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我和仙子的修行

>

我和仙子的修行

景越 著

小说推荐 景越 沈云

主角是景越沈云的精选小说推荐《我和仙子的修行》,小说作者是“景越”,书中精彩内容是:景越自幼寒毒入体,命不长。就在他开始接受现实,选择躺平时,忽然觉醒了一种很新的修炼方式……能随机进入仙子身体,和对方神交修行。之后数年,景越修为一日千里,寿元增长,心情愉悦至极……却浑然不知四周已潜伏着好几位手拿刀剑,红了眼眶的仙子……......

来源:qwwrkbd   主角: 景越沈云   更新: 2024-03-06 22: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我和仙子的修行》,现已完本,主角是景越沈云,由作者“景越”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这震惊和错愕的不只是有人敢对鼎云阁痛下杀手,还因为里面死了一位姓王的后辈。这位王姓后辈可是阁中德高望重的王长老侄儿。说来说去,他这个小供奉在很多时候都得依仗这位王长老,于是不敢怠慢,只能把这消息继续传上去,而得到的指示让他先处理这件事。这指示不是王长老亲自下的,而是王长老的亲信赵重下的...

第57章 定罪

县衙内,县令大人其貌不扬却一脸威严。

因为在那不起眼的角落里,有鼎云阁的一位供奉盯着,让他不敢怠慢。

同时,这县令隐隐又有些愤怒。

他的愤怒在于即便这身官服穿得这么久,有时候还得当狗。

是的,这位县令心头想着明镜高悬,很多时候,他确实是这么做的,可是遇到鼎云阁这种势力的时候,他却做不了主。

一教两阁三世家这六大势力,自然不敢凌驾于皇族之上,可是这么多年的渗透,让它们对朝堂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那日乌衣巷内,鼎云阁的人全被宰了,可外围还有几个目击者眼看大势已去,逃遁了。

驻地的人死了十之八九,剩下的唯有惶恐的往上面报,而接手的则是这位李供奉。

李供奉刚好在黄溪城驻守,离汴州城并不远。

当他得到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惊愕。

这震惊和错愕的不只是有人敢对鼎云阁痛下杀手,还因为里面死了一位姓王的后辈。

这位王姓后辈可是阁中德高望重的王长老侄儿。

说来说去,他这个小供奉在很多时候都得依仗这位王长老,于是不敢怠慢,只能把这消息继续传上去,而得到的指示让他先处理这件事。

这指示不是王长老亲自下的,而是王长老的亲信赵重下的。

王长老暂时不在阁中。

作为王长老的左臂有膀,赵重表示会尽快赶来,只是这事他得先办着。

因为这事如果拖得太久,有些手段就不好使了。

这让李供奉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这事办得好了,王长老死了侄子,心情不会好,自然是很难有赏的。

可这事如果办得不好,再加上王长老死了侄子再心情不好,那遭罪的就是他。

根据赵重的建议,李供奉决定先把这凶手的死罪做实了。

果不其然,这个姓景的小年轻不是一般货色,手段硬不说,行事还颇为严谨。

乌衣巷那日死了那么多人,他们赶去那里时,没找到任何尸首不说,甚至连像样的血迹都没找到。

可是鼎云阁想要人判死罪,从来不需要过多的证据,更何况这小子本就是真正的凶手!

面对王长老那方的压力,李供奉很快采取了行动,然后坐在了这里,等着景越被定罪。

是的,想来想去,他都认为这种方式最为合适。

毕竟对方是一个能杀掉厉老四的家伙。

厉老四在阁中名声不显,李供奉却知晓对方是一个实打实的四境人物。

能借朝堂的手杀人自然是好过自己冒险的,更何况他早已派人打探清楚,这小子算是个难得的天才,却真的没多大背景。

景越来到了县衙内,县令瞟了那位鼎云阁的供奉一眼,内心恼火,不由得一拍惊堂木,怒道“大胆景越,你于前日晚上连杀多人,可知罪?

景越淡然回应道“不知。

“大胆!你杀人却不知罪?对了,既见本官,为何不跪?县令质问道。

景越回答道“不想跪。

见景越回答得这般干脆,县令反而愣了一下,不过想到景越的身份,又回复道“你是可以不跪。

朝廷多方面想约束修士,可修士从古至今都备受推崇。

二境及以上修士见到县令等同秀才可不跪,这是古早时期就传下来的规矩。

县令估摸着景越能让鼎云阁供奉亲自出马,实力定然不俗,于是也没纠结这一点,于是旧事重提道“那行凶杀人呢?可知罪?

景越摇头,回答道“人不是我杀的。

到了这时,那位李供奉的面色已变得越发阴沉,如布满了乌云一般。

“人不是你杀的,是谁杀的?县令大人威严满满道。

“回大人,当时有匪贼绑了我家三公子沈云,在下带着银票去换人,中途忽然钻出一个蒙面侠客,救了我等。我等离开后发生了什么,在下全然不知。景越认真回答道。

“对了,大人,我要报案,有人行凶绑人!

他又补充了一句。

见到李供奉的脸色已越发不好看,县令只能“公正道“放肆!胡言乱语,当日可是有人亲眼看见你行凶。

“传证人。

这时,一个灰衣中年人被带了进来。

“你说说,那晚你看到了什么?县令看着这人,一脸麻木的按照剧本说道。

那灰衣中年人赶紧恭敬说道“回大人,小的名叫张阿四,老宅就在乌衣巷,前天晚本想去取点东西,结果伞破了,不得不留在了那里,结果忽然听见一阵喧嚣,就看见……

之后,他就把景越如何杀人的事诉说了一遍。

这人的话术明显是被训练过,竟用几分真、几分假的描述,将景越描述成了抢东西不成就下杀手的杀人凶手。

“你的意思是,这位景公子是索求不成行的凶?县令问道。

“是。灰衣男子回答道。

这时,县令看向了景越,说道“人证在此,可还狡辩?

景越摇头道“这人放屁。

这时,李供奉端起茶杯,咳嗽了一声。

县令只感到无可奈何,只能一下子变得愤怒起来,一拍惊堂木,怒道“人证在此,还敢狡辩?是想被大刑伺候吗?

景越疑惑道“证据呢?这人一张嘴就能定罪,这衙门大堂岂不是儿戏?

事实上,景越还是高估了这个古风世界判案的严谨程度,太多案子都是屈打成招,能有个人证就不错了。

县令呵斥道“你是在质疑本官判案,还是质疑王朝铁律?如今有监察司的大人在此督案,即便你有些本事,也别想造次!

县令表面威严十足,实则心里发苦。

这案子真不是他能有多少想法的,因为这次来的不止是李供奉,还有一位监察司的官员。

鼎云阁做了如此详尽的准备,就是要景越死。

他行事前还询问过上司,上司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他尽快结案,已然表明了立场。

可以说,这衙门这一刻就是鼎云阁开的,他不过一个行事的工具人罢了,能怎么着?

如今他身后的院落内,更有监察司的大人亲自带来的好手潜伏着,如果景越真的要想反抗的话,必死无疑。

可以说,景越认罪是死,不认罪也得屈打成招认罪而死。

“本官再问你一次,认不认罪?县令暗自叹了口气,只能按照鼎云阁的意思行事。

景越直接沉默了。

县令看了那位监察司官员一眼,对方向他点了点头,于是他只能说道“来人,用刑!

说着,他已两股颤颤,随时准备往监察司那边去躲。

这时,只见几位监察司的小吏手拿着各色刑具出来了,其中不乏泛着幽绿颜色的事物,一看就是专门针对修士的。

景越站在那里,面色宁静。

事实上,他内心是起了波澜的话。

照理说,顾清池该来事了,可惜这里依旧无事发生。

看着那绿幽幽的毒刺刑具,景越体内真元已在流转。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反抗的时候,一阵击鼓声陡然响起。

小说《我和仙子的修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和仙子的修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