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主母被听心声,满门炮灰摆烂吃瓜

>

主母被听心声,满门炮灰摆烂吃瓜

一键难求 著

古代言情 秦含璋 苏浅浅

以秦含璋苏浅浅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主母被听心声,满门炮灰摆烂吃瓜》,是由网文大神“一键难求”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全员读心 吃瓜 宅斗 宫斗 摆烂】穿书炮灰福利,喜提吃瓜系统,苏浅浅吃着别人家的瓜,数着瓜田里的猹,攒够功德好回家……【侯爷要和离?多谢侯爷不杀之恩!】苏浅浅数着高额分手费,这泼天的富贵终于轮到我了!【这个侯府不能呆,抄家灭族我不配!侯爷要和离,前夫哥不要走……跑起来!】秦含樟:啥?前夫哥后悔了,扣押和离书,没收分手费,宠到你没脾气!【小姑子看上的人是他?哈哈哈,看着端端正正,外室孩子都生了仨,过门喜当便宜妈!】小姑子:啊?虎躯一震,一个大耳雷子送给海王男,转身就和竹马续前缘!【三婶儿真可怜,三叔被那个瘦马骗色骗钱,嫁妆铺子都要送出去了!】三婶儿:嘛?熊腰一拧,制渣夫骑瘦马,人间我要最潇洒!【继母这小白莲,莲花不大莲叶可不小,扣在我爹头上绿油油一片……】苏太傅:滚!休继室清门户,滴血认亲!【太子咳血了?好心疼,我的男二白月光,去查查身上的荷包脚下的鞋,我来助你渡个劫!】太子:嗯?你人还怪好的嘞……苏浅浅:怎么回事,一个个的都知道剧情?秦含樟:你个剧透王……挖呀挖呀挖,在最大的瓜园里,吃最甜的瓜!苏浅浅:住手,这里没有瓜...

来源:fqxs   主角: 秦含璋苏浅浅   更新: 2024-03-05 2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主母被听心声,满门炮灰摆烂吃瓜》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秦含璋苏浅浅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一键难求”,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什么?哥哥你……”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齐婉娘转头震惊地看着自家蠢大哥。杜氏有些懵,武宁候府有祖训,只要不是无后,不允许纳妾,所以至今侯府里只有正牌夫人,妾室通房一律没有,就连秦含璋都还是个二十三岁的童男子。突然听说外甥女的婢女怀了外甥的骨肉,脑子里乱成一团,早已经不耐烦了,过去接过茶盏问:“...

主母被听心声,满门炮灰摆烂吃瓜第4章 扶好了啊,肚子里那是你弟弟在线免费阅读

秦含璋的脸都黑了,这是什么虎狼之词!侧头看一眼妹妹,恨不得她这会儿聋了,本就有几分草莽气,再学了这些粗鲁的话,以后怕是连周靖楠都不肯要她了!

秦玉卓眼睛倒是亮起来,盯着苏浅浅你倒是接着说啊,那个什么瓜,到底是啥嘛!春柳居然怀了敏成表兄的孩子,还要打哥哥的主意,如果是真的,那也太拼了!

秦含璋见苏浅浅差一点呛了水,唯恐以后再也蹭不到瓜了,竟然伸手替苏浅浅拍打后背,手落在她纤薄的背上才发觉自己做了出格的事,赶忙收回来。

苏浅浅压根没注意,还沉浸在那个大瓜里,吃瓜让她快乐,早日吃够瓜她好回家,她的大平层啊……

秦含璋等不到下文,便自己去查,正好用这个法子可以试探出来,苏浅浅说的可是真的。

“既然是我误会了,那么治寒疾的药吃进去也无妨,侍砚……秦含璋微微摆头,侍砚已经到了春柳面前,一个婆子过去抓住春柳的手,另一人便去捏春柳的下颌。

“不,我不能喝,姑娘,大爷,救救我……

春柳惊恐地拼命挣扎,若是没了这个孩子,别说进侯府做妾,就是给齐敏成做妾也成了泡影。

齐婉娘倒是不管春柳死活,不过一个丫头,她只是怕事情败露自己也被逐出侯府,连忙挤出泪抱住杜氏的手臂

“姨母,春柳是我的丫头,这样对她不是打我的脸吗?这让我以后如何见人!

【你以后如何见人我不知道,你以后如何做贱人我却是知道的,挑唆我针对陆芷晴,待我离开侯府你借机自荐枕席,长得丑想得挺美,有人比你下手还早呢,在这一点上遥遥领先!】

杜氏见不得外甥女委屈,正要阻止,秦含璋已经被苏浅浅的话恶心到了,虽然还没明白后半句的意思,自荐枕席那四个字让他眸光冷凝,盯了迟疑的侍砚一眼。

侍砚毫不犹豫就要灌下去!

“我怀了大爷的孩子!春柳不再犹豫,哭着喊出来,一句话除了几个知情人,全都定住了,目光幽幽落在齐敏成身上。

齐敏成没想到暴露得这么仓促,眨眨眼才意识到大爷就是他自己。

“什么?哥哥你……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齐婉娘转头震惊地看着自家蠢大哥。

杜氏有些懵,武宁候府有祖训,只要不是无后,不允许纳妾,所以至今侯府里只有正牌夫人,妾室通房一律没有,就连秦含璋都还是个二十三岁的童男子。

突然听说外甥女的婢女怀了外甥的骨肉,脑子里乱成一团,早已经不耐烦了,过去接过茶盏问“说,这是治寒疾的药,还是旁的什么?

春柳看出来齐婉娘不想保她了,只能不顾一切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夫人,奴婢说,求夫人饶过奴婢,这是……是让人昏迷的药,平常人昏睡一两日便好,只是孕妇服下胎儿会受损……

秦含璋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句话不意外,甚至悄悄松了口气,秦玉卓既吃惊又有些愧疚,毕竟当时是自己骂苏浅浅最欢。

“陆姑娘的药是谁下的?杜氏还是不愿相信,自己冤枉了苏浅浅。

“是……春柳咬唇不敢说,如今想再诬陷苏浅浅,谁都不会信了,于是抬头看齐婉娘。

“贱人,做下这样的事,且看回府母亲怎么罚你!还不快滚!齐婉娘急忙怒骂,朝齐敏成使眼色。

【这移花接木玩得还挺溜,知道怀了孩子的妇人,侯爷和夫人都没法处置,就这么高高举轻轻放了,哪里还记得有人被逼得悬梁……】

苏浅浅幽幽的声音让秦含璋和秦玉卓兄妹互相看一眼,皆是羞愧不已,不管是不是苏浅浅折腾,毕竟这件事上确实冤枉了她。

“你为何要给陆姑娘下药?秦含璋问道,并没打算就此作罢。

“奴婢,奴婢是因为少夫人训斥奴婢,怀恨在心,左右也不会伤了陆姑娘,所以……

春柳只能胡编一通,若是说出齐婉娘,她也别想有好下场。

“既然如此,表妹御下不严,却一口咬定苏氏下毒,诬陷我侯府主母,今日便请出府去,以后也不必再登门。

秦含璋冷淡地下了令,齐婉娘脸色难看,被人这样赶出去,以后在贵女圈里也没法混了。

“表弟,婉娘一向性子柔弱,春柳也是一时糊涂,回去我自会教训,就让婉娘留在姨母身边,多陪伴些时日,免得母亲惦记姨母……

齐敏成唯恐全盘皆输,厚着脸皮求秦含璋。

【婉娘晚娘,这名字起得就想做人后妈,填房的命!

你的母亲会惦记姐姐?难道不是嫉妒姐姐粗枝大叶却嫁个好人家,秦家倒霉时幸灾乐祸么?

要不是秦含璋又靠军功赢回了爵位,你们家人会登门?背后怎么骂秦家人的心里没点数么?】

苏浅浅垂着眼眸坐着,查着忠勇伯府的瓜,首先就是小杜氏背后骂姐姐的丑恶嘴脸。

秦玉卓瞪起眼睛,上前揪住齐婉娘的脖领子,提着就向外走“快点走快点走,这么柔弱可别在我们家受了委屈,我们秦家不要晚娘。

齐婉娘眼泪汪汪地回头向杜氏求救,却见杜氏怔怔地一动不动。

齐敏成神色尴尬地去扶春柳……

【可要扶好了啊,春柳肚子里怀着的实际上是你弟弟,忠勇伯老世子真是老当益壮,一大堆妾室雨露均沾,还要照顾女儿房里丫头,和儿子抢食,哈哈哈……】

苏浅浅魔性的笑声回荡在秦家长房母子三人耳边,这一次秦含璋拼命才压住抽动的唇角,唯恐被苏浅浅发觉。

送走齐婉娘赶回来的秦玉卓,捂住肚子伏在门边低头抽搐……

笑死她了!

杜氏老脸一红,她看着苏浅浅面不改色的冷淡模样,一度以为是自己疯了。

“母亲,既然事情查清楚了,并非苏氏下毒,害芷晴昏迷不醒,这件事就不要计较了……

秦含璋忍住笑和杜氏说话,母子俩对视中杜氏懂了,儿子也能听见苏浅浅的心声,并不是她疯了。

“不可,妾身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自请下堂,侯爷不必宽容!

苏浅浅义正辞严地拒绝。

【不求放过,只求放手,饶我一命!】

小说《主母被听心声,满门炮灰摆烂吃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