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下堂王妃

>

下堂王妃

沐六六 著

下堂王妃 楚思九 楚思玥 武侠修真

《下堂王妃》中的人物楚思九楚思玥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武侠修真小说,“沐六六”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下堂王妃》内容概括:梅云心里为难,昨日进门的侧妃是韩家的嫡女韩明珠。她长得斯文,却是个泼辣性子,之前如夫人家世显赫时,她就敢挑衅寻事。现在楚家灭门,韩家势力大涨,她的这门亲又是皇帝亲自定下的。凭她那个嚣张性子,没事都要找出事情来...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楚思九楚思玥   更新: 2022-11-24 15: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武侠修真小说《下堂王妃》是作者““沐六六”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楚思九楚思玥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黄昏时分,东方昊默然坐在书房之中这几日四处递来的文书众多,已经摞了高高的一叠,他眉眼清俊,专注地批阅着“王爷”汪兴气喘吁吁地过来“唔?”他并不抬头,依旧看着文书的内容“肖侍卫与一个叫寒冰公子的男子,在肃王府门前打起来了”汪兴没见过水寒冰,是李槐告诉他的东方昊停了笔,抬起头看向他,“谁赢了?”汪兴微怔,原来王爷知道“属下看不出来,但是鸣沙说,寒冰公子未...

第067章:放心,我认得清形势

她脚步匆匆,只须臾的功夫便走出了主院。

抬起头,迎面见得陆道仁双手挽于身后,仙风道骨般地款款而来。

两日没见,他听了不少关于楚思玥的消息。

虽然一直看她不顺眼,逮着机会便要斗上几句嘴,二人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矛盾。

陆道仁自诩名士,不会落井下石。

“如夫人?出门怎么不带个丫鬟?”他是友善的提醒,身份不同了,不搞点排场容易被人欺负。

楚思玥心情不爽,淡淡地看他,“出门时把丫鬟弄丢了。”

什么情况?陆道仁有点摸不着头脑。

狐疑地看她,他猜了一个答案,“你……又遇上刺杀了?”

楚思玥闷闷地点头,“对啊。”

陆道仁摇摇头,苦口婆心地劝一句,“如夫人啊,业城盯着你的人太多了,没什么事情,你就老实呆在王府里,王爷会保你性命无虞的。”

楚思玥撇起嘴,不欲多说,“陆大夫,你自便,我走了。”

见她这副神情,陆道仁不满意了,“如夫人,王爷为了保住你的性命,殚精竭虑,不惜自损身体,你就不能少闹腾一些。”

楚思玥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如何才算不闹腾?”

陆道仁袍角一拂,义正言辞地教诲起来,“当年你是八抬大轿名媒正娶入得肃王府,现在虽然被贬为侍妾,女子从夫的那些道理应该懂的。王爷对你不薄,你就应该乖乖地呆在梅花小院,做些闺门女子该做的事情,琴棋书画绣都是可以的。就不要想着上街之事,平白地招惹是非。”

他絮絮叨叨,觉得自己说得极其在理。

楚思玥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淡声道,“陆大夫,您忙,我走了。”

说完她真的走了,把陆道仁晾在主院门前,半晌回不过神来。

“唯女子难养啊。”叹一口气,他抬步往前。

……

主院内,韩明珠还在抽噎,“楚思玥原本就嚣张,免行敬礼后,她愈发不把妾身看在眼里。方才她言语刻薄,奚落妾身,王爷,您要为妾身作主啊。”

东方昊淡淡地看她,眸中无甚表情。

许久,他缓声道,“汪兴会备好礼品,明日辰时,由他送你回韩府。你打算几时回来,自己与他讲,他会接你。”

韩明珠大惊失色,只觉得一盆冷水倒到了头上,瞬时从头凉到了脚,“王爷,您不陪妾身回门么?”

东方昊冷冷地绷起脸,言语也是刻薄,“本王只陪王妃回门。”

轻甩袖袍,他径自往书房走去。

韩明珠面色大变,心情更是狼狈不堪。她原以为,东方昊忌惮韩家的势力,至少要做些表面功夫。

哪里知道,他竟完全不当回事。

金桂被拖去受刑了,精心修饰的妆容也哭花了,她茫然地站在堂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陆道仁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付场面。

他朝边上的小厮眨眨眼,意思是,这里在闹什么呢?

小厮为难地朝他挤挤眼,又朝书房的方向瞟一眼。意思是,王爷去书房了。

肃王府里的这点子事情,陆道仁是门儿清的,微一沉吟,他便悟出,此刻的状况,必然与楚思玥有关。

想了想,他悄悄地退了出去。

王爷喜怒不形于色,做得多,说得少。

有些话,就由他来讲吧。

*

楚思玥闷闷不乐地回了梅花小院。

梅朵心情倒不错,见她进来立时迎了上去,“夫人,您回来了。”

楚思玥瞟她一眼,“春环回来了吗?”

“没有,她不是跟您出去的吗?”梅朵纳闷地朝后头看了看。

“唔,走散了。”楚思玥懒洋洋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她,“有西瓜吗?切半个过来。”

她决定化悲愤为食量。

“好的,夫人。”梅朵欢快地走开了。

楚思玥长长地舒了口气,走廊角的藤椅坐下,百无聊赖地盯着墙角的那簇紫色小花发起了呆。

视线内有异动,眼皮一挑,见到陆道仁进来了。

她眉心微微蹙起,这话唠来干嘛?

“如夫人,我是来找你谈谈的。”陆道仁知道她是什么心思,立时表明了态度。

楚思玥轻“哦”了一声。

她虽然不耐烦,却也知道不能得罪大夫,尤其是这只号称神医的前太医。

浅浅地笑一声,顺手指了指面前的另一张藤椅,“陆大夫请坐。”

陆道仁踱了方步,端正地走过来坐下。

“陆大夫喝绿茶?还是白茶?”她客气地问。

“绿茶吧。”陆道仁也不客气。

“梅云,泡一壶绿茶过来。”楚思玥招呼了一声。

没多久,梅朵捧了一盘切好的西瓜过来,梅云则端来了上好的香片绿茶。

楚思玥一向不在意礼数,也不客套,顾自吃起了西瓜。

陆道仁知道她的脾气,不禁叹一声,“如夫人,你之前贵为王妃,又有楚家做后台,自在随意些,也就罢了。如今情况大变,你还这般随性,随便哪个侧妃都能治你个不敬之罪。”

“陆大夫消息不灵通,王爷给我写了张免行礼的字据。”

楚思玥眼皮都没抬,兀自吃着西瓜。

陆道仁最讲礼数规矩,听闻此言,吹胡子瞪眼,气急败坏起来,“王爷竟然陪着你胡闹。”

楚思玥淡瞟他一眼,“陆大夫,你这人其实挺好的,医术高明,性子善良,为人又很忠良,就是迂腐了些。”

陆道仁一怔。

他二人吵闹惯了,没料到楚思玥会说他的好处,一时竟不知如何反应。

默了一瞬,他决定忽略这一段。

整理了一下思路,他开启了话唠模式,“如夫人,方才我进主院时,见到了韩侧妃,她哭得梨花带雨,煞是可怜的样子。我估摸着,肯定与你有些关系。你看呐,当年楚家强势,逼了王爷写下永不纳妾的字据。你的心思,大家都是知道的。然而事过境迁,你自己都成了侍妾,是不是应该面对现实,与王爷的侧妃友好相处呢。”

楚思玥“噗嗤”地笑一声,语气里带了些调侃,“陆大夫,您觉得韩侧妃性子温婉,是个容易相处的人?”

陆道仁语噻,吭哧了半天,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楚思玥也不难为他,淡淡道,“你放心,我认得清形势,日后,只要她们不来惹我,我是断然不会惹事生非的。”

陆道仁苦笑,按他的经验,那两个侧妃肯定会来惹她。

“就算她们来惹你,你也要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能让王爷难做。毕竟,王爷也是为了你,才纳得侧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