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我是苍天饶过谁

>

我是苍天饶过谁

易玄同 著

屈不凡 郑为强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我是苍天饶过谁》,讲述主角屈不凡郑为强的爱恨纠葛,作者“易玄同”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屈不凡以经济学博士留学归来,为实现伸张正义之理想,考入警局成为特案组成员,正准备大展身手打掉滨海市一个犯罪集团时,不料被集团头子设下陷阱,害死双亲,霸占女友,吞没家产,自己也被陷害入狱。 在狱中饱受残酷迫害,被殴打、毁容、禁闭,随时遭受死亡威胁,最终在狱中老友冒死帮助下,获减刑提前出狱,随后逃亡国外。 在国外他通过狱友留下的财富闯荡华尔街,积累复仇资本,然后毅然回国复仇。回国后遇到狱中老友之女冷秋婵女,两人成为患难与共的复仇侠侣。 屈不凡改变容貌和身份,打入犯罪集团圈子,查获犯罪集团证据和保护伞,然后利用资本市场和媒体、警局等多方力量一举捣毁犯罪集团,自己也实现了重返警队的愿望。...

来源:fqxs   主角: 屈不凡郑为强   更新: 2024-03-04 22: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易玄同”又一新作《我是苍天饶过谁》,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屈不凡郑为强,小说简介:屈不凡有些失落地回到酒店的房间,这个房间还是林茜在他回国那天订的,可现在却是自己一个人独守空房,他无力地躺在席梦思床上,心想自己怎么就无意间成了一名秘密特工呢!真是太有戏剧性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急忙拿起一看是林茜发的信息“亲爱的,我今天有个海外大客户洽谈业务,晚上陪不了你了,自己照顾好自己,吻你!”屈不凡虽然心头一甜,但是心里却是极大的失望原本计划和女友一起回家看望父亲...

我是苍天饶过谁第3章 牛刀小试在线免费阅读

郑为强欣喜地把前十名的考生全部收入囊中,根据不同需要进行入警培训,将来再择机派入已经成立的特案组中。

但他对屈不凡情有独钟,直接委以重任,马上要让他参与一个重大案件的侦办。

屈不凡按照郑为强的要求,来不及向林茜当面报喜就直接去特案组报到了。

这个特案组不久前由郑为强组建,亲自挂帅组长,副组长由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季风担任,具体负责侦破滨海博兴集团非法洗钱等案件,案件级别为绝密。

因为案件保密,特案组将办案基地选在了市郊的一个培训中心。

屈不凡头一天上班就进入特案组引起了不小震动。

一个刚入警的新人能够进入特案组,不是能力绝对突出,就是背后有强大靠山,特案组的人当面毫不掩饰地这样议论。

季风作为一名从基层摸爬滚打出来的老刑警,怎么可能认可这个拥有高学历但却刚出校门的经济学博士!

这个案件他带领全组人员已经攻坚了一个月,虽然掌握一些信息资料,但是找不到关键的线索,案件侦查仍然没有头绪。

本来希望上面能派个经济分析方面的硬手,却没想到弄个一个刚出校门的新人。

季风没有好气的把涉案资料扔在屈不凡的案头!

“明天上午研究案情,郑局长点名让你这个大博士参加,你今晚务必把有用的东西梳理出来,明天就由你来做分析报告,你可别给我掉链子啊!

季风冷冷地吩咐,也不和屈不凡交流,一转身扭头就走了。

屈不凡明显感受到了这个团队不友好和不信任的排外情绪。

本来想今天晚上和女朋友林茜一起回家看望父母,但看着案头一尺高的卷宗,还有明天做分析报告的艰巨任务,他只能匆匆忙忙地给林茜去了个刚上班就加班的短信,就一头扎在浩如烟海的卷宗里。

经过彻夜的专业整理和分析,屈不凡从博兴集团现有的各类经济活动和经济数据入手,初步理顺了博兴集团的发家脉络。

可是时间太短了,就算在福尔摩斯在世也找不到违法证据。屈不凡心里嘟囔着,对季风强烈不满,这就是故意刁难,分明是让他首次出场即是出丑!

在第二天在案情分析会上,屈不凡瞪着熬得通红的双眼,凭借专业知识和流畅口才,着重分析了博兴集团的成长脉络以及发展枝叶,特别是找到了该集团在投资、并购、参股、合作等方面犯罪证据的一些蛛丝马迹,郑为强听后僵硬的脸上终于露出的一丝笑容。

“不凡同志刚加入特案组,就能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博兴集团的财富路径总结出来,难能可贵!这也是我们侦破大案要案的基本前提。大家要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深入研究,拨开迷雾,挖到真相。

郑为强一锤定音的肯定,直接宣告了屈不凡在特案组中的地位,然后又侧身与季风咬了几句耳朵,便起身离开了。

季风清了一下嘶哑的喉咙,习惯性的拧着双眉说道“郑局长去市里开会,让我们继续研究案情。屈博士果然名如其名,出手不同凡响,那你就再具体说一说还有哪些可疑的地方?

屈不凡得到郑为强的鼓励,心里有点飘飘然,但态度上装作谦虚地说道“组长过奖了,我只是一个职场小白,略懂点经济专业而已,以后还请各位师兄关照。

看到季风拧紧了眉头,他赶紧步入正题。“我认为这个集团有重大的犯罪嫌疑!各位师兄请听我分析。

“该集团从一家贸易公司起家,当年的注册资金只有三百万元,是一个中小企业,但他却仅仅用了十多年的时间,现在账面可查的固定资产就已经达到了近百亿元,位列全市十大民营明星企业,这在经济角度上分析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企业挖到金子了!

“这就是屈大博士分析得出的结论?这能当作博兴集团违法犯罪的证据?

经侦大队的副大队长秦勇立刻提出强烈质疑,其他人也随声附和,有的人甚至嗤之以鼻。

秦勇接着说“这个博兴集团之前我带人查过,集团主营业务突出,涉及房地产、物流、海运、矿山、贸易、酒店、影视等多个产业,账目清晰,经营合法,是一个高速成长的公司,每年纳税接近十亿元。

“集团的法人叫贾金旺,是本市商会会长。市里的有关领导曾交待过,如果没有重大的原则问题,不允许任何人任何部门无故检查该集团。

秦勇是屈不凡来之前特案组中最懂企业经营的一个人,眼看着郑局长对一个新人如此器重,顿时心生嫉妒,借机开始嘲笑讥讽,言语中更是夹枪带棒的加以反驳。

屈不凡见有人反驳反而激发斗志“看账是看不出问题的,高明的公司都是作假账的。从表面上看该集团是一个综合服务型公司,但其本质上却更像一个投资公司。我分析了该集团的成长历程,十年来该集团对外投资了至少十个项目,每个项目都获得了巨额回报,最大的回报率达到了十几倍。这个成绩比巴菲特都牛逼!简直创造了一个神话!在金融界创造神话的背后就是内幕交易,这是市场的不二法则。

秦勇对此哼了一声“别忘了,这是在中国,中国的案例不能套用国外的经验。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大潮,造就了一个又一个企业神话。难道那些企业家都是靠内幕交易成功的么?

是啊!秦队长说的在理,不能因为成功的投资就被怀疑有原罪!

在国外喝了点洋墨水,就在这里好为人师了!

特案组的人又在低声的议论。

听到秦勇的再次反驳和其他杂音,屈不凡有点心灰意懒,心想这是一群什么人啊,简直是秀才遇到兵的感觉啊!叹了一口气,意图停止汇报,准备收拾资料,然后离开会场。

季风见状眉毛一拧,瞪了秦勇一眼,一脸严肃地说“我们是在研究探讨案情,要允许所有人发表观点。

随后抬起手来示意屈不凡继续讲。受到季风的鼓励,屈不凡面色一喜接着讲了下去。

“大家请看博兴集团的第一笔投资。十年前,该集团收购了一家破产的国有企业。该企业地处市郊偏僻地域,没有任何商业开发价值,企业内外债务四亿多元,因资不抵债不得不破产拍卖。但由于企业债务沉重且无商业住宅开发价值,该企业拍卖多次造成流拍。企业职工看拍卖失败,内欠工资无望解决,便有许多人到政府上访,酿成群体访事件。

那次群体访的确弄得动静挺大,市局抽调了近千名警力维护秩序,而且惊动了省领导,据说把市领导骂了个狗血喷头,特案组里的一些老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屈不凡没有理会私下的讨论声,接着说“为政府排忧解难的正是这个博兴集团。他们不仅出资三千万元收购企业,而且承担了企业全部债务,更让市政府感动的是解决了该企业部分职工的安置问题。那么我的疑点来了,为什么博兴集团要赔钱收购一个破产企业?

秦勇接过话头“我说屈大博士,这能算是一个疑点么?人家博兴集团董事长是一个有格局、有情怀的慈善企业家,他之所以能够收购这家破产企业,当然是受政府所托,他们是期望政府以后对集团给予关照。事实证明的确是好人有好报,那家破产企业居然在高铁建设路线上,博兴集团因此获得了高额赔偿。秦勇的一番话似乎无懈可击。

屈不凡并不认同秦勇的说法,一针见血地还击“我认为博兴集团之所以赔钱收购这家破产企业,就是因为他们事先知道国家高铁路线将通过企业所在的区域。

这时特案组中有人低声议论,国家高铁计划应该是高级别的国家机密,这不太可能是滨海这个地市级城市能够事先知晓的政策,更不可能刻意设计高铁经过这家企业的路线啊!

屈不凡胸有成竹地说“我觉得博兴集团敢于先花出去几个亿进行赔钱收购,然后豪赌国家高铁的政策,这种明显违背常理的操作,除了背后有准确无误的绝密信息外,不会有其他可能!我查了一下当年银行贷款记录,该集团是抵押了全部资产从银行贷款两个亿用于收购,试问有哪个企业敢于赌上全部身家去做这样的蠢事?

是啊!当年的博兴集团还只是一个中小企业,税收只有几百万元,贾金旺本人更是名不见经传,现在可是滨海名人了。特案组的人开始回忆博兴集团初始的情况。

事出反常必有妖!屈不凡继续往下分析“其实一个城市对国家高铁路线虽然没有决定权,但却可以建议高铁途经哪个区域,而这家破产企业正处在这个区域的中轴线上,无论路线怎样走企业都在国家征收之列。事实证明博兴集团最后赌赢了,两年之后高铁路线经过这个破产的企业所处的地域,博兴集团因此获得的拆迁补偿高达十多亿元。这让那些自以为是的行家恍然大悟,原来赔偿收购的背后奥秘是高铁项目征地!博兴集团的这次收购不仅偿还了所有债务,而且净赚了五亿元。这就是博兴集团斩获的第一桶金

贾金旺是如何知道高铁要经过这个破产企业,这里面一定有腐败行为!天上真能掉下馅饼啊,而且是五个亿!特案组的人又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屈不凡见大家讨论的这样认真,精神振奋地接着说“如果博兴集团第一次收购是押宝小赢的话,第二次收购就是押宝大赢,那就是博兴集团零地价收购污染化工土地获得巨额利益的项目,也是我今天提出的第二个疑点。

秦勇见屈不凡还有疑点,有些不耐烦地催他快点说下去。

屈不凡白了一眼秦勇继续说“大约八年前,滨海因中央环保要求淘汰化工产业,原市化工厂被迫搬迁转产,但留下了近五十万平被严重污染的工业土地,治理这块土地保守估计需要几亿元费用。由于土地治理费用过高,故而这块土地一直处于闲置状态,更为重要的是这块土地根本无人问津,基本上就是一快死地。

秦勇又搭腔“按政府有关规定,土地长期闲置是不允许的,土地被污染更是必须进行治理,博兴集团收购污染土地、进行有效治理、然后用于开发搞建设,这里会有什么问题么?

屈不凡直言“秦大队长说的很有道理,一个企业收购土地用于开发建设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我们要清醒一点的是,博兴集团可是零地价收购的这块土地,当然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集团承诺出资治理土地,但到底是如果治理的现在没有任何资料。而时隔一年后,滨海正式成立国家级经济开发区,这块污染土地竟然被规划为商业区域,由工业用地变成了商业用地,整个地块变废为宝,博兴集团实现了置死地而后生。

听到屈不凡这样分析,季风对秦勇说“博兴当年治理这块污染土地的资料为什么没有收集上来?

秦勇低下头惭愧地答道“是我们的疏漏,在收集材料的时候就没向这方面过多考虑。按博士这样分析,我们目前的材料差得太多了!

季风见秦勇敢于认错,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转头示意屈不凡把报告讲完。

屈不凡心领神会接着分析“博兴集团在把污染工业用地变性后马上进行房地产开发,当时正值房地产高峰,粗略统计一下这次收购至少净赚了十几亿元纯利润。如果没有内幕消息,试问有哪个企业会购买一块污染的工业用地?可以肯定地说,博兴集团基本发展模式就是以取得内幕消息为基础,先低价买入资源,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其实质就是巧取豪夺。

屈不凡汇报完毕,自以为会得到季风的赞许,便用期待的目光看向他。

季风只是干咳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说“刚才,屈博士给我们讲了一个很好的投资故事,告诉大家以后投资要看准项目,逢低买入,逢高卖出,这样才能获得最大的收益。我们大家都受教了。今天的案情分析就到这里,散会!

屈不凡一脸的懵逼,呆在座位上发愣,心想这是什么情况,敢情自己熬了一个晚上的成果变成了投资教程了?

秦勇看到屈不凡的窘态,嘴角轻蔑地抽动了一下,第一个离开了会议室,其他人也陆续离开。有的人边走边说,这小子故事讲得还是挺精彩的!

季风看到屈不凡委屈的样子,走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跟我走一趟。

屈不凡不情愿地坐上副驾驶,心情郁闷地一言不发。

季风等车开出了培训中心才说道“今天你的分析报告讲得很好,分析得也很透彻,这个案件是省厅直接指派下来的秘密任务,对局里尚处于保密阶段。郑局长让你一入警就进特案组,就是看中了你的经济专业知识。刚才的分析,也是对你的一次业务测试,说明你就是我们要找的帮手。你梳理出的线索,我们已经初步掌握。我们判断博兴集团与市里的有关高层领导有不可告人的密切关系,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因此,不能在这样的场合里说出侦查方向,防止这里面被安插了眼线。

季风的一番话让屈不凡颇为震惊,难道特案组有间谍?他马上感到了这位副组长的幽深城府,也认识到了自己浅薄幼稚。

“那需要我做什么,怎么做?

屈不凡对季风由抱怨变得钦佩,原来看似僵硬的脸也不再感到讨厌。

季风说“你继续运用专业知识进行分析,要找出收购的关键节点、资金的走向。另外,你先不要去支队报到,等特案组工作有了进展再去报到也不迟。同时,要严格遵守保密纪律,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你参加特案组的事,如果违纪我处分你。今天是周末,听说你考完试还未回过家,我给你三天假,三天后特案组见。

季风把车停在王朝酒店附近,让屈不凡下了车,自己开车扬长而去。

小说《我是苍天饶过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是苍天饶过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