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离婚后,豪门前夫只想跪求复合

>

离婚后,豪门前夫只想跪求复合

庭锦一 著

古代言情 沈心悦 陆凛川

古代言情《离婚后,豪门前夫只想跪求复合》,由网络作家“庭锦一”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陆凛川沈心悦,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婚的时候,陆凛川警告沈心悦,“你别后悔!”在陆凛川眼里,沈心悦是个温软娇柔的小女人。小女人家破人散,无依无靠,三年来一心一意爱着他,他是她的所有,她对他百依百顺,吓唬她几句就乖了。然而沈心悦抚着腹部的疤痕,坚持要离。陆凛川更严厉的警告她,“在外吃了苦头,可别哭着回来求我复婚!”“你知道我不会哄女人!”敢提离婚,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陆凛川等沈心悦回头向他认错。几个月后,陆凛川等来一座坟。沈心悦死了!陆凛川跪在墓碑前,与前妻的黑白遗照对视,一夜白头。怎料。三年后怀笙歌舞团为帝北第一豪门太太祝寿演出。陆凛川一眼认出团长是沈心悦。陆凛川闯进沈心悦的别墅,抱住她,“为你,我青丝变白发,回我身边吧。”沈心悦:“攒够了失望,心早就死了。”离婚时放话不会哄女人的陆凛川,走在追妻路上,朝朝又暮暮,软缠,诱哄。某天,他堵住沈心悦,“我想~当你女儿的爸爸。”【追妻火葬场文 双洁】...

来源:qwwrkbd   主角: 陆凛川沈心悦   更新: 2024-03-04 22: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陆凛川沈心悦是古代言情《离婚后,豪门前夫只想跪求复合》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庭锦一”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给过她温暖、又将她伤得千疮百孔的男人,多看一眼便忍不住心伤。沈心悦眼里渐生湿意。“我是你深爱的男人,是你的丈夫,是你唯一的依靠,这些理由够吗?”陆凛川几乎吼出来,他忍受不了沈心悦的冷漠。仿佛一捧沙在他手中遗漏,渐渐脱离他的掌控...

第10章

沈心悦眼神冰冷,语气淡漠。

陆凛川离婚时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敢忘记。

陆凛川说过,离婚后,他不会再管她,是死是活,他都不管。

还警告沈心悦离婚后别后悔,别找他复婚,他不会哄女人。

既然早已了断,夫妻沦为路人,还有什么理由热情相待?

沈心悦站到人脸识别机器人下方准备刷脸进门的时候,陆凛川疾步跑来,捉住右臂把她拉到一边。

“沈心悦,我跟你说话呢,你没理我。

“我为什么要理你?沈心悦被迫抬起脸,仰视1.85米的陆凛川。

给过她温暖、又将她伤得千疮百孔的男人,多看一眼便忍不住心伤。

沈心悦眼里渐生湿意。

“我是你深爱的男人,是你的丈夫,是你唯一的依靠,这些理由够吗?陆凛川几乎吼出来,他忍受不了沈心悦的冷漠。

仿佛一捧沙在他手中遗漏,渐渐脱离他的掌控。

有些重要的东西离他远去,他心慌了。

沈心悦苦笑,“陆总,你又喝多了神志不清吗?竟然忘了三个月前我们办理了离婚证。

自离婚那天起,他们之间立起一堵越不过去的高墙。

这堵墙,隔断了所有。

爱已成往事,丈夫变前任,剩下孑然一身。

而今的她,只有自己。

陆凛川的语气软了下来,“离婚,是你一时冲动,我没当真。我和妈都在等你回去,你说话注意分寸。

“等我回去?继续跟林馨玥宅斗,争夺男人吗?沈心悦被触动,嘴角抽了一下。

离婚前一天晚上,她清清楚楚听到林馨玥说怀孕了,离婚当天问陆凛川什么时候和林馨玥上床的,他避而不答。

算起来,林馨玥的孕肚至少四个月了,整日在陆家挺个大肚子出出进进。

这是对她沈心悦极致的羞辱。

她又不是活腻了,嫌命太长,回去给自己找奇葩气受。

陆凛川像是意识不到两个女人在一个屋檐下住着争抢男人有多严重。

处理感情的态度一如从前。

此刻用他惯有的语言逻辑解释“我陪林馨玥看病那天,跟你说过我和她的关系,我清清白白,没干任何越轨之事。

“你当时理解了啊!你相信我的,可你为什么还要闹?

沈心悦受够了不能站在她的立场着想的思维模式。

“怪我闹?是你漠视我,根本不在意我的感受好吧!!

“你作为男人,引起争风吃醋的源头,你有责任阻止林馨玥搬进陆家居住,有责任给你的妻子一个清宁的生活环境。沈心悦气得眼睛发红。

陆凛川觉得她情绪上头又开始闹了,话音刚落,立即反驳。

“我也向你解释过,林馨玥的父母和我爸走得近,我爸固执己见,我需要时间,等待合适的时机处理。

“沈心悦,这件事,你太操之过急。

“你这次一点也不理智,仅仅与林馨玥相处半个月,就闹天闹地拿离婚威胁我。陆凛川瞟着沈心悦,眼神像在看变了样的人。

在他的认知里,沈心悦是善良又宽容的。

结婚第一个月,他夜夜应酬喝醉回家,无法履行夫妻义务。

沈心悦新婚期独守空房,仍然每早晨笑脸相迎。

他说白天打电话影响他办公,沈心悦有事也不敢向他说了,乖乖当隐婚妻子。

他说晚上联系他影响他应酬,沈心悦就每天晚上坐在前厅枯等,哪怕等到凌晨两三点,也无怨言。

婚后第二个月他出差欧洲,一走31天,归来时夫妻俩在妇科诊室相见。

那一天,沈心悦为了早点实现陆母抱孙子的愿望,在没有夫妻生活的情况下,积极主动去做检查,为备孕做准备。

瞧瞧,他的妻,是那么隐忍又懂事的一个人。

多难的事她都能从容面对。

一个林馨玥算什么?

沈心悦不该因为林馨玥住进陆家半个月就受不了,哭哭唧唧闹情绪。

她更不该提离婚走人。

陆凛川很是不解。

沈心悦看着他,心头凉意更甚。

陆凛川的苦,她全都理解,离婚时曾说不怪他,被他爸爸打落门牙都没在他面前哼一声。

而沈心悦的苦,陆凛川无法共情。

沈心悦意识到他们在一起是个错误。

大抵是自己长着大众情人脸,姿色吸引人,名字还带着与林馨玥相似的谐音,过去三年陆凛川才对她多加关照。

真正结了婚,陆凛川心灵深处藏着真爱林馨玥,所以不愿碰她,夜夜应酬躲她,新婚期间出差一个月逃离她。

冷暴力待她,动不动就嫌她烦。

以前不明白陆凛川为何结婚后变了样,现在倒回去推理,当初不理解的地方全都看明了。

沈心悦无比心累,“陆凛川,我们已经离婚了,纠缠谁对谁错很无聊,以后还是别见面了。

陆凛川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你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我不能忍受有事找不到人。

“不了,不联系,不打听对方的隐私,做个好前任吧。

“你……陆凛川磨牙,“那你把新银行卡号给我,我给你转钱。你大冬天在外跳舞,身体吃不消。

“你想多了。沈心悦挣脱开来。

陆凛川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刨出一丝温柔给她。

“心悦,我下周要去帝北,最好的兄弟结婚,去参加他的婚礼。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沈心悦“……

“我们领证那天,你在车上说想去帝北情海拍婚纱照,我这次抽时间陪你。

趁此机会带她出去玩一趟,和她圆房,把她期望的丈夫的爱给她,弥补新婚时期对她的冷落,也就没事了。

沈心悦心软,很好哄的。

陆凛川深以为然。

沈心悦刷脸进大门。

走在落满银杏叶的小道上。

她下周也要去帝北参加婚礼,还是当首富薄骁的新娘子,但,她不会和陆凛川一起去。

小说《离婚后,豪门前夫只想跪求复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离婚后,豪门前夫只想跪求复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