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刀月倾城

>

刀月倾城

雨芽儿 著

古代言情 大川 玉芬

《刀月倾城》是由作者“雨芽儿”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太过甜美比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带着“神的眷顾,”下凡尘来。世人不能理解这种神明对凡人的特殊宠爱。摸着脸颊若有所思,她好像和大家都不一样,她很……丑吗?第一次将这个词切身和自己联系起来,踏出自己的小世界,明亮的黑色眼睛第一次看见真实赤裸的世界。端着碗碟从私塾路过,学子们读书的声音使她如听天籁,想起还要做事,终于不舍得迈步离去,直到晚间,即将入睡,不舍的回忆起来却发现,只是听了一遍,一字一句她都记得那么清楚……终于意识到自己不会永远都低人一步,天资聪颖,过目不忘,让她偷学起来轻而易举如有神助,她痛恨这会不会是上天剥夺了她容貌的补偿,却又自豪自己的天赋。拥有不一样的力量,她更加坚信自己的不凡。读书写字,她认识了很多美好的字,鱼跃龙门化为龙,执掌风云,翻云覆雨,她喜欢曾经山间夜雨打着树叶的声音,是她孤单时的催眠曲,像是母亲温情的陪伴。龙雨,这是她给自己的名字,龙雨,这将会是一个伟大的开始。会蜕变地,请看名字,我们美丽与权势皆握,锦绣藏锋大女主,不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永远不放手掌控,永远不屈居人下,永远热烈自由,青春不老,垂垂暮年依然美好少女,游戏花丛,数不清的风流债,痴心无悔,揽尽无数男儿心……...

来源:fqxs   主角: 玉芬大川   更新: 2024-03-03 2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刀月倾城》,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玉芬大川,也是实力派作者“雨芽儿”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他们还没有那么的狠心,直接要了她的命,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去探望一下,顺便给她送一点粮食的。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这样隔三差五看看,其他时候孤零零一个小女孩在深山里的日子,竟然也没有遇上什么灾难野兽。而且三岁的年纪已经学会了烧水,就着野菜竟然也慢慢活了下来。随着她的安分懂事,欣慰之下,加上深山的路也不好...

刀月倾城第3章 第三章在线免费阅读

说来话久,距离那个孩子出生,已经过了五年了,也就是说当年那个不幸的孩子—小鱼,今年已经五岁了,活过了五个幸运的春秋,但是,明显今年开始,她不再是幸运地。

虽然当年,因为是第一个孩子,因为儿子的爱子之心,决定留下来这个丑陋的孙女,可是随着她的逐渐长大,胎记并没有消失,还随着她年纪的增长,也跟着慢慢变化,简而言之,更丑了。

而面对这样明显一个要被砸手里的孙女,他们越来越觉得碍眼了,在她三岁,母亲重新有孕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在深山给他搭一个草庵子,将她赶到那里开始一个人生活。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仅小鱼在慢慢长大,大川对她的感情也在慢慢稀薄,天生血脉相连的父女之情,没有经过十月怀胎的考验,终究不是那么坚定。

而那个对她十月怀胎的女人,也因为生产时的鬼门关之痛,加上是个丑陋女儿的失望,早已对她选择了痛恨。

这个女儿的日益丑陋也挑战着大川本就不多的爱女之心,终于在妻子重新怀上孩子之后爆发了。

他对父母想将这个孩子一个人赶到深山里的决定选择了默认,而且大夫已经诊过脉,妻子这一胎,怀的很有可能是儿子,终于有了儿子传宗接代,加上重男轻女之下,他的感情已经全部转移到了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身上去。

在女儿出生后的这么长时间,因为放不下的矛盾,家里一直没有公然向外界透露过这个孩子的存在。

而且她又是那么的乖巧安静,从来就很心疼大人,不会贸然的哭闹,所以一直长大到现在,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们还有过这样一个孩子。

想起来她从出生开始就不哭不闹的乖巧样子,可能这就是天意吧。

自己的儿子出生以后,绝不能有这样一个影响他的名声的姐姐,所以把他送到山里去,从此就当没有过这个孩子,对大家都好。

深山里的路不好走,家里人自然不能每天都去看望孩子,还好她已经学会烧水,还有寻找野菜,加上他隔一段时间家里送去的粮食,她也就慢慢活了下来。

他们还没有那么的狠心,直接要了她的命,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去探望一下,顺便给她送一点粮食的。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顾,这样隔三差五看看,其他时候孤零零一个小女孩在深山里的日子,竟然也没有遇上什么灾难野兽。

而且三岁的年纪已经学会了烧水,就着野菜竟然也慢慢活了下来。

随着她的安分懂事,欣慰之下,加上深山的路也不好走,家里去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直到现在,新生的弟弟已经两岁了,也还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他还有一个姐姐活着。

“上次什么时候去的?林婆子突然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孙女,刚挟上来的鸡肉也不香了。

吃的正香的林老汉扫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继续喝汤,现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倒不必再装了。

“才半个多月吧,大雪封山路不好走,她现在也长大了,该知道体谅大人了。末了,沉默了一下“再说山里有那么多的野果野菜呢,一般也没有人进去和她抢,够吃了。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虚无的良心好像得到了安抚,“还是老头子你想的周到,来多吃点。说着就要将一个肥硕的鸡腿,夹到他的碗里去。

就算只有两个人,鸡腿也不是她能吃的,也要给值得的人吃。

不快的端起碗皱起眉毛,林老头避了一下,他嫌弃脏,最后终究是轻易吃不到的鸡腿诱惑着他,还是端起碗接了过去,只是嘴上说着“我自己会吃,别光顾着我了,你也多吃点。

“嗯,一大把年纪了,听到老头关心的话她还是觉得娇羞了。

飘飘的大雪越下越大,从窗外慢慢覆盖住了整个大山,到处都是银白色的。

呼~呼~的冬风在山谷回响,像是恶魔的呼喊,小鱼瑟瑟发抖的窝在草棚子下,这个供她安身的小窝搭的还算结实。

只是夏天还好,冬天实在是挡不住那无处不在的风自由的呼号,已经经历过一次严冬煎熬的小鱼知道,只要坚持下去就好了,她就能够将这一段时间熬过去了。

只要过了这一段时间,她就能够重新等到春天的到来,到时候不仅不会再这么冷,还会有数不清的鲜嫩的野菜,果子,等着她吃,汩汩的往外冒。

有过一次经验的小鱼,知道下雪了会很难熬,所以在秋天的时候就储存了足够多的树叶堆积起来。

看,像现在这样,外面下了厚厚的雪,她只要点火煮上一锅干树叶,吃饱喝足之后跳到树叶堆里,就能够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暖和的树叶围在身边,很是暖和,完全不冷。

不用担心寒冷的侵扰,不用点灯,小鱼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外面看个不停,风卷起树枝抽打的砰砰声,雪花安静无声堆积在一起的簌簌声,有时还会有狼群站在山顶嚎叫的声音,可是唯独孤寂没有人的声音。

无人,这应该是一个可怕的世界,可小鱼早就熟悉了这一切,这些可怕的动静,对她来说,却是和她一起成长的朋友们还有世界发出来的陪伴声。

这一切她早已熟悉习惯,所以在珍惜的啃了一个酸涩的野果子,勉强填饱肚子跳上床后,漂亮的大眼睛就眨也不眨的看着外面出神,等待什么时候会困,就什么时候睡觉。

那沉重的踏在雪地上,慢慢靠近的脚步声却是如此的鲜明,从没有与外界接触过的女孩,完全不清楚在这寒冷的深夜,空无一人的大山,突然有人的脚步声是多么的惊悚,那可能代表着危险的降临。

咕噜咕噜,小鱼抱住了肚子,刚吃完东西怎么又饿了?

不舍的从好不容易暖和的小窝里跳出来,哗啦啦,干脆的树叶挤压发出噼里啪啦的破碎声,这嘈杂的声音加上屋外大风敲打山林的声音,小鱼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跑到角落掏出一个藏得严严实实的秋苹果,这是她意外找到的一棵小树,没有人工的照养,只结了很少的几个果子。

加上高处的果子她也够不到,所以这仅有的几个她很舍不得吃,还是有些酸涩的汁水流进嘴里,对小鱼来说却是那么的美味甜蜜,这是她吃过的最好的果子。

雪花不停的下,没有人看着,它们在这寂寞的深山下得更加肆无忌惮了,短短的时间就淹没在雪地上行人留下的脚印,加上以前留下来尚未融化的积雪,行人走路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从雪地上拔步前进。

就算一个大男人,胡三也走得很是费劲,捂住生疼的胸口,一只箭尾从指缝中摇摇晃晃的透出来,他的脸上满是悲怆,充满了前途未路的悲壮。

过年了,兄弟们都在喝酒,欢庆新年,谁想到那些官兵却突然摸上了山,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兄弟们慌慌张张的想要拿起武器迎战,可喝了酒的身子踉踉跄跄,只能无力晃了晃,就无奈的放弃挣扎。

头领们被砍了脑袋当赏银,小弟们逃的逃散的散,他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员,也跟着大家一起逃跑。

好运的逃了出来,下着大雪,官兵们也放弃了追踪,而他的胸口却不幸中了一支箭。

还好不是心脏的位置,所以他怎么不觉得造化弄人。

天无绝人之路,虽然幸运总是伴随着打击,可他相信自己会绝处逢生的。

只是漫无目的的走了这么长时间,本来熟悉的大山也在他眼里变成陌生的东西,不说可能迷了路,只说此时大雪深深,猎物都在山洞里面猫冬,轻易不会出现,就是想吃草都要扒开三尺深的雪,还不一定能够好运的找到,所以天是要绝他吗?

嗯,这个大叔为什么不动了?是饿了吗?不舍得看着手里啃一口的苹果,咕咚咽了一下口水,小鱼忍了半天,还是扒开门口的积雪钻了出来。

站在外面小屋已经被雪深深覆盖,很不起眼,加上有树木在前面映衬,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它没有被人发现。

小鱼身上灰色的布衣破破烂烂,有些地方已经烂成了布条的模样,这衣服穿起来一点也不保暖,刚钻出来站好,穿过一阵风就刺痛的寒。

小小的身体不停的发抖,缩成了一团。

不过明显小鱼已经习惯了这种寒冷,她迈动没有力气的小腿,慢慢靠近雪地里男人的方向,还没有被世俗打击过,她有着一份天生的善良。

不想看到一个陌生的大叔饿倒在地上,因为自己饿肚子时就酸酸的,很难熬,所以她不想看到别人也这样难受。

而且她有时看到路过的小松鼠,小兔子想要请它们留下来一起玩,它们总是不说话,很快就跑了。

爹爹只有过来接收猪草时,才会摸着她的头说她很能干,如果她打的猪草足够多,才会和她多说一会儿话,多留下来一点时间。

可是现在是冬天了,她打不了猪草,也采不了野菜了,所以很久没有看到爹爹了,也没有和他再说说话。

现在看到了一个过路的大叔,她是很惊喜的,她想请他吃东西,然后问问他能不能留来陪陪她。

可能会有人说话的惊喜,让小鱼爆发了无穷的力气,她踏着到她大腿的雪,艰难的走到了胡三的面前。

“大叔,大叔,醒一醒啊。小鱼蹲下来很有耐心,她还没有死亡的概念,所以看到胡三不动,只以为他睡着了。

推了推人,还不动,小鱼有些佩服了,真厉害呀,小鱼在雪地上是睡不着的,这个叔叔却可以睡得这么熟,真厉害。

可是也真懒,要是让爹爹看到一定会骂他的,爹爹是不让她睡懒觉的,在家里的时候每天天不亮,奶奶叫一声,她就会起来去喂小鸡小鸭了。

想到这里她有一点想她以前的喂过小鸡还有小鸭了,想起来以前家里人都说她很能干,小鱼很是自豪,觉得自己不一样。

可是看了看黑下来的天空,每次天气变成这样,就说明很快就会下大雪了,如果让大叔继续睡在这里,那么他就会盖上白色的被子,明天她要是想来和他说话,可能就找不到他的人了。

哎,有了,她有一个好主意,站起来抓住胡三的衣服,将他往自己的屋子拖去,有雪在下面托着润滑,加上小鱼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在雪地上留下一道厚厚长长的印记之后,胡三终于顺着这道人工滑梯来到了一个温暖的屋子。

在持续饥饿下,加上在雪地里走了那么久,现在伤口发炎烧了起来,整个人终于彻底昏迷不醒了。

小鱼不知道这些,扑扑他身上的雪,打干净之后就让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先睡觉,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堆积的树叶很好的留住了人体散发出来的热气,小鱼笑弯了眼睛,大人就是不一样啊,身上好暖和啊。

她感觉开心极了,自己真是做了一件很对的事。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叔却还没有醒过来,遗憾的看了看碗里的食物,小鱼开心的自己吃了下去,不是我不想给你吃哦,是你自己不起的哦。

最后,还是扶着他的头,给他喂了一碗“汤汁,嘴边一凑上来热水,还没有意识的胡三就因为饥渴,本能的张开嘴迫不及待的将小鱼喂他的热汤,都喝了个干干净净。

连着喝了三大碗,才重新安静的躺下来接着睡着了。

还好水的来源很简单,只要打开门往陶罐里面挖上几大碗的雪,烧开就有干净的水喝了,不然小鱼可能就会很苦恼,因为她的水不够他喝的。

也许是他命不该绝,加上箭矢是平滑的箭头,取出来的时候不会像有倒钩的箭头一样,会倒挂着血肉,使人的伤口继续受创,血流不止。

所以在小鱼将人拉回来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磕磕碰碰将箭碰到了石头上顶了出去,加上小鱼熬煮的树叶,可能里面刚好有对症的草药,缓了它的发热。

也可能单纯就是他命大,加上体质好吧,毕竟是能够做土匪的人,身强体壮是基本的要求,所以使他得到了休养,他真的就一步一步好起来了。

“这,是哪里?用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都是陌生的景物,夜里光线朦朦胧胧,只能凭借积雪反射的白光,还有灰烬一闪一闪的红色火种照明。

想要支起身体,稍微用力,却发现手臂的支点软绵绵的,无处着力,而且听到枯叶细碎作响,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好像在草堆里?

小说《刀月倾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刀月倾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