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被烧灵根,崽随庶出师兄发卖宗门

>

被烧灵根,崽随庶出师兄发卖宗门

子曰一千篇 著

古代言情 萧可 萧天赐

小说《被烧灵根,崽随庶出师兄发卖宗门》,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萧可萧天赐,文章原创作者为“子曰一千篇”,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修仙 团宠日常 复仇火葬场 爽文】前世,爹娘抱来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对萧可说:“她身子差,你让着她些。”从此,萧可不断被忽视和奚落。最终在宗门的审判庭上,被当场烧毁灵根,命丧黄泉。重来一次,萧可不想留在这里了。既然不被选择,不如主动离开吧。但……还没等做好逃脱计划,自己怎么就被拐走了?哪个名门正宗拐带小孩儿啊!?起初被拐时,五人当着她的面,商量要多少赎金;后来,黑白两道赫赫有名的大佬们,把她养成了江湖上最年轻的散仙。开宗立派,大佬们成了自己的便宜庶出师兄和师姐。萧可带着一帮人,找上前宗门,把从宗主到一砖一瓦通通发卖。大师兄盗王:“小师妹,今晚我们去偷哪些东西发卖?”二师姐女将星:“师妹,朔阳府的令牌不要轻易外露,朔阳府将士不出则已,出则抄家,全族发卖。”三师兄隐于山间:“天道有常,不以尧存,不以桀亡。师妹与其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天道,不如陪我下两盘棋更要紧。”四师兄医圣:“师妹与诸位前缘已尽,倘若再有旧人招惹是非,那么他最好祈祷一生无病无灾,不要犯在我手里。”五师兄乃一代剑修天才,只比她大七八岁:“这柄剑你拿去玩儿。对了,里头的剑神我都打过招呼了。”...

来源:fqxs   主角: 萧可萧天赐   更新: 2024-03-05 22: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被烧灵根,崽随庶出师兄发卖宗门》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子曰一千篇”,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男子一身玄衣,墨发被逍遥巾束在脑后。一点风流,全聚剑眉,平生潇洒,皆堆眼尾。眉下一双含情目,真不知是多情还是无情。眼波流转,好似落于远方,又好似就落在眼前人的身上...

被烧灵根,崽随庶出师兄发卖宗门第4章 行行行我错了行了吧在线免费阅读

谈笑间,屏风上的影子从画后走了出来。

萧可不经意地和对方对上了视线。

男子一身玄衣,墨发被逍遥巾束在脑后。

一点风流,全聚剑眉,平生潇洒,皆堆眼尾。

眉下一双含情目,真不知是多情还是无情。

眼波流转,好似落于远方,又好似就落在眼前人的身上。

萧可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了,在对方经过她时,她隐约听见了一声浅笑。

慵懒至极。

“对不起啦。

叫作黄枥秋的人俯身,向萧可露出一弯笑眼。

“欸?萧可不明所以。

为什么向她道歉?

黄枥秋没有挑明,而是朝席间的三人晃了晃手中的酒壶。

和萧可端来的状元红酒壶一模一样。

“一路赶来口渴了,便趁你不注意之时,探囊取物,悄悄换走了你的酒壶,想在这三人之前尝上几口。没想到让你挨了不长眼的骂,还这么委屈。

萧可“!

原来是这样!是这人把她的酒壶“偷梁换柱了!

可是,是在什么时候?她明明一直盯着酒壶的啊。

这个叫黄枥秋的人,动作也太快了。像偷东西的老鼠…不、像鬼魅的猫。

这就是逍遥谷的人吗……还真是,与传闻中一模一样。

黄枥秋施施然入席,揽过沙圣鸣的肩膀,

“喂,沙师弟,冤枉了人家,还不道歉?

他指沙圣鸣冤枉萧可偷酒一事。

沙圣鸣一把拍开黄枥秋摸来摸去的爪子,嫌弃的要死,

“别叫我那个称呼。再说我可不想跟逍遥谷的盗王称兄道弟。

他不自在地瞥了萧可一眼。

萧可挂在脸上的泪痕像一根刺,叫他如芒在背。

都怪这家伙。他心有不忿地捣了黄枥秋一拐子。

没事儿偷人家小孩儿的酒干嘛?手贱得慌呢!

伙计不懂这气氛是怎么回事儿,白墨三言两语,将刚才误会萧可的解释给伙计听。

“哎呀,沙大爷弄错了。这个女娃娃有醉意,是因为先前我给了她一杯黄酒驱寒。

伙计赔笑,拉过萧可藏在自己身后。轻抚着脑袋安慰她。

“您瞅她这样儿,冻成什么德行了。我今儿才从街头捡的她。她当时饿得快跟狗打架了。唉,可怜呐,刚死了爹妈,被拐到这个镇上,卖了好几手……

萧可“……

她当时有那么惨吗?

迷惑间,她感到手心被轻捏了一下,抬头发现伙计在跟她使眼色。

好吧,这是大哥哥在帮自己卖惨,好叫席上的大佬们不要计较。

萧可从伙计身后怯生生地探出脑袋,正对上沙圣鸣审视的目光。

好凶!

沙圣鸣双手环胸,把萧可从头打量到脚,似乎在审查这番话有多少可靠性。

萧可缩回伙计身后,一双哭过的眼睛倔强地不肯垂下。

什么嘛。

冤枉了人连道歉都不会。

药王庄差评。

萧可在心里默默把药王庄排到四大宗门的吊车尾。

沙圣鸣瞧了半晌,忽然手臂一抻,强横地拉过萧可的胳膊。动作迅雷不及掩耳。

萧可吓了一跳,险些惊叫出来。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爹娘以前也是这样,上一秒还在沉默,下一秒就开始摔锅砸碗。

难不成这些修道的大佬,都一个样吗?

这样也算是“修道吗?

不料,

和记忆中的不同,沙圣鸣只是伸出两指,轻轻搭在萧可手腕的脉搏上。

“体虚、气弱、脉象缓慢、精神不济……

沙圣鸣缓缓吐出一堆医术名词,

“典型的营养不良。你只给她一杯黄酒,恐怕是不够。

伙计如蒙大赦,“我给她弄点儿饭去!

“等等。

沙圣鸣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

“在吃东西前,把药服了。驱寒养身,比黄酒好用。

他在萧可手心倒了一粒红色的丹药。

“里头还有药王庄的独家秘方,吃了能长高。以后长成八尺姑娘,别忘了承的是药王庄的恩情。

“什么秘方?黄枥秋好奇。

“钙片儿。他冷冷道。

做完这一切,沙圣鸣回头,发现席上三人用一副“做得好的迷之微笑表情在看自己。

“干嘛这样看着我?他别扭起来,“我偶尔也是会悬壶济世的好吧。

“能顺便救济下我们吗?我也想二十三能窜一窜啊。黄枥秋道。

他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瓷瓶,在沙圣鸣眼前把玩。

这个瓷瓶眼熟得很,就好像……

就好像刚刚才见过。

沙圣鸣顿住,略带怀疑地朝怀里摸了摸。

没了。

刚才他收回怀中的药瓶哪去了!?

“什么时候偷走的?你这人!

他一把夺回瓷瓶,惊疑未定地朝黄枥秋嚷嚷。

“堂堂盗王,净搞这些偷鸡摸狗的小把戏。格局真小。沙圣鸣不耻。

萧可的脊背僵住。

盗王……

她的视线朝黄枥秋看去。

男子玄衣素裹,斜靠屏风,端得是光风霁月。

这般如清风明月一样的人,竟然是个贼吗。

而且是盗中之王。

见萧可看过来,黄枥秋轻佻的笑中多了几分温柔。

如沐春风。

可是萧可却平白打了个冷颤。

“既然人都到齐了,劳烦店家,可以准备松枝挂剑了。白墨客客气气道。

“好,我这就去,这就去。爷几位稍等。

伙计点头哈腰,一手帮萧可握紧贵重的丹药,一手把萧可护在身前带走。

一直被拉到后厨,萧可才从委屈和震惊中回过神来。

“大哥哥,他们说的松枝挂剑是什么呀?

小说《被烧灵根,崽随庶出师兄发卖宗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被烧灵根,崽随庶出师兄发卖宗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