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血月还怨

>

血月还怨

我是帕缇夏的勾 著

卢软恬 唐瑜 悬疑惊悚

主角是卢软恬唐瑜的精选悬疑惊悚《血月还怨》,小说作者是“我是帕缇夏的勾”,书中精彩内容是:“Don\'t look the red moon, especially don\'t say any word when you look it我叫冉桥,一名女高中生”...

来源:fqxs   主角: 卢软恬唐瑜   更新: 2024-02-08 22: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卢软恬唐瑜出自悬疑惊悚《血月还怨》,作者“我是帕缇夏的勾”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因这打扰我听漏了几个听力,不想再和她絮叨下去,随口说“要死人了呗。”卢软恬似乎对我们的对话很好奇,凑来听时便听了这一句。不知怎的我好像并未控制好音量,说的过于大声了。周围的人都看着我,连老师也不例外...

血月还怨第1章 门口的眼在线免费阅读

“ Dont look the red moon, especial dont say any word when you look it

我叫冉桥,一名女高中生 — — 引子

“桥桥,上课了祖恪推搡着我的后背,我撑起脸,努力迫使自己清醒。“代表把卷子发下去王老师招呼着田嘉。

“考试?那没事啦,桥姐你等会儿给我look一下谢梦坐在我后面,一直说个不停。

我的英语在班上虽不是极好,但好歹是前三。“嗯拿出纸笔对谢梦漫不经心的敷衍着

“720开始听听力王婷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抬起头看了看表

2030年12月26日7:16

今天还有四分钟,我也不再做题,开始看听力。“ 第一节…王老师点开播放 坐在讲台上看卷子

“你看,嘿!谢梦不停的戳着我的背,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

今天不是15,但月亮却格外的圆仔细看时还有些许泛红。

因这打扰我听漏了几个听力,不想再和她絮叨下去,随口说“要死人了呗。

卢软恬似乎对我们的对话很好奇,凑来听时便听了这一句。不知怎的我好像并未控制好音量,说的过于大声了。

周围的人都看着我,连老师也不例外。

王老师睨了我一眼,并未言语。

我看见唐瑜长过头跟我阴阳“要死人了呗,田嘉我们隔了一个过道,也抬头望着月亮,不过半分钟边天下头继续写写画画。

起初有人在笑,后面便没了声,班上又只剩下了沙沙声。

但我这话也的确没有不妥之处一天本就会死人,无论月亮怎么样

这件事应当就这么翻篇了,我们都是如此认为的。

小测我117,王老师把我扣了下来。杨岁之没有等我,应当是和刘阮一起回了宿舍。

回宿舍的路上,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我心里埋怨着谢梦,一脚把挡路的石子踢到前面花丛。

本以为不会有声音传出,可这石子却发出清脆的声响,好像撞到了铁链。

月亮似乎越来越红了。

纵使心中有疑虑,我也不敢再耽搁时间,加快了脚步

“要死人了呗我刚推开门,就看见唐瑜七人围成一团。

“…或许是看见朋友我的惊恐消了大半。

“我靠,好红周边的宿舍有人惊叹,接着整栋楼都被这红月所吸引。

月亮正照在我们的阳台,还未关灯,所以并不觉得害怕。

唐瑜靠在洗手台前,虽是笑着,但我总觉得她不像活人。

当月光照在她脸上时,她的眼睛开始变白,痴痴的盯着月亮…也许是我看错了

“?跟突然灭了,可是并没有到熄灯的时间啊!“是跳闸了?祖恪刷着牙有些口齿不清

“去问问?田嘉是室长,理应由她去“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转头看了看唐瑜,不太想和她待在一起,连忙拉住了田嘉的衣袖

宿管站在二楼的镜头,月光从二楼窗口洒下来有些渗人。

“阿姨?田嘉是个胆子大的,上前叫了一句“啊!我失声尖叫起来。阿姨转过头,眼里有红色液体躺下来,她的眼神痴傻手里还拿着反光的东西,但我看不清

我想要跑,腿却是抖的。“你干嘛呢?唐瑜听见尖叫跑了过来。

阿姨伸出左手想要抓住我,我实在太过恐惧,直接软了下来蹲在地上,她没有抓到我,而是抓住了唐瑜。

灯一霎时亮了阿姨的眼神,也由痴傻浑浊,变为清明。“怎么跳闸了阿姨放开唐瑜。

“阿姨,你的脸…我颤巍巍站起来。“修个电路累死人,今天去参加婚礼,眼影和腮红都花了阿姨抹了一把脸骂骂咧咧。“回去了唐瑜揉着胳膊。

“桥桥,你怎么了?杨岁之出来迎我,我一下扑在她身上,把头埋进去,手还在发抖。谢梦过来拍了拍我的背

“先收拾吧刘阮带着一头泡沫的头发从厕所出来。卢软恬在看言情小说连关手电筒也舍不得眨眼

唐瑜手里拿着漱口杯,一只手不停揉着胳膊“我的天阿姨手劲好大好痛她眉头一直皱着。

“还有三分钟就要熄灯了,不知道去找阿姨的意义在哪儿田嘉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熄完灯后,月光洒下映得我们的地板绯红,大家都没有什么兴致讲话早早的便歇下了。

睡梦中我听见了拖鞋踩地的声音,“嘶—我翻了个身,脸上有一股冷风,把头埋进被窝。

却总觉得有种窥视感,突然感到头皮发麻,没了一点睡意,睁开眼什么也没看见。

正欲睡时,忽见一只眼贴在门框上,血红色的眼,不,不对是白色的眼球,整个白色眼球在血月的照应下变成了血眼

“唔我下意识想要尖叫,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是杨岁之。

“别叫她听见我杨岁之凑得极近。“我在你上次给的书里看过,怨灵还怨杨岁之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嘘我连忙说,“放心我看了表,才10点。这个时候的怨灵没有听觉,眼珠也不会转,视线很模糊杨岁之拍了拍我以示安抚。

“那你不让我叫?我怕你吓晕…虽然听她这么说但我还是压住声音

“嗯~谢梦传来哼唧声似乎是要醒了。翻了个身,猛的坐起来,走向阳台“她怎么了?我的神经紧绷,听不得一点风吹草

动,“上厕所吧杨岁之捂着手电筒翻看着一本无名的书,那是我姥爷的。

姥爷很迷信,经常会说些无厘头的话,不过从未印证过,他也尝试教我认东西,不过我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且并不相信。

他一听杨岁之对这些很痴迷,自然高兴,借了他几本书约好下次教她一些鲜为人知的

我也只当过家家一般从未注意……

“我…谢梦从厕所出来,猛然望见门口的眼,发出尖锐的爆鸣声,随即又反应很迅速的捂住嘴,但也吵醒了其他人。

除了唐瑜。

“岁之我小声开口分明看见门口的眼眨了一下

“谢梦,蹲下刘阮最先反应了过来。谢梦赶忙蹲在地上,她也不敢回床上去,小心摸索着爬上了杨岁之的床。

“我看见了。杨岁之安抚着谢梦回答着我的话“嘘,1026点了杨岁之压低声音。

“怎么了?周围一片静谧卢软恬的话显得格突兀“天亮了?

她撑起身子往门口看去“阿姨?你们怎么不开门卢软恬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异常,下床想要开门。

“别去,那不是人祖恪向来稳重,几下就清楚了杨岁之话里的意思

“啊!卢软恬似是被吓到了大声尖叫,门口的眼迅速眨了几下,门外传出“咚咚声,好像有东西在弄门。

“闭嘴田嘉上前拉住卢软恬语气里全是恼怒,门口的声音越来越大。卢软恬后知后觉死死捂住嘴,眼里盛满了恐惧。

“碰!一双血手猛的拍在了门框内,血迹从门框往下流发出阵阵腥味

我们再没忍住,都失声尖叫了起来。可这并没有吵醒唐瑜“怎么…我话未说完,走廊传出一声惨叫。

门口的眼在那一瞬间抽离。一阵强风袭来,震开了我们的宿舍门,门口有一滩乌黑的血迹。

“关,关门卢软恬的声音在颤抖。我看向杨岁之企图询问她的意见,谢梦埋进杨岁之怀里,也不敢再看

“我们必须离开,待在这里就是死,她自己选中我们,这片楼都沾上了怨气。鬼,尤其是怨鬼是不可长时间逃出阴阳殿的,阴阳司公会守着他们,不可让他们害人,但地煞不同 门口那滩血,从书中看来应该是怨但不久就会化为煞,我们必须走,找到你姥爷

杨岁之把目光移向我,“什么叫选中我们?谢梦回过神,品读杨岁之话里的意思

“应该是和今晚桥桥的话有关,后来我们几个又拿这个开玩笑导致ta把怨加在我们身上,想来还怨杨岁之回忆了一番,回头看了看血月

“我姥爷?我姥爷喜欢住深山,前几天拉着外婆去了萧月山,说是去去住几天,那里人还挺多,有几座村庄

我话说完,卢软恬指着我“都怪你她有些崩溃

“你也讲了,要怪都要怪。祖恪伸手去拉卢软恬的袖子。

“都怪唐瑜卢软恬起身看去才发现唐瑜还没醒。“唐瑜?唐瑜?田嘉喊了几声,卢软恬上前摇着唐瑜的胳膊。

“怎么是热的她摸着唐瑜的胳膊有些诧异。

“发烧了吗祖恪开口。卢软恬伸手摸唐瑜的脸,“岁之,她…她好像没有鼻息卢软恬突然口吃起来。

我正欲上前查看杨岁之拉住我的手轻轻摇了摇头,“你再探一下杨岁之挽着我的胳膊往后靠了靠,“没有卢软恬一下瘫痪在地 全然忘了刚刚的愤怒,回身爬到祖恪后面

“那…我们走?田嘉不动声色的远离了卢软恬,作为一个资深小说爱好者,她自然明白接触尸体的极有可能会是下一个受害者,尤其是像卢软恬这么无脑莽撞的…

“怎么会?卢软恬的眼泪哗哗往下流,她和唐瑜关系素来不错。卢软恬浑身瘫软,祖恪只好扶着她,眼神询问杨岁之下一步。“走杨岁之跨出宿舍门

走廊很安静,我们在二楼。一行七人,脚步很轻,生怕有什么东西盯上我们。二楼有两个宿舍门,但在查寝后会被锁,我们若要打开必定会发出巨大声响。

“冉桥…我狐疑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上了锁田嘉轻轻用脚踢了踢。“那边呢?我撇下疑惑,压低声音问。

卢软恬走到二楼尽头,伸手推门发出“嘎吱—一声。祖恪快步向前托住门,“也是锁的她缓缓站起扫视这周围。

“消防栓可以不?谢梦转过身,手轻放在消防栓上

“动静会不会太大田嘉抬头估计了一下。“可是我们必须出去刘阮接话。

“只能用这个,或者我们把被套拴起,从窗上跳下去,如果消防栓砸不开,可能会有麻烦杨岁之开口。

我们几个互相看了一下,没有开口。

“我垫后她应当是看出了我们的顾虑

“好,那我先下去这毕竟和我有很大关系,至于让她垫后也是认为她懂得比较多,有保障,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唐瑜还在那里卢软恬怯怯地说。“你和他关系这么好,现在这么怕?田嘉的耐心已经被卢软恬磨完,呛了她句。

“能不能不要吵了谢梦性子急,现在只觉得脑子嗡嗡的

杨岁之看了卢软恬一眼没有说话。“跟着我她回头叮嘱我和谢梦。

我们跨过血迹,重新返回宿舍。

唐瑜一动不动,好像就只是睡着了一样。

“杨…卢软恬话没有说完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停下来时,揉了揉眼

“怎么了?杨岁之和我在扯被子“没什么,我看错了卢软恬低下头。

奇怪,他明明记得出去时唐瑜是正面朝上,怎么刚刚变成了侧面?

是她太慌了?等她再抬头时,唐瑜又恢复了原本的姿势

或许真的是她的问题?

小说《血月还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血月还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