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只是喝口血你说我是吸血鬼

>

我只是喝口血你说我是吸血鬼

咖啡和我 著

奇幻玄幻 石墨

主角是石墨石墨的奇幻玄幻《我只是喝口血你说我是吸血鬼》,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咖啡和我”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公元2237年,太平洋内突然出现两座巨型孤岛。五大强国联合部队探索孤岛,最后仅剩一人存活回来。通过他传回来的消息我们才知道,那两座岛上有泰坦巨兽!史上最变态的狱长石墨猛嘬一口兽血,笑嘻嘻的对着最后泰坦巨兽说道:“就还差你的血,卡就打满了!”...

来源:fqxs   主角: 石墨石墨   更新: 2024-02-04 22: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只是喝口血你说我是吸血鬼》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石墨石墨,《我只是喝口血你说我是吸血鬼》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怎么,你觉得他有些可悲了?世间可悲的人和事多的多,他不过是经历了其中一种便觉得难以忍受了吗?我们都是从江南湘沅而来,在这为楚国把守,他们都勇敢,单纯,信任国家。他们愿意带长剑,挟秦弓,在旌旗蔽日的战场上与敌人交锋,纵使死了也甘心,因为魂魄会化为鬼雄,回到家乡,受到乡人祭享,但现在边疆暂时无事,这个伟...

春城:庄周复仇第5章 楚国在线免费阅读

现在只剩下两人,范蠡对庄周微微点头,趁着夜色出发。来到楚城门口庄周和范蠡躲在草墩里。前面闪着火光,是士兵在看守。夜色已晚有些士兵早已昏昏欲睡。这时站在最前面两个士兵攀谈起来。“防二,今早听你讲的那个异梦,实在值得细细琢磨,你说宋国叛臣之子流落在外,年少到今日不过十几年,如今他的锐气不知被磨的怎么了。怎么,你觉得他有些可悲了?世间可悲的人和事多的多,他不过是经历了其中一种便觉得难以忍受了吗?我们都是从江南湘沅而来,在这为楚国把守,他们都勇敢,单纯,信任国家。他们愿意带长剑,挟秦弓,在旌旗蔽日的战场上与敌人交锋,纵使死了也甘心,因为魂魄会化为鬼雄,回到家乡,受到乡人祭享,但现在边疆暂时无事,这个伟大的死,也不容易得到。一堆火旁是另外几个士兵,他们显然听到了这边的谈话。“入秋以来,疟疾流行,十人九病,又缺乏医药,我们虽生在楚国旌旗下,但什么都没有是不是显得未免太可怜了,身体强壮的,还能勉强克制,身体弱的,病压倒了人。另外几个士兵也加入他们谈话。“久病经秋的人,由疟疾转为更严重的疾病,在他临危之际到最后呼吸时,就把他抛弃在僻静的荒野山坡上!让他那惨白无光的眼神在望一望最后的秋空!甚至当乌鸦和野狗靠近时,他还能举起一只枯手。战士们越来越激愤,他们堆作一团,叽叽喳喳的声讨着罪行。范蠡和庄周点头示意,这是一个难得好时机。这时一个士兵说“我们来给那病死的同胞举行故乡仪式吧。其中一个充作巫师,呜呜咽咽唱着招魂的歌曲,声音那样的凄凉,那样的沉重。庄周难以为失去的士兵悲伤,在范蠡的掩护下进了楚国。当庄周没有回头,但那悲凉的声音还是传入他的耳朵里。范蠡也有些愣神,虽脚步没停,但他想着他曾经所居住的地方是人间呢,还是已经变成人间炼狱。这时巫师在火光中作出手,向四方呼唤,在朝着东方的时候。庄周和范蠡听的清清楚楚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庄周和范蠡听到着一句句词句,身体怎样也动不了了,直到那团火渐渐熄灭,他们也久久不能平复,最后他们的身影模糊直至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阳光将他们拖起,范蠡来到楚国的街上,他实在想见一下许久未见得故乡变化有多大。清晨三街六巷,七坊八区到处鸡飞狗跳,摔盆打碗的喧闹声吸引着范蠡,老百姓在衙役,士卒的喝令驱赶下,搬着家具,抬着器物,赶着犊车,拖儿带女,如同逃难般三三两两的向西边拥挤着踉跄走去。范蠡跟着人群也像西边而行,而在东角绿庭之外,站着一队队高大威猛,雄健的军卒。他们头戴豹皮毡帽,彰显着楚国军队的显赫。在一排排军队围绕着绿庭上的一位,体态肥硕,苍髯老者。这老者穿着一袭油光生亮的黑绸毛毡,斜靠在凉席边上的粉衫少女身上,他双目微闭,神情悠闲。那少女肤若凝脂,貌若天仙,却峨眉微蹙,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只是淡坐在老者身前。“爱妃果真是国色天香,老夫闻着你身上丝丝幽香也是沁入老夫心脾,浑身舒坦。老者半眯着眼盯着少女,笑嘻嘻道。“大王取笑贱妾。少女听到老者开口,急忙收回眼底思绪,捻起一旁的葡萄,轻笑喂向老者口中,淡淡说道“能为大王您祈福,已是郑袖莫大的福分了,以至于大王你所说的幽香,贱妾哪有这样的天赋。少女娇羞,娇嗔道“呵呵呵……你没有这天赋异禀?你自己大概是习惯的没有察觉出来,我可是百闻不厌啊,你肌肤上的香独特,馥郁浓烈……老者在空气中贪婪的猛吸几口,倏的一下睁开眼睛,侧过头盯着她,少女被这凝视盯着有些不适,老者的目光越发炽热起来。这时忽的听见绿庭外有人轻咳一声,老者面色一变,目光盯着绿庭之外。来者正是他的心腹。宋义在绿庭外台阶上躬身垂手立定,微微低着头。两眼俯视着自己的脚下,缓声启禀道“大人,属下有要事相告。郑袖立刻知趣地从老者身旁起开,轻摆腰扭,退到老者身后。宋义这才抬起头来,瞥了一眼站在老者身后的郑袖,微微皱了皱眉,拱手禀告道“大王,属下有关国家大事想向您单独禀告。原来那老者竟是楚国国君楚怀王。他一听宋义此言,立刻会意,却不照办,而是不以为然呵呵一笑,侧身伸手抚摸郑袖的润玉般的脸,将她重新拥入怀中,郑袖咋呼,但转而重新附上楚怀王的胸襟。同时庄王开口说道“郑袖侍奉我一向是恭谨得宜,她无须回避。宋义,你且进庭中讲话罢了。宋义只能缓步登上台阶,站到亭子门口处“已经按您的吩咐,将城东百姓移去楚西部地带。楚西部人烟稀少,从中部调派一些百姓去那里居住,不仅可以开阔疆域,更为重要的是楚交界地带,如果外邦人想攻打楚国,百姓也具有抵抗作用,减轻伤亡的同时楚国军队可以及时赶到。他暗暗一叹,自知自己就算劝谏也毫无办法。“宋义,你最近听说了吗,宋国叛臣之子,周游列国,我倒是有些好奇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楚怀王说完,怀里的郑袖整个人一愣,思考片刻后她娇嗔开口“大王,我听世人总说庄周是个奇人,精通兵法,实在不济,抓到他送给宋国也能为楚国增多几分好处,况且臣妾也是想见见他有没有大王您一分聪慧呢?郑袖说完往庄王身上靠了靠,细软的手摩挲在庄王脸上。“呵呵呵……爱妃想见,那就见见,宋义你查一查庄周在哪,带他来见我。宋义微微颔首,点头答应“是!城西范蠡被人群推搡着,他有些烦躁。他不明白为何要让如此多的百姓搬迁,耗费财力不说,人力更是难以算计。他拉住旁边的男丁“你们这要去何处?大包小包要去哪?那男丁本就已经按耐不住泪水,在经范蠡一问,那男子抱头痛哭“我一家老少都要搬迁到楚西部,楚怀王想拿我们这些人命来抵挡外敌啊!什么?那楚怀王受郑袖蛊惑早已没有当初的样子,当今的法子也定是受到郑袖干涉。现在我要去西部边疆交界,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忽然那男子倏的一下喊道“罢了,去那也是老天的安排。范蠡目视着他木楞离开,范蠡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赶忙返回。风从他的耳边吹过,他只得听见稀稀拉拉人群哭声在耳边起伏。他心如海啸般涌过,像是如鲠在喉。庄周望着楚国的山水,他感觉自己获得了真实的生命,他想着见到楚怀王之后能为楚王谋略,他现在有点兴奋带点希望了,他渴望着复仇,他还从未见过楚怀王,但是在他的认知中庄王应是那样的尊贤重士,他不知道现在他所想的会有多可笑。他现在已经沉浸在复仇世界里了。他只有任凭他的想象把他生命里的饥渴扩张到山水里去。

小说《我只是喝口血你说我是吸血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只是喝口血你说我是吸血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