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岁在桔梗

>

岁在桔梗

谭幺 著

小说推荐 沈相乐 许乐常

许乐常沈相乐是小说推荐《岁在桔梗》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谭幺”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十九岁,许乐常打开宿舍门,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的一束白色桔梗花,还有在窗台边笑着跟他打招呼的温柔少年。三十二岁,他抱着一大束白色桔梗,开车到了墓园,在青年的墓碑前,放下了一枚戒指。三十五岁生日,许乐常带回家一只猫,取名叫“乐乐”。此后经年,许乐常守着一份思念,和手边的一只猫,度过了几十年。许乐常:一月七日,摩羯座沈相乐:四月二十六日,金牛座沈相乐可以挖掘出许乐常的温柔和幽默,许乐常也被沈相乐内心的坚强与真诚所吸引。...

来源:fqxs   主角: 许乐常沈相乐   更新: 2024-02-05 22: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岁在桔梗》是由作者“谭幺”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大学开始上课后,没过几天学校大广场就聚满了人,都是社团招新沈相乐下课和同学分开后,来这逛了好久,他都没看到自己喜欢的他浅叹了口气,一般学校的艺术类社团都是舞蹈和歌曲,他对这两方面却是一窍不通了,又往里走了会,他欣喜的咧开了嘴角,往那处走去这个社团挺不常见的,至少沈相乐走了这么久,才终于看到一个这样的名字“书法手工社”沈相乐走过去,来招新的学长和学姐也热情的跟他介绍,他低头看着面前一件件的书...

岁在桔梗第2章 夜聊在线免费阅读

大学开始上课后,没过几天学校大广场就聚满了人,都是社团招新。

沈相乐下课和同学分开后,来这逛了好久,他都没看到自己喜欢的。

他浅叹了口气,一般学校的艺术类社团都是舞蹈和歌曲,他对这两方面却是一窍不通了,又往里走了会,他欣喜的咧开了嘴角,往那处走去。

这个社团挺不常见的,至少沈相乐走了这么久,才终于看到一个这样的名字“书法手工社。

沈相乐走过去,来招新的学长和学姐也热情的跟他介绍,他低头看着面前一件件的书法和小物品。

学姐温柔的说“这些都是我们社员自己做的。

沈相乐刚想拿起一个小巧精致的手工小花,一旁就伸出来一只手,把小花拿在了手里。

学姐见另一个人过来了,又说“同学,有兴趣了解一下吗?

身旁传来一阵略带磁性的声音,显得很稳重,又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沈相乐一下子转过头,“许乐常真是你啊!

许乐常也没想到沈相乐在这,“你也想加这个社团吗?他听见沈相乐问。

最后两人都加入了“书法手工社。

一看见对面的人,许乐常嘴角就泛起一些笑意,“你还别说,我写字挺不错的,改天给你瞧瞧。

“你真的有好多技能啊!沈相乐感叹。

“你不是也会手工?

“嗐,瞎做着玩的。

“我看你做事可不像玩。

许乐常笑道。

“哎呀。被夸的沈相乐微红着脸低下头。

加入社团后两个月后,社长就组织了一场社团活动。

主要也是因为学校举办了一场大型社团表演,书法手工社自然就是提供手工作品和书法作业供学生欣赏,也会叫卖,如果有人买,就更好了,可以存进社团的经费买材料。

而这次社团活动,社长全权交给了新加入的社员们,许乐常负责书法类,沈相乐负责手工区,两人经常一起忙到晚上。

宿舍里,沈相乐洗完澡盘腿坐在穿上,手中一直忙活着,而对面桌子上,许乐常微微弯着腰,沉默的在宣纸上写着。

不知过了多久,手中的物体总算做好,沈相乐伸了个懒腰,看见对面的人刚写完一张,又提起笔往下继续。

“许乐常,都12点多了,先睡吧。沈相乐看了眼手机,对前面的男生说。

许乐常这时认真得很,低沉的声音缓缓说“没事,你先睡吧,我再写一张。

沈相乐看着他愣了会。

许乐常确实挺高,比他高了半个头,自己多高来着,180,他得有185了吧。

他想到上次自己看到的,虽然不是那种有六块八块腹肌的,但还是有点线条,看着很健康,不瘦也不胖的,气质又那么沉稳,脸长的也不错,线条分明,五官也很硬朗,瞳孔的黑色很浓,给人很精神的感觉。

看着他做事,总感觉好安心,好踏实。

他把椅子搬到许乐常的旁边,又拿起了材料,低头做了起来。

许乐常感觉到动静,往身旁看了一眼,平静的眸中浮起笑意,“你来陪我啊?

沈相乐温声笑了笑,“总不能让你一个人深夜干活吧。

许乐常已经接着写了,平稳的声线不紧不慢的说道“放心吧,我不累,我挺喜欢写字的,能静心,在写的时候,还能回顾之前的学习,而且,一想到这些字摆出去,别人看到了,也许会喜欢,我就觉得很开心。

沈相乐停住手上的动作,点了下头,想起旁边的人看不到,又“嗯了一声,轻声道“是啊,如果自己亲手做的作品,能被人看到,甚至认可,这多幸福啊!

许乐常偏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年,他的眉眼很清秀干净,眼眸里每时每刻都是开心的,皮肤也偏白,瘦瘦高高的,很南方人的长相。

也有着南方人温柔舒缓的气质,一看着,烦躁的心都能静下来。

也许比起写字,他又找到了另一种静心的方式。

想到这,许乐常笑了。

“那我是认识了未来的大画家了?

“我还不知道呢,不过我肯定要画一辈子的画,你呢,做过职业规划吗?

许乐常停了笔,这一张写好了。

“想过,做一名教师。他说。

“受家庭影响吧,我爸妈都是老师,教授,做学术的,他们还经常在一起讨论教学生的那些事,也教过我。

“小时候,每每学到了一点知识,我都会很开心,觉得自己收获真大,又看见他们欣慰高兴的神情,更觉得开心和值得。

“他们说,教学生就像种花,要尽心的去栽培,爱护,这样才能看到开放的花朵,看到参天大树。

“这句话影响了我吧,我也很想去教别人,告诉他们我的学习经历,我的学习感受,我也想看到他们学会了一件事情后露出那样生动的表情,我想去成就他们,我会觉得我很幸福。

沈相乐怔然看着面前站着的人,突然觉得他无比高大,那么令人有安全感。

半晌,他柔和的笑道“我真幸运,应该能做你第一个学生吧?

许乐常微微挑起了眉,问“为什么这么说?

沈相乐看着面前行云流水,落笔流畅的字,突然想到一句话,“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以为书。(刘熙栽《艺概》)

“你的字真好看,许老师,可以教我写字吗?他说。

于是,接近凌晨一点时,许乐常又站在了沈相乐身后,轻轻握住他的手,慢慢落笔,不一会,纸上显出一行秀丽颀长的正楷字体。

“你的字挺好看的。许乐常看了后,笑着说。

“啊,啊…谢谢…沈相乐回过神,连忙回道。

刚才手被握住的时候,他差点抖了一下,好不容易忍住了,身后又贴过来一具几乎火热的身体。

讲真,沈相乐从小到大,没有和同性甚至异性有过这么近的接触,可能是今晚的许乐常莫名给他一种特殊的感觉。

太浪漫了。

他想到这个词,又那样的令人安心。

所以当他靠近时,他没有推拒。

而且,他又不是女孩,没什么好扭捏。

只是,他的体温还是不可控制的提高了。

奇怪的很,沈相乐想。

许乐常怎么这么热?体温这么高?

沈相乐想了想,觉得很不自在,说着“我困了,我们睡吧,明天还有课。转身就上了床,背对着外面,不一会,身上的温度才慢慢消退。

果然,是许乐常体温太高了。

而许乐常在对面的人躺上床过了很久之后,也没有动,只是坐在了椅子上,思考着自己刚才异常的反应。

他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冷静下来让身体平复着。

许乐常神情微妙,没想到只是教个人写字,为什么会有反应,还是个男人。

贴太近了?

他太热了?

还是说只是正常的生理起反应了?

应该是吧。

许乐常叹了口气,总不可能对男人有感觉吧。

学校举行活动那天,书法手工社吸引了很多学生,开摊时满满当当的桌子,到最后几乎不剩什么了。

社长高兴,说周末一起聚个餐,他请客。

聚餐时,女生们互相聊着天,男生们喝起了酒,沈相乐酒量浅,喝了几杯就停了,许乐常在社里人缘比较好,很多学长都跟他聊的来,都朝他灌酒,最后果然醉了,只能由同宿舍的他那人扶回去。

果然是每个月去健身房的人,还是有些重量的,沈相乐把人往床上一放,直起身来喘气。

他有些郁闷,对比起许乐常,自己好像是太瘦了,力气也不大,没什么肌肉。

要不问问许乐常去的健身房是哪家,自己去办个卡?

想起自己上次看到的,他就一阵挫败。

这时床上的人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了面前人的神情,他强撑起精神,坐起身,有些含糊的问道“你怎么了?

沈相乐现在被醉酒的人关心的问“怎么了,难免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说道“没什么,你还好吗?我去给你倒杯水。

许乐常拉住沈相乐的胳膊,“没事,我没事,刚刚你怎么了,不像没事。

说出来太丢脸了,沈相乐只能说一句“我太累了,在喘气呢。

许乐常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但是最后,还是笑了出来,笑得越来越大声。

饶是沈相乐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么久的嘲笑,他红着脸斥道“别笑了!

许乐常连连抱歉,“对不起,对不起……

沈相乐泄了气,别人身材好那是他努力,自己在这发什么火?

许乐常睡意又上来了,看着面前愁眉苦脸的少年,迷迷糊糊的说“好了,下次我去健身房也带你去,好不好?

本来沉稳的声线微乱,有些沙哑,让人觉得还挺好听,挺有味道的。

沈相乐也不是别扭的人,况且这话许乐常说的正经,没有嘲笑的意思,于是他就点了头,还顺便说了一句“你别忘了。

许乐常勾着嘴角又躺了回去,口里嘟囔着“放心,不会忘的。

沈相乐望着已经睡过去的男生,柔和的脸上泛起了笑容。

于是,在下一个周末,许乐常就带着沈相乐去了自己常去的健身房。

“我一般会去跑一个小时,然后做些拉伸,再去做其他的项目,你看看有哪一个感兴趣的,或者就跟着我一起走?

沈相乐想了想,决定跟着许乐常一起。

其实许乐常以为他坚持不了多久的,毕竟沈相乐看起来太温和,太清秀,与健身房里太不搭,而且,看着他满身大汗还坚持的在跑步机上跑步时,总觉得让人不忍心。

不过一个多月下来,沈相乐每次都跟着他一起,做完了每个项目,到先开始的喘不上气,现在已经可以承受了,只是还是有些力竭。

许乐常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很不错了,你进步很大,加油!

沈相乐刚喝下一口水,喘了一下,但还是满面笑容的点了头。

少年白皙的额头缓慢的留下汗珠,因为运动而微红的脸颊冒着热气,更衣室后面就是洗浴间,整个房间的温度都挺高的,两人的体温也慢慢上升,呼吸间有种难以言道的气氛。

沈相乐先移开了眼,拿起了换洗的衣服,有些慌乱地说“我去洗澡了。

他走了后,许乐常回过神,尴尬的把柜门打开,遮住自己尴尬的地方。

他难以置信的呼了口气,这是第二次了。

第二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起反应。

他到底怎么了?

小说《岁在桔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岁在桔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