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永夜自斑斓

>

永夜自斑斓

甄栩瑶 著

小说推荐 牛郎 甄栩瑶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永夜自斑斓》,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牛郎甄栩瑶,故事精彩剧情为:永夜,那无尽的黑暗如同宇宙的默认背景,仿佛是时间的沉睡。然而,在这看似静谧的夜里,色彩斑斓的光影在无声地起舞,如梦似幻。星光熠熠,宛如点点流萤,在夜空中私有地闪烁着,织成了一幅幽深而迷人的星空图卷。在这永夜的底幕上,星星们如同熟睡的孩童,有的明亮如珍珠,有的温柔如初吻,它们在黑私自相互悄声对话,散发着悠远古早的光芒。这永夜的自斑斓,宛如一首无声的诗,一曲宇宙的挽歌,让我们在无尽的夜色中,感受到生命的微小而神圣,宇宙的广袤而温柔。...

来源:fqxs   主角: 牛郎甄栩瑶   更新: 2024-03-06 22: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牛郎甄栩瑶是《永夜自斑斓》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甄栩瑶”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葬在这种风水宝地也算是我的…啊呸呸呸。我也以为我在做梦,翻了个身,抬手揉揉被阳光刺痛的眼睛,准备接着睡。我的手呢?我的一双素手呢,我的纤纤玉指呢?这又粗又壮的大牛蹄子是个什么玩意!直接给我吓精神了,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躺着好难受啊,整个人都麻了。费劲巴拉的抬下头,想看看是什么情况...

永夜自斑斓第2章 《亡魂飞度七夕夜,转世灵牛会七仙》在线免费阅读

《亡魂飞度七夕夜,转世灵牛会七仙》

我穿越了。

先别急着翻白眼,我知道这是一个极其烂俗的,糟心的,无厘头的开头。

但是我也很委屈,我也不想。

我明明刚才还躺在床上构思这次社小家的活动应该怎么写,到底是写吸血鬼和狼人的故事还是搞一个妖怪和道士的cp。

趁天刚黑下来,打算一晚上把这篇写出来。

结果,还没怎么想,一转眼这他妈就天亮了?

说好的漫漫长夜呢?

好家伙,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过去了?

行了别说了,这儿阳光挺好的,树叶子也挺遮阴的,草地也都挺好看的,翠绿翠绿的。

葬在这种风水宝地也算是我的…啊呸呸呸。

我也以为我在做梦,翻了个身,抬手揉揉被阳光刺痛的眼睛,准备接着睡。

我的手呢?我的一双素手呢,我的纤纤玉指呢?

这又粗又壮的大牛蹄子是个什么玩意!

直接给我吓精神了,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躺着好难受啊,整个人都麻了。

费劲巴拉的抬下头,想看看是什么情况。

得,睡个屁睡,起来嗨。

做个梦而已,直接就换了个物种,要不要这么离谱?

你刚才没翻上的那个白眼我替你翻了。

“牛郎,牛郎!

那头刚传来吆喝声,大腿忽然觉得一轻,有个人影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

我说我腿怎么麻了呢,以为是鬼压床,吓我一跳,原来是你小子给我压的。

那我惯你个六饼啊,轻轻一抬手…啊不是,前蹄,让那小子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牛郎,我让你喂下牛,你跑哪里偷懒去了?

被这边的声音吸引,刚才吆喝的人越走越近,咱瞪大牛眼一瞅,原来是个古装御姐,拎着个菜篮子就往这边走来,那曼妙的身段哟。

姐姐我可以!

“哞…

激动之下,一声悠长又响亮的牛叫传遍山包。

我闭嘴。

只见那小子费劲巴拉的爬起来,搓着双手,色眯眯的走上前去。

不由得眉头一皱,一股腻歪的劲儿哟,差点没叫我吐出来。

“大嫂,我这不来了吗,只不过做了一天工乏了,嫂嫂何苦说的那么难听。

只见那小子左看右看,一双鼠眼不怀好意地一轮,忽然大声嚷嚷起来。

左右邻居和路过的乡亲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大嗓门吸引。

“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可不是,都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后妈也没她这么当的。

“你瞅她那狐媚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

听到那些下流的闲话,古风御姐的脸腾一下红了,两个眼圈里顿时蓄满了泪水。

这我能干?

腾的一下站起身,朝着那帮长舌妇重重跺了一下脚。

闭上你们的狗嘴,给我滚开!

“哞!

一声巨响带起阵阵声浪荡漾开来,吓得那帮长舌妇刹那间跑了个干净。

缺德小王八羔子也吓了一跳, 还想瞪我,这我能惯他?

只轻轻抬了抬头上锃光瓦亮的牛角,他顿时就把屁憋了回去,灰溜溜的滚蛋了。

切,孬种。

古风御姐叹了口气,轻轻走到我身边,轻轻抬起我的绳子,轻轻把我牵回牛圈。

简直不要太爽!

不过等会,牛郎,嫂子?

这牛郎正经吗?是我知道的那个吗?

不能够吧,传说和度娘不都说这牛郎踏实本分,勤劳能干?

就这?

趴我腿上睡了一天叫勤劳能干,色眯眯的德行还一肚子坏水叫踏实本分?

而且不是说他那嫂子恶毒又阴险还要他命。

古风御姐,怎么可能。

对了,不是还有一头老黄牛告诉他去偷织女的衣服,然后让他娶到媳妇儿的吗?

等会,牛???

不是吧不是吧,那缺德带冒烟的老黄牛怕不会就是我吧?

咱就做个梦而已,咋还代上了,闲的吧我。

胡思乱想一整天,黑夜可终于来了,想着我好不容易熬过一天,这破梦可以结束了吧?

结果,眼睛一闭一睁,梦倒是没有醒,差点给我吓死了。

那么大一团鬼火出现在我脸前?

谁来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还鬼火,怕不是要给老子气得鬼火直冒哦。

“你是哪里来的下等亡魂?竟然敢侵占本王的肉身,破坏本王的大计!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傻波一嘴这么臭,几个妈啊这么狂,你家批发户口本的?

你的?什么就你的,写你名,写你姓,写你老婆婆戴眼镜了?

兄弟们,我真的是无语了。

嘴皮子不行就老实呆着呗,非得跟我练,直接让我骂蒙了,两眼无神的张着大嘴,哈喇子都快掉出来了,简直就是个弱智啊,跟这种玩意儿对线我都觉得丢人。

“你!污言秽语简直岂有此理!

“小小亡魂竟然敢坏我大事!

你特码的才是亡魂,你全家都是亡魂,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姑奶奶打个喷嚏吹散你信不信?

这玩意儿是真的贱,我这头话音还没落呢,就朝我脸上扑,那鬼火丝丝缕缕的,就要往我五官里钻。

什么玩意儿啊?这么玩赖的。

刹那间,眼前的世界又不见了,成了一片纯黑。

不是那种五彩斑斓的黑,是那种极致的,毫无杂质的,压抑的,好像凝固了的黑色。

这里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五官五感也一并抹去。

原本戏谑的神情顿时冷了下来,纷飞的思绪也尽数被压了下去。

但并没有害怕,只是从心底涌上一股莫名的安全感和熟悉感。

“真好,这才是我该待的地方。

缓缓蹲下,躺倒,双手抱住膝盖,僵硬的肌肉瞬间放松了。

真的好想闭上眼睛睡一觉。

多希望再次醒来时,是18岁之前的场景。

眼睛缓缓闭上,一声莫名的长叹溢出唇齿。

骤然之间,一阵阴风从大脖梗子后头窜上来,重重打了个激灵,一种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热量,重新回到身体里。

妈的噩梦没有这么做的吧,差不多得了不行吗?

骤然间,一抹光亮在天空炸裂,同时,一缕亮莹莹又轻飘飘的东西划过了我的鼻尖。

“啊…哈…啊欠!

一点儿都不带撒谎的,这么一个喷嚏,好歹没给我脑仁打出来。

眼前的黑暗如潮水般褪去,张开牛眼一瞧,一个喷嚏把那团缺德鬼火喷得七荤八素,差点没散架子。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无视本王的法术?

那团缺德鬼火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只听他一声尖叫,声音这个刺耳,快赶上噪音污染了都。

小垃圾还敢骂我,这我能忍?

刚要张嘴喷回去,结果那鬼火突然愣在原地。

顺着他的视线抬头,刚才那炸裂的光亮,竟然来自于一颗粉红色的流星。

而那颗流星正从我头顶掠过,划向不远处的小山。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到流星。

流星,流星啊,赶紧许愿!

一时不察,那团鬼火猛一收缩,朝着牛郎的房间一溜烟的跑了。

“小小亡魂差点坏我大事!

我去你爹爹的。

许完愿,心满意足的睁开眼睛,这时候才瞧见,之前划过鼻尖的,竟然是一只萤火虫。

一会儿在我面前翩翩起舞,最后落在牛角上,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正玩的欢,却忽然注意到一个身影蹑手蹑脚的走远了。

是牛郎那缺德倒灶的玩意儿。

他要干嘛去啊?大半夜的。

瞪眼睛一瞅,好家伙,原来是在梦游。

这牛郎,是被那团鬼火上身了?

两个小垃圾还合体了,你就算合成2048,你照样还是个垃圾。

无聊撇撇嘴刚想睡觉,萤火虫就飞起来,在前头飞来飞去,好像叫我同行一样。

看看萤火虫,再看看已经走远的那小子。

猛的怔住,轻手轻脚的跟在后面。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粉色流星指向的小山。

牛角上的萤火虫扑闪着,好像在催着我。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我知道这两个小垃圾在打什么主意了。

果然,又走了一会儿,小垃圾停下来打量四周。

笑话,姑奶奶现在可是一头牛唉,要是在姑奶奶的地盘还被你们发现,活不活了?

终于来到山顶,远远儿的已经能听到,清脆的笑声了。

暗暗摇头,不管是在哪个年代,小妹妹怎么都这么傻乎乎的,一点警惕心都没有。

傻不是罪,凡人是需要保护的良品,但架不住坏人多啊。

一眨眼的功夫,那两个小垃圾已经靠近了山顶的池子。

心里清楚,再过不到半分钟,一个被威胁,被压迫,被当做工具,无辜葬送一生的悲剧将要重现。

一个从头到尾充斥着阴谋诡计和威胁欺骗的,恶心又血淋淋的,却被世人称赞为浪漫的爱情故事即将启程。

此刻无比庆幸,我是一头牛,是一头正值壮年,健壮无比,头顶一对尖锐犄角的大公牛。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那就让这些心怀不轨的贼人

都特爹的给我去死吧!

“哞!

低头,刨蹄,蓄力,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尖叫声中,朝着贼人猛然踏去。

这一脚,是为被你玷污的衣裳。

这一脚,是为被你谎言欺骗的纯真。

这一脚,是为因你自私贪婪而毁掉的未来。

这一脚,是为被你糟蹋的人生。

这一脚,是为被你一己私欲伤害的两个孩子。

这一脚,是为只不过是心疼女儿却因你而背负多年骂名的王母娘娘。

这一脚,是为被你蒙骗这么多年的人。

这一脚,是因为你恶心到我了。

还有这一脚,是为我古风御姐。

一顿狂踩,心中长出一口恶气,低头一看,小垃圾早已经不成人形了。

再抬头时,仙女姐姐的已经整理好一切,排成一排笑眯眯的看着我。

看着美丽依旧的她们,顿时觉得头顶的星星都亮了许多。

仙女姐姐我可以!

生而为牛,已经习惯不说人话,放肆的大声嘟囔着,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我的声音吗?

“多谢这位姐妹相助。

见我尴尬得无处落蹄,一身粉红色纱裙的仙女姐姐站出来,一开口,简直要把我甜死了。

啊我死了!

我死了,是真的。

忽然眼前一晕,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那小垃圾的身上。

刚还哼哼唧唧的小垃圾被我这么一砸,直接没了声响。

刚想乐出声,就看小垃圾的身体里那团鬼火艰难的冒了出来。

“小小亡魂…

那团鬼火就跟炸了毛似的,跳着脚,滑稽死了。

“还不束手就擒?

熟悉的声音响起,蓦然回头,竟然是古风御姐,一步一步向这里走来。

“谢谢你刚才为我踢的那一脚。

古风御姐笑眯眯的,我心都要化了。

“娘,您来了。

身着粉色纱裙的小姑娘亲昵的唤着,欢快的跑上前来。

“啊这…

我人傻了,真的。

才发现,刚才那萤火虫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心中恍然大悟。

“回去吧孩子,辛苦你了。

古风御姐摆摆手,一阵莫名的吸力传来。

“神仙姐姐们,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被蒙骗了,你们生来就该被爱着,被真正的爱着。

吸力越来越重,已经飘起来了,感觉真是太棒了。

“还有,这世界会好的。

天亮了吗,出息了,我怎么醒的这么早?

艰难的抬起头,用已经麻了手,擦了擦满是哈喇子的手机屏幕。

手机屏幕适时亮起,上面显示6:00整,上滑解锁,紧接着是百度的搜索界面,牛郎织女关键词的下面,空白一片。

推荐搜索七夕节

七夕节,又名乞巧节,中国传统节日,有拜月祈福、吃巧果、拜牛等习俗。

唉不对,七夕不是所谓的爱情节日吗?牛郎织女的故事呢。

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连根毛都没找着。

社小家QQ群里传来聊天信息

精分大师有人知道牛郎织女的故事吗?

月与灯依旧什么故事?

伟大的反派你的新脑洞吗?

精分大师不是,就是七夕节的来源,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啊

波奇七夕节的故事,你说是拜黄牛吧。

精分大师你们真的没听说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吗?

此电脑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是睡懵了。

NPC2号想看脑洞

奎奎(猫猫表情包)

困惑的挠挠头。

可能是真的睡懵了吧,那我再睡个回笼觉好了。

刚一闭上眼睛,遥远的地方有个声音响起。

“你竟然敢坏本大王的好事!

“我祝你活动狙人描边,枪枪中弹!

我尼玛…

小说《永夜自斑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