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一梦华序

>

一梦华序

北枝南 著

古代言情 徐徵清 林昭妍

林昭妍徐徵清是古代言情《一梦华序》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北枝南”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女大学生脚底一滑落水竟意外穿越时空到达一个陌生的朝代,一睁眼她就看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原本只是以为两人萍水相逢无后会,谁曾想命运的丝线早已缠绕在了一起……面对陌生的朝代,林昭妍内心有一瞬间的恐惧与迷茫,但是她知道她不属于这里,她需要回家,她开始努力站住脚跟好好的在这个朝代生存下来,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她的初心开始动摇,她的灵魂似乎已经和这个时代有了羁绊,她不愿黎民受苦,不愿奸臣当道,不愿寒士愤恨,不愿她的将军守着的人间变成炼狱……“想看万家灯火吗?我带你去看。”“白头并非雪可替,我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我望青山,佛垂悲悯。一梦华序,半生梦醒。...

来源:fqxs   主角: 林昭妍徐徵清   更新: 2024-02-08 2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一梦华序》是作者““北枝南”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林昭妍徐徵清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而身穿则是整个人都穿过来了,她一旦在这个时代出现性命之危,稍有不慎就会死掉,根本没有回现世的可能。看来活着这个问题是没有可选择性了,这是必须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回家。许是见林昭妍迟迟未出来,又有人来催了一道,林昭妍重重呼出一口气,将脑海的思绪丢开,开门跟着前来的婢女去往前堂。林昭妍到前堂时,徐徵清正...

一梦华序第2章 朝中关系在线免费阅读

清晨柔和的阳光从窗棂爬进来,轻轻铺洒了满屋,窗外偶尔传来一两声婉转的鸟啼声,屋内陈设摆放整齐,屏风后的床榻上微微隆起。

没一会儿,林昭妍的房门被敲响。

“林姑娘,该起来了,大人在前堂等着姑娘您过去。

听见响动时,床榻上隆起的那一坨就动了动,等外面的人说完后,床榻里才闷闷的出声道“知道了,这就准备起了。

门外,小茶将洗漱用品放下后,想起来郑伯吩咐过,这位林姑娘不喜有人伺候她洗漱,所以她又叫一次林姑娘起来洗漱后就转身离开去做自己的事了。

林昭妍一把掀开被子,迷迷瞪瞪的摸下床,找到昨天徐徵清叫婢女送来的衣裳往身上套,然后开门从地上端起洗漱用品去洗漱。

洗完脸之后她就清醒了,昨天徐徵清说要给她配几个婢女,可她是现代人整不了别人伺候她,所以就不要了,可现在她摸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发愁,这一头长发她该怎么弄?她不会像古人那样盘发髻,要不直接用一根发带扎个高马尾吧?应该是没问题的吧,毕竟自己是来做会计的,压根儿不用怎么捯饬自己。

于是,林昭妍找来一根发带,将一头长长的青丝拢起来,用发带固定住。

铜镜里,少女的一张脸不施粉黛,倒也是素净得好看,一头青丝被一根月白色的发带高高束起,发带和发丝随着她的动作而飘动,有一种说不出的飘逸灵动之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昭妍忽而有些走神,她一直没机会看见自己的这张脸,她原以为会是一张陌生的脸,没想到是她自己的。一开始她穿到这里时就曾心生疑虑,毕竟当时她还穿着自己现世的衣服,直到现在看到自己的这张脸,她逐渐确定了……

忽然,林昭妍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

也就是说她不像小说里说的那样,不是魂穿,而是身穿。

胸腔里的心脏忽然跳动得厉害,她抬手按住自己的心口处。

身穿不比魂穿,魂穿的话,在这个时代死去其实没有太大问题,直接就可以回现代了。而身穿则是整个人都穿过来了,她一旦在这个时代出现性命之危,稍有不慎就会死掉,根本没有回现世的可能。

看来活着这个问题是没有可选择性了,这是必须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回家。

许是见林昭妍迟迟未出来,又有人来催了一道,林昭妍重重呼出一口气,将脑海的思绪丢开,开门跟着前来的婢女去往前堂。

林昭妍到前堂时,徐徵清正在听下面的人汇报各庄情况。

“大人,这是今年所有庄子里的账本子,今年江南水患严重,觅德钱庄往外补了银钱,米庄也补贴了些米面,总的来说是比之前亏了些许的;仰环布庄今年因着得了北边儿的丝,经绣娘的手翻制后身价涨了一番;还有……

余光瞥见远处过来的人后,徐徵清抬手示意那人停下来,起身看着款款走来的人,目光微动。

“林姑娘还未用过早膳,小茶你去和郑伯说,先叫人把早膳准备好,一会儿再送过来吧。徐徵清对那领着林昭妍过来的婢子吩咐道。

随后朝林昭妍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过来,然后接着让那人把各庄的情况再详细给林昭妍说一遍。

“这些便是近些时日所有庄子里的情况。那人说完后微微拱手行了一礼,随后就退了出去。

林昭妍久久沉浸在徐徵清拥有的偌大的家产中没能回过神来,徐徵清叫了她好几次才听见。

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压压惊,林昭妍咂舌道“徐公子果然是个富商大贾,我光是坐在这里听着都觉得惊讶。

“哪里,林姑娘说笑了,不过是些自己小打小闹做起来的庄子,称不上什么富商大贾。徐徵清拿起一本账本翻着看了看,说道“不过,这些庄子比较分散,我平日里的确也没能抽出时间去管理,所以一直想找一个人帮忙看着些。

闻言,林昭妍点点头,认真道“我会坚守自己的职责,做好徐公子交给我的事情。

看着林昭妍认真的脸,徐徵清笑了笑,正巧婢子将早膳送了过来,浅声道“先用早膳吧。

……

镇远将军府,大门外。

“郡主,我们将军今日不在府里,请您改日再来吧。门口的侍从苦着脸说道。

宁卫钰咬了咬唇,头上的珠花微颤“可是我日日来,怎的他日日不在府内,他若是不愿意我日日来,就让他出来亲自跟我说。

说罢站到一旁,目光定定的看着镇远将军府紧闭着的大门,颇有一副,门不开她不走,今日见不到明日再来的架势。

“哎呦,郡主您这是何苦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那侍从见宁卫钰这边说不通,四周的来往的百姓看热闹般朝这边望过来,他转而看向宁卫钰身边的芝元那边求助。

芝元看了看四周,人们都在窃窃私语,目光时不时扫过站着的宁卫钰,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说着些什么。

思及此处,芝元上前一步挡住那些人的目光,眼睛有些红“郡主,回去吧,奕将军既然不在府内,您就先离开这里,等下次奕将军在时,您再来也不迟啊。

“可是……

还没等宁卫钰说完,就听见一道冷冽的声音传来。

“宁郡主,你怎么在这里?

宁卫钰闻声抬眼看去,只见奕川身着一袭浅蓝色衣袍,从人群里快步向这边走来。

等到奕川在自己几步外站定,没等她开口,奕川接着问道“来找我兄长的?

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是十分肯定。

宁卫钰点了点头,带着希冀看向奕川的眼睛问道“奕圻他,怎么样?

有那么一瞬间,奕川被宁卫钰眼中的光看得一晃神,可随后想起来这光并不是为他,眼底墨色翻涌着,凝了凝神强扯着嘴角回道“郡主莫要担心,兄长并无大碍,这是兄长特意向皇上请旨在府中休息。

宁卫钰悬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了,她朝奕川微微颔首,浅笑道“多谢奕二公子。

见镇远将军府附近的百姓多了起来,宁卫钰心知这般定然是不合适的,于是向奕川告辞,带着芝元上了马车回郡主府。

看着马车渐渐走远,奕川的脸色冷了下来,眼神瞧向方才在下面讽刺宁卫钰的人,目光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舌。

那人被奕川盯得后背一凉,匆忙的离开,其他人见奕川脸色不太好,皆作鸟兽散开了。

方才在门外的侍从过来问道“二公子,此山堂里老爷有请。

“知道了。奕川摩挲了一下戴在腕上的那颗红玉雕刻而成的珠子,随后便大步往此山堂去。

此刻,此山堂里,奕圻正坐在一老爷子的对面,两人正在博弈,柳芳茹正坐在旁边看着两人在棋盘上互不谦让,在奕年的茶杯空了时给他又添上。

于是,奕川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三人温馨和睦的场景,若是叫外人瞧了,定是不忍心上前打扰的,可他奕川是谁,他才不会管这些,他只觉得现在这个场景看着太刺眼了,刺眼到他想破坏掉。

“父亲。奕川压下心中的情绪,变回原先乖巧的模样唤了一声奕年,又或许是下棋太入迷了,奕年没有应声。

奕川脸色一僵,随后又缓和了脸色,然后走过去又依次唤了母亲和他那大哥。

柳芳茹抬头眉眼带笑的应了一声,随后起身伸手理了理奕川的衣服,对于奕川的些许抵触视若无睹,自顾说道“你父亲叫你来应该是有事要说,我去给你们做些糕点送过来。

奕川躲不过,只是微微点头,随后侧身让柳芳茹退了出去。

不知道那一盘棋下了多久,奕川一直站在一旁看着,奕年没说让他坐,他是不能坐的,所以最后等到奕圻的白子吃掉一颗黑子后,棋盘上的黑棋已经是没有活路可言了,奕年这才意犹未尽的从棋盘里抬起头来。

虽说自己是输家,可是奕年却是高兴极了“看来是我老了,技不如人了。

奕圻低笑一声,有些无奈“父亲,这次不过是我侥幸赢了您罢了。

奕年只是笑了笑,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只是转而看向奕川,指着棋盘“川儿,你来和我下一局棋如何?

闻言,奕圻心知父亲要与奕川有话要说,于是便起身朝奕年回道“父亲,那我便先回去了。

奕年点了点头,等到奕圻把门带上后,抬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坐吧,我们父子二人来一局。

“是。

房间内,檀香静静地燃烧着,淡棕色的烟雾在空中缠绕,给房间里增添上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随着最后一颗棋子落下,白子已经无力反抗。

奕川抿了抿唇,垂眸看着棋子道“父亲,我输了。

对面的奕年闻言只是抬眼看了一眼奕川,一边将自己的黑子捻回来一边说着“再来一局。

奕川不知父亲是何用意,但也还是应了声,将棋盘收拾好准备重新再来。

可是不知道是何缘故,他依旧没能赢过他的父亲,看着棋局上自己被杀得片甲不留,白子只有一口气在苟延残喘,奕川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就在奕川以为自己这局又要输了时,只见奕年将手中原本要下的黑子放了回去,定定的的看向自己,奕川不由得有些怔愣。

“父亲?奕川心里有些慌乱,有疑惑的叫了一声奕年。

奕年没着急应声,只先抬手将一旁已经凉掉的茶水端起来,浅浅饮了一口,随后看向对面有些无措的看着自己的奕川淡淡开口“你可知我为何叫你与我下这一局棋?

“儿子……不知。奕川低下头。

奕年伸手给奕川也添了一杯茶,问道“川儿,你还记得你的母亲吗?

“母亲二字深深扎入奕川的脑海,让他不由得瞳孔微缩,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奕年,嚅嗫着“父亲……

奕年叹了口气,看向奕川那双与他母亲一模一样的眼睛,思绪回到了以前……

夜色悄悄浸染上天空,偶尔有鸟从上空飞过,犹如暗夜行者穿梭于诡谲夜色中。

万家灯火逐一亮起,在高处看来星星点点的,这么一看,夜晚的大業还是蛮好看的。

林昭妍在心里嘀咕着,随后看向身边的徐徵清。

也不知道徐徵清在看着何处,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看着林昭妍问“怎么了?

林昭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有点饿了。

徐徵清笑了笑“这倒是我疏忽了,走吧,不知林姑娘你想吃些什么?

林昭妍表示自己不挑,所以徐徵清又带她去了之前的珍馐斋。

吃饱喝足后,林昭妍看着徐徵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徐徵清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开口问“怎么?林姑娘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说来惭愧,我出生江南,来到郜都对此地不甚熟悉,且自小养在闺中,对当今朝政形势不甚明晰,如今我既然要替徐公子做这个账房,自然要对这些有一定的了解,不然日后若是给徐公子惹了麻烦可就不好了。

林昭妍看着徐徵清说着,在心里暗自思量着。

没有办法,她这个穿越不是一般的穿越,没有系统给她提供有效信息,这个朝代也无从历史考证,她没有办法判断这个朝代的统治者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朝代的制度条例是怎么样的。

想要在这个时代生存下来是不容易的,她自然也要万分小心。

这徐徵清既然是一个商贾的话,那么他理应对朝堂上的事有些了解,不然她才不信一个单纯的商人可以在对朝堂局势不清楚的情况下,将自己的产业做到这么大这么好。

听到林昭妍这些话,徐徵清看向她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暗芒,接着勾了勾嘴角道“当今大業的皇帝是宋氏,是开国皇帝的嫡长子,当年大業的开国皇帝原是前朝的丞相,史书上记载,前朝帝王过于暴虐,其子也大多都是无能之辈,百姓苦不堪言,当今皇帝还是丞相时曾多次进言而无果,于是在民心所归中黄袍加身,带领禁卫军逼宫,血洗皇宫后登基,改国号称業。

眸光一闪,林昭妍看着徐徵清,她想,或许徐徵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他说到大業开国皇帝血洗前朝皇宫时,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并不浓郁,可是偏偏叫她给捕捉到了。

林昭妍微微蹙眉,看来这个徐徵清果然没有自己看到的这么简单。

“当今皇后是陆氏,其父是当朝的前丞相,前些年跟皇上请旨辞了丞相一职,去到寒山寺悟法。

“当今皇上膝下现有五子两女,大皇子、七皇子和长公主皆是皇后所出,不过大皇子年幼时不幸夭折;二皇子和六皇子是赵嫔所出,只可惜六皇子三岁时便惹了天花没了,而这赵嫔是礼部尚书之女;三皇子和四皇子是杨贵妃所出,杨贵妃红颜薄命,身子不好,早些年便薨逝了;五皇子和小公主是萧妃所出,萧妃是吏部尚书之女。

“皇上有这么多子嗣,那皇上没有兄弟姐妹吗?林昭妍看向徐徵清,“就是大業有亲王吗?

徐徵清深深看了一眼林昭妍,摇了摇头“并无。先皇子嗣稀薄,仅当今皇上一人,不过皇上幼年时被敌国刺客劫走,被一人所救,于是封了一个悲悯王,其女宁卫钰封郡主。

听到宁卫钰的名字,林昭妍没有出声,只是不由得想到那日的垂泪美人,啧了一声,垂眸见徐徵清杯中茶水已经空了,于是顺手给他添了杯茶。

徐徵清喝了一口茶,继续给林昭妍讲。

“皇宫中你大致需要知道的只有这些,这皇宫之外,便只有镇远大将军奕圻和柳丞相了。

“两位公主中,长公主已嫁到弥合,小公主年纪尚幼。大業看起来平和无异,只有朝堂上的那些人自己心里清楚,如今的大業不过是个空壳,摇摇欲坠,当今皇上正值不惑之际,却已经无心于朝政,一心求仙丹想与皇后得永生之乐。

“皇上这五位皇子里,二皇子不喜被这皇宫所束缚,一心想要去江湖闯荡;三皇子才学出众,胸有远见;四皇子为人谦和正直,可他却无心皇位,一心专注于古典书籍;五皇子沉迷于美色,平素只喜风花雪月,才学浅薄;七皇子虽年岁小,但在学业之上也算是刻苦,对一些事情上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可说到底也是娇宠出来的皇子,性子有些许张扬。

“因此,这群大臣们自动的分作几派,其中呼声最高的就只有两派,一派支持七皇子,一派支持三皇子。

“也就是说,镇远大将军和柳丞相各自支持一派。林昭妍撑着下巴思考。

“对。徐徵清将林昭妍杯中有些凉了的茶水换掉,“但是我们这些商人不会掺合朝政,这个天下由谁来坐,我们并不关心,但是我们需要清楚的,就只有一个,怎么才能在这些人之间让自己尽可能得到更多的利益。

林昭妍坐正身子,目光定定地落在徐徵清的脸上“所以,徐公子这是要与狐谋虎皮?

闻言,徐徵清只是微微一笑“与何人,谋何皮都未成定数,我们只不过是做好一个商人该做的事,所做的也不过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罢了,林姑娘就莫要想的过于深奥。

说完,徐徵清将茶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转过身看向林昭妍“夜已深了,林姑娘我们也该回去了。

林昭妍冲着徐徵清笑了笑,也学着他那般将茶水一饮而尽,起身同他一起出了珍馐斋,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一双眼睛也悄然隐入黑夜。

清风吹过,枝叶摇曳着在别处落下自己的身影,一切喧闹渐渐归于平静。

小说《一梦华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梦华序》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