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开局直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

开局直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风流武某人 著

军事历史 忠福 易安

看过很多军事历史,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开局直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是“风流武某人”写的,人物忠福易安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第一人称 风流情节】一部帝王的奋斗史一部香艳的风流史一部无法考证的战国史一部不择手段的发家史...

来源:fqxs   主角: 忠福易安   更新: 2024-02-04 22: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开局直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讲述主角忠福易安的甜蜜故事,作者“风流武某人”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黑衣人出剑速度快到了极点,没等六名武士做出第二个动作,剑锋闪电般划向他们的咽喉,血雾沿着他的剑尖喷射而出,凶残的场面让采雪险些呕吐出来。黑衣人杀掉六名武士之后,挺剑向雍王冲去,他的同伴已经干脆利落的杀掉了两名武士。我和采雪的手紧紧相握,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冰冷的体温。在他们专注向雍王发起攻击的时候,...

开局直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第4章 锋芒在线免费阅读

我突然意识到,这两人的目标一定是我,我低声命令道“冲上去,阻截住他们!保护我的六名武士迟疑了一下,在他们看来守在我的身边才是他们真正的职责所在,却没有想到正是他们的存在将我和雍王置于险地。

“快去!我怒喝道。

他们终于举刀冲了上去,我拉起采雪的柔荑迅速向火光无法照及的船角跑去。

六名武士和两名黑衣人在船首相遇,六把长刀同时向两名黑衣人砍去,两人俱是黑衣蒙面,志在掩饰自己本来身份。左侧的那名黑衣人身材较为窈窕,一看就知她定然是女儿之身,她足尖在甲板上轻轻一点,身躯已然跃起三丈有余,轻松脱离了六名武士的阻击,在空中一个曼妙的翻腾,双手分握一柄寒光凛凛的短剑,如轻燕般向雍王的方向投去。

留下的那名黑衣人闪电般抽出一柄宽约五指的阔剑,以自身为中心弧形挥出,和攻向他的六柄长刀一一相撞,剑锋过后六柄长刀从中被斩成两段,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此人手中的长剑定非凡品。

黑衣人出剑速度快到了极点,没等六名武士做出第二个动作,剑锋闪电般划向他们的咽喉,血雾沿着他的剑尖喷射而出,凶残的场面让采雪险些呕吐出来。

黑衣人杀掉六名武士之后,挺剑向雍王冲去,他的同伴已经干脆利落的杀掉了两名武士。我和采雪的手紧紧相握,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冰冷的体温。

在他们专注向雍王发起攻击的时候,我和采雪悄声无息的向二层船舱移动。下面的武士开始占据了主动,我方人数在混战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只要能够到达底层甲板,我和采雪就可以和众武士会合。

我听到两声女子的惨呼,然后是雍王惊恐的大叫,我和采雪加快了步伐向底层甲板逃去,一道黑色的身影从上方俯冲下来,闪耀着寒芒的剑尖瞄准了我的胸口,我的镇静在这种生死关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采雪猛然扑在了我的身上,用娇躯为我挡住了这志在必得的一剑。

短剑刺中了采雪的右胸,对方也许是没有想到采雪会突然冲过来挡住剑锋,惊奇的咦了一声,然后迅速收回了短剑。

我用手捂住了采雪的创口,鲜血沿着我的指缝汩汩不断的流出。

黑衣女郎一双妙目充满杀机的盯住我,她扬起短剑指在我的咽喉之上,剑峰冷森森的寒意,让我的肌肤泛起了细小的皮疹。

雍王在另外一名黑衣人的挟持下,哭丧着面孔从舷梯上走了下来,那名黑衣人大声道“他是不是平王!

雍王平日里表现出的那点勇气,早就消逝的无影无踪,肥胖的脑袋如鸡啄米般不住点头,生死关头他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寻常的奴婢。

我和雍王的先后被擒,已经让手下的武士彻底失去了抵抗的勇气,他们一个个收起了剑刃垂头丧气的看着我们的方向。

黑衣人从牙齿中挤出一句话“杀掉他!

采雪竭尽全力道“要杀……殿下……先杀我……我的内心涌起一阵难言的感动,我轻轻抚了抚采雪的长发,然后将五指落在短剑的剑刃之上“我并非怕死,只是你若杀我,恐怕会有千万名无辜百姓因我而死!

少女明澈的眼眸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我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这位姑娘,胤飞已知必死,还望能给胤飞片刻时间,留下一封遗言!

雍王身侧的黑衣人冷笑道“死便死了,哪还有恁多话说?

我内心怦然一动,听这黑衣人的口音竟然是康人,表面上却从容依旧,淡然笑道“胤飞之命,已然掌握在二位手中,难道你还怕我这一介文弱书生不成?

我双目盯住那黑衣少女“姑娘想必既非秦人,也非大康之民,杀死胤飞之后,便可成功破坏两国和谈,挑起秦康战火,从而让本国得以坐收渔人之利!

此话一出,就连挟持雍王的黑衣人也是微微一怔,这更证明了他极有可能就是本国之人。

采雪已经在我怀中昏了过去,我爱怜的看了看她“姑娘可知道我这书僮缘何舍命救我?

那黑衣少女虽然仍不说话,可是从她的眼神中,我已经知道,她肯定想听我揭示这个问题的答案。

“康秦两国素有间隙,大康连年灾害,国力已大不如前,若是此时和秦国发生战事,必然使百姓遭殃,生灵涂炭。我死,区区一命何足道哉,我活,却可换得大康片刻安宁,休养生息,积蓄国力,书僮虽小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他为我挡剑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他的主人,也是为了他留在大康的父母和亲人!这段话我说得慷慨激昂,手下武士无不动容。

我喟然长叹道“胤飞既然请缨入秦,早已抱定必死之心,若死在秦人手中,胤飞还可落得为国捐躯的薄名,可惜,可惜,没想到胤飞壮志未酬,竟然死在大康的国土之上……

我说到这里,大胆的向前跨了一步,那黑衣少女锋利的剑刃顿时割裂了我的肌肤,鲜血沿着剑刃淋漓而下,黑衣少女下意识的将短剑向后回缩了一下。

我大声道“胤飞别无他求,但求能够留下一封亲笔遗书,向皇上阐明一切,胤飞既非死在秦人之手,也非死在康人之手,乃是他国生恐秦康议和,从中破坏,也许可以化解百姓的这场战祸。

我手下的武士重新亮出长剑“平王若死,必将尔等碎尸万段!激昂的斗志重新回到他们的身上。

黑衣少女刚才凛冽的杀气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坦然道“姑娘可否给胤飞这个机会?

挟持雍王的黑衣人和这名黑衣少女对望了一眼,居然同时放下了利剑,我之所以说出刚才的那番话,完全是基于推测他们是大康子民的基础上,此举实在是冒险之至,如果有所谬误,我恐怕死无葬身之地。

那名黑衣人转身先行向船舷走去,黑衣少女剪水双眸冷冷盯住我“胤飞,你最好记住你今晚所说的每一个字,如果将来敢为祸百姓,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我淡然笑道“姑娘无需过虑,胤飞走入秦境,便等于单足踏入坟墓,恐怕今生也不可能祸害大康之百姓!

那少女双目中竟然闪过一丝怜惜之色,虽然是稍纵即逝,却被我敏锐的把握到,她幽然道“若是当今的皇帝有你一半的见解,大康也不会沦落到今日的境地!

她转身向远方掠去,瞬息之间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其余的匪徒也迅速退下了楼船。

手下的武士看到敌人撤退,正欲追赶,被我大声喝住。

看着那星星点点的渔火四散而去,直到完全消失,雍王才无力的瘫软在甲板上,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那场恐惧,还是有感于两名歌姬的枉死,浑浊的双目居然流出泪来。

我把采雪已经变得微凉的娇躯横抱在怀中,大声吼叫道“御医!

御医孙采医在皇宫之中排名第三,真正的水平却是所有御医之首,他为人木讷,不擅言辞,四品医官的职位已经整整二十年未曾变动。我自小身体强健,和他唯一的一次接触,就是母亲生我之时。

我用银质剪刀,剪开采雪完全被鲜血浸透的棉衣,她细腻柔滑的背脊展露在我的眼前,艳如娇雪般的右肩下,有一道寸许长度的血口,鲜血仍然在不断的流出,我的内心忍不住颤抖起来。

孙采医打开随身的药箱,从中取出药酒和纱绵。

我冷冷道“今日之事,除了你我之外,我不想有第三个人知道!

孙采医用药酒擦去采雪伤口周围的血迹,淡然道“孙某为人,该说的不想去说,不该说不屑去说!

我欣赏的点了点头。

孙采医将蚕丝穿入金针,凝神贯注的将刀口缝合起来,又在上面覆好他自己调配的伤药,用白纱将伤口包扎停当。

“她的伤势可有大碍?我对采雪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孙采医缓缓合上药箱,他的额头也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水“殿下放心,短剑虽然锋利,可是入肉并不太深,并未伤及肺腑。

“那她为何至今还未醒来?

“因为失血太多,加上她体质虚弱,恐怕要等上一段时间才会醒来。

我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孙采医又道“我会调制一些补血理气的药物,相信一月之内,这位公子定然可以完全康复。这句话充分证明,他远非别人所说的那样迂腐,短时间内我对他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时舱外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侍卫在门口焦急的喊道“平王殿下,雍王出事了!

我内心猛然一怔,向孙采医道“你跟我去看看!转身慌忙向舱外走去。

雍王发髻散乱的站在一群武士的前方,他手上握着一把仍然在滴血的长剑,脚下躺着一名受伤的水手,他声嘶力竭的叫道“转向!送我回康都!那群武士都是他带来的心腹,看情形显然站在了他的一边。

我分开众人向雍王走去。

“不要过来!雍王把锋利的长剑架在水手的脖颈之上,双目通红的叫道“快让他们转向返回康都,否则我……我就将他们全部杀死,然后自刎在你的面前!

我心中暗笑,雍王绝对没有自杀的勇气,可表面上我必须装出关切之极的模样,颤声道“皇叔……不可……

雍王喃喃道“我不想死在秦国……我不想死在秦国……

“皇叔!侄儿此番入秦,实则背负大康千万百姓殷殷厚望,父皇之所以让你陪我同来,定是看中你深谋远虑,胸怀大计,必要时可以为我指点迷津。此地距秦只有一夜航程,若皇叔执意返航,侄儿唯有独自入秦,方可令百姓安心,让父皇宽慰……

我看了地上的水手一眼“此事和他人无关,皇叔何苦为难这些下人!我转身向身边侍卫道“准备行囊,在前方渡口处送我下船!

雍王万万没有想到我会主动下船,一时间搞不清我真正的意图何在。

我又向前走了两步“皇叔!侄儿就此与你别过,你最好对父皇说是我执意要单独前去。父皇性情暴烈,若是知道此事真相,恐怕会对皇叔不利。

雍王一张面孔顿时变得煞白,他生平最惧怕的就是我的父皇,想到皇兄翻脸无情的样子,他整个脊背都被冷汗湿透。

我的目的就是打击他内心中最为薄弱的环节,我淡然笑道“不过你和父皇手足情深,也许他不会深责……

雍王握剑的右手不断发颤,剑尖终于无力的垂了下去。此时底舱的水手听到动静,一个个拿着棍棒鱼叉从舷梯冲了上来,看到同伴被雍王刺伤,无不义愤填膺,眼看一场暴乱又要发生。

我屈身扶起那名受伤的水手,将他交到孙采医的手中。那些水手已经将雍王和他的随身武士团团包围了起来。

我大声道“诸位兄弟,请听胤飞一言!也许是我刚才在匪徒夜袭的时候表现出的勇气,这些人齐齐的静了下来。

我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屈膝在众人的面前跪了下来,谁都没有想到我一个堂堂的皇子居然跪在他们的面前,整个场面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我充满深情道“胤飞远离大康,不知何日才可回还,第一个需要拜的就是故土!我恭恭敬敬的在甲板上上拜了一拜。

“第二个要拜的就是大康百姓,若没有他们,焉有我大康数百年基业!我又在甲板上拜了一拜。

我环顾众人“第三个要拜的就是你们,若没有众位兄弟拼死相保,胤飞早已死在匪徒之手,你们保住的不仅仅是胤飞之性命,还有大康万民安居乐业的希望我屈身又要拜下去。

“平王殿下!激动之极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甲板上所有的武士和水手一个个热泪盈眶的跪了下去,只有雍王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我哽咽道“楼船虽然遍体疮夷,却承载着大康万民的全部期望,能够为大康实现和平的不仅仅是我自己……还有你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同样的重担……我一辑倒地,人群中传来激动的哭泣声。

人群缓缓散去,雍王武士和水手之间的冲突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我冷冷望向一脸羞惭之色的雍王,大康的天下就荒废在这帮庸碌无为的皇亲国戚手里。

即使是雍王的亲信武士此刻看我的眼神也充满了崇敬之情,我的内心却没有感到任何的得意,这些匪徒并不是为了劫取财物,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杀死我,破坏康秦之间的和谈,从刚才的事情我有理由相信,幕后的主事者来自大康的内部,而且此人定然身居高位,对我们此行的具体路线了如指掌。

雍王在危机中几近崩溃的表现,不得不引起我的警惕,我要摧垮他的全部信心,让他在整个团队中失去所有的威信。

我向雍王手下武士道“刚才的混战中死伤了不少的水手,你们脱下铠甲,去下层帮忙!这些武士已经被我完全折服,二话不说的脱去铠甲,加入了水手的阵营中。

雍王惶恐不安的说道“他们都去划船,谁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我淡淡的笑了笑“皇叔的舱房已经收拾完毕,我若是你,就会安安稳稳的睡到秦都!雍王本想发火,可是遇到我凌厉的眼神,他马上垂下头,灰溜溜的向自己的船舱走去。相信在他的内心中,三十一皇侄早已非昔日那个乖巧懦弱的孩子,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

孙采医已经为那名水手把伤口包扎好,他向我欣赏的点了点头,背起药箱向底舱走去,那里还有很多伤员等他救治。

回到舱房,采雪仍然处在昏迷之中,我坐在榻边,爱怜的为她擦去额上的虚汗,她的体温很烫,根据孙采医所说,发烧是正常的现象,我把毛巾用冷水打湿,覆盖在她的额头。

采雪奋不顾身为我挡住那一剑的情形始终在我的眼前浮现,我看着她憔悴的俏脸,心中默默道“采雪,他日我若有功成名就的一天,绝不会忘记你的这份深情厚意!

采雪娇躯突然颤抖起来,似乎坠入极其可怕的梦魇“殿下……不要……不要……我握住她不住舞动的柔荑,她刚刚有所平静,又惊恐道“不要……杀我……不要……一颗晶莹的泪水自她的眼角缓缓滑下,无声的滴落在枕边,我怜惜的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痕,这柔弱的少女一定经历过旁人无法想像的磨难。

采雪的体温始终无法降下去,我又找来了孙采医,他用金针为采雪灸治了几处穴道,而后在舱房内燃起一种熏香,清凉的薄荷气息弥散在空气之中。

我亲自把孙采医送出舱外,他却没有即刻离去的意思,低声道“老朽有几句话想问殿下。

我点了点头道“孙先生有话尽管直说。

孙采医和我来到船头处坐下,远处的天空已经露出一丝青灰之色,新的一天即将来临,历经一夜的战火惊魂,我身上的衣服破损多处,脸上也有多处被烟火熏黑的痕迹,不过这丝毫无损于我的勃勃英姿。

孙采医将药箱在我们两人之间放下,双目炯炯有神盯住我道“老朽有一事不明,秦国乃虎狼之国,众皇子个个避之不及,平王为何逆流而上,只身前往险境,难道真的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吗?

我淡淡笑了笑,反问道“先生以为呢?

孙采医正色道“人生于世上,凡事必首先考虑自身利益安危,即使圣贤仍未能免俗也,殿下明知前途艰险,仍冒险为之,必然是另有所图!

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孙采医对我说这席话目的究竟何在?

孙采医继续说道“殿下昨夜之所为让老朽豁然开朗!

我的目光停留在孙采医深邃的双眸上,此人高深莫测,决不像他表面显现出的模样。

孙采医道“殿下以万民为己任,实则已经将自身利益与大康子民融为一体,殿下已将大康看为自己的一部分……

我已经听出他话后潜藏的意思,淡淡挥了挥手道“先生多想了,胤飞只想化解眼前的这场战事,让百姓免于战火之灾,并没有先生所说的宏图大志!

我起身正要离去,却听孙采医道“老朽虽然年迈,但还清清楚楚记得殿下降生那天的情景……

我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殿下不哭,不笑,双拳紧握,左足踏七星,十足帝王之相也!我左脚下的七颗红痣,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歆德皇虽然是我的父亲,却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因为我生下来就在冷宫之中,从出生到母亲病逝,父皇从未来看过我一面。

我马上又想到,母亲生我的时候,孙采医一直在清月宫中守候,虽然是稳婆接生,他想必也看到过我的足心。

我冷冷道“孙先生对我说这件事,究竟意欲何为?

孙采医打开药箱,拿出一幅地图,在药箱之上徐徐展开,我低头看去,这幅地图上画得是八国的疆界,和现在的并不相同,当时的大康为众国之首,四邻皆俯首称臣,秦国那时的面积还不及现在的一半。

孙采医道“这幅地图是当年太子殿下留给老朽的。他口中的太子就是我的大皇兄龙胤基,歆德帝唯一册封过的太子,可惜二十三岁的时候暴病而亡,可谓是英年早逝,如若活到现在,坐在龙椅上的应该是他。自从大皇兄死后,歆德帝就再也没有册封过太子,甚至没有传位给我们这些皇子的任何念头。

孙采医道“这幅地图上绘制的是一百年前的疆域,大康当年的声势达到鼎盛。他把地图重新卷好,递到我的手中。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不知他为何要将这幅地图转送给我。

“太子临终之时说过,让我日后如有机会,便将这幅地图送给有能力重振大康的人!孙采医的表情无比的诚挚。

我的内心浮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并不清楚孙采医真正的目的何在,可是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极想得到这幅地图。我郑重接下了这幅地图,孙采医终日紧绷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背起药箱,向我告辞离去。

采雪经过孙采医的救治,烧很快就退了,她的手足又出现了冰冷的现象,孙采医刚才已经将可能出现的情况向我说明,我又为她加了一层棉被,将火盆移到床前。

双手伸入被中,为采雪揉搓着她的纤纤玉足,以此来加速她体内的血液循环。我一向都认为自己的自制力相当出众,可是自从和珍妃之后,我的脑子中总会是不是的想起之前的种种过往,又恰恰是对我的一种考验。

我虽然不是君子,可是也清楚不欺暗室的道理,更何况面对的是一个刚刚舍命救我的少女,经历了昨晚惊心动魄的一战,我实在太过劳累,居然在胡思乱想中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采雪的纤足仍然被我抱在怀中,我抬起头来,正看到采雪娇羞无限的美眸,看她的样子,已经醒来多时了,我慌忙将她的双足放开。

采雪轻轻啊了一声。

“是不是伤口很痛?我关切的问道。

采雪含羞摇了摇头,低声道“脚……麻了……

我马上醒悟过来,肯定是双足被我压得太久,血循不畅的缘故,采雪看到我熟睡,一直强忍着酸麻,没有叫醒我。

我整了整外袍,站起身来,用力舒展了一个懒腰,从西边的舷窗中可以看到此时已经接近黄昏,火红的晚霞仿佛要将整个天际燃烧起来。

采雪挣扎着坐了起来,我慌忙上前扶住她的香肩“你重伤未愈,千万不可动作太大。

采雪惶恐道“采雪岂可占据殿下的床榻。

我笑道“你权且当是我借给你的,以后从你每月的工钱里扣除租金!

采雪低声道“多谢殿下大恩大德!

其实这句话应该是我向她说才对。

我正想对她道谢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大声喊到“秦国船队!我内心微微一怔,秦国这么快就已经派船接应了。

我扶着采雪重新躺下,这才向舱外走去。

已经有许多人涌上了船头,雍王也在其中,看到我出来,他慌忙向我招手道“前方有两艘秦国的战船!这里正处于我们和秦国的中介河段,两国共有这一河段,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有战船来此。

人们让开一条通路,我不慌不忙的来到船头,举目望去,只见前方的水域上,两艘巨型楼船向我们的方向缓缓而来,楼船之上黑色战旗迎风飘扬,上面绣着一个大大的秦字。

雍王感叹道“秦人组建水军并无太长时间,居然已经掌握了制造楼船之术。我的内心和他同时发出了感叹,秦国在这十几年中无论是国力还是军事发展的都是极为迅速,综合实力隐然超出了大康,遥想当年大康的水军抵达之处,无不所向披靡,现在大康引以为豪的楼船,秦人已经可以制造出来,而且长宽和高度都要超出我们许多。

我大声下令道“停止行进,静观对方的变化。

秦人的两艘楼船一左一右将我们的船夹在了中间,左侧的楼船上伸出几条木板,在两船之间临时搭起了桥梁。三名黑盔黑甲的秦国将领,从临时桥梁上大步走了过来。

我示意手下船员和侍卫全部退到我身后两丈开外的地方,和雍王一起迎向秦国将领。

从他们的服饰上可以看出,他们的级别都很低,在大康最多相当于统领千人的千夫长。

“来得可是康国质子胤飞?中间那名矮胖的秦国将领大声喝道。

我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我就是大康歆德帝三十一子胤飞。

三名将领相互看了一眼,那名矮胖军官拿出一道圣旨大声道“质子胤飞接旨!此言一出,我方所有人的脸上同时露出愤慨之色,要知道我虽然前来为质,可是身份毕竟是大康国的皇子,这几名秦国将领不但直呼我名,而且用本国圣旨来羞辱我,实在是欺人太甚。

左侧那名黑脸将领双目圆睁,恶狠狠向我道“为何还不跪下!

我身旁的雍王吓得几乎连魂都要丟了,双膝一软,险些跪倒在甲板上,幸亏我及时的一把将他拉住。

我不卑不亢道“三位将军可知道所站的是什么地方?

那名矮胖将领不屑的笑道“自然是大秦的疆域!

我淡然笑道“可我却以为三位将军正站在大康国的楼船甲板上,胤飞虽然愚鲁,却知道国土之内只可拜一君一主。雍王肥胖的面孔微微发红,他显然听出了我对他的明嘲暗讽。

那名矮胖将领居然呵呵笑了起来,他上下打量了我一遍,方才道“平王勿怪,我们刚才是给你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他向身后指了指“我等是专门来接平王移驾!

我微微一怔,不是我们的楼船可以直接抵达秦都吗,缘何他们会突然变卦?

那名将领道“圣上曾经留下御命‘大秦之水,不载康舟’,平王和随行奴仆请跟我上船,其他无关人员可以即刻返回。

他口中的圣上就是秦国的国君燕渊,大秦就是在他的手上才发展成今日的规模,不过他对大康的仇恨极深,从刚才的哪句话就可见一斑。

我在瞬间便打定了主意,既然早晚都要落在秦人手中为质,又何苦让这帮人随我一起历险奔波。我点了点头道“你们为我腾出舱位,我要让人把送给秦国国君的礼物搬运过去。

听到我这么说,雍王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对他来说这次的磨难旅程总算得以解脱,他早就丧失了陪我走到秦都的勇气。

回到船舱,采雪已经挣扎着坐了起来,从外面传来的动静,她知悉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我还没有来及说话,她已经抢先说道“你若是丢下我,我便死在这艘船上!也许是因为心急的缘故,她甚至忘了称呼我殿下。

我笑了起来,采雪的目光变得越发的迷惘起来,她猜不透我内心真正的想法,我当然不会丢下她,自从她替我挡住那一剑之后,在任何的情况下,我都不会丢下她。

我扶着采雪走出舱门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惊奇,他们很难想透,我贵为皇子居然会对一个书僮如此体贴。

孙采医背着他的那个药箱缓缓的来到我的面前,他从我的手上接过采雪“这些事情还是让老奴来做吧!

我凝视他许久,孙采医笑道“我在大康宫中已有四十三个寒暑,时至今日,仍然只是一个四品医官,留在皇宫也不会有什么升迁的机会,老朽愿以将死之身,追随平王左右,这点微薄医术,也许可以对您有所帮助。

我的脑海中瞬间想起了无数个拒绝孙采医的理由,可马上又被我否决了,无论他出于怎样的目的,我深信他对我没有恶意,试问像我这样一个落魄王孙,又有什么值得利用的价值呢?

我的脚步坚定而从容,经过雍王身边的时候,他拉住我的手,递给我一个信封“这里面是礼品的祥单,一路顺风!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谢谢!

我走上踏板的时候,楼船上所有的武士和水手同时跪了下来“恭送平王殿下!,我的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前方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要毫不犹豫的走下去。

小说《开局直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开局直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