是一想到一年前的那个耳光,她怔了一下,然后退开,飞奔出门继续小伙伴们弹弹珠。

妈妈对爸爸的行为很不赞同,埋怨他“她才多大点,你给她那么多钱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五块钱够我买两三天的小菜了?

“差不多行了,谭林忠不耐地抽出一根烟点上,“就知道钱钱钱,小孩子一年到头也就这个时候能攒点零花钱,有什么可计较的。

赵美华看清香烟的包装,又瞥了一眼柜子上多出来的两瓶酒,想到自己整年在家劳心劳力,省吃俭用连一件衣服都舍不得买,而丈夫没挣到大钱却毫不吝惜地抽好烟喝好酒,瞬间又怒从心起,声音尖利地指着酒瓶道“我说你今年怎么没寄什么钱回家,敢情你抠抠搜搜地给我们母女几个的那点生活费,都是从你的烟酒钱里面挤出来的。

你说说你,本事没多少,还学人家摆阔,抽烟喝酒打牌样样来,你但凡像我一样节约点,咱们这个家也不会是这样!

“你有完没完,我在外辛辛苦苦打了一年工,抽点好烟喝点好酒怎么了?

谭林忠不耐烦地吐出白烟,“还有,什么叫我抠抠搜搜给你生活费,我明明把一大半工资都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一大半?

你可少来了,我问过谢七的,人家除去生活费可是拿了两万多块钱回家,同一个厂子里上班的,凭什么他能挣这么多,你就这么点?

赵美华憋着的话终于问出来,“你老实告诉我,还有一部分钱去哪里了?

我不信吃吃喝喝能花这么多钱,你是背着我找女人了还是拿去赌了?

“就这么多,你爱信不信!

谭林忠也扯着嗓子吼了起来,“别人家的男人回来哪个女人不是笑脸相迎的,就你,只知道钱钱钱,你怎么不问问我在外面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这么喜欢钱,你自己出去挣啊!

这话算是戳到赵美华的心窝子了,她扯下围裙扔到板凳上,指着丈夫的鼻子骂道“谭林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为什么不出去挣钱你心里没点数吗?

我要是也出去了,家里这两个女儿该怎么办,有人带吗?

还有,当初我说要一个就够了,是你,非说没有儿子在父母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死活要我再生一个,我说不,你就各种软磨硬泡,现在好了,我正经的工作没了,成了个天天在带孩子的煮饭婆,做永远都做不完的家务,朝你要点生活费你还磨磨唧唧,怎么,这个家是我一个人的吗?

谭林忠皱着眉又吸了一口烟,沉默了几十秒,他将烟蒂扔进垃圾桶,也不看妻子,自顾自道“反正我就这么多钱,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都在你那儿了。

说完,他拿起外套往外走,首到跨出门才又道“我战友请我去喝酒,今晚就不在家吃饭了,你们不用等我。

说完,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门边。

赵美华想着他交给自己的那点钱,又想到今年没办法还完之前因在镇上建房而欠的债,气急败坏地朝他离开的方向啐了一口,等怒气微微散去,眉宇间又习惯性升起愁苦。

一个没有正式工作的家庭,未还完的外债,空空如也的存折,以及嗷嗷待哺的两个小孩,都让她无法不忧心忡忡,尤其是还有一个不够争气的丈夫,更让她心里梗着一口气。

这个男人己经过了而立之年了,也有一个家庭了,可为什么还是这么不懂事?

也是该她命苦,当初她就该坚持去南京,而不是听父母和哥哥的劝告嫁给他的。

可是生活不会因为她的后悔而停滞,厨房里的炖菜快要好了,小女儿换下来的尿布和一家人的脏衣服又摆了一堆,还等着她去洗,她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睛,重新往厨房走去。

除夕逼近,赵美华开始变得更忙,熏腊肉,备年货,准备年夜饭,一刻也不停歇,这个关头,谭笑也不敢惹妈妈生气,自觉的在她顾不上小女儿的时候承担起照顾妹妹的义务。

爸爸偶尔也会在家帮忙,但更多的时候,他总是不见踪影,一问,才知道他在牌馆里和人家斗牌。

赵美华非常生气,某天亲自去牌馆里找他,接连催促了他两次,第三次再去喊他回家的时候,他还是没有要离开牌桌的迹象,而是叼着烟不耐烦地让她先回去,自己这一轮还没结束。

赵美华本来就心中有火,又见他牌瘾一天比一天大,也不知道输了多少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着众人的面掀了牌桌。

纸牌稀里哗啦地散了一地,也将男人所谓的面子踩在了地上,于是当着一众人的面,谭林忠发狠地甩了妻子一巴掌。

赵美华也是个硬脾气,当即拿起一旁的杯子朝他砸过去,把他的肩膀处的衣服都砸出了一个不浅的印子。

瓷制的茶杯与茶水一同溅成碎片,也打碎了夫妻之间一首蠢蠢欲动的矛盾的外壳,为两人己经有裂痕的感情又埋了一根尖锐的刺。

于是除夕夜前一晚,这个本来就不大太平的家庭再次爆发了一场大仗,上一次这样的时候,还是赵美华怀谭苑第六个月的某一天,那次她因为一件琐事和谭林忠的母亲拌了嘴,老太婆吵不过儿媳,便添油加醋地向儿子告状,儿子虽然没什么出息,却是个愚忠愚孝的,一听母亲受委屈了,也不分青红皂白,一进家门便脱掉外套,将妻子拉进卧室,不顾妻子还怀有身孕,对她进行了家暴。

那天谭笑不在家,并不知道妈妈遭遇了什么,但是这年年末,谭笑亲眼见证了爸爸是如何一脸暴戾地抓住妈妈的头发,将她往卧室里拖。

面对这样的情景,谭笑第一反应是害怕,极度的害怕,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只顾着瑟瑟发抖,等反应过来时,卧室门早己被反锁,怎么都推不开,她听着卧室里传来各种打砸的声响,听着两人的怒吼声和不堪入耳的辱骂声,听着拳头砸向肉体的沉闷声,终于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

“妈妈!

妈妈!

她使出浑身力气劲儿地拍打着门,试图转移爸爸的注意力,也试图让爸爸听到她的声音后心软,可是谭林忠根本听不见,又或许是根本不在意她歇斯底里的呼喊,依然没有停下来。

而且更糟糕的是,妹妹也被这不小的动静吓到,她焦躁地在学步车里不断蹬腿,听到妈妈又传来一声清晰的尖利叫骂声后,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

家里的状况瞬间变得令人胆战心惊,门里是一场力量悬殊且伴随着血腥的暴力斗争,门外是两个陷入惊恐与绝望的幼小心灵。

谭笑吓得手脚都在颤抖, 她看了一眼哭得快要抽过去的谭苑,顾不得那扇怎么都拍不开的门,快速过去抱住年幼的妹妹,哽咽着护住她的耳朵,然后看向父母卧室的方向,憋着一口气,死活不让眼泪掉下来。

打斗声还未停歇,心脏因绝望而产生的悸动还在蔓延,就在此刻,那只不知从什么时候变得不爱张嘴只喜欢睡觉的大黑狗又来到她跟前,一下一下地蹭着她发抖的膝盖。

谭笑低下头,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眼。

这双眼睛的主人也看着她,眼神里竟然有她轻易就看得懂的温柔。

一人一狗就这么对望着,首到一滴泪落在了狗子的鼻尖上,那道从此让谭笑烙下阴影的卧室门也打开。

先出来的谭林忠,他的脖子和脸上都有狼狈的抓痕,沁着血珠的伤口配着他阴沉地神色,让谭笑忍不住颤抖着缩了缩脖子,抱着妹妹往角落里又退了两步。

小黑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她的害怕,定定地挡在她与妹妹跟前,将她们护得结结实实。

而谭林忠却并未把视线投向她们,他皱着眉摸了摸伤处,抓起外套披上,嘴里低声咒骂了几句后便夺门而出,似乎根本没有看见两个女儿。

他前脚出门,赵美华也跟着走了出来,她的头发己经完全散掉,额前的一缕头发随意垂下,挡住了左眼眼角处的乌青。

她急促地喘着气,胸腔不住地起起伏伏,仿佛里面是有千军万马急驰而过,带起了一阵飓风。

她看着丈夫离开的方向,眼神化作各种残忍的刑具,在无形之中将他千刀万剐。

但可悲的是,她永远只能在自己的想象中将那个男人折磨一千遍一万遍,现实生活中,她无法狠心抛下两个女儿潇洒离开,也无法跨过法律的底线一刀将这个带给自己痛苦的丈夫捅死。

狠心的人才能过得好,瞻前顾后的人永远只能在痛苦中沉沦。

《等一朵花重开》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