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刀斩无情

>

刀斩无情

月饼只吃豆沙馅 著

小说推荐 赵三斧 赵永真

赵三斧赵永真是小说推荐《刀斩无情》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月饼只吃豆沙馅”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出身寒微却意外获得天下第一刀的真传就此踏入尔虞我诈、血雨腥风的江湖依靠勇气与智慧躲避江湖各大势力的追捕开辟出一条独属于自己的刀客之路...

来源:fqxs   主角: 赵三斧赵永真   更新: 2024-03-08 22: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赵三斧赵永真的小说推荐《刀斩无情》,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月饼只吃豆沙馅”,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九尺男人身旁一位身材娇小的女人摘下了她的面具,一脸媚笑的向赵三斧走了过来。女人的脸蛋白嫩的吹弹可破,鲜艳的红唇无时不刻都在勾引男人犯罪,在微弱的月光下她绝美的五官更是美的不可方物,世间竟真有如此绝美的女子。她迈着轻盈的步伐,将身上的黑袍缓缓褪下,露出里面洁白高挺的胸脯和水蛇一般的腰肢,千娇百媚的扑入...

刀斩无情第三章 死里逃生在线免费阅读

三人形同鬼魅,在微弱的月光下,赵三斧只能勉强看清他们的轮廓。

中间之人头戴一张黑色面具,身高九尺,在漆黑的山林前高大健壮的躯体就像一只披着黑袍的野兽,威猛非常。

而在他身旁的两人虽也穿着相同的装束,但在与他的对比下却形如羔羊一般娇小而脆弱。

九尺男人中气十足的冷冷道“你叫什么名字?

赵三斧显然已被眼前人的行头吓得不轻,顿了很久,才回道“我…我只是个砍柴的,不…不知你们是谁,来我家作甚?

忽然赵三斧听到一道轻微的破空之声,接着就感到胸口一麻,身子竟已无法挪动。

九尺男人身旁一位身材娇小的女人摘下了她的面具,一脸媚笑的向赵三斧走了过来。

女人的脸蛋白嫩的吹弹可破,鲜艳的红唇无时不刻都在勾引男人犯罪,在微弱的月光下她绝美的五官更是美的不可方物,世间竟真有如此绝美的女子。

她迈着轻盈的步伐,将身上的黑袍缓缓褪下,露出里面洁白高挺的胸脯和水蛇一般的腰肢,千娇百媚的扑入赵三斧的怀中。

她踮起雪白的嫩足,将双唇贴近赵三斧的耳边温柔道“你不要紧张,我们是来找人的,只要你告诉我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那么我就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就算赵三斧是个傻子,他此刻也能完全知晓这女子是什么意思,美人在怀,软香如玉,又有几个男人能抵挡这样的诱惑?

赵三斧却冷不丁说了一句“我老爹说过,男女自古授受不亲,姑娘请你自重!

女人冷哼一声,身子忽然蹲了下去,开始解起赵三斧的裤带。

赵三斧见状大急,奈何手脚此时就像被灌了铅般沉重,无法行动,只能无奈说道“姑娘!你快住手!赶紧起来,莫要羞辱于我!

这时九尺男人说话了“这几年你在味源堂买的那些酒菜是你一个人吃的么?

赵三斧心中一惊,下身也忽然一凉,一只纤纤玉手已开始慢慢探索起来。

赵三斧大惊道“我…我一个人吃的!你快让她住手!

九尺男人发出一阵渗人的怪笑,道“舞华,你去他屋里看看,还有小九,你别在那折腾了,这招对他没用。

被称作小九的女人闻言脸上露出不快之色,但还是伸出了那只雪白的纤嫩小手,起身瞪了一眼赵三斧道“你这臭男人真是软硬不吃,简直比木头还笨!

说着便扭着水蛇般的腰肢,重新穿上黑袍戴上面具,来到九尺男人身旁冷冷的看着赵三斧不再言语。

这时舞华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回到九尺男人身旁低声说了几句,男人冷笑一声,眼中突然散发出强烈的杀意,赵三斧只觉脊背发凉,一层层的冷汗已从额角滚落,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这时离小木屋不远处的张翠珍正牵着赵永真准备回屋,就看见赵三斧正与那三道黑影对峙着,作为母亲的张翠珍本能的感受到了威胁,一种“食草动物对“食肉动物本能的恐惧。

张翠珍急忙弯腰将赵永真护在身下,轻声道“真儿,你还记得山上那位叔叔的家吗?

赵永真似乎也能感受到情况的危急,他眉头紧锁的望向张翠珍,重重的点了点头,张翠珍又道“等一会如果我让你跑,你就跑,跑去找山上那位叔叔!他一定会收留你的。

赵永真有些疑惑,道“那你和爹呢?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舞华听见了,舞华大喝道“是谁?

“谁字刚出口,三枚银针已如疾风暴雨般向张翠珍的方向射来,尖针转瞬已从张翠珍体内透骨而出,她强提一口气,最后摸了摸赵永真的头,道“真儿,就是现在…快跑….快去找那位叔叔。

赵永真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他不懂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在树林里睡觉,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去找那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叔叔,因为这是他亲娘托付给他的任务。

赵永真在黑漆漆的林子里跑的飞快,没人能比他更熟悉这块山林了,就算闭着眼睛他也能绕着大山跑一圈。

舞华在确认漆黑的树林里没了动静后,便窜了进去,很快就捧着脖颈已经发黑的张翠珍跃了回来。

九尺男人让舞华将尸体甩在赵三斧面前戏谑道“这女人是谁?

看到赵翠珍的一刹那,赵三斧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再也听不清外面的一切声音,因为他忽然觉得活着似乎已失去了意义,他突然想到了欧阳鬼,那个神秘的男人。

他已有些慢慢理解欧阳鬼的感受,为何他总是那般孤独与寂寞。

痛失至爱的悲凉,却并没有令赵三斧后悔结识欧阳鬼,他只痛恨眼前的男人,这个有着杀妻之仇的男人。

赵三斧发疯似的怒吼着,嘴里说出各种不堪入耳的话语,肆意侮辱着眼前这名九尺男人,甚至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三遍。

他骂的浑身热血沸腾,即使已被点穴,也无法阻止他对眼前男人的恨意。

失去了这生中最心爱之人,死有何惧?死又何妨?

朦胧的月光下一道微光闪过,一个因充血而微微膨胀的头颅被轻松割下,三道黑影又如鬼魅般消失在黑夜里,消失在寒冷而黝黑的深林里。

赵永真强忍着双腿的无力,冰冷的寒风,拼尽全力在树林里奔跑着,因为他一定要完成自己母亲托付给他的任务。

不知跑了多久,赵永真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已渐渐麻木,脚上的布鞋也早已被地上的荆棘所割破,流出了鲜红的血,但赵永真不怕,他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只怕爹娘的眼泪,所以他现在心里想的就是一定不能让自己的母亲担心,一定要找到那个叔叔的家。

天边已亮出一抹鱼白,赵永真也终于憋着最后一口气穿过了山洞,重重倒在了山洞另一头,沉闷的跌倒声惊醒了欧阳鬼。

他警惕的打开木门就看见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赵永真,瞳孔猛然收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颗心突然像被人死死绞住一般,痛的撕心裂肺。

小说《刀斩无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刀斩无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