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牢笼之鸟

>

牢笼之鸟

南瑶无爱 著

小说推荐 珑栀 魏鸫梧

小说推荐《牢笼之鸟》,由网络作家“南瑶无爱”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珑栀魏鸫梧,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这个世界与一个自称【梦】的世界连接在一起,那当时所有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昏迷,梦到了六百名来自【梦】的角色,同时这个世界也开始莫名出现来自【梦】的怪物,现代科技对它们束手无策,只有被【梦】的角色选定的【梦语者】才能消灭它们,人类的科技也仅仅是能够把【梦】的怪物困在一个空间,组织【梦语者】来消灭它们,而那个组织也取名为Dream processing personnel,简称【DPP】——...

来源:fqxs   主角: 珑栀魏鸫梧   更新: 2024-02-04 22: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小说推荐《牢笼之鸟》,男女主角珑栀魏鸫梧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南瑶无爱”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毕竟普通人真的很畏惧死亡,以及失去死亡自由的恐惧都在不停的折磨他们,所以这里其实并不缺少自杀的,但大家还在努力的活着,这是为什么呢?可能是还对未来保持一种天真的想法也说不定?但更多的是心有不甘,为什么是自己要被生活磋磨,为什么是自己要为时不时就会出现的危险而担惊受怕——【为什么自己不是梦语者?】——...

牢笼之鸟第1章 我拒绝在线免费阅读

十年前,这个世界与一个自称【梦】的世界连接在一起,那当时所有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昏迷,梦到了六百名来自【梦】的角色,同时这个世界也开始莫名出现来自【梦】的怪物,现代科技对它们束手无策,只有被【梦】的角色选定的【梦语者】才能消灭它们,人类的科技也仅仅是能够把【梦】的怪物困在一个空间,组织【梦语者】来消灭它们,而那个组织也取名为Dream processing personnel,简称【DPP】——

某偏远落后的小镇上,在昏暗的街道上,有很多摊贩在摆摊卖东西,商品琳琅满目,比如说什么肉类,菜品,武器,以及一些预防【梦】怪物的装备,它的作用很简单,只需要安装到颈部,当怪物来袭时它将自动把毒药注入身体来达到人一瞬间死亡而不会被怪物折磨痛苦的死亡。听起来很绝望对吧,但这个已经是常态了,甚至还有专卖店来卖,只不过地摊上的一般都是淘汰或者别人用过的重复机。毕竟普通人真的很畏惧死亡,以及失去死亡自由的恐惧都在不停的折磨他们,所以这里其实并不缺少自杀的,但大家还在努力的活着,这是为什么呢?可能是还对未来保持一种天真的想法也说不定?但更多的是心有不甘,为什么是自己要被生活磋磨,为什么是自己要为时不时就会出现的危险而担惊受怕——

【为什么自己不是梦语者?】

——之类的等等不甘都在不知名的情况下坚持着人的求生欲,或许也有坦然的,活着就活着,死了就死了,那种人是让人敬佩的,但同时也让人感觉差了点什么,有点没有面对诸多场景的情绪,甚至有些无法体验更多情绪——啊啊,我扯远了,咳咳,回归正题。当然,还有一种人,不断努力活着只是想逃离牢笼的——

沿着街道一直走,走到深处,和流浪汉说出暗语,流浪汉将为你指出通往酒馆的道路,那不是普通的酒馆,那是聚集着没有被【DPP】收编的梦语者,他们干一些黑色的交易来争取钱财,有时是杀人放火,有时是抢夺什么,你说他们丧尽天良不得好死?拜托,他们也是想生活下去才不得不干下去,与其被【DPP】收编过上可能下一个任务就会死的生活,还不如卑劣一点的活下去,哪怕干的事情丧尽天良,不过酒馆有的时候也会出现一些猎奇的任务,比如说会有一些有钱人圈养一些【梦】的怪物,招募一些梦语者来看他们与怪物厮杀,这一般都价格高昂且充满危险,不是一般的强者都不会去接取这个任务,但有个人是例外,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她的长相,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一切,唯一知道的大概就是她的性别,以及她是连续七年的擂台冠军——

一处地下擂台上,怪物刚把一个挑战者撕碎吞噬,场外有人呐喊助威,没有人在意那个梦语者的死亡,所有人都草菅人命。

“看来我们的挑战者还是没能挑战成功啊!不过没关系,接下来有请我们连续七年的擂台冠军——无名氏!

一处笼子的门被打开,擂台上走进一个带着帽子和面具的家伙,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那家伙赤手空拳的进去,怪物很快就注意到她,猛地扑了上去——

一处破旧的楼房的角落里,一位少女提着刚买的菜,摘掉了面具和帽子,甩甩头发,我们这才得以所见她的面容,是个长相清秀的面庞,剪着刚刚到脖颈处的黑色短发,前面的碎发要短于后面的头发,红如血的瞳孔看起来要冷血无情多了,少女整理了一下衣服,换了一副表情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奶奶,今天我买了您爱吃的鱼,我们今天吃鱼怎样?少女刚走到客厅就看到家里一群穿着制服的家伙,拿着袋子的手突然紧了紧。

“珑栀你回来了,快来快来,这孩子说是你以前的朋友,你们快来叙叙旧。老人拍了拍她旁边女孩的手,珑栀看了看那家伙,浅灰蓝色的长发披在身后,看样子怎么着都已经二十多岁大学毕业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这个穷乡僻壤出来的人,更别提是自己的朋友了。

“你好啊珑栀,我是魏鸫梧,还记得我吗?

“……魏鸫梧啊,我记得你,你怎么来了?

“有些事情想到你了,就过来看看你怎样了。

“这样啊,奶奶我想吃您做的鱼了,可以给我做吗?珑栀走到奶奶身边撒娇的说着,奶奶慈祥的笑了笑。

“都多大孩子了还跟奶奶撒娇。

“在奶奶这里珑栀永远都是小孩子。

“哈哈哈,好,好,奶奶给珑栀做鱼吃。珑栀扶起奶奶,奶奶接过珑栀手里的菜就走向了厨房。当厨房出现锅碗瓢盆的声音时,珑栀冷冷的看着魏鸫梧,似是要把她盯穿一样。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老朋友叙叙旧啊。

“奶奶耳朵不好,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们【DPP】的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这么快就发现我们的身份了?魏鸫梧故作惊讶,珑栀瞟了一眼周围的家伙。

“谁家普通人穿统一制服来别人家?

“是这样没错,你好珑栀,我是【DPP】东区分部D队的队长——魏鸫梧,等级S的梦语者,在此邀请你加入我们【DPP】。

“我拒绝。

“诶?为什么?是我们福利不好还是我们制度不好?

“先不说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但外婆需要一个安稳的家,一旦加入你们【DPP】谁能保证这个家还能安稳?

“可是俗话说得好,牺牲小家成就大家——

“我凭什么要为了其他毫不相关的人而对外婆不管不顾,把自己的生命不当回事?!珑栀打断了魏鸫梧的话,似是一种质问的语气诉说着。

“我不知道你是冒着什么情怀加入【DPP】想拯救所有人,但我又为什么要被你的道德标准来束缚?我为什么要救所有人?就算我救了所有人又能怎样?其他人能歌颂我们多久?你能保证当怪物消失后我们梦语者能不被社会当成异类抛弃处理掉?你拿什么和我保证?就算你保证了以后要是真出现了这种情况你又能怎样挽回局面?

“我,我不能保证……

“你看,你都没办法保证,我又为什么要加入你们【DPP】?这句话说到在场所有【DPP】成员心里去了,没有人能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到时候自己又能怎么办,但魏鸫梧还是坚定的说道

“我的确无法保证,但只要你愿意加入【DPP】,我们可以共同去书写我们的命运,书写他人的命运,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被【梦】害的家破人亡的可怜人,这一切将在我们这一代结束。

“少说大话了,我还是拒绝,你是说不动我的,可能在你眼里我就是个自私的家伙,但如果能给外婆一个安慰的家,你怎么看我都无妨了。

“不是的,我没有这样看过珑栀,我只觉得珑栀你是一个关心家人,把家人放在第一位的守护者。

“不管你这个家伙怎么想,现在马上从我家出去,别在来了。珑栀下了逐客令,魏鸫梧也不好留在这里,只好带队离开。

走到外面的时候队员不解的询问魏鸫梧。

“队长,就这么走了?不管她了?

“当然不是,我们明天再请请试试。

“可是队长我们直接强行带走交给调教科调教多好啊?

“刘斌,我们还没有无耻到和别的队伍一样。

“可是队长我们再完成不了任务就要强行解散了,倒是我们所有人都要被分配给不同的队伍……那个叫刘斌的年轻人似是有些无奈和委屈,所有人又陷入诡异的沉默。

“那我们就努力的完成这个任务,而且那家伙可是地下擂台赛蝉联冠军七年的家伙,和我们这群选定最长还没超过三年的家伙完全不一样,她的角色万一是比我都高的S 等级的甚至能秒杀我们……

“怎么可能队长,不是说梦语者使用能力越多被侵蚀的概率越强吗?她要是真的是S 的梦语者应该三年就死了!

“万一她有什么特殊能力,这就是我们该赌的问题了。

人被角色选中成为梦语者后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代价就是使用能力越多,越容易被角色侵蚀,当侵蚀度达到一定指数,那梦语者将被角色强制附身,没有人能撑住强制附身,一旦被强制附身等待梦语者的只有爆体而亡,然后角色就会去寻找下一个人成为梦语者。

转天早上,阳光明媚,但在高楼耸立的偏远地区,阳光是照不到底下的,但每天珑栀都会带奶奶去晒太阳,一般都是走到以前自己的学校的天台去,因为学校很久以前就废弃了,所以还只有四楼高,并且天台还能照到阳光。

奶奶坐在轮椅上,珑栀推着轮椅上楼梯,为了方便上下楼,珑栀很久以前就把楼梯拿土填成一个小坡,但有的时候还是有些费劲,但珑栀从未抱怨过。

“珑栀,要不奶奶还是下去和你一起走吧?

“没事的奶奶,您坐着就会,珑栀一点都不累。珑栀推着轮椅上了一半的楼梯,但没站稳自己要往后滑,好不容易站稳了但轮椅歪了,眼看就要向后倒去。

不好——

有人从后面扶住了轮椅,珑栀安下心来,结果一转头就看到是魏鸫梧,瞬间就没什么好脸色了,但是还是有点礼貌。

“谢谢。

“没事,不客气。

“是谁来了啊?奶奶询问着,魏鸫梧帮珑栀一起推着轮椅上了最后的楼梯。

“奶奶是我,鸫梧。

“啊,是鸫梧啊,又来找珑栀叙旧了啊,孩子你昨天怎么就突然走了呢?奶奶亲自做的鱼可好吃了,可惜你和你的伙伴们没有吃到。珑栀瞥了眼魏鸫梧就去打开天台的门了,门把手有些发锈,差点就拧不开了,但还好还是拧开了。珑栀推着奶奶的轮椅进去了,魏鸫梧跟了上去。

“唉,真是可惜了,抱歉啊奶奶,我们昨天临时有事回去了。

“忙啊,忙点好,那你们今天没事吧?今天来奶奶家,奶奶给你们做大餐。

“奶奶,你身体不好……珑栀试图劝阻奶奶,但奶奶轻轻拍了拍珑栀的手。

“哎,珑栀,奶奶怎么教你的?

“要好客,要对人友善。珑栀闷闷的说,似是有些委屈,可是这家伙是【DPP】的,自己并不想冒这个险。

“这才是奶奶的乖珑栀,就这么定了,鸫梧你们今晚有事吗?

“我们今天休息倒是没事,我们真的可以吃奶奶的大餐吗?魏鸫梧蹲在奶奶脚边撒娇的发问,奶奶笑了笑,摸摸魏鸫梧的头。

“那是当然,奶奶做的饭可好吃了,馋哭你们哦。

“那真是太好了,我替我们所有人谢谢奶奶啦!

“哈哈哈,真是个乖孩子。

小说《牢笼之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牢笼之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