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塞壬之刃

>

塞壬之刃

无 著

小说推荐 青鸟 魔人

《塞壬之刃》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青鸟魔人,《塞壬之刃》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时隔五年,我终于回到了故乡柳城。爸妈问我这么久是去忙啥了,我没好意思告诉他们自己忙着跟魔物娘贴贴,还落网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青鸟魔人   更新: 2024-03-04 23: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塞壬之刃》是作者“无”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青鸟魔人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以前我为了讨父母欢心,有认真研究过料理和家务。不是有过只要孩子做菜不太失败父母都会觉得好吃的说法吗?我当时以为这样行得通。后来与“它”在外面流浪的时候我也更加深入地研究过,目的是想要让“它”接受人类之外的食物,也一样失败了。倒是料理手艺积累了下来,虽说不过是家常水平,却也不至于出糗才是...

31 青鸟的故事

一开始我拒绝了青鸟,但她跟我说我们晚饭还没吃,不如到她家里吃个晚饭,顺便讲讲她成为术士的经过。我心想便去听她讲讲成为术士的经过,顺便吃个晚饭。

中间还有点小插曲,她家里实在太乱了,临到门口她才猛地想起这事儿,要把我拦在门外,自己先进去收拾收拾。不过到头来还是我跟着她一起进去,帮她把家里收拾了。

顺带一提,她家的冰箱里也没什么像样的食材,除去很多啤酒,就是半成品料理和速冻食品。当我打开冰箱的时候听到了身后她发出来的尴尬笑声,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说出口要招待我吃晚饭的。不过看着这些半成品料理和速冻食品,我倒是有点料理的灵感了,打算就拿着这些东西和厨房里的调味品做点什么混搭菜。

“你居然还会做菜?她吃惊。

以前我为了讨父母欢心,有认真研究过料理和家务。不是有过只要孩子做菜不太失败父母都会觉得好吃的说法吗?我当时以为这样行得通。后来与“它在外面流浪的时候我也更加深入地研究过,目的是想要让“它接受人类之外的食物,也一样失败了。倒是料理手艺积累了下来,虽说不过是家常水平,却也不至于出糗才是。

吃过之后,顺手帮她把碗筷洗了。尽管她连忙说着自己之后会洗,不过我怀疑她还是会犯懒,就索性好事做到底。等洗完,我擦擦手,回到客厅,等着她说之前约好的事。

“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她坐立不安地念着,接着终于做好心理准备,开始讲述自己成为术士的缘由。

事情要从青鸟母亲的家族开始说起。

青鸟母亲的家族,是个传承悠久的术士家族。但凡有传承的术士家族都必须面临一大问题,那就是如何保证子孙后代的觉察天赋不退化。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这个家族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其中存在着有违人道伦常的方法,甚至是在此基础上更加禁忌的方法。而青鸟的母亲尽管出生在这样的家族,却是个毫无觉察天赋的一般人。家族索性将其嫁给了某个如今在世俗社会颇具权势的企业家,那就是青鸟的父亲。

而作为两个一般人的后代,青鸟却在成长过程中慢慢地展现出了些许觉察天赋,家族也动了将其带走的心思。但由于她错过了接受术士教育的最好时期,如果她拒绝,家族也不会动粗。

她起初拒绝家族的理由很简单,基于某些理由,隐秘世界的诸多事情都是无法透露给世俗社会知晓的,一旦成为术士,势必与世俗社会的人们渐行渐远,就连与自己的家人也一样。而她还有着许多牵绊,纵使作为青春期少女无比向往法术的力量,也无法下定决心走入另外一个世界。

然而某件事使她的心境出现了变化,她喜欢的男生,为了找寻在山上走失的她而意外失踪了,反倒是她稀里糊涂被搜救队救了回去。

此事之后,每每忆及那晚,她便不由自主地想象自己就是失踪的男生,饥肠辘辘地彷徨在深夜的山林里。搜救队的呼唤和灯光从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她声嘶力竭地喊叫和追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拉近距离。最终声音和光都远去了,她被永远地遗弃在了那个孤独而又阴森的世界。

这种恐怖至极的想象宛如恶灵缠身般伴随她渡过了无数次辗转反侧的夜晚。

当这个男生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被魔物洗脑的状态。家族里有人发现此事,便转告了她。

“你说的这个男生是……

“就是你啊。她轻轻地说,“那封情书,就是我亲手写的。

“情书……是指当初那封其他人假借你的名义写给我的冒牌情书吗?我惊愕地问,“原来那不是冒牌情书?

“我没想到会被其他同学看到,也没想到你会撞见他们起哄,所以情急之下……我当时也很难为情的啊,脑子里也像是烧开的浆糊一样,所以就对所有人说谎了……说到这里,她纳闷地说,“倒是你……虽然说谎是我的不好啦,但你就没想过我真的喜欢你吗。

“没有……

也不是没有,甚至有那么一两秒钟想过情书会不会就是她写的,但是那种假设也未免过于自作多情了。网络上不总说人生三大错觉之一就是“她喜欢我吗?那种假设也肯定是基于错觉,信了的都是傻瓜。况且,要是我真的自以为是地询问她,结果证明不是,那多难为情啊。光是想象那种情景,脑子里就害臊得要变成烧开的浆糊了。

她叹气,“后来我知道你被魔物洗脑,就想要把你救出来,但是我没有力量,所以……

“所以你就进入了那个家族?我问,“因为你认为我的失踪,是你的责任?

她没头没脑地问“你不恨我吗?

“为什么?

“如果我与另一个人在山上走失,最终另一个人得救,我却不能得救,我肯定也会愤愤不平。她说,“——凭什么得救的就不能是自己呢?

她说的有道理,但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当我在梦里知道得救的人是她的时候,在震惊之余,又在心里某处松了口气。

原来她没有如我所想的那样留在那个黑暗而又冰冷的世界里。

这真是太好了。

我没有把这些心理活动表达出来,而是先摇头,再示意她继续说。

“之后我在术士领域展现出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进步速度,这反倒是给我带来了一些来自于家族里的麻烦,后来又经历了一些变故,我成功地远离了那个家族,并且加入了安全局。她说,“我一直在追踪你的足迹,最后总算是追上了你……直到今天。

“这就是你对我这么好的理由?说着,我停顿了下,“是因为你对我内心愧疚?还是说……

“还是说……我喜欢你?她主动地接过了我没能够继续的话,又深深地注视着我,“难道我不可以喜欢你吗?

我毫不犹豫地说“不可以。

“为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我是魔人,是变态杀人狂;而你是前途无量的执法术士青鸟。我们甚至本不该像今晚一样共处一室。

“这种事情……

“更重要的是——我打断了她,“你真的了解我吗?

当年还是前后桌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孩子。

而之后,我们各自走过了不同的道路。她身处于象征律法的安全局,以执法术士的身份成为了大人;而我则与“它共度邪恶岁月,以魔人的身份成为了大人。她或许了解还是学生时的我,而对于如今的我却只有纸面上的了解。

她真的喜欢我吗?我不知道,但哪怕是真的喜欢,也一定不是喜欢真实的我,而是她在这五年间坚持不懈地追逐我的过程中,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捏造出来的,以学生时代仍是孩子的我为蓝本的虚构偶像。

由于一时热血,她抛弃过去的牵绊,成为了隐秘世界的术士。她在我的身上追逐的,与其说是我本身,不如说是那些在冲动之下丢失的天真岁月。这实在很难说是健康的感情。

那次春游不止是让我的人生失控了,也让她的人生失控了。

在我的述说下,她无言以对,在沉默里逐渐地低下了头,似乎是终于放弃了。

刚才所说的那些,她估计早已意识到了吧,但是为了能够对我温柔,而故意使自己忽略了,所以之前才会说出那种话来。现在她一定重新清醒了,也不得不清醒过来。

而且,我的余命也没有多少年了,最多二十三岁,我就会死,这就是现实。

与其暧昧不清地挂念我,不如趁早分个清楚。

不得不承认,如果与她彻底分别,我肯定会非常难过。但是这种难过必须放在心里,绝不能表现到脸上。

我起身,准备离开了。

她抓住了我,“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我问。

“今晚……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至少今晚……留下来吧。

—-

当天晚上,我在她那里“过夜了。

听说有些感情破灭的恋人会在分手当天晚上做这种事情,以此作为感情结束的象征。虽然我和青鸟并非那种关系,但如果这么做就能够斩断她的心结,我自无不可。不过看她主动对我提出这种邀请,我还以为她会很熟练,却不料她笨拙得很,我顺理成章地占据了主动。

而对于这种事情本身,我没有多少触动。倒不是说她身材不好或者有其他什么问题,相反,以常识观念来看,她非常有魅力。有问题的人是我,现在的我只能对像“它一样的似人非人之物产生欲念,尽管在生理功能上毫无障碍,却在心理上无法体会到快乐的感觉。

一定要说的话,当我回忆她还是自己前桌的时候,依然能够从回忆中提取出自己仍然正常时的欲望和感情。但是所谓的回忆,不过是变相的想象而已,无法改变眼下的现实。

次日上午,我对她道别,她却又提出了新的想法,“我们好像还没有约会过吧。

约会……这种事情一般是在做那种事情之前吧……

虽然总感觉在先后顺序上存在着某些重大的问题,但我还是答应了。不过,这真的是最后的了,否则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推翻昨晚的决定。

约会地点选在了她家附近的商场里,她第一次换上裙装,牵着我的手,漫无目的地浏览风景。

这不是我第一次抓住她的手,却是在意识到她是前桌之后的第一次,对于学生时代的我来说这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那时的我别说是触摸她的手了,就连在后桌瞄她的后颈也是偷偷地瞄。某次我暗中注视她从短袖里伸出来的嫩白胳膊,却被其他同学发现了。他们起哄说“李多暗恋阮文竹,把我们都弄得下不来台,之后还相当丑陋地与她彼此数落起了对方的不好。

但是我觉得她那时真的不太好,也用不着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揭发我在趁着她低头捡橡皮擦的时候偷窥她领口里面吧。话说她居然早已意识到了吗,那为什么不早点说啊。总而言之,当时我非常害臊,那么多带着调侃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脸上的情景可以说是终生难忘。

回忆起那种感受,我不免带着忐忑的心情,鬼鬼祟祟地看周围路人的神情。

不过我也是自作多情,像我们这个年纪的男女出双入对也很常见,压根儿没人对我们投来过多关注,最多也就是无意间扫来一眼而已。

反倒是青鸟注意到了我的异常,还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怎么突然脸红了?身体不舒服吗?

她一边说,一边把脸凑了过来。

忽然,她好像猛地意识到什么,反射性地把脸拉远了。

“你,你你你……你难道……不是吧?她结结巴巴地说,“你做那种事情那么熟练,弄得我连腰都直不起来,结果……结果牵个手你就害羞了?

“我……我没有害羞啊。我不自觉地扬起了声音。

“你别这样啊,搞得我也害羞了!她也大声,“我想起来了!好像在那些日本成人漫画里偶尔也会出现你这样的角色,明明和很多人做过,玩法和经验都丰富得要命,但是约个会牵个手就菜鸟得像初中女生一样……但那种一般都是女性角色啊,像是辣妹什么的……

这个人居然还看过很多成人漫画吗……被她乱七八糟地说了这么一通,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而她久久地看着我的面孔,忽然开心地笑了起来,而且越是笑越是止不住。

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倒不是说也想到了什么笑点,纯粹是看到别人笑,自己也被传染得笑了。忽然回忆起来,哪怕既陈腐又无聊,自己原本也是个比起看到落泪,更加喜欢看到欢笑的人。

但是如果被她看到了我也在忍不住地笑,总感觉有些害羞,便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笑嘻嘻地戳了戳我的手。

“我改变主意了!她说,“我果然还是喜欢你。

“但是……

“不要但是。她用力地凝视着我,“你喜欢我吗?

“不是那种喜欢。

“也不要讲这种喜欢那种喜欢,到底喜欢不喜欢?

我无法对她说谎,“……喜欢。

“很好。她满意。

“但是你不了解真正的我。

“之后会慢慢了解的。恋爱嘛,谈了之后不合适再分手也很常见的。

“我还有几年就要死了。

“死了之后正好把遗产全部给我啊!你在死之前好好赚钱,死之后全部给我享受。她笑着说出了令我瞠目结舌的话。

没等我抗议,她便伸出手指,轻轻地按着我的眉心,“这就是你的报应,你要为美丽的青鸟小姐劳动到死,余生的成果都要变成她的零花钱。当你临死之际,你要枕在她软软香香的大腿上,听她在耳畔细语之后怎么花你的钱、怎么跟别人笑话你是个多么坏多么蠢的人。最后呢,又坏又蠢的李多同学要在她暖暖的怀抱里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双眼,他的坟墓无人打扫,谁都不会记得他;而依然美丽的青鸟小姐也会把那样的家伙忘得一干二净,继续过着优雅而又潇洒的生活。听明白了吗?

“听上去也太惨了吧。我口是心非地说。

“是吗?但是……魔人李多在被抓住之后又被释放,却无法原谅自己,饱受内心煎熬之后找个地方上吊了……那样的故事无论讲给谁听,都没人会觉得有趣吧。她背着手走到我的前面,像是描述发生在平行世界的故事,又在阳光里转过身向我看过来,“所以呢,还是换个故事为好。邪恶的李多同学终于被善良的青鸟小姐逮住了,悲惨地沦为了后者的爱之奴隶,从此过上了求死不得的生活……这样的开头如何?有想要继续听的动力吗?

我无法抗拒她熠熠生辉的双眼,怎么可能抗拒得了呢?我想,自己一定是又被魅惑了。一定是她施展了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法术,基于某些捉摸不透的心思把我魅惑了。否则我的脑袋不可能变得那么奇怪。

我不由自主地说“……想听。

“很好。她笑着说,“只要你想听,无论要我讲多久,我都会讲给你听。

小说《塞壬之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塞壬之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