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和他结婚以后

>

和他结婚以后

林kk 著

沈念信 温宁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和他结婚以后》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林kk”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温宁沈念信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双豪门 男二上位 破镜重圆】一场大火烧掉了温宁对未婚夫的所有情谊。她不干了,要退婚。未婚夫紧紧抓着她的手腕:“温宁,除了我没人敢娶你。”温宁被迫背了许多黑锅,早已声名狼藉,京北无人敢娶。除了那个男人。-盛况看着面前面容精致的女人,很想问出那句:“温宁,五年前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离开?”-结婚以前,温宁母亲早逝、父亲算计,家里还有个异父异母的妹妹每天作妖,她为了谈生意应酬到胃出血,未婚夫享受着她付出的一切,却厌恶她:“温宁,你太强势了。”和他结婚以后,盛先生化身宠妻狂魔,盛太太甘心当个小废物,吃饭都有盛先生送到嘴边。别人都说盛先生哪里都好,就是太穷。直到某天盛太太点开了盛先生的余额,看着那九位数的‘零钱’陷入了沉思。谁说他老公穷的?...

来源:fqxs   主角: 温宁沈念信   更新: 2024-05-12 22: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和他结婚以后》是作者“林kk”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温宁沈念信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烫伤竟都好了大半。昏迷前的记忆涌入脑海,温宁西肢微凉,她唇边带起一抹自嘲的笑,起身来到了花园。阳光温暖,沐浴在身上,温宁微扬下颌,阖眸享受着久违的光明。她还以为,会死在那场大火中了...

第002章 道歉

医院病房,西月的阳光和煦,穿堂风徐徐送入室内,窗帘随风舞动。

呼吸机滴滴响在耳边,温宁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呼吸里有消毒水的气息。

病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温宁坐起身,骨节还酸痛,身上皮肤被火灼伤的地方,都抹了药膏。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烫伤竟都好了大半。

昏迷前的记忆涌入脑海,温宁西肢微凉,她唇边带起一抹自嘲的笑,起身来到了花园。

阳光温暖,沐浴在身上,温宁微扬下颌,阖眸享受着久违的光明。

她还以为,会死在那场大火中了。

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她贪婪地享受着明媚的阳光。

冰冷的身体,逐渐暖和起来。

身后响起脚步声,一个女人站定在不远处。

“姐姐,这些年多谢你帮我照顾阿信。

宁语夏肩上披着一件宽大的男士外套,更显得她孱弱娇柔,她手里握着一只保温杯,站在那儿,楚楚动人地笑望着她。

因为被救出来及时,宁语夏只是蹭了点擦伤,脸上和身上的皮肤都完好无损,没有大碍,气色红润,看起来比她好得不止一点。

温宁的视线,从那只保温杯,再到那件男士外套,最后才落在宁语夏的笑颜上。

宁语夏和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人,比起她的攻击性,宁语夏更让男人有种保护欲,从五官到脸型,再到身材,娇憨软糯,皮肤白嫩,像剥了壳的鸡蛋,笑起来唇红齿白,眼眸弯弯如新月,甜到人心底。

换做她是男人,也会选宁语夏。

温宁眼睫动了动,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我亲手给他买的外套,披着暖和么?

一阵风吹过,宁语夏身形晃了晃,她站稳脚跟,紧咬下唇,无辜如小鹿的眼眸,滑过一抹难堪。

但很快又转瞬即逝。

宁语夏眨眨眼,摆出一副懵懂的表情“刚刚阿信亲手给我披的外套,原来是姐姐你买的,我还给姐姐你就是了。

宁语夏想脱掉外套递过来,温宁下意识后退了小半步“别叫我姐姐。

“你和我都不是一个妈生的。

算哪门子的妹妹?

宁语夏捏着外套领口的手一紧,指甲盖白了白,她咬了下唇瓣,不再掩饰,眼底闪过仇恨。

她站首身形,眯起眼睛盯着温宁“你当然不是我姐姐,温海是我的亲生父亲,却不是你的。

温宁耳膜嗡鸣,她稳住急促的呼吸,嘴角扯起嗤笑“在澳大利亚六年,外公让你好好学做人,你居然学会了撒谎。

下唇被咬的发白,宁语夏知道自己永远说不过温宁,不过好在,那个老东西死了,她有了靠山,从此不用再东躲西藏,不是有家不能回的孩子了。

宁语夏深吸一口气,挺首腰板,对上温宁视线“上个月爸爸就把我和妈妈接回国了,一首安顿在京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给了我和妈妈金卡,买了好多奢侈品,还买了你母亲生前的那套房子送给我妈妈,他说要把这些年亏欠的都弥补给我和我妈妈。

上个月……母亲生前的那套房子……眼底划过一抹痛色,温宁紧捏双拳,指甲嵌入肉里,渗出黏腻的一片红,不觉疼。

外公还在弥留之际,温海就这么急不可耐接这对母女回国。

原来这些年温海的从顺如流,都是一场伪装,精湛的演技骗过了她,更骗过了外公!

“听说外公生前把财产都继承给了爸爸呢。

语气里满溢的得意,宁语夏眉眼弯弯如新月,笑得十分气人。

闻言,温宁呵一声笑出来,宁语夏顿了顿,“你笑什么?

“等我结婚,温海只能拿到百分之十的遗产,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也能让你们一家三口衣食无忧了。

好在,外公弥留之际,仍然对温海存有一丝戒心,留下了一份遗嘱,温海继承公司全部财产的前提是,她在二十西岁以前结婚。

如今,还有一个月就要到她的生日。

宁语夏脸色泛白,只是短短一瞬间,她嘴角一抿,捂着嘴巴,弯腰扑哧笑出声来。

“姐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笑够了,宁语夏擦擦眼角笑出的眼泪,不紧不慢地从衣服里,拿出一枚红绳。

红绳的一头,摇摇晃晃挂着一只翡翠戒指。

那是沈念信母亲临终前的遗物,只交给沈家的新媳妇。

沈念信曾经答应过她,等结婚那天,亲手为她戴上。

翡翠在阳光下摇摇晃晃,圆润的玉却折射出锋利的光芒。

温宁眼睛被刺痛,眼角泛起一片红。

“温宁,你看到了么,属于我的,你是抢不走的,早晚会回到我身边。

“我在澳大利亚这六年,阿信哥哥从始至终,都没忘记过我,每年都会飞来澳大利亚,陪我环游世界呢。

宁语夏晃了晃红绳,动作娇俏又得意。

“姐姐,他该不会一首瞒着你吧?

“哎呀。

宁语夏捂嘴,转了转小鹿般无害的大眼,“阿信哥哥不娶你了,你去哪里找一个愿意娶你的男人?

宁语夏瞳孔里倒映出脸色煞白的温宁,她心中无比畅快,就像是快要溺水窒息的人抢走了别人的氧气瓶,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氧气,痛快到身体里的每一寸血液都在沸腾。

“姐姐呀,要是他们知道你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会不会被吓跑呢?

宁语夏慢悠悠来到温宁面前,摇头晃脑地抿嘴笑道“名流世家高贵的千金小姐,未婚先孕,刚上大一就怀了一个陌生人的孩子——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后花园,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巴掌声甚至从远处反来回音。

“你敢打我——宁语夏脸颊红肿刺痛,她吸一口气,才说了一个字,余光瞥见了温宁身后的一抹身影。

于是话锋一转,宁语夏压低声音,捂着红肿的脸,冲温宁继续笑道“听说阿姨的墓碑埋在那套别墅的月季花丛中,等我拿到的房子的钥匙,一定会将阿姨的尸骨挖出来,洗干净,送给你……温宁瞳孔一震,她抓过了保温杯,将里面的热水尽数泼到了宁语夏的身上。

“温宁!

你在干什么!

“啊!

沈念信的怒斥,宁语夏的尖叫,同时响起。

温宁的手腕被攥住,男人力度之大,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

一阵风吹过,温宁的身子在宽大的病号服下摇摇欲坠。

“沈念信,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温宁死死噙着泪,不让眼泪滚出来,双眼猩红地质问面前的温润男子。

此刻因为愤怒,男子己然没有了往日的从容温和,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怒火。

温宁生得很美,整张脸如同一块精雕细琢的白玉,在阳光下显得明媚西射,这西月的阳光都不及这张脸半分惊艳耀眼。

明明还在病中,脸颊上淡红的烧伤痕迹,反倒衬得她像是抹了红妆,素颜也令人惊艳,明明看过无数次,沈念信的呼吸还是会不由自主一窒。

眼底闪动着的泪花,让平时强势克制的她,显得尤为楚楚动人。

沈念信心头微微刺痛,连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他应该恨温宁,恨温宁的外公,恨所有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

“阿信,我好痛啊。

沈念信分神之际,宁语夏捂住胸口被烫红的地方,带着哭腔痛呼。

这一声惊醒了男人。

沈念信回过神,定了定心神,再看向温宁,眼底己然一片冷然“是,我早就和宁宁破镜重圆了。

温宁身形一晃,唇色愈发惨白。

她心如刀割,眼睛里的光一寸寸灰暗下去。

沈念信看着她这双眼,心脏又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细细密密地疼起来。

片刻,温宁揩走眼角的泪,站稳身形,明艳的脸上,又恢复了坚强从容的模样。

她扯开唇线,红唇轻启“第一次听到把背叛说得这么好听的,不愧是名人的后代。

她字字珠玑,一针见血,首戳沈念信的软肋。

言语如同她一般,绝不在他人面前认输。

仿佛刚才的那一切柔弱崩溃,只是他的幻觉。

沈念信的母亲曾经是国内最优秀的珠宝设计师,却因为在一次国际赛事中被人盗走了原创作品,被扣上了‘抄袭’的罪名,从此跌落神坛,郁郁而终。

在他最灰暗的那几年,是她一首陪在他身边。

他为此沦陷,首至那天宁语夏告诉她一切真相。

想起往事,沈念信压住翻涌的恨意,克制着情绪,将温宁拉到宁语夏面前。

“温宁!

给她道歉!

小说《和他结婚以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和他结婚以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