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女法师手札

>

女法师手札

再生花 著

悬疑惊悚 文淇 白翩跹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女法师手札》,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因不满父亲的各种安排,文淇离家出走到城里找工作,结果阴差阳错出了一场车祸,成为六壬堂接班人,可她没有料想到的是,这场车祸的背后,是好几波人的精心策划,每个人都想在文淇身上取出他们想要的东西,以弥补他们曾经的遗憾,一件件灵异怪事,一场场道法较量,夹杂着前世今生诸多因果,随着文淇另辟蹊径的抽丝剥茧,逐一呈现,六道轮回,平行空间,看似有规律的运作,却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来源:fqxs   主角: 文淇白翩跹   更新: 2024-02-11 22: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女法师手札》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再生花”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文淇白翩跹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女法师手札》内容介绍:人只要活着,都会有三魂七魄,三魂七魄里包含了常人的精神状态和身形外在;魂能够控制无形的能量、信息、思想、意识、情绪、情感、智慧;而魄则能够控制有形的身体,影响人的知觉、饥渴、需要、冷暖、排泄等诸多本能;三魂七魄里的三魂尤其重要,是由天地人魂三个部分组成,也决定了一个人在阳间行走的状态。三魂中如果丢了...

女法师手札第3章 堵黄泉路 引路童子在线免费阅读

亥时前后,我背着绣有八卦的黄色帆布袋,从家里走去村公社,这个村公社是老村长常年空置的一间祖宅,平时都有人在打扫,老村长在享受了村子第一波拆迁福利之后,搬到了市区去住,不过,村里来来往往的,还是有一些因为红白事走动的亲戚,老村长说留下这个祖宅,是为了做临时接待处用,方便那些还在村子里的人,这让大家都很感激。

“师傅?在吗?我推门而入。

“今天是农历三十,不是让你少出门吗?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师傅点燃了三根香,插在屋内案几的香座上。

我的师傅叫叶国伟,说是和老村长有几分交情,可在他来我们村之前,从来都没听他提起过,不过这次过来村长的祖宅看了看,我发现村长还真是个懂规矩的人,他在师傅入住前,就叫人把该有的桌子,蒲垫,案几,香炉都准备好了,等师傅住进来之后,也没有用到东西两边的房间,只是在正堂大厅的墙面上,挂了一副祖师爷的画像,一待就待了好几天。

“我要堵黄泉路。我上前对着祖师爷拜了拜,打开帆布袋取出符咒和道具,不容分说的盘腿坐在案几前的蒲垫上。

师傅先是一愣,随后放下手上的活,慢慢的转过头来,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想好了吗?你爸现在的情况,去医院是更好的选择,如果你真要堵黄泉路,现在这个时辰,又月内阴气最重的时候,你四柱全阴,堵黄泉路,怕是有风险。

“七星灯已经点上了,要么再活半年,要么明早送去殡仪馆,我没有退路。“我从口袋里拿出刚从父亲那拔来的一根头发,画了符,一同烧成灰,封印在玄灵珠里,念起咒语,提前先化解了堵黄泉路可能祸引家人的风险,这才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师傅,我下去之后如果有什么情况,你就替我喊个魂,如果到最后实在是喊不回来,也不要勉强,你说过生死有命,这次下去,不管好坏,就当我前世欠我爸的债一次还清。

师傅长叹一口气,也没有再多加阻止,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取下别再腰间的五色铃铛,捆上用朱砂淬过的绳子,分别捆在了我和他的手腕上,说道“既然你都决定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切记,铃铛一响,顺光而出,切莫回头。

“知道。我点点头,静下心来,开始凝神眉心,把一魂二魄聚成光点。

人只要活着,都会有三魂七魄,三魂七魄里包含了常人的精神状态和身形外在;魂能够控制无形的能量、信息、思想、意识、情绪、情感、智慧;而魄则能够控制有形的身体,影响人的知觉、饥渴、需要、冷暖、排泄等诸多本能;三魂七魄里的三魂尤其重要,是由天地人魂三个部分组成,也决定了一个人在阳间行走的状态。

三魂中如果丢了一魂,虽然能感知周围的一切,但容易神志不清,像个疯子;倘若丢了两魂,算是勉强活着,只不过有很大一部分人,基本处于植物人状态;再严重点的,丢了三魂只剩下七魄的那种,换通俗点的的话说,就是一个活动在阳间的躯壳,不能算个完整的人,这样的躯壳没有自我意识,但凡周边有一个孤魂野鬼,都能轻松抢占他的躯壳,所以一些不知道自己是谁,变来变去的,很多都是因为三魂不在,躯壳从小就被别各种野魂占据。

当然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利弊参半,丢了一魂三魂的人且不多说还有什么优势,单看那些因为某种原因,只剩下一魂的人,对于道家来说,如果能够控制得当,实际上就相当于半个灵媒,是可以自由出入冥府的,而我们六壬堂堵黄泉路的术法,就是这么演变来的。

我之前见过师傅为师娘堵黄泉路的法事,按照他的做法,只要尽可能的让自己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控制好魂魄的离体时间,把一魂二魄引向冥府,找到冥府负责生死的阴鬼使,就能协商出合情合理的办法,这样,堵黄泉路就算是成了,只不过,这堵黄泉路,若不是为直系亲属操作,就与禁术无异,而且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到冥府与阴鬼使谈判,和欠人情一样,不论成败,终归都是要还的。

“冥府的情况变幻莫测,下去之后,自己当心点,该避开的阴差阴吏尽量避开。师傅不放心的耳提面命,我再次点头,可心里却没什么底,这是我第一次堵黄泉路,应该也是此生最后一次,我不敢保证自己此行是否顺利,但只有尽可能的谨慎行事,以不变应万变。

魂魄抽离的过程其实很痛苦,你得忍得了撕裂皮肉和精神崩溃的瞬间,在那个临界点还得保持着坚定的信念,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完事才能回来,这几乎是挑战人类的意志极限,为此,我才静坐了没一会,脑门上就冒出了一排排冷汗。

可法事做了一半根本没办法收回,我只能咬了咬牙,强忍着十级的痛,把一魂二魄聚焦眉心,直到眉心正中出现了一块白色的斑点,这才好受了一点。

此刻的我虽闭着眼,但却能清晰的看见眉心的斑点,正在呈螺旋状的散开,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袭来,我的耳畔传来一阵枭叫,耳鼓受到声音的刺激,和心跳同频起伏,来回来去的颤抖了起来,我开始有种窒息感,这个感觉持续了很久,直到我觉得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我慢慢张开眼睛,就看见遍野的彼岸花争相怒放,这说明我已经踏上了冥府的黄泉路。

常言道,黄泉路上,幽冥河渡,三生桥前,忘川奈何,其实就是一段关于冥府地图的记载,先上黄泉路,再度幽冥河,最后停在三生桥前回顾往昔,放下执念度过忘川,这才算脱离阳间户籍,正式入冥籍,所以,堵黄泉路,得在还没入冥籍之前,就先截胡,否则那就不是和阴差谈判,而是直面阎罗判官,这对于在阳间没有功德贡献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身为法师,多少占了点命数的先机,能够提前到冥府完成堵黄泉路的谈判,也算是行使了驱邪除祟、积福积德的小特权。

时间不等人,我看了看手上的五色铃铛,发现完好无损,心里有些庆幸,阳间的物件要带到冥府,多半得用烧,师傅这五色铃铛应该是用了什么秘法,才能完好无损的跟着来,我理了理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感觉自己的准备还不够充分,早知道也顺道烧一件衣服下来备用。

眼前彼岸花开的道路,就是阴阳交接的地方,我揉了揉坐麻的小腿,站了起来向前走去,一路警惕可能遇见的危险,花开遍野的时候有一种残酷的美好,但你却不知道里面隐藏了多少关于阳间的故事,每一朵花都代表着一个即将消逝的生命,它们把所有的情感都隔绝在盛开的假象中,在怒放之后全部零作尘泥,孑然一身。

“师傅,你在吗?我轻触了一下铃铛,沿着彼岸花中线自然分开的空地走去,心里的忐忑不安,师傅那边没有任何响应,也不知道这铃铛在冥府是否管用。

此刻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嘶…嘶…嘶…的声音,我正纳闷是什么东西躲在花丛中伺机而动,忽然一阵风吹过,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几分钟之后风停了下来,周围又恢复了原本的宁静,我慢慢睁开眼,可眼前的一切,却像是变了模样。

一片乌压压的阴霾扑面而来,彼岸花由红转黑,消失在了茫茫大雾中,雾气散发着腥臭味,由淡渐浓,转瞬就把前方迷蒙到伸手不见五指,我赶紧从口袋里摸出火符,这是我之前为以防万一,研究的冥府通用符咒,虽然效果不是很好,但偶尔应急也还算可行。

前方的道路已经看不见了,我只能借着一点火符的微光,试图寻找冥府入口。

“师傅,师傅。听得见吗?我默念净心咒对抗着眼前的阴霾,同时尝试用呓语与师傅取得联系。

呓语,是六壬堂的专属术法,和那些仙侠电视剧里看到的千里传音有点类似,只不过不像他们那样轻松,画个什么符咒就行,六壬堂的呓语,考验的大多是同门的默契程度,通常在两个磁场及修为接近的同门之间,可以形成某种密语,类似摩斯密码那样,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传递对方的信息,就像隔空见其所见,闻其所闻一样。

我和师傅学道法多年,配合处理过不少事务,多少有一点默契,所以我发出的类似于摩斯密码的内容,虽然阴阳两隔,但他多少能收到一些,只不过,这里魂魄太多,磁场紊乱,大概会延时,未必就一定好使。

我等了好一会,发现师傅那边迟迟没有回应,又考虑到自己的魂魄不能脱离肉身太久,只能无奈的继续向前摸索,可才没走几步,前方就陆陆续续的浮出了一片匍匐在地的影子,那些影子弓着身子,左右摇晃着脑袋,如同烂泥一样站了起来,变成了高矮胖瘦的各色人形,它们见着有陌生人来,表现的异常兴奋,红着眼伸出双手,一副饿虎扑食的样子冲向前来。

“不会吧,这是,引路童子!我惊讶的张大嘴巴,没成想还没到幽冥河,就遇上了这些糟心的家伙。

我闪躲不急,干脆直接跃至半空快步行走,因为冥府和阳间的重力体系不一样,在这个阴阳交接的空间里,我只要把作为人的执念放下,几乎可以和魂魄无异,这一蹦跶,我算是体会到了无重力漂浮的快感,只不过引路童子穷追猛打,我只能在不上不上的空间里,灵活的躲开他们的追逐,并掏出驱邪祟符咒,驱赶他们。

不得不承认,引路童子是去冥府路上最烦人的东西,在冥府和孤魂野鬼差不多,他本身并不强大,可胜在数量多,他们只要是见着入冥府的生人,就会毫无理由一拥而上,但凡是被他们牵到手的,就会被拉去幽冥河,喂了河里的妖冥使。

我寡不敌众,在半空漫步了一小段,还是无法摆脱他们的追逐,只能拿出师傅事先给我准备的金刚伞,旋转着伞柄,用伞面上的驱邪符咒,把不断袭来的引路童子击散在地面,可金刚伞的动静毕竟是太大了,一不小心就引起了冥府其他阴差阴吏的注意,我担心自己还没入冥府,就不得不被遣送回去,于是赶紧抡起胳膊,引了两道天雷咒,击向引路童子,试图速战速决。

天雷击打在引路童子身上,烧出一片焦炭味,却仍旧阻止不了他们前赴后继的无脑上前,我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拔出祖师剑,挥出一片耀眼的流光,剑锋落在引路童子身上,划出了一道道又长又深的口子。

如同污水一般的血液,从引路童子的腐肉里渗了出来,落在地面,把脚下的路染成墨色,那墨色的污水流快速向我,所到之处又爬出了许多匍匐在地的黑影,循环不断,我见势头猛烈抵挡不急,赶紧丢下金刚伞做了道屏障,扭头向不远处隐约可见的光圈跑去。

光圈之下一片黑暗肃静,那些追逐的引路童子,忽然止步不再上前,我竖起耳朵听取周围的动静,嗖嗖嗖,一个个小巧的影子从她身边越过,掠过一阵阵阴风,却寻不着踪迹,我试图再次点燃火符,却发现黑暗中同样出现了点点火光,可火光都持续不太久,就忽的熄灭,让四周恢复到一片死寂,我警惕的拔出祖师剑,试图用呓语向师傅说起冥府此刻的情况,却发现自己憋着言语,怎么也发不出声来,我冷静了一会,准备再次发声,却被一道亮光闪的睁不开眼睛,直到一声惊雷响起,我手上的祖师剑哐当掉在了地上,才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

没错,就是一只猫,猫在很多神话传说里都是可通冥府的灵物,而这灰色的肥脸蓝猫,此刻就是我在冥府通行借用的身份。

“喵喵……我在这里的声音几乎完全消失,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尽然倒霉的托生成了一只哑猫。

我本来就不是很喜欢猫这种东西,何况现在还是这幅模样,肉嘟嘟的身躯影响了我的重力感,我觉得自己的行动都变得迟缓了起来,我蹲在地上,刨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祖师剑收了回来,这才看见周围陆续蹿出来几只同类,它们的状况几乎一样,都是磕磕巴巴的只能发出阵阵猫叫,我这才明白过来,相由心生,原来我们在冥府的阴差魂魄眼中,只不过是只猫而已。

“文淇……是,你,吗?就在我犹豫着该怎么走的时候,空气中飘来一句断断续续的话,细听之下,正是师傅叶国伟。

“师傅,你听得见我说话么?我试图用喵喵叫传达我想说的话,可师傅那边又忽然没了声音。

周围的猫群一个两个的分散开来,我一面努力尝试和叶国伟联系,一面漫无目的向前的走去,不得不承认,这个入冥府前的中转片区情况,和以往许多人的描述都不太一样,它的进化速度几乎与阳间同步,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建桥铺路,连延街的零售商铺几乎都不打烊,这里往来的车辆络绎不绝,只是少了一些烟火的气息,冰冰冷冷的重复着某种固定的秩序,出于安全问题考虑,我不敢轻易与身边的任何物体接触,并且还得与那些变猫的法师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猫着身子走了两步,想要再寻一寻冥府的入口,可我的正前方却出现了几个分岔,左向的那条逆行宽敞马路,没有行人,只有车辆,和散落一地的黄纸,车子的造型迥异,驾驶的车主不停的按着喇叭,却没见着前面有什么东西堵着路;向右的那条道路,似乎通向一处紧闭的大门,大门尚在建设中,门口被拉开一个缝隙,门后站着个人,伛偻着身子,露出了半只眼睛,时刻窥探着外面的世界;还有一条中间的路,看起来模模糊糊,狭长幽静,道路两边种着小雏菊,偶尔几名身着白色服饰的女子,摇曳的走在路上。

我撇了撇嘴,这三条路,但凡是阳间来的人,多半会选择中间那条,可我却偏偏觉得这条,平顺的太过蹊跷,我犹豫了一下,定定的站在路口,四下张望,心想着先看看那些法师们都会走到哪里?

就在这时候,空中轰隆隆的一声惊雷,原本就暗沉的天空,撕开了一道裂口,一轮表面有着凹凸斑纹的球状物体,忽的从裂缝冒了出来,在我头顶上飞来飞去,发出耀眼的电光,像能感知我的行经路线一样,一道道击向我的身侧,与此同时,我的耳畔拂过了一个苍老暗哑的声音“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怎么有些人,偏偏就不爱走自己的路呢?

那声音清晰可辨,却又无迹可寻,我警惕的四下查看寻找来源,目光所及的道路不远处,一辆疾驰而过的179路公交车副驾上,出现了一位满脸褶皱,毫无血色老太太,她目光幽深的看向我的方向,嘴角抿成一条线,不停的上下蠕动着,像是在念叨着什么。

我一惊,不好,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孟婆……

孟婆此刻的形象,显然和和大家口中描述的不太一样,她神情冷漠,目露凶光,既不是老妪,也不是少女,而是一种挂着假面的戾气,与她同乘一辆车的,几乎都是五六岁上下,穿着黑色衣服的孩童,他们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挫伤,尖锐的骨头戳穿衣服,露在腐烂的皮肉外,顶着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像一具具提线木偶,哀怨的望向前方。

“文淇,别看。“师傅的声音从半空传来,想必是不自觉的感应到我周遭的异样氛围,他用呓语术传递信息,并透过我的眼睛,探向冥府深处。

“这都是些什么啊?我仍旧停在岔路口徘徊不前,并且小心翼翼的伸长了脖子,我现在还是不能说话,只能凭借和师傅之间的默契,传达我的惊叹。

“这趟车上都是因天灾而同时去世的人,有的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孟婆把他们定格在五六岁孩童的模样,是为了不让他们忆起自己的死亡过程,而执念阳间,孟婆去的方向应该是转世台,她估计有任务在身,不会轻易下车,可你的时间不多了,她应该是已经发现了你,等她办完事回来,肯定会去找你,你得抓紧时间了。我能感觉到此刻师傅的后背,一定是冒出了冷汗。

孟婆在冥府虽然没有明确的挂职,可她的法力却不输给十殿阎罗里的任何一位,她平日里除了熬汤外,也会偶尔负责引渡亡灵的活,如果刚刚,如果刚刚被孟婆是针对我说出的话,那恐怕没那么容易能脱身。

“前面起雾了,路面只剩下一堆点燃的香烛,我该往哪里走?我加快脚步企图逃离现场,却被一股莫名的阻力,拉扯住后腿举步如坚,前面的路口在慢慢消失,不远处冒出来了几个手持铁叉,全身黝黑,头部如驼峰状的无发夜叉鬼,让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别犹豫,沿着香烛赶紧走。师傅摇了摇铃铛,我的腿脚感觉不再那么不便,我赶紧跳上不远处的墙头,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凭借着直觉,猫着腰小心翼翼继续向前,可前面迷迷茫茫的一片,仍旧没有个明确的方向。

我嘟囔了一句“这也实在是看不清啊……可师傅却发出了一句“嗬!的声音,并且接连退后了两步。

“文淇,你现在是猫,听觉和嗅觉都是你的天赋,孟发现我了,她刚才给了我一个警告,冥府的情况,我不能再探下去了,剩下的路你得见机行事,你要避开其他阴差阴吏,找到阴鬼使,堵黄泉路才算是成了一半。

师傅的话音刚落,一张皱巴巴,带着诡异笑容的老脸,就在我的面前忽闪了两下,我看见那辆179车上的孟婆,拧巴这脖子,伸出窗外,飞速的朝着我的方向过来,我的眉心跟着震颤了一下,感觉被什么东西刺痛,此刻孟婆的声音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耳畔“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各行其道,是为天道……

“师傅,师傅?我对着空气喊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在陌生未知的环境中的孤立无援。

那些夜叉鬼们,一个个探着脑袋伸长脖子,在后面嗅着味道追踪生人,而天空中莫名出现的雷电球,围绕在我身侧,接二连三的放出警告的电光,我眼前除了一个墙头,连条像样的路也没有,地底深处开始冒出一些密密麻麻的恶蛆,那些恶蛆不断啃噬着香烛,发出奇怪的咕噜声,又时不时的交错在一起,从身后挤出一排密密麻麻的虫卵,看得我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在心里骂娘,果然,堵黄泉路这事,还真不是随便哪个法师都能干得了,关就是这些恶心人的东西,多看一眼都会辣眼睛,看来我得赶紧想想办法,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负责堵黄泉路的阴鬼使了。

小说《女法师手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