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首席的复仇逃妻

>

首席的复仇逃妻

夏程欢 著

夏程欢 薄祁 霸道总裁 首席的复仇逃妻

霸道总裁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是作者“夏程欢”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夏程欢薄祁,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他说的那些话听着那么容易理解,但是却听不懂意思。往前走了几步,她伸手试图抓住薄祁的手腕,却被甩开。曾经温柔宠溺的眼神,完全不见了,只剩下厌恶和排斥。“夏程欢,是我当初瞎了眼,竟然相信了你的话,怪不得当初你千方百计的拦住我,让我离苏婧远点,其实那个时候你就算计好了一切,是不是?”薄祁冷冷的逼问...

来源:掌中云   主角: 夏程欢薄祁   更新: 2022-11-24 05: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夏程欢薄祁的精选霸道总裁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小说作者是“夏程欢”,书中精彩内容是:这些指责的话还有异样的眼光,比镁光灯还要扎眼一瞬,情绪全都涌上来酸涩愤怒夏程欢的身体都在不停的颤“我找来的话,证据呢?”她厉声道,声音高的都压住了那些窃窃私语“夏姐姐”旁边柔弱的声音打断了这边的寂静苏婧咬着下唇,眼眶还微红,“先回家吧,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重新的大了起来连带着苏婧的声音,嗡嗡的,在耳边快炸了所有的理都是她的,所有的美好的词汇也都是她的!夏程欢仰...

第2章 你就是个贼

心肝黑成了这样?
每个字都如同锋锐的刀子,一刀刀的切割着她的心脏,她所有的防线。
刚才差点宣之于口的喜悦,也都被压住。
“差点死了?你都在说什么?”
夏程欢仰头看着他。
看着他冰冷的面容,一瞬间甚至有些陌生。
他说的那些话听着那么容易理解,但是却听不懂意思。
往前走了几步,她伸手试图抓住薄祁的手腕,却被甩开。
曾经温柔宠溺的眼神,完全不见了,只剩下厌恶和排斥。
“夏程欢,是我当初瞎了眼,竟然相信了你的话,怪不得当初你千方百计的拦住我,让我离苏婧远点,其实那个时候你就算计好了一切,是不是?”
薄祁冷冷的逼问。
不!不全是这样!
她很想说不是。
但是喉咙却像是被黏住了一样。
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薄祁失望更重,手里提着的东西也扔到地上,转身离开。
背影都带着冷意和凉薄。
东西砸到地上有清脆的声音。
满地的瓷片和鲜花瓣。
鲜红的颜色刺眼的厉害。
那还是她前不久才无理取闹要求的,说要空运来的最鲜艳的花,做鲜花饼味道才会好。
可现在,这一切看起来却格外的讥讽。
手冰冷的有些哆嗦。
夏程欢深呼了口气,拿出手机,却没打通电话。
一直是忙音。
苏婧不接电话。
怎么会突然出事,还差点死了?
明明前几天才见到她,那个时候她的身体还很好,还谈过一个合同。
她不是没问过苏婧,只是苏婧自己不想承认,说不想嫁到薄家来,她们两个的关系不算是很好,但是也不怎么僵硬,顶多就是熟悉的陌生人。
可如今……
“我要苏婧现在的位置!”
打通了助理的电话,夏程欢厉声的说道。
另一只手放在腹部,微微的有点不舒服。
却无暇顾及。
助理那边的声音很迟疑。
“可是薄总说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个消息暂时不要泄露,您看这事我也很为难。”
电话那边支支吾吾的。
本来抽痛的腹部,更是不舒服。
甚至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腹部在难受,还是心脏绞痛的厉害。
“这是防着所有的人,还是防着我?”她突然笑了笑,语气格外平静,“我要苏婧的具体位置。”
唇角上扬,但是心脏却冷凉一片。
那种不好的预感层层蔓延,扎的神经都在疼。
怎么可能!
那么长时间了都没被发现,怎么会突然变故!
她才想好了今天营造好气氛,要全盘托出的,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情?
位置最后还是发来。
等赶到医院的时候,薄祁不在。
VIP病房。
如果不是这医院薄家有股份的话,她也不会来的这么畅通无阻。
病房的门打开。
本来坐在病床上的人,下意识的回头看过来。
黑长直的头发柔顺的披在后边,在阳光下,苏婧整个人愈加的柔弱,嘴唇脸色都苍白的没了颜色,下巴比之前更加的尖了。
“是你啊。”
苏婧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柔缓而唯美。
本来她的身子骨就很差,之前为了救薄祁,被刀伤了一个肾,身体更是急剧下降。
夏程欢的心脏一紧,说不出来的滋味蔓延。
她做的这些事情从来都不漂亮,好在良心还在,试图跟苏婧说清楚这个问题,只是苏婧安慰她说早就知道了,并不在意。
可……
“你哪来的?”
夏程欢眸子一紧,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抓住她的手腕问道。
声音都干涩很紧,攥着她的力度止不住的变大。
苏婧纤细的手指上带着一枚戒指。
一看就有年头了。
翡翠沉积着无数的岁月,一看就价值不菲。
那是薄家的传家之宝,只给正经的儿媳妇的。
这枚戒指应该还在薄家老宅的,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了。很惊讶吗?”
苏婧秀眉拧起,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把自己的手腕抽回来。
笑的依旧柔缓,弯起的弧度都是极其的喜悦的开心的。
“惊讶什么啊,这些不本来就该是我的吗,我现在拿回来还没收利息,这不是应该你感激流涕的时候吗?”
苏婧的嗓音轻缓,每个字也都是不轻不重的。
带着点欢快的语气,似乎在说一个大家都认可的事实。
之前那些不好的预感,现在更重了,寒意顺着脊梁骨蔓延。
夏程欢的手还保持刚才的姿势,手掌弯曲有些虚空的攥着,手背都有些泛白。
浑身冷的止不住的颤栗。
看着眼前的人,牙齿都发冷的厉害。
“生病差点死了。”她扫过床上的人,“这都是你早就安排好的是不是?”
她很少以恶意揣测人,而现在这个念头却呼之欲出。
所有的细节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提醒她这个可能。
哪怕她不愿意相信。
苏婧眉眼依旧是弯着的,似乎心情很好,还摊开手,刻意的露出翡翠的戒指,叹了口气说道。
“这可不是故意设计,你好像忘记了,为了他毁了一个肾的是我啊,从来都不是你,你就是个冒牌货,就是鸠占鹊巢的贼,现在我拿回来我的东西,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苏婧说这些话的时候,又轻又缓。
侧头看着夏程欢,低声的说道。
脸上干净纯粹的笑容,和说出来的阴暗沉沉的话,完全不符,反差极大。
似乎在一瞬间,撕裂了她所有的认知。
“贼不是我。”腹部猛地抽痛,让夏程欢回过神来,她下巴扬起,依旧凌厉锋锐,“当初我找过你,是你自己不肯同意这个婚事,是你自己不想嫁给他的。”
“现在你何必装出来可怜楚楚的样子,苏婧,你设计的这局都是为了什么?”
夏程欢再傻,也都知道,这从头到尾就是被设计的。
不然的话,之前那么多的日子,苏婧都可以说,甚至可以阻拦婚礼。
但是她不,偏偏选择这个时机,‘恰好’就身体虚弱,被发现了肾坏了一个,还被发现了当年的伤口。
事情怎么会巧合到诡异的地步?

《首席的复仇逃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