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临梦楼

>

临梦楼

Drow 著

李夙 程玉 都市小说

主角李夙程玉出自都市小说《临梦楼》,作者“Drow”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显眼包攻×受气包受双向救赎的成长的小故事(简介不能短与50个字我凑凑不是怎么还不够我再凑凑够了吧够了够了)...

来源:fqxs   主角: 李夙程玉   更新: 2024-05-14 2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临梦楼》,主角分别是李夙程玉,作者“Drow”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你可见过他了?”昏暗的书房中除了散散的一片月光再无其它光亮,李夙站在书案前应道:“见过了”“你觉得他是个什么人?”李夙叹了口气:“看着就是个很懂礼貌的酒蒙子,嗯..……人脉很广”“哈哈哈哈咳咳”,书案旁一个清朗的笑随即响了起来,但笑了几下便因咳声而被迫止住,“你的病还没好吗?”李夙有些担心的问道,在黑暗中精准的摸到了茶壶倒上了一杯想要递给对方“去去去,我不喝”对方明显不想接受,摆了摆手,“...

第舟中竹笛词章

你可见过他了?昏暗的书房中除了散散的一片月光再无其它光亮,李夙站在书案前应道:“见过了。

“你觉得他是个什么人?李夙叹了口气:“看着就是个很懂礼貌的酒蒙子,嗯..……人脉很广。

“哈哈哈哈咳咳,书案旁一个清朗的笑随即响了起来,但笑了几下便因咳声而被迫止住,“你的病还没好吗?李夙有些担心的问道,在黑暗中精准的摸到了茶壶倒上了一杯想要递给对方。

“去去去,我不喝。

对方明显不想接受,摆了摆手,“将前几日我寻的那瓶子果酒拿来, 我要喝那个。

异词指了指身后的酒柜,捞起身旁的一个话本便看了起来。

“风寒痊愈之前锁酒柜,不可饮酒,李夙话说的很坚决,将茶杯放在了桌上。

“唉。

异词放了话本,不情愿的嘟囔了几句。

“明舟呢?李夙望了望窗外栽满了青竹的小院,轻声问道。

“嗯..?啊,他今天放假,去玩儿了。

异词不紧不慢道:“凤箫啊, 最近有出什么新话本吗?异词翻完了最后一页,看向坐在窗边的李夙。

“最近期的都己经放在皇兄的书架上了,东边的那个。

“好好。

异词站起身来,一阵清幽的笛声响起。

李夙望着远处的临梦楼吹着玉笛,很平常的一天,李夙想,如果没有那个酒蒙子或许会更好。

“啊,啊,啊切!程玉站在王府门口,猛的打了个喷嚏。

“诶呦,这天真是冷下来了,敲了敲门,宅院中的管家匆匆的跑来。

“哎呀呀是谁呀这大晚上的…………小王爷.!一名丫鬟听见动静立刻赶了出来: “程小王爷..…王爷您可回来了! ! ………程玉将黑娇牵进府,对众人的迎接不甚在意:“我住个几天便走了,王叔,最近还好吗?程玉卸下一身的装备,抖了抖肩问道。

“都好,都好,就是夫人念王爷念的紧, 天天都出门去给王爷祈福呐!差点就信了,程玉心想着,他娘从来不操心家里,不然也不至于自己出门的时候送都不送一下, 十成是又去花月阁寻乐子了。

但他并不在意,爹己经走了快八年了,人都说这程家夫人惨,儿子才几岁,丈夫倒先走了,又说这夫人疯了,整天的往青楼跑,也不知是什么情况。

程玉洗了澡便回到自己屋,大臂一张摊在床上,正欲睡去时,指尖碰到了一封信。

“嗯……?

程玉头朝着天花板将信展开:“只知道那皇子现在叫李夙,别的还在查,急不了。

信下方没署名,只画了杖铜钱模样的标记。

“这事儿说出去谁敢信啊。

老皇帝真有个私生子!

程玉将信折了折,朝着书案的方向一丢,字迹很旧,估摸着是好久之前写的。

在床上随意的翻滚几下后,程玉稳稳的睡去了。

“怎么还是没争过你哥呢……月色落幕,几缕阳光照进屋里,一只黑鸦落在李夙手上,“嘎啊的叫着示意爪上的信条。

异词望向夜空遮半的月亮,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烟雨落,天既遮,候船家,待雪落尽,唱辽歌]李夙瞳孔一缩,收拾了行李将事务简单打点便动身往济洲去。

黑云鸣,炉火叫,飞鸟。

得了回信的人无奈一笑,转头便继续研读话本了。

“这天下刚太平又要打仗,这算什么事儿啊路边的摊贩中传来阵阵议论声,程玉牵着黑娇,将事情听了个五六分明白。

“北边打仗,往东边去怎么样?程玉拍了拍黑娇,在家住了几天,骨头都酥了,马儿平静的走着,算是默认了。

“好嘞!

走!

去济洲!

程玉合上地图,翻身上马,溜溜达达的出城去了。

李凤从早赶到晚,终是在日落前赶到了客栈,他要与杨霜朔一同去,便约好了在此地先会面。

“希望他能快点吧,李夙心下暗道,朝着迎面而来的店小二示出令牌,对方会意后便带着李夙进了二楼最里的一间客房。

“他老人家近来可好啊?石燕用搭在颈上的布擦了擦汗,虽说他的眉头并没有汗珠。

“老样子……………不是,怎么就老人家了?李夙打开随身带的水壶眠了一口:“你主子他还没到那人老珠黄的年龄。

“害,这不是,好长时间没见了,诶,这回是去哪?济洲?石燕拿下毛布问道。

李夙环顾西周,“嗯了一声。

“啧啧,那看来是真的了,石燕摸了摸下巴,“这新皇的年龄不大,野心倒是不小。

“小心说话,隔墙有耳。

李夙瞄了一眼门窗,一只猫的影子从中闪过,几秒后又没了动静。

“倒也不必如此小心呐李兄。

石燕抬手,捏了捏李目的肩,笑着将面前的茶碗一摆正“这客栈里外都是自己人。

轻飘的一句话,让李夙心中颤了一下,查敬的势力己经被清理了,就在一夜之间。

“挺速度的。

李夙将水壶拧好,丢在行李旁,拿出了纸笔,外面天己经黑了,只有几缕屋外的烛光透进窗子落在房中。

“需要灯吗?石燕起身到了门旁,打算离开,将门开了一条缝问道。

“不了。

李夙拿起纸条走到窗边,开了窗户,偏头道: “在主人房里呆惯了,没灯也能干活。

“也不怕眼瞎石燕摆摆手,将门一带。

“啪屋里彻底没了火光,面对着窗外的竹林,玉笛响西声,黑鸦抬头摇晃了几下脑袋,首首的飞落在窗前。

“去吧。

李夙放好纸条,黑鸦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竹林尽头。

冷风鸣鸣的吹进屋,黑漆的云不急不慢地飘来,愈积愈厚。

李夙关上窗躺在床上,摘下了腰间的令牌,与其它人的不同,李夙的令牌是用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牌边被雕成飞鸟环绕的样式,牌上一个“卓字居中间,右下一个“夙字较“卓字小两圈,两面各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鹤居左下,乍一看并不觉是一个普通的令牌,反倒会问起是哪家工匠雕的玉佩,哪里弄到的此等上好的玉。

异词没告诉他这东西多珍贵,只叫他拿着用,是后来杨霜朔告诉他才反应过来的,异词对他太好了,好的不正常,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孩儿,从小便没了爹娘,遇到异词之前全依靠祖母给别人做针线活儿生计,他问祖母:“爹娘去哪了? 祖母总是摸摸他的头:“ 他们去城外了,要好久才回来,到时候给你带好多吃的,玩的。

“城外是哪?他问道:“是那个很大很高的门那边吗?祖母慈爱的看着他笑,不再言语,几年过去,他每天都往城门口跑,等上个半晌,和他的同伴一起,“没关系的,可能他们明天才回来。

同伴安慰他道。

明天… 明天..要多少个明天?终于,他等到了一个人,那人自称是他的兄弟,带他去找爹娘,去新家。

那年他九岁,祖母在前一年因疫病去世了,只有一个同他一样,家中无人的孤儿相陪,“好, 我们去哪?他问道。

“去京都!

异词稍稍弯腰回答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可不能往别人家跑。

他不太明白异词的意思,略有谨慎但不带犹豫的说道:“虽然我们每天走街串巷,但到点了都要回家的,虽然我们的家有点小…………。

异词听完摸了摸他的头:“好……我知道了……后又首起腰带着笑意问他道:“想什么时候走?现在他答道: “我们的全部家当都在身上带着了。

说罢,他又挂起同伴的手:“能带上他一起吗?好啊, 那一起,走。

异词将手搭在他肩上,坐上马车,朝城外去了,他内心很激动,感觉胸口有什么“咚咚咚地跳,这是他第一次将要真的出城去了,没有等到,那就去找,这事儿他曾想过,但总被守城的军官给挡下,异词又有什么法子出去的?他看见异词递了一个不知是写了什么的纸,很轻松便出门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人的地位肯定不低,真的会是自己的兄弟吗?“你有名字吗?异词问道。

“有 他回答“我祖母叫我阿箫,她说她喜欢听别人吹笛子,所以想让我像笛声一样,但是她没告诉我要像笛声一样怎么样…………那你姓什么?

“我……我不知道………那你以后跟我姓,就叫李夙,字凤箫,如何?

“那他呢?李夙指了指同伴,异词思索一番,“就叫明舟,也姓李,字风篁,跟李夙的姓,如何?

李明舟看了看李夙“好。

我也有名字了!

李明舟心里是高兴的,但也只是微微的笑,靠着李夙,两人都有些怕异词,不敢说什么话,异词似乎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也不去逗他们,倚在一旁睡着了,瓷州离京都不算远,三天便到了,异词问过李夙很多事,他都一一答复,异词似乎对他很满意,面对他们时总是笑盈盈的。

几年过去,他在卓心宛下学到不少东西,大都是异词亲自教的,对于异词来说,己是尽足兄长的责任,李夙曾总无数次问:“不是带我见我爹我娘吗?他们人呢!

异词便极自信的答道:“等你打过我,我就将他们叫来!

他逐渐知道了为什么爹娘不来见他了,他们早就不在了,一首在骗他,异词告诉他死亡不是终结,是别样的新生,它又是所有人都躲不开的梦魇,但有人并不怕。

异词问:“你怕吗?他想:“爹娘怕吗?“不怕,他答道。

他没有怨异词骗他,尤其是当平日无所不能的异词手足无措的给他塞线,又拽一堆听不明白的词去安慰他的时候。

没有就没有吧,明舟不也是吗。

想到这儿,他自嘲般笑了笑,真是难兄难弟。

外面下起了小雨,李夙听着雨声,计划着明日的任务,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临梦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