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序火:起始之桥

>

序火:起始之桥

云的森海 著

康德 浮士德 穿越重生

《序火:起始之桥》中的人物浮士德康德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穿越重生,“云的森海”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序火:起始之桥》内容概括:巨大龙吼从通天的迷雾中传来,那咆哮带着使人战栗的怨恨和愤怒,即使看不见,但人类已经能想象到前方那可怖的画面 。“将军,我们走不到对面。”“我不会死在这里。”那时还年轻的他决绝的说,他望向通天的迷雾拔出剑,点燃了所剩无几的火把,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那座断桥。...

来源:fqxs   主角: 浮士德康德   更新: 2024-03-02 22: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序火:起始之桥》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的森海”大大创作,浮士德康德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虽然家族的权势和领地早就已经庞大到难以想象的程度,但诸理鸣还是习惯于住在这里,这是他从父亲的手中买下的屋子。不同于他那备受宠幸的弟弟,作为诸理家族的长子诸理鸣从十二岁起就开始支付自己的房租和餐费,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很艰难的处境,他的父亲只会提供不让他饿死的餐费,并且不允许任何人为他提供资助,他挣得...

序火:起始之桥第4章 会议 上在线免费阅读

奉天历第二百七十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了,侍从将熨烫好的整整齐齐的黑色的针织外套送到了诸理家族古宅第二层最里面的房间外,这是一处狭窄的只能勉强容纳一人生活的房屋。

古旧的大门都已经脱漆了,门上原本精美的花纹也是模糊不清,这个寒酸的破屋子就是万序最大的国家的首相诸理鸣的房间,它的内部只堪堪放得下一张可收纳的用于用餐的木板、一张床和狭小的衣柜,墙壁上还悬挂着一面碎掉一半的镜子,把它打开里面还能放上几本书。

虽然家族的权势和领地早就已经庞大到难以想象的程度,但诸理鸣还是习惯于住在这里,这是他从父亲的手中买下的屋子。

不同于他那备受宠幸的弟弟,作为诸理家族的长子诸理鸣从十二岁起就开始支付自己的房租和餐费,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很艰难的处境,他的父亲只会提供不让他饿死的餐费,并且不允许任何人为他提供资助,他挣得每一分钱都要注明来源和去向,至于上下学的马车和其余更舒适的享受完全不用指望。

为了不被赶出家门他只能在东府的下层寻找工作,因为如果去西府他没有办法在十二点前跑回家,由于年龄太小他只能找到一些薪水极低的临时工作,他隐藏身份为住在东府的有钱人送每天最早的报纸,在他们的厨房里帮忙清洗盘子,还有很多次被拒付工钱,而这间屋子是他的收入能承受的极限,他还是分了十二年才完全付清自己的欠款。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仅要完成学业还不能落下同贵族之间的聚会,为了买起一件聚会所需的礼服,他不得不典当了家族的戒指,然后在最短的时间里筹够费用赎回来。

每周日和父亲共进晚餐的时间是他最难熬的时光,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珍馐和,而他只能吃黑面包和带点零星肉沫的汤水,否则第二天就要饿肚子。

和那些生活在温室和暖房中同龄人不一样,在很长的时间里饥饿的感觉和生存的压力一直追随在诸理鸣的身边。

在平安无事的度过了三年的时光后,终于在一次送报的过程中诸理鸣重重地摔在水潭里,但为了最快送达手里的报纸他忍受着剧痛直到送完了最后一份报纸才回到家里,他刚刚走进门就晕了过去,正在和他的父亲聊天的医生立刻救治了他,所幸最后并无大碍,但在余生的时间里他的左腿都会不太利索,因而在出席很多场合时他都会携带一根刻着雄狮纹章的权杖,在此期间他的父亲甚至还要求他给这位医生支付相应的费用。

这一下家族成员终于找到了发难的机会,他们在家庭会议上异常积极地斥责了他父亲的所作所为,说到激动之处甚至把他妻子的遗像都搬了出来,但这些对于这个如钢铁一般坚硬的男人来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些家族长老在得到他的许可后也只是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在最后他还以家主的权威让家族的所有成员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那位医生并没有收下诸理鸣勉强凑齐的酬劳,他转而询问了诸理鸣是否愿意来做自己的学徒,在得到他父亲的准肯和诸理鸣肯定的答复后将他留在了医馆里帮忙,诸理鸣也终于获得了一份稳定而正式的工作。

因为教廷曾经的所作所为,奉天人对神明没有多少尊敬可言,除了奥塔地区人们仍然狂热的崇拜西弗庭神明,在其余的南方大陆上绝大多数人群对神明的态度都是很冷漠的,即使是初械百君人们也更关心的是他皇室的身份,而在北方能够大肆敛财的赎罪卷对奉天人来说还不如厕所里的手纸来的重要,各处的神庙也更接近于开放式的博物馆和图书馆,神官们大多也只是兼职。

因而不同于北方大陆上的许多国家,医师的地位在南方非常之高,他们需要通过相当严格复杂的炼金术考核和一系列的培训才能正式行医。

而医师学徒的包含范围就相当宽泛了,即使是像当年的诸理鸣这样还未成年的人都可以成为医生学徒。

当时诸理鸣经常会和他的老师去西府出义诊,也是在这时他真正开始去接触那些曾经从未见过的惨状。

当年的西府完全就是一座伪装为城市的原始森林,熔轮革命期间大量人口涌入了武都地区,西府承载了绝大多数的外来者,当时的东府正在进行大范围的重建,帝武铁壁下属天工军团正在全力修建新的地基和道路,而大学、博物馆、剧院、庄园、内城墙的重修也在计划之中。而西府的建设长期处于停滞状态,为了解决大量人口的涌入他们直接在原来的城市的基础上新建了一整层用石块和巨大的钢铁拼凑的城市空间,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过西府。

商人们依靠庞大的财富快速抢占了最有价值的土地,他们在此建起的更加高耸的烟囱和巨型工厂,由于缺乏相应法律和规范,这些贪婪的家伙完全不把工人当人来用,他们要求工人一天起码工作十六个小时,而其所得甚至难以果腹,任何有关工伤的补偿和工人的安全保障聊胜于无,但即使这样人们依然排着队等待能有空出的工位。

没有工作的人只能转而投向那些私人工坊,这些小的作坊大多由兄弟会来经营,工人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接触那些腐蚀性的药水和有毒的蒸汽,还要时刻担心御事署的查封。

无论是大型的工厂还是私人工坊他们都直接将被污染的水和空气排向了旁边紧挨着的居住点中,那里房屋像是沙丁鱼罐头一样互相挤在一起,一百人共用一个厕所和洗浴间,他们要和更下一层的人共用一个取水点,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居住点还要接受来自东府的垃圾和废料,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西府的老城区变成了一座超巨型的垃圾填埋场和贫民窟。

诸理鸣亲眼看见骨瘦嶙峋的婴儿饿死在母亲的怀中,在肮脏的街角失去四肢和眼睛的工人躺在地上乞讨,衣不蔽体的流浪汉被冻死在堆满了垃圾和废料的桥洞中,那些发育不良的孩子在臭气熏天的飘浮着白沫、垃圾和人类排泄物的河水里游泳,妇女和老人在垃圾堆里翻找着今天的午餐,没有工作的男人为了一块挂着少许碎肉的骨头打的头破血流。

在同一个国家里,有的人生在天堂,有的人却生在地狱,这些惨状深深的震撼了他,使他认识了那些在角落里苟延残喘的人。

他在医馆待了六年,虽然最后并没有成为一名医师,但这段残酷的经历对他的一生影响极大,他因此养成了节俭、谨慎、细致、充满毅力和决绝的性格,他对西府的那些穷苦者怀有极大的同情和关怀,他在后来还娶一位平民为妻,这段婚姻也得到了他父亲的认可。

在顺利完成学业后他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了亟待改革的传统的贵族官僚体制中,成为了帝武铁壁的一名内事税务官,他的同僚们大多也是贵族的后代,但他们将工作完全丢给依靠考试成为文官的普通人,在他的口中这些人是一群蛀虫,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和软蛋。

但诸理鸣个人的能力还是很快得到了部门上一下的一致认可,他带领文官将那些堆积多年的文书和欠款一一处理清楚,缩减了帝武铁壁内部的许多冗繁手续,毫不留情的处理了一批中饱私囊的贵族子弟,而在知晓了他首相之子的身份后,帝武铁壁内部对他的表彰和赞扬之声也不绝于耳。

在五年之后诸理鸣成为了自己父亲的副手,他参与了对奉天的官僚制度的全面改革,他们将部分在过去被贵族所垄断的官位交予文官,并大幅扩充文官体质的规模,还新增了大量副职用于容纳那些不学无术的蠢货。

在皇帝的准许下他们开创了大议院制度,将代表性的富商和学者全部纳入其中,御事署要求大审判官们完善相关法律,保证工人了权益,并规定了最高工时和最低薪资,要求天工军团立刻大规模重建西府的建筑,狠狠的给帝武铁壁放了一波血。

诸理鸣还亲自和西府的兄弟会商议并达成协议,确保了其商品的流通和相关税收。

最后凭借在改革中的卓越贡献他继承了诸理大臣的位置,成为了奉天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

此时诸理鸣正在享用晚餐,他快速地将五分熟的嫩羊排切成小块,再裹上一层浓浓的豌豆泥送入口中,他的手很稳,一会儿便吃完了餐盘中的食物,在用餐巾纸擦干净嘴角上残留的油渍后,他对着镜子整理好身上带着些许银色纹路的贵族礼服,拿起那根陪伴了他大半岁月的手杖走出屋外。

侍从为他披上大衣,递上带着诸理家族族徽的海妖胸针,精心制作的图章上刻有一个长着双翼、蛇尾和长发的半裸生物,诸理鸣将其扣于大衣左侧的纽带上。

庄园内外站满了担任护卫的赦令骑士,他们身披制式的第三代熔轮甲胄玄犇,手握炼金明猴链锤,在甲士的簇拥之下诸理鸣登上了前往秘会场所的华贵马车,马车由三十二匹白马拉动,车厢里有单独的会客厅、休息间和小型书房。

邻天之墙顾名思义高耸入云,与天为邻,其主体完全由飞石建成,它在高纯度下能发出耀眼的圣卡罗色光斑,并且能在魔法和炼金纹路的作用下悬浮于空中。

由于其仅在北方大陆的“不夜群山中存在,但为了修建这座天之都计划中极为重要的核心枢纽,奉天人还是花高价雇人开采和运输飞石,工人会在工厂里将高纯度的飞石融合进预先制成的大理石模具和浮岛之中,再由矮巨人和锈木灵协助将其固定在规划好的位置上。

他们在武都的核心地带建起了这样一座雄伟的奇观,邻天之墙共分为两段,分别位于奉山的左右两侧,墙体上窄下宽,在两道墙体的末端雕刻着血皇帝和祖皇帝的宏伟巨像,其表面用渗入了秘银的混合金属和大理石所覆盖,墙体的表面雕刻着历代国王的头像、巨鲸和各种代表祥瑞的事物。

初械家族的城堡就位于邻天之墙上,这里依次坐落着二十四座雄伟的古代尖顶城堡,他们都建在巨型的浮岛群上,通过数万块二十米长的方形石柱构成的路桥同墙体相连。

其古典庄严的形态和外部的装饰都显露着厚重而尊贵的气息,城堡周围飘浮着破碎的六棱浮柱、庞大的浮岛、神秘的尖塔和古老的女武神神像,它们高悬于天空之上承载着人类对于古老神国的幻想,它们的主人是那些在奉天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贵族。

邻天之墙的上部极为宽阔,可以容纳十辆列车并驾齐驱,其最高处达到了九百米,而最高的的城堡更是达到了一千三百米左右。

墙身上下整齐排列着数百道竖痕,竖痕上雕刻着巨人的文字,远远望去如同巨龙狰狞时怒张的鳞片。

此时行将落幕的太阳将整体呈白色的邻天之墙染为金色,其中穿行着巨大的水渠交互系统,十六根主水渠在御事署大殿的上方交汇,一同构成了壮观的“铆空大殿,从四方汇聚的水流在御事署大殿的上方交汇,它们被大殿上印刻的炼金纹路所捕获在此形成了壮丽的空中喷泉,飞腾而起的水落下进入呈8字形的人工河道之中。

御事署大殿和身后的奉山被围在成8字形的人工河道的前后,奉天十六街位于河道的对面。

铆空大殿向上延伸为“元日之门,那是一座用熔轮来驱动的古代机械,其包含了象征白日、血月和晨星的的三部分结构,它是奉山的核心区域同外界的分界线。

沉重的马车沿着道路缓缓前行,在经过一处宏伟的石门时诸理鸣示意停下,他走下马车行至一处向外延伸的平台上,侍从们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这里的风很大,作为一个普通人类他的年龄已经非常大了,但他仍然如年轻时一样挺拔和威严。

他扶住道路尽头的一尊背生双翼的女武神雕像向脚下的城市看去,武都的风景此刻尽收眼底。

他们正位于“瑞晨长廊之上方,这是万序规模最大的龙血红木楼阁。长廊位于奉山的脚下,在过去这是面见皇帝的道路,也是议事署大殿同奉山的连接点。

瑞城长廊包括一条种满了银杏古树的长廊和堆叠有九层的十二万座大小宫殿,长廊两侧分列着二十米高的麒麟雕像,手握狮首银锤的赦令骑士团负责守卫此处,坐落于长廊中心的巨大平台上的枫雄大殿的周围栽种了三万六千颗红枫树,在皇帝将议事署交予诸理家族以前,他将于此接待每一年所选拔的年轻官员和大考的优胜者,他们会在此接受任命。

每年在此举行的盛大议会都会邀请各国的外交官前来参加,饶是见多识广的他们也对于这座在奢靡精巧的大殿啧啧称奇。

而长廊后方的作为奉山大门的五百米高的“止息之门是更加雄伟的神迹。

诸理鸣向西边望去,如今西府早已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建筑,在彼此交错相连的内城墙所围成的建筑群落中生活着武都六成以上的人口。

它们如同一张张彼此相连的蛛网层层重叠在一起,从高空望去它们形成了一个个圆形的聚居点,这里拥挤、贫穷却又繁荣,这里是熔轮最发达和普及化的地区,每年塔会所承认的炼金师有七成以上都来自西府,但这里的许多人仍生活在垃圾堆、废料和肮脏的环境之中。

西府位于地面上的部分共有四层,在这些“蛛网的中心还坐落着巨大的工厂、烟囱和一座庞大的圆形天井,那是“铜城的出口。

奉天人习惯于称呼武都地下庞大的管道系统为铜城,那里也是兄弟会的总部所在。

根据天之都计划对武都除奉山之外地区的建设规划,西府最高的建筑不能超过第七层即575米左右,而东府不得高于第十一层,至于十二层之上的建筑仅有邻天之墙和还未建成的“第七大陆的存在。

在熔轮革命刚刚起步时奉天人就开始着手于建造庞大的地下管道系统,经过数代人的建设奉天建立了全万序最庞大和完善的地下城市群落。

铜城深入地下六层,除最底层的黑熔岩区需要负责处理地上运来的废料而没有太多常驻居民外,其余五层都是非常拥挤的定居点。

在西府最中心的巨大环形钢铁建筑也被称为“海默尔斯天井,其共分四层,是西府最标志性的建筑。

这座巨大的环形通路涵盖了西府所有的大型工厂和三分之一的聚居点,它的内部运行着四列超乎常人想象的巨型熔轮列车,伴随着轰天的震鸣这座超级炼金装置会将生活在西府各个角落的不同身份的人们运往城市的另一边。

以天井为中心炼金军团还建立了数千道庞大的通路,它们如同巨大的触手伸向西府全境,这座超级建筑将整个西府连接为可以快速穿行的通道,近些年来由于西府的快速扩张炼金军团已经开始着手修建第二个巨大的圆环。

位于武都正中心的笔直的天驰道将城市化为两半,位于天驰道起点的奉天十六长街的北方是一片被称为“落日地的陆上岛屿。

它是东府和西府的分界线,也是万序最大的城市森林,落日地位于一片深而清澈的湖泊之中,这里生长着由万序最古老的森林——“戈诺中移植而来的树种和三千种奇珍异兽。

日落地的中心有一座夜灵时期的古典优雅风格的建筑,向两侧延伸出巨大的白色浮桥和港口连接了东西两府。

在东边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株壮观的“不朽神树,神树高达八百米,是东府唯一位于第十一层的建筑,它的周围悬浮着三十六株树种,其上有奉天的三座大剧院之一的“浮世三十三天,围绕着神树人们还建造了如同巨石迷宫般雄伟的大神殿。

这是一座活着的炼金熔炉,它通过收集武都上方游离的能量自行运转,同祀龙池地下的那一棵树互为阴阳两极。

以不朽神树为中心的悬浮石道和小型浮岛上居住着奉天的顶级豪门,他们通过名为“天舟的炼金造物出行。

由于学者、贵族和商人坚决反对在东府建造海尔摩斯天井,大炼金军仿造神话中的太阳神车制造了天舟。

天舟是由特制的锈木灵来托举的,相比他们在奉天的军队中服役的同类,这些锈木灵的外观和造型更加优美,他们大多为人形,通体呈白色,身上有华丽精致的纹路,身上还悬浮着两倍与自身大小的熔轮甲胄,其头部被包裹在硬朗线条的黄金面具之中,背上生有四翼。

一艘天舟需要六尊锈木灵托举,在不朽神树的周围他们拥有飞行的能力,能在人们的引导下将这些贵族送往东府各处。,

贵妇和闺中大小姐们非常喜爱这种出行方式,她们每天都会乘着巨大的天舟去参加沙龙,这些人也是银杉院最主要的客户。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里武都的贵妇人们都热衷于银杉院推出的名为“琪珐珊的复杂长裙,琪珐珊以其夸张的三层裙摆、多重衬裙、钟形裙撑、罗布和轻纱而闻名,由于这种服饰太过厚重和蓬松,其穿戴者必须依靠侍女的帮助才能勉强行走,因而这种长裙也被戏称为“舞会装甲。

琪珐珊被认为是东府的符号,如果说西府是描绘生活的油画,那么东府就是堆砌的艺术。

以琪珐珊为代表的这类长裙是传统贵族对自身财富和权势的炫耀,就像是贵族们在东府建造的那些堆砌、繁复的庞大建筑一样毫无意义。

如今在东府普通人也同样可以乘坐天舟,如果你有时间甚至能坐在天舟上周游整个东府,在温馨而平静的庄园之间,这些巨大的炼金造物穿过村庄、河流和群山,这里的人们过着传统而平和的生活。

东府的最西边竖立着二十四座淡青色的大理石方碑,百米高的方碑在青铜装饰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方碑之后是庞大的城市群落和贵族的庄园,这是一座庞大的充满艺术氛围、奢靡的享受和想象力的城市。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要建造一座房子,他当然会在其中加上会客厅、卧室、厨房、厕所、书房和一座带着喷泉的花园和私人马场。但在东府,贵族们想要的是在自己的庄园和城市的家里会有十五间独立的房屋分别作为厨房、卧室存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炼金军团官员这样对记者说。

在这种想法的引导下东府的建筑和雕像都是以浮夸、盛大和繁复而闻名。

大炼金军团沿着巨型水渠设计了数百座超巨型的拥有青铜城墙的装饰性建筑,每一座都堪比北方一个小型王国的占地面积,而这样庞大的建筑仅仅作为地标来使用。

城市的地面全部被青色的砖石所覆盖,每一块都雕饰有白银浮雕,宽阔的道路两旁是神庙和大量的装饰性的建筑,工匠们还在不朽神树的树冠上建造了一条人工星河,以供东府的人们欣赏,运河上停泊着庞大的船队,其中最小的一艘也达到了四百米长,每晚吟游诗人、舞女和戏团都会于此为客人们表演,而用于社交和举办宴会的场所更是奢靡至极。

城市之中每隔三十米就有一处储水点,四面绘有兽首,其中还坐落着大量向公众开放的露天浴池和博物馆,每一条道路的交汇之处都屹立着壮美而宏大的喷泉和雕像,奉天人将最美好、珍贵的情感都寄托在了这座城市的建筑身上,他们用最华丽、珍稀和昂贵的物件来装饰这座城市,这是他们对于那早已逝去的古典时代的回忆和崇敬。

城市的中心部分还坐落着武都的大学城,那里里也是掌管税收和财政大权的帝武铁壁的总部所在。

当然东府居住的大多是奉天的中等资产的家庭,武都稍微有一些资产的人都会选择在东府定居,与常识所不同的是东府的地价其实极为便宜,城市里的许多地段甚至比西府更为低廉。

他们大多从事记者、律师、会计、吟游诗人、作家这类脑力工作,而来自遥远的西方大陆——“耀角的侏儒和矮巨人也生活于此。

如今这些曾经的奴隶种族已经成为了奉天的一部分,其身份和地位也得到了议事署的明确承认。

而在城市地区之外的庄园和村落之中还生活着大量过着极为传统生活的奉天人,他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们虔诚的如同神国中拥有着永恒的生命和神明垂爱的黄金之人。

他们穿着朴素,生活清贫,但无需负担任何徭役或税收,在这种田园诗般的美好生活中他们为塔会提供了一种非常重要的炼金材料——“白之石,北方教廷会使用白之石进行更加安全和稳定的创灵仪式,塔会则用其制造“恒沙具甲。

奉天人很早就确立了南方大陆各个地区的主要职责,第一大陆的北爵和西府提供了绝大多数的兵源、矿产和工业产品,东府同北方的东省联系极为紧密,他们提供了最主要的贸易额和艺术品的产出,第三大陆则是最主要的粮食来源,而第四、第五和还未完工的第六大陆——“铁之府也各有职责。

庇佑奉天的司神正缓缓苏醒,庞大的影子在云层中若隐若现,伴随着厚重的雾气升腾而起的是隐藏在各处的锈木灵,庞大的根系和枝叶如同触手在空中和地下连接,巨大的阴影一直蔓延到奉山脚下,平日里拥挤不堪的街道、内河边都布满了身披甲胄的卫士,他们依照次序交替着开启熔轮结界,神秘和物理上的双重防护警惕着一切可能的袭击,而位于火灾中心的三条街道也已经被完全封锁。

整个国家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战争兵器,当皇帝需要时一道诏令就能调动帝国庞大版图上的一切。

这一刻诸理鸣记起了他的父亲去世之后管家交给他的信,信中写道我的孩子你曾问我为何对你如此残忍,当看到你为了生活摔断了腿不得不拄着拐杖走路时我比你更加痛苦,以至于怀疑自己做的究竟是否正确,有很多次我都觉得你要服输了,但每一次你都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请你相信自己的父亲绝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家族的人在背后议论我的武断专权,朝堂上更是无止境的争吵,可我仍然坚定的相信自己要完成的那艰难的事业是正确的。

你是诸理家的长子,终有一天要继承我的位置,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悲惨和苦难扎根于你脚下的土地。

这个国家里有很多人还在为了明天的面包而工作,他们终其一生没有留下任何财产,他们一无所有,就像是雨中的水滴渗入大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们的后代也重复着这相同的宿命,而你在过去所经历的一切甚至不如他们所遭受的十分之一。

皇帝陛下赐予了诸理家族无二的权势,我想他一定是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些什么、做到些什么,就像闪电划过天空预示着雷鸣的到来,熔轮必然会为奉天带来超越任何巫师、魔法和神明的力量,这是属于人类的权柄。

未来也许你也会走上这条艰辛的道路,当有一天你能看见我所看见之物,思考我所思考之事也许我们就能稍稍的互相理解,请原谅我过去对你的严厉和亏欠。

在诸理鸣的印象里他的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曾要求所有人都不能在他的葬礼上流泪,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父亲会给自己写这样一封信,他一时竟然有些惆怅。

“大人,要来不及了。

“走吧。

小说《序火起始之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序火:起始之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