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

>

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

白玉衫 著

世禄 古代言情 景稚

小说《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景稚世禄,文章原创作者为“白玉衫”,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圣诞夜,珅城纸醉金迷的外滩,就连空气中都透着金钱的味道。几分钟后,所有人目睹了当红女星被拉上京圈财阀大佬的迈巴赫。在闪光灯不停的抓拍下,她被强制抱进车内。下一刻,她被顶在车窗边,向来矜贵的男人此刻浑身透着危险性。“不要在这里……会被拍到。”她的声音很淡却很酥甜,此刻气若游丝一般,让人感觉像一只醉酒的小狐狸。“你乖一点,讨好我。”熟悉又陌生的语气,不容反抗的命令。第二天热搜直接炸锅了,可等大佬暗中操作后,网络仿佛又恢复了平静。...

来源:qwwrkbd   主角: 景稚世禄   更新: 2024-03-04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景稚世禄,作者“白玉衫”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景稚若有所思地看向那两位公子。从她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商时序的正脸,一双桃花眼却疏离淡漠,浸染了些许高不可攀感。但他的嘴角始终有一抹淡笑,西装领带挺阔,衬得他衣冠楚楚,五官出挑得让人觉得他要是不继承家产便可以去内娱发展。而周淙也虽只能看到侧脸,但高挺的鼻梁和凌冽的下颌给人一种不羁少爷的架势,随性温和...

第3章

少爷们入座后,其他五位小官儿都开始忙碌起来。

靠背景墙的是主座,对侧是副主座,右主宾,左副宾。

商时序坐到主宾位后,身旁过来一个身材娉婷的小官儿正要为他解开餐巾花,却没想到他眉心微蹙了一下。

沈砚知瞥见,朝身边站着的一位戴金丝框眼镜的小官儿低语了一句。

小官儿走到正在解餐巾花的小官儿身旁,暗暗说了什么,那名小官儿先是惊讶,然后渐渐委屈。

当即,景稚眼睁睁看着她从自己身边抹着眼泪出去了。

景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阮凌曦走到景稚身边,悄声解释“她喷了香水,以为能得到公子们的好感,但贵宾席的商公子不喜欢香水味,沈公子看见了就让人她赶走了。

景稚嘴巴微张,眼神寻到主宾位,试探地问“商公子是那位坐在主宾位的先生吗?

阮凌曦微微点头,将景稚拉到自己身边来些,窃窃私语一般逐一介绍道

“你刚来,可能不清楚,傅、沈、宋、江四大家族,主宾位的是商时序公子,他是宋家的子弟,为什么不姓宋,其中缘由我也不清楚。

“副宾位的是江家的子弟,周淙也公子,我倒是知晓他为什么不姓江。

“为什么吖?

“因为他么…..他是外孙,母亲是江家的,父亲是南城周家的,不过他在江家地位并不低。

“平常他才是坐在主宾位的那个,但他随性温和,又和商公子关系向来要好,商公子与他不分那么多。

景稚若有所思地看向那两位公子。

从她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商时序的正脸,一双桃花眼却疏离淡漠,浸染了些许高不可攀感。

但他的嘴角始终有一抹淡笑,西装领带挺阔,衬得他衣冠楚楚,五官出挑得让人觉得他要是不继承家产便可以去内娱发展。

而周淙也虽只能看到侧脸,但高挺的鼻梁和凌冽的下颌给人一种不羁少爷的架势,随性温和看不出,倒是让人感觉是霸王龙一般难以驯服的少爷。

可偏偏他的手腕处还缠着一串古董奇楠沉香念珠,不像是崇佛倒像是有意亵渎。

“还有副主座上的公子,他是沈家的子弟,沈砚知公子,你别看他面上言笑温和,可最不好惹的就是他了。

“别说我们这群人里有世家来的千金,但凡招惹了他,家里说不定哪天就被整得破产了,以前有个想要勾引他的小官儿,下场可惨了。

阮凌曦说着讪讪地摇了摇头,“而且沈家的公子都不好惹。

沈砚知么,景稚其实在网络上看到过有人描述过这位公子,和其他两位公子一样,都是相貌出挑得很有自己韵味的公子。

尤其他的喉结下还有一颗隐晦又勾人的朱砂痣。

他给人的感觉是倒是随性温和的,但从刚才被叫走的小官儿那件事可以看出,他做事滴水不漏。

所有人哪怕是很细微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心思细腻得令人发寒,而且出手果断冷漠。

“那主座的那位先生呢?景稚侧首看向阮凌曦。

“他……阮凌曦说着眼中划过一丝忌惮。

“他是傅家的公子,傅京辞,但你对他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

景稚不解,“为什么?

阮凌曦摊了摊手,“这么说吧,整个度假区虽说是傅家的产业,但实际上太平海纳集团下每份产业都有不同的最大股东,这个度假区只是傅公子手中最不值一提的一份资产,他的身家超千亿不止,年仅三十,但京圈都称他为财阀。

阮凌曦微眯了下眼,“而且他的背景深不可测,可以用可怕来形容了,不是我们能打主意的对象。

身家超千亿的财阀大佬,就连在景稚眼里已经很可怕的沈砚知,阮凌曦也只是用不好惹来形容,而阮凌曦却说傅京辞是可怕。

甚至还特意提醒了一句,不能打他的主意。

景稚转眸看向主座,男人在外貌上天赋异禀,西式骨相中式皮相,鼻梁高挺、下颌精俏、睫毛密长,生得一双深情眼但偏偏眼神矜怛淡漠,透着上位者的不怒自威。

仅仅是坐在那里,都能让人感受到他西装革履下的灵魂是被资本供养大的。

虽一句话未说,但身上有一种能压得别人难以转圜的主动权,掌控着整个局宴。

景稚眨巴了一下眼,“他多高啊?

阮凌曦摇了摇头,“全网只能搜到他的名字和在家族里的排行,其余信息全部被低调隐藏了,就连我们也都被强行制止在网上泄露他的信息,所以没人知道他身高的具体数字。

景稚忽然想到在包厢大门口的一幕,傅京辞经过她时似乎比她高了一个头还要多,这样一看,至少一米九!

好高啊……

“着迷了?阮凌曦轻轻推了推景稚。

景稚半敛双目,睫羽微颤,不轻不重地否认,“我没有~

“没有吗?阮凌曦戏谑地看着景稚,“他可是被称为京圈纣王的男人。

“为什么是京圈纣王?

“我也只是听闻,听说这四大家族的子弟中,他的出身有如天潢贵胄,不仅在外貌上天赋异禀,手段也是,擅于运筹帷幄,狠戾无情。

“但举手投足对于女人来说处处都透着性张力,恨不得被他玩儿死在床上,只可惜能被他看上的恐怕只有妲己那样的美人。

景稚闻言缓缓侧目观察着傅京辞,灯光恰好打在傅京辞高挺的鼻梁上,他慢条斯理地将西装外套脱掉,边上有一位男小官儿立刻敬慎地接过外套。

恰好这时,他的指尖勾住领带轻扯了一下。

傅京辞的手指修长,清白如玉,但手背蜿蜒的青筋直至小手臂,看起来力量感十足。

如果抓床单的话……应该很勾人。

阮凌曦忽然看向景稚,好奇问“听说你是珅大的学生,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学校是不是挺多男生追你的啊?

景稚收回目光,柔声细调地道“我没计算过…..

阮凌曦盈盈一笑,“看你和妲己似的,肯定很多人追。

景稚莞尔,眨眼时卷翘密长的睫毛微动,盈滢的灵狐眼像含了秋水又纯又媚。

***

暮色渐浓,酒店的灯光柔和得让人沉醉。

茶酒司小官儿将泡好的茶与醒好的酒逐一斟给每位公子,完毕后便回到隔间等待。

五人待在隔间里,其余三人因为不喜欢景稚则离得她远远的,只有阮凌曦靠近着景稚。

过了一会儿包厢内的大屏幕开始播放一档直播,这是上面吩咐的。

直播的内容是北城最大最权威的拍卖集团荣嘉的拍卖会。

景稚以前刷微博时看到过热搜。

最近一场春季拍卖会,荣嘉竟然将一座清朝时期的贝勒府以13亿的价格拍卖了出去。

这座贝勒府原是传下来的私人宅,可惜这其中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这么好的宅子也变卖了。

沈砚知开始还在和周淙也闲聊,这会儿却朝主座看去,淡笑着问“上次贝勒府我没和你抢,这次你得让让我了吧?

贝勒府?

景稚看向傅京辞,心想不会荣嘉那座13亿的贝勒府不会是他拍下来的吧?

而傅京辞只是从容淡定地应了一句“这可说不好。

沈砚知问“你这次拿了多少预算?

这时,边上的小官儿探手呈上来一支烟。

傅京辞微微低头将烟咬在嘴里,小官儿手里拿着打火机原本要点火,但却被他轻巧地拿了过去。

打火机在骨节分明的手指上被拨动,很轻巧的一下,火苗肃燃起来。

位高权重的男人淡定自若地点了根烟,轻轻吁了一口,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并不急于回答。

副宾位的周淙也戏谑地看向沈砚知,调侃道“问出了预算,你现在就打电话把你的预算加上去?

景稚闻言,看向直播时切到正在打电话竞拍的职业代拍人,心知这是富人的一种游戏罢了。

一些有钱的富人,对于不想到场的拍卖会,他们会选择电话竞拍。

更有钱的,则是向自己的委托代拍师设置一个价格,不用到场,不用接电话,只等待结果。

直播内现在竞拍的是一座明朝的古典中式园林住宅,竞拍价已经达到了8.6亿。

这时有人开价8.8亿。

周淙也忽然看向了主宾位上的商时序,“你不是也参与竞拍了么?

商时序给了周淙也一个怪异的眼神,“你恐怕听错了,我有一座了还要什么?

周淙也听后咂了一下舌,右手搭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

沈砚知闲聊般地问“他之前还特意说了不参与这次竞拍,你最近心思都飘哪儿去了?

“我么…..周淙也欲言又止,似乎在想什么。

这时,傅京辞夹着烟的手点了点细白烟管下的烟灰,“看来我三妹妹给你带来不少困扰。

“她?她太乖了,静得和这座宅子一样。周淙也摇了摇红酒杯,“天生制我。

此时直播中,又有人开价9亿。

傅京辞眸中沉静如水,矜贵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着,仿若一切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中。

很快,竞价最后以10.6亿敲定。

傅京辞不动声色地饮了一口红酒。

沈砚知眼中浮现几分遗憾。

“我输了。

继而,他问道“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准备了多少预算吧?

傅京辞不紧不慢道“不多,20个。

沈砚知失笑地点了点头,拿起酒杯朝傅京辞优雅地敬了一下。

其余的人则为主座上的男人拍下了喜欢的宅子而祝贺起兴。

忽然,沈砚知朝隔间这边看来,他盯着景稚,还冲她招了一下手。

“那个最漂亮的,你过来倒酒。

景稚瞳孔微缩,眼底浮现一丝紧张。

应该不是叫她吧?

她微微后退一步,给阮凌曦让路。

没想到这时沈砚知又说了一句“别退,就是你。

闻言,景稚的呼吸变慢,警惕着众人的注视。

但无疑,连主座上的男人都注意到了她。

小说《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当红女星上了财阀的车后,热搜炸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