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大明英华

>

大明英华

陈阿良 著

小说推荐 郑守宽 陈阿良

小说推荐《大明英华》,由网络作家“陈阿良”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陈阿良郑守宽,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金刚手段,菩萨心肠。航海时代,冷眼向洋。无CP文(女主无CP,女配男配有CP)。现代十八线编剧小郑,穿越明朝万历末年,从第一条人脉、第一件绣品、第一桶金起步。......

来源:qwwrkbd   主角: 陈阿良郑守宽   更新: 2024-03-06 22: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大明英华》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陈阿良”,主要人物有陈阿良郑守宽,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刘时敏将面孔一板:“胡氏,这些街坊,你不陌生吧?这个,就住你隔壁,磨豆腐的。这个,是收夜香的。这个,是郎中,对熬药的时辰有讲究,有些药,得在夜里熬。今儿一大早,咱家的人都快把前后几条街刨个底朝天,挨家挨户地问,才找出来他们几个...

第五十九章 破案(下)

刘时敏挥手让织锦坊的壮汉退到一边,复又问胡桂花“四天前的夜里,你家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胡桂花磨盘大的脸已经明显涨红。

“回公公,没,没什么动静啊,草民的染坊,夜里不开工。

刘时敏眯着眼,意味深长道“对啊,你是开染坊的,又不是开酒楼的,再说,开酒楼的,也不会半夜捣鼓这事儿啊。

说完,打了个手势,随从便推上来三个人,男女皆有。

刘时敏将面孔一板“胡氏,这些街坊,你不陌生吧?这个,就住你隔壁,磨豆腐的。这个,是收夜香的。这个,是郎中,对熬药的时辰有讲究,有些药,得在夜里熬。今儿一大早,咱家的人都快把前后几条街刨个底朝天,挨家挨户地问,才找出来他们几个。来,你们几个,说说,那天夜里听到什么稀奇?

“回公公的话,听到,听到染坊里头,在杀鸡。

三人唯唯诺诺地给出相同的回答。

“半夜为何杀鸡!说!刘时敏忽地转向胡桂花,当头怒喝一声。

周遭诸人,包括陪同而来、却被刘时敏勒令暂时站在门外的上海知县,都不由打个激灵。

然那胡桂花,果然比寻常妇道人家要心神老练些,仍狡辩“民妇,民妇今岁忽然得了隐疾,从游方和尚处得了个偏方,说是要在子夜时分取雄鸡的血,浸泡秋枣蒸熟后服用,就能病愈。

刘时敏冷笑一声,不再与这妇人废话,冲门外道“上海县,带着你县仵作、捕快进来。

他点到名的人,赶紧毕恭毕敬地鱼贯而入,袖手而立。

刘时敏示意自己带来的随从,掏出一个瓷瓶,拔了塞子给仵作闻闻。

“这可是你们用来验人血的浓盐醋汁?

“回公公,是。

“好,把东西摆出来。

应着刘时敏的吩咐,随从陆续端出三个陶盆,两个装了鸡血,第三个里头,却是一团泥土。

刘时敏道“洒。

随从听命,在地上铺展开一幅白色棉布,将第一杯鸡血倒在上头,然后滴入盐醋汁。不多时,那部分变成了浅淡的紫红色,与鸡血本来的色泽大不同。

刘时敏亲自踱到几个大染缸前查探一番,指点随从道“这一盆染浆,是加了石灰的大叶榕,来取。

随从于是又从所带的竹箱中取个清漆木勺,舀了染浆浇入第二碗鸡血里,双手捧了晃荡片刻,泼了些到白布上,再淋上盐醋汁。

上海县的知县,带着属下们上前观看,那仵作奇道“咦,小,小人也是头一回晓得,鸡血掺了这染浆,遇到盐醋汁竟不再变色了。

刘时敏冷笑一声,对上海知县道“仵作的意思,是和人血一样。

胡桂花趴在地上,抵额埋脸,兀自颤抖。

最后,一个点燃的风炉被拎上来,刘时敏的随从将第三个陶盆直接放在风炉上炙烤。

不多时,那黄泥上原本红褐色如陈血的一部分表面,明显析出白色的粉末颗粒。

刘时敏扭头,揶揄知县“你这上海县,是个福地嘛,一个小小的尼姑庵后头的黄土,竟还能轻轻松松烧出石灰来。

上海知县虽只七品,也不是颟顸之人,心里早已斟酌好了开口审问的第一句话,立时对胡桂花厉声道“胡桂花,你从实招来,怎么与儿子合谋杀了杨姓徽商,还嫁祸九莲庵的尼姑!

胡桂花在听到刘时敏说烧出了石灰时,已身子一软歪在地上,但知县口中的“儿子两个字,又令她针扎般一个激灵,跪直了身体,仰面大声陈说“大公公,大老爷,此事与我儿全然无关,他那日出徭役,去修县学,晚上睡在学堂里,许多乡亲可以作证的。

知县森然道“此事?此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可有同谋,如实交代给刘公公听!

胡桂花声音发虚“我交代,交代……

……

张岱和张燕客,在驿站中焦急地等待。

“这位爷,你找谁?

过午时分,庭中擦拭门廊的伙计,瞪着直奔上房门口的皂靴小官人,刚开口问了句,就见那人摘了纱帽,撕了人中上的八字胡,竟是个女子。

张燕客在窗下早已瞧见,急急迈步出来,唬着脸轰那伙计“这是吾家在松江的朋友,你快滚到外院去,我们有事要谈。

郑海珠将纱帽和假胡子往院中的石桌上一撂,对张燕客道“三公子,看你把那小伙计吓得,我刚想请他给我倒碗水喝。

张燕客一拍巴掌,道声“这还不容易。

他殷勤地进屋,提了茶壶茶盏出来,沏上一杯,敬献到郑海珠面前“郑姑娘辛苦,本公子瞧你这脸色,就知道必已揪出真凶。怎样,是不是那染坊的人干的?

张岱拍拍弟弟的肩膀,示意他别急着逼问,自己也在石桌对面坐下来,看着郑海珠渴得如牛饮水,轻声道“缓缓气,慢慢说。

郑海珠将第三盏茶一饮而尽,先给出定论“你们可以放心了,荷姐确是被冤枉的。

继而娓娓道来“今早我去到客馆,扮了男装跟公公去染坊前,刘公公的人已经结束暗访,找出了几个证人,说是当夜听到染坊在杀鸡。到了染坊,刘公公查问之下,果然上海县的五家染坊中,能制备染牛血红和朱红染浆的,只有这一家。按照刘公公昨日的吩咐,我分别做了三次演示,知县也看明白了,因铁证如山,知县稍加审讯,那老板娘胡桂花便招了。

原来,胡桂花本是徽州休宁人,其族中富商胡老爷,与祁门富商杨老爷,因同行竞价、争货等事,经年积累成仇。

胡老爷得知杨老爷在上海县帮助一位尼姑印书,遂买通杨老爷的家仆杨阿墨,以及街坊叶木匠。几人合计,在尼姑庵中毒死杨老爷与荷姐,由家仆、街坊等放出流言,让官府和百姓以为二人有奸情后又翻脸,尼姑一怒之下与杨老爷同归于尽。

那日,染坊里工人们放假、儿子又在县学修屋,染坊中只有胡桂花一人,十分便利。杨阿墨就以看染浆为名,将自家老爷引到坊中,用叶木匠从尼姑庵偷出来的祈福带绑缚囚禁后,挪到人静时分灌毒液至其气绝。

叶木匠与杨阿墨,把杨老爷的尸身通过河浜小船运到九莲庵后门。

叶木匠先翻进去,准备毒杀荷姐,不料却发现,荷姐并不在庵内。

杨阿墨主张先将杨老爷的尸身拖入庵内,叶木匠却是个又狠又精的角色,道是若那尼姑翌日才回来、且有不在场的人证,污蔑她出门时杀人也便说不通了,岂有杀人后不弃尸别处、自己先出去办事的?

叶木匠遂提议,干脆将杨老爷抛尸河塘,但在九莲庵中留下杀人痕迹,由他做戏揭露即可。

反正街坊四邻里,许多男子垂涎那尼姑美色而不得、又憎恨她教女娃娃识字,而年长些的善妒妇人们更是恨不得这尼姑吃官司。

届时,积毁销骨,良民们喷喷唾沫星子,也能给公家判那尼姑一个斩刑,助上一臂之力。

然杨老爷已死了大半个时辰,杨阿墨刀子捅进去,竟出不来多少血。

杨阿墨情急之下,折回染坊,与胡桂花杀了两只鸡,血量却还是不太够。

那胡桂花,一个妇道人家抛头露面经营染坊,还能得了织锦坊派下的活计,自然要常与从县官、胥吏到甲长的各色人物打交道。她倒心思极细,记得听老仵作吹牛时说过勘验的门道。赶鸭子上架之际,以大叶榕的染浆混合鸡血,一试果然仍是浓红色,不发紫,遂装了一桶给叶木匠带去伪作命案现场。

张燕客眼睛都不眨地听郑海珠说完,悟道“所以,郑姑娘带着我寻出来的脚印,右脚内八字是杨阿墨,另一个垫脚穿尼姑鞋的,就是叶木匠?

郑海珠点头“正是。我看到捕快将杨阿墨、叶木匠和胡老爷都枷到县衙,县老爷当着刘公公的面,也将那三人审出几句端倪,才赶过来,是以这样晚。

张岱终于长长舒一口气。

这郑姑娘此番真是首功之臣。

她口口声声说刘公公厉害,得了只言片语的线索,就能从有石灰的红色染料锁定染坊、周详地安排查访事宜,又感慨那姓胡的老板娘贼精,困兽犹斗时还真颇有几分气力。

但其实,张岱发自内心地认为,郑姑娘才是最会办事的那一个。

且不说她对命案留痕的揣摩,也不说她如下棋般善于抓住机会张罗来了刘公公的过问,单说昨日,张氏兄弟叩谢刘公公出来作主时,郑海珠在一旁笑盈盈来了句“张公子最会写昆腔本子,这一回定要写一出《刘大人智断蹊跷案》唱遍江南才行。

张岱立刻心领神会,这是替他哥俩,向刘时敏许诺谢礼。

江南织造提督太监,坐上这个位子的公公,哪里还缺钱?

缺的,分明是好名声,免得那帮吃太饱的御史走马灯似地递弹劾本子。

更缺来自文士圈吹捧的名声,毕竟这天下最看不起太监的,就是文官和文人。

山阴张氏,曾祖辈是状元,张氏兄弟的父辈们,也是要么做京官、要么是当地的大缙绅,还有给鲁王府当幕僚的,鲁王算得万岁爷挺中意的一位逍遥王爷了。

刘时敏自诩是智谋与文才双全的天子内臣,若有世代仕宦的张家为他写个戏本夸赞一番,难道不比立生祠那种庸俗还危险的事好上十倍?

果然,刘公公当时眼缝儿一眯,爽直道“哎呀这个好,张公子只管写昆腔的本子,咱家却提议你们去找弋阳腔的班子来演,弋阳腔呐,顶适合演这老百姓围着主事官员、听讼观案的情形。

这颇为感兴趣的态度一摆,显然是表明,送礼者送对路子了。

此刻,郑海珠说完了案情,仍不忘提醒张岱“公子,写戏传唱之事,你可万莫忘了。

张燕客端出一脸老成,指指张岱道“那是自然,就算我大哥不懂事,我这般晓得轻重的人,也绝不会拖拉。

又嘻嘻一笑,对着郑海珠道“对了郑姑娘,给刘公公的谢礼是一台戏,给你的谢礼,必须是钱。以咱俩如今的交情,不提钱都不好意思了。

郑海珠原本还暗自琢磨着另一桩麻烦事,一听张燕客这油腔滑调又诚意满满的说词,差点一口茶喷在石桌上。

张岱无奈地剜一眼讲话没正经的弟弟,向郑海珠笑道“郑姑娘,是这样。我听茹韭儿提过,你有意将卖了漳州祖宅的钱资,拿出来建一所义塾。我和燕客,想先各出五百两银子,略尽绵薄之力。

郑海珠心里咚地一记猛颤,远比得了什么男主男配的深情表白,更为惊喜。

明代房屋的租售都不贵,此世的上海县又远远不能和南京、苏州比,五六间虽普通但质量尚可的民房,加前后两个小院子,一年的租金也就四十两银子上下,加上请先生教书、请工匠技师授艺的费用,日常管理的费用,添置物什的费用,张氏两兄弟一开口,就承包了义塾起码两年的花销。

哎,这真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财神!

郑海珠本就了解真实历史中张岱与张燕客的为人,此番接触下来更觉这两兄弟一庄一谐,都是可以合作的好孩子。

遂也不忸怩推辞,面露十二分真实的欣悦感激之色道“要的,要的,太好了,那可真是实实在在地帮我大忙!

张燕客哈哈一笑“本公子欣赏的,正是姑娘这不矫揉造作的性子,我猜姑娘下一句想问的,一定是,钱什么时候到。放心,君子出钱,比马还快。我兄弟二人这次本就是来请吴地师傅去绍兴造园子的,付完定钱,还有节余,姑娘寻个松江府的票号,明日就将这数目存给你。

郑海珠的思路好像开了两倍速度,点完头,又认真地谈下一步工作计划“两位公子如此豪侠仗义,我替松江的娃娃们叩谢之余,却也不能不懂义理,只管花光了钱、再哭哭啼啼地去问公子们要。我的想法是,义塾里,我和侄儿的百两银子,加上二位的一千两银子,得做成一个基金。

小说《大明英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明英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