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是爱,别逃

>

是爱,别逃

咕咕喵 著

是爱,别逃 沈桃 现代言情 秦酬

沈桃秦酬是《是爱,别逃》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咕咕喵”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沈伯年放下二郎腿,一下坐直,转过椅子较真地说:“什么叫天赋有限?我给她的那身好皮相就是最高的天赋!”“我还帮她第二次投胎,从原来那个草窝投到了顾家,她这简直是得天独厚!”“我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只帮我还一半的债,自己去过好日子,她想得美!”贺孟兰费了好大的心力才压制住扇他两巴掌的冲动。她驳斥道:“既...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沈桃秦酬   更新: 2022-11-24 10: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沈桃秦酬是现代言情小说《是爱,别逃》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咕咕喵”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沈桃踏入M1NX俱乐部时,戴着黑色颈圈,穿着一件黑色小吊带,齐胸露脐下身是蕾丝包臀鱼尾裙,将曼妙的身材曲线勾勒得纤毫毕现搭一双红底黑色高跟鞋,不会出错的经典款,作为性感造型的收尾,很压得住俱乐部是会员制的,她不是会员,亏得沈伯年找到贺孟兰,今夜才能有机会走上这一遭鱼尾裙的裙摆太窄,她步子迈不大,小跑几步也没拉近与贺孟兰之间的距离“兰姐,等等我”她压低声音喊贺孟兰回头,视线一下被她引诱...

第7章 这不就是完璧归赵嘛

“差不多可以了。”

沈宅的书房里,沈伯年闭着眼睛,老神在在地抽着雪茄,没有反应。

贺孟兰敲敲桌面,“喂!你听到没?”

“可以就是可以,什么叫差不多?”

沈伯年掀起眼皮瞅瞅她,口气轻飘飘的,“他们到底睡了没?”

贺孟兰气得够呛,大声道“我是说你差不多可以了!赶紧去把桃桃妈妈和外婆的医药费结了!”

沈伯年吐出一串烟圈,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我问你他们到底睡了没?”

贺孟兰觉得恶心,胃里一阵翻涌,“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在桃桃身上安摄像头。”

沈伯年抖抖腿,“顾恒都带那丫头去酒店了,还能干什么呢,盖被纯聊天?”

“就算有什么,我劝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桃桃天赋有限,这么大一笔债,她能帮你还掉一半就很不错了。”

沈伯年放下二郎腿,一下坐直,转过椅子较真地说

“什么叫天赋有限?我给她的那身好皮相就是最高的天赋!”

“我还帮她第二次投胎,从原来那个草窝投到了顾家,她这简直是得天独厚!”

“我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只帮我还一半的债,自己去过好日子,她想得美!”

贺孟兰费了好大的心力才压制住扇他两巴掌的冲动。

她驳斥道“既然是得天独厚,怎么你不让沈柠去投这个胎?顺便让她把剩下的一半债给还了,姐妹俩一起过好日子去!”

沈伯年听她出这样的馊主意,顿时恼羞成怒,一声暴喝“你给我闭嘴!我家的事有你说话的份吗?”

贺孟兰不仅毫不畏缩,态度还更为强硬。

“沈伯年,沈桃和沈柠都是你的种,你一个当作心尖肉,一个踩成脚底泥,做得太过分,小心遭报应!”

沈伯年不耐烦地挥手。

“哎,行了,医药费我续着呢,你少操心,好好帮我盯着那丫头,等她出来,赶紧问清楚情况!”

贺孟兰不需要他催促,她比他这个亲爹还着急。

除了担心沈桃,她也担心债务。

周亦同帮忙看过,顾恒的那家公司放高利贷的手法十分高明。

在法律层面没办法做什么,唯有乖乖还清债务一条路,而且要尽快,不然金额很快就会翻一翻。

正焦心,楼下传来开门声,再听见佣人的一声“小姐”,她转身就往外跑,飞快地奔下楼。

沈伯年也从椅子上窜起来,跑到楼梯口向下看去。

沈桃仍是出门时的打扮,妆没有卸,好像还补过了腮红,脸红扑扑的。

或者是因为走回来给冻的?

沈伯年紧抓住扶手,心想要真是这样,他还得给这臭丫头一点颜色看看!

“桃,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冻坏了吧?”贺孟兰问,显然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沈桃换上拖鞋,不麻烦佣人,自己把鞋收进鞋柜里,轻描淡写地答“顾恒的人开车送我回来的。”

沈伯年忙趴到窗口向外看去,果然看到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他认出他们是顾恒的保镖,顾恒进进出出都带着他们。

顾恒能让这两兄弟送沈桃回家,一定是很重视沈桃!

他的心情一下子从地狱到了天堂,兴奋地搓搓手,走到楼梯口继续竖起耳朵听。

“怎么样?”贺孟兰上下打量沈桃,“你没事吧?”

沈桃听得出她是真的关心自己,而从二楼墙边露出半个身子的人就不是了,那个人更希望发生点什么事。

她故意提高音量,将秦酬送她离开酒店时说的话复述一遍

“那笔债可以先免一半,还有一半……总之会有人来联系的,等着就是了。”

至于为什么能免一半,据秦酬说,是因为他和王志伟拼酒,以四千万为赌注,最终他成功地把王志伟给灌趴下了。

他将这笔钱给她抵债,只要求她满足他一个小小的要求……

“嘿!”

沈伯年激动的一拍扶手,把沈桃吓得回了神。

“你这女人!真是乌鸦嘴!”

他指着贺孟兰,虽是嗔怪的语气,一张脸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

贺孟兰也欣喜万分。

这先付一半,事后再结一半的做法在生意场上再寻常不过了,这样才是对路子的。

她笑盈盈地挽住沈桃,手掠过她的裙摆,感觉一凉,奇怪地问“怎么衣服湿了?赶紧回房间去换下来!”

沈桃的脸又红了几分,轻声解释,“不小心弄脏了,我用清水擦了擦,不好意思,兰姐。”

贺孟兰完全没放在心上。

“一件衣服而已,脏了就脏了,有什么要紧?你别着凉了才是!手这么冷,快去洗个热水澡!”

沈桃噘了噘嘴,心里暗骂秦酬,都是他这个小心眼,不肯让她再穿顾恒的风衣。

而他的西装她穿着又像块麻将,丑的要命,她就婉拒了。

除了这个原因,她还怕节外生枝,不想让沈伯年知道她今晚是和秦酬在一起的。

上楼时她探贺孟兰的口风,“兰姐,你是什么时候离开酒吧的?后来又有人来找我说话,你看到没有?”

贺孟兰点点头,“看到了,我想过去来着,但被顾恒的助理给拦住了。他不让我继续待着,我只好先走了。”

“你认识那个人吗?”

贺孟兰摇头,“从来没见过,看上去一本正经的,怎么了?他跟你说什么了?骚扰你了?”

沈桃扁嘴,捏了捏湿冷的裙摆,“没有。”

才怪!

那个流氓一本正经的时候是一本正经,骚扰起来也不含糊,刚才差一点就被他吃干抹净了……

沈伯年还知道要脸皮,见二人上楼来,先一步避进了书房。

电话正一声声响着,他接起,“喂,哪位?”

那头的男声粗嘎,语气大惊小怪的。

“姐夫!我刚接到消息,医院的账户里打进来一笔四千万的款子,备注是俞老太和万薇的医药费!”

“什么?!四千万?”

沈伯年乍然变色,不是说免一半的债吗?这钱怎么打到医院里去了?

“是谁干的!”

难道是沈桃那个臭丫头给顾恒吹了枕边风?

“看样子是王志伟,他今晚一直缠着桃桃,说什么要买她……”

王志伟!

怎么就冒出来一个王志伟?

沈伯年气得几乎要呕血。

“他,他是有钱,他的厂近几年赚大发了!可那厂当年还不是我分给他的?”

“还有,还有我欠的赌债,他敢说他没有从中抽成?”

“他,他跟顾恒根本就是一伙的!我早该看出来的!他们一个害我输钱,一个给我放高利贷,他们就是,就是挖坑给我跳!”

“不行!你赶快,赶快想办法把那笔钱从医院里取出来!”

“还有,顾恒那里到底是个什么说法?他睡了我的女儿,得负责!”

如果顾恒能免一半的债,再把四千万从医院里提出来,拿去还另一半的债,这债不就还清了吗?

对方重重叹了一口气,“唉!姐夫啊,打给医院的钱我们拿不出来的,还有,今晚顾恒没去桃桃房里!”

“什么?你说什么?”

两头全都落空,沈伯年头一晕,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你搞清楚没有?别他妈乱讲!”

“是真的!消息绝对靠谱!”

对方信誓旦旦,“王志伟给他送了一黑一白两个洋妞儿,他丫的一直在别处逍遥快活呢!”

沈伯年还是无法接受现实,垂死挣扎,“可顾恒,他,他派了贴身保镖送臭丫头回来的啊!”

“这不就是完璧归赵嘛?要是让桃桃在路上出了什么事,他不也有责任?他让保镖确保桃桃的安全,他自己就能撇得干干净净了呗!”

“他妈的!你给我闭嘴!我需要你解释这么多?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沈伯年气得脑袋发昏。

沈桃那个臭丫头也以为他蠢是不是?竟然敢骗他,真是找死!

还有贺孟兰那个蠢女人,托她办点事,办得漏洞百出!还胳膊肘往外拐,偏袒起那个臭丫头来了!

不行!

沈伯年重重一捶桌子。

这件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看来还得他亲自出手。

《是爱,别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