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雪夜拥吻

>

雪夜拥吻

慕梓凉尘 著

卿瑶 现代言情 齐朗京

现代言情《雪夜拥吻》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卿瑶齐朗京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慕梓凉尘”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初遇齐朗京,卿瑶只觉得这人轻浮,不着调。可有一天,她也染上了这份举事无重的淡薄。刚答应齐朗京那阵子,A大出了件丑闻。“我跟你,是我们俩之间的事……”她红着脸想把话说的委婉些。齐朗京想起那件丑闻“不想玩儿双的?”她羞愤不已,下了车就走,却被他抵在车窗拥吻。*他们相互热忱,吵架最凶的那次,一个月她都没再找他,他忍不住去求和。“我错了还不成吗?”她不听,要走“我没想过还能遇着你。还能遇见另一个愿意轰轰烈烈一场的。”她哭的很凶,他抱着她哄,说好好在一块。接吻,做,她哭着问“齐朗京,你是在哄我还是哄你自己……”*“我们一直纠缠到你结婚好不好?”“你怎么知道我结婚的不是你?”“你让我受了这么多委屈,怎么可能娶我呢。”她心知肚明,不过能留一阵是一阵。后来有一年,苏城下了好大的雪,像是他来找她的那年冬天……...

来源:fqxs   主角: 卿瑶齐朗京   更新: 2024-03-03 2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雪夜拥吻》是“慕梓凉尘”的小说。内容精选:那是他头一次明目张胆觊觎一个女人的身体,却没有上手。一月末,北城飘起了大雪。商贸大楼在风雪飘摇中,巍然屹立。快到傍晚,姑娘们在化妆间接到消息...

雪夜拥吻第3章 卿卿我我的卿在线免费阅读

姑娘身形纤纤,看上去风吹一阵就会跑。

可该有的丰盈也不少。

尤其是那比在座舞蹈生还纤的腰,跟臀部的丰盈形成了极致的对比。在青花瓷旗袍的勾勒下,齐朗京竟有些冲动。

那是他头一次明目张胆觊觎一个女人的身体,却没有上手。

一月末,北城飘起了大雪。

商贸大楼在风雪飘摇中,巍然屹立。

快到傍晚,姑娘们在化妆间接到消息。发布会晚场取消,可以回去了。

大家一个个怨声载道。妆都补好了,现在又取消?

“欢姐,那工资……陈清忍不住带头发问。

“放心,工资不减。

一人一个大红包,摸起来比之前谈好的还厚。

事半工资倍,姑娘们也不恼了。下半场没了,她们约着晚上一块去喝酒。

卿瑶一个人在后头走,她准备回学校,把剩下几门期末复习的资料整合整合。

两辆出租车坐满,卿瑶一个人落单。

“要不要带你一程?陈清探出窗口。挤挤也能再坐一个。

“不顺路,就不麻烦了,我再等等。卿瑶摆摆手,淡淡的笑。

出租车一前一后驶离,卿瑶裹着棉服站在马路边上。

她秀丽的长发用一支白玉簪盘起,清秀的小脸上化略微浓艳的妆容。

棉服里依旧是朴素的毛衣和牛仔裤。

这会儿子没工夫欣赏什么雪景,卿瑶踩着小白鞋踮脚向远处看。

这出租车像绝迹了。

一辆宾利出现在面前,卿瑶后退两步。

车窗缓缓降下,男人俊朗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现在有空了?

那一刻卿瑶心里下意识的反应。

这男人在一帮领导里年纪不大,位分却最高。

晚场的取消,该不会是他干的?

卿瑶眸色浓郁的凝望车里的男人。

雪越下越大,还夹杂着雨点,落在人身上凉飕飕的。

她赶忙戴上帽子。

“上车。齐朗京将车门一推。

卿瑶左右看看,还是没出租车,便坐了进去。

车子里暖气很足。

齐朗京依旧穿那件白衬衫,灰色西装搭在边上。

卿瑶刚坐进去没一会儿,脸就升温的发红。

倒也不难堪,是白里透红的那种。

她皮肤很白皙,像是温润的玉里由内散发出的一点粉晕。

齐朗京倪眼瞧她。

“热?

卿瑶一怔

“还好。她的脸,一半是暖气吹红的,另一半,是齐朗京盯红的。

姑娘轻声细语,他险些没听见她说什么。

只这一句,车程再没有多余的话。

齐朗京单手撑额头靠在窗边上瞧她,姑娘长相清秀,典型的江南美人。

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上嵌着精巧微翘的鼻,一弯柳叶眉下天生含着阴郁的桃花眼。

这么一看,又不像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吃饭。

司机开出三环,下了高架驶入小路。

卿瑶戒备地昂起头打量四周,那表情生怕是齐朗京要把她拐卖了。

姑娘背挺得笔直,白皙修长的脖颈线条一览无遗。宽大的羽绒服后面凸起一个空鼓包,半个小时过去,她愣是没贴上椅背。齐朗京看着都累,他只笑笑,没说话。

是一个中式院落的私房菜。

两座石狮子杵在门口,墙垣上缀着常青藤蔓,在萧条的冬日生机勃勃。

这地方看样子少有宾客来。

卿瑶略显拘谨的坐在齐朗京对面。

姑娘是江南人,却偏好吃辣。

也许她这样的温和性子,也有偏执强硬的一面。

齐朗京对卿瑶的第一印象就是,安静,话少。

等菜的功夫,他喝一口面前的普洱茶

“叫什么?

“卿瑶。她敛眸答。

姑娘声音清细的好听,也是考验耳力。

“是亲我的亲,还是卿卿我我的卿?齐朗京手扶茶盏微转,眸凝她,嘴角是调戏的笑。

这么一问,她干脆不说话了。在包里翻弄着,学生证往他跟前一丢。

齐朗京眉头簇动,那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离开茶盏伸过去拿。

他的手很好看。一节节的分明白皙,像玉骨。没有温度。

齐朗京拿着蓝色皮革的学生证,端详了好一会儿,看看学生证,又看看她。

卿瑶被他盯的有一种当老师面被批改试卷的窘迫

他最后来一句

“p的不像。

她气的哑然。

一顿饭吃的并不和谐。齐朗京吃饭不多,卿瑶又意不在此。

晚饭结束,两人并肩走在红木廊庭,卿瑶问

“你为什么…?

她只问了这问句的一半,齐朗京却心知肚明

“缘分吧。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那场所谓的缘分,意外,不过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就像那场严格控制的发布会,李潇潇都没进得去,她能进去,也是因为他。

车子停在宿舍楼下

“小姑娘戒备心这么强?齐朗京好笑的看她。

晚饭吃过了,连个电话都不肯给。

“齐公子,想必以后也再不会有交集,电话,就不必留了。

她心里明镜似的,只是面对诱惑,竟没有一丝被勾引的嫌疑,能坦然说出这样的话,小瞧她了。

卿瑶下车。

她没有立即走,敲了敲司机的车窗

“麻烦您了,车费。

她手里握两张叠起的百元大钞递到窗口。

司机明显愣了一下,转头看齐朗京的神色。

卿瑶没有逗留,将钞票塞进司机手里,走了。

司机无措地将钱递给齐朗京。

他接过来,这钱还是热乎的。寻常的钞票味儿之外还夹杂一丝护手霜的清甜。也不知道被姑娘握在手里多久,都掐上指甲印了。

那是卿瑶忍痛从刚发的工资红包里抽出来的两张。是她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卿瑶回到宿舍时,宿舍里没有人。

她们是两人寝,一个人不在,另一个独享空间。

卿瑶将红包里的钱数了数,分成两叠,收好。

在每天相遇只一面之缘的千万人中,齐朗京算是特别的那个。他们一起吃了一顿价格昂贵的饭。

年底的时候,宿舍楼几乎都空了。

卿瑶干完最后一份兼职,坐车回老家。

那事之后,她便没再见过齐朗京。

到底他也是个公子哥儿,一两下追不到便没了兴致。

下了火车到家,正是除夕的前一天。

卿瑶的家在苏城景塘的一条弄堂里。

是外公外婆的房子。

母亲跟父亲离婚后,母女俩就一直住在外公外婆家。前两年外公外婆都去世,卿瑶在北城上学,家里只剩母亲一个人。

小说《雪夜拥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