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玉奴娇

>

玉奴娇

谢蕴 著

小说推荐 殷稷 谢蕴

“谢蕴”的《玉奴娇》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谢蕴做了殷稷三年的侍寝女官,已经习惯了他的苛责和冷漠,可新妃入宫之后他却像是变了个人,这时候谢蕴才意识到这个人还是有温情的,只是不肯给她,她的心在日复一日的区别对待里终于凉了下去,既然得不到,又何必强求?她收拾行囊打算离开,殷稷却慌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谢蕴殷稷   更新: 2024-05-13 22: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玉奴娇》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谢蕴”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谢蕴殷稷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玉奴娇》内容介绍:”荀成君松了口气:“好。”顿了顿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连忙又补了个礼:“多谢皇上。”殷稷没再开口,自顾自抬脚往前,荀成君跟在他身边也哑巴了似的不吭声,只是却也不闲着,左顾右盼地,似是对长信宫很是感兴趣。“头一回来?”荀成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臣妾不大爱和人走动,是父母叮嘱要和太后多亲近这才来了一趟...

第37章 欲拒还迎

谢蕴这一觉睡得很久,打从门窗被封了之后,她就不记得过去多久了,开始还有灯烛可以点,后来灯烛烧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殷稷从惠嫔嘴里听见了一点抗拒,这女人似是很不想他去九华殿。

他也懒得客套,总觉得说话拐个弯,这人就会所答非问。

“你是不想朕过去?

惠嫔犹豫了一下“也不是不想吧……皇上你不说话怪吓人的,臣妾有些打怵。

殷稷一时有些哭笑不得,不说话就吓人?

这要是谢蕴,别说他不说话,就是他暴跳如雷,她都不肯服一下软。

人和人还真是不一样。

“太后开口,朕不好拂了她的面子,送你到九华殿朕就走了。

荀成君松了口气“好。

顿了顿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连忙又补了个礼“多谢皇上。

殷稷没再开口,自顾自抬脚往前,荀成君跟在他身边也哑巴了似的不吭声,只是却也不闲着,左顾右盼地,似是对长信宫很是感兴趣。

“头一回来?

荀成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臣妾不大爱和人走动,是父母叮嘱要和太后多亲近这才来了一趟。

殷稷侧头看她,神情有些晦涩,他不相信进宫的人会心思单纯,有什么说什么,这位惠嫔要么是在蓄意伪装,要么就是故意试探。

但不管哪种,他都懒得接茬。

剩下的路他便安静了下来,荀成君也没再开口,却是走到哪里都探着头看,好奇的样子像是真的从来没来过。

殷稷心里“啧了一声,忽然有些好奇她会演到什么程度,索性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脚步,不多时就把荀成君落下了,身后传来叫声“皇上?皇上?完了,我把皇上弄丢了!皇上!

她拔高嗓子开始喊,蔡添喜正要提醒一句,就被殷稷抬手阻止了。

他站在角落里,看荀成君急得团团转,仿佛他真的丢了一样,这才意味不明的哂了一声,慢吞吞开口“朕在这里……你不好好跟着,乱看什么?

荀成君循声找过来,被教训地讪笑“臣妾不怎么出门,所以看什么都好奇。

殷稷转身继续往前,大约是怕再走丢,这次荀成君老老实实跟着,没再晃神,眼见到了九华殿,殷稷才停住脚步“朕就送到这里了。

荀成君又道了谢,戳在门口没动弹,像是在等着殷稷走。

殷稷侧头看她一眼,却迟迟没抬腿。

荀成君似是有些尴尬,心虚地低下了头“要不皇上进去坐坐?

殷稷慢慢走近了一些,挺拔修长的影子笼罩在人身上,倒是十分有压迫感,惊得荀成君心脏咚咚直跳,隐约觉得太后的期望今天要成真了。

她脸色有些不自在,小声开口“皇上……

“朕在,殷稷慢慢开口,语调柔和,可说的话却宛如一盆冷水,“朕就不进去了,糖水伤身,惠嫔也要少喝。

话音落下,他后退一步转身走了。

荀成君怔了一下才屈膝恭送,身后传来脚步声,是大丫头豆包。

刚才宫门外发生的一切她看得清清楚楚,此时忍不住开口“主子,这皇上怎么真走啊,他连欲拒还迎的戏码都看不明白吗?

荀成君没开口,豆包迟迟得不到回应,皱脸看了过来“主子?

荀成君这才摇了摇头,看不明白吗?是不想配合罢了。

糖水伤身……这位皇帝比想象中的要难缠。

但只要不是个色令智昏的人,她也就不必费尽心思去争宠取悦,谁不想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清净日子呢?

“且再看看吧,不着急。

蔡添喜快步追上了前面的殷稷,方才殷稷送惠嫔回九华殿的时候,他不远不近地跟在了后头,隐约听见了两人说什么。

惠嫔这样的女子宫里还是少见的,刚才殷稷被人撵着走却又不动弹的时候,他还以为今天真的会有第二位被临幸的妃子出现,结果却是他想多了。

皇帝还真是不好女色。

可这么说也不对,先前谢蕴没受罚的时候,几乎是每日里乾元宫都是要热水的。

若说他是喜欢谢蕴才如此有兴致,可他对谢蕴却又从来都没有好脸色,动辄苛责。

蔡添喜心里叹了口气,可能真的是他年纪大了,明明以往对人心十分通透的,现在却是不管怎么用心琢磨,都猜不透殷稷丝毫。

果然圣心难测啊。

他叹了口气,冷不丁瞧见殷稷停下了脚步,连忙也跟着停下,心脏却还是跳了一下,得亏看见得及时,不然就得撞上去了。

可殷稷虽然停下了,却又没做什么,就那么伫立在黑暗里,无声无息的。

蔡添喜有些摸不着头脑,冷不丁想起殷稷刚才喝的那些酒来,虽然说是助兴的酒,效力不会太大,可皇帝毕竟年轻力壮,这太后又不是皇帝的亲娘,说不得会为了成全惠嫔而下重手。

他担心起来“皇上?可要传谢……

话到嘴边他猛地顿住,虽然乾元宫近在眼前,传谢蕴伺候是最方便的,可毕竟人在受罚,而且最近每每提起她,皇帝的脸色都不太好,所以犹豫过后,蔡添喜嘴边的话还是变了。

“可要摆驾长年殿?

殷稷抬手揉了揉眉心“良嫔娇弱,朕醉酒之下难免会伤人,回乾元宫吧。

蔡添喜连忙应声“那奴才挑个老实的宫女过来……

殷稷脚步一顿,脸色有一瞬间的诡异,随即冷笑出声“不是有现成的吗,何必再找旁人?她总得有点用处吧?

蔡添喜从他话里听出一丝嘲弄,直觉谢蕴这一宿不会好过,却一个字也不敢劝,正要遣人去传谢蕴,一抬头却见殷稷大踏步往偏殿去了。

偏殿的门昨天才封上,皇帝亲自下的令,这门窗封的自然十分结实,除了一个送饭的小口,连一处透光的地方也没有,这么看着活像是一座牢笼。

蔡添喜心里不由一紧,只是站在外头看一眼他都觉得压抑,里头的人该是怎么过的?

小说《玉奴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玉奴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