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唐第一狂徒

>

大唐第一狂徒

龙渊 著

军事历史 唐浪 大唐第一狂徒 孟山

《大唐第一狂徒》是作者“龙渊”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孟山唐浪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吕天良身为本案从犯,因其幡然悔悟当堂自首,被判杖责四十,罚苦役半年。云间侯父女行为不端,因为他们有爵位在身,并在本案中罪行比李海稍逊,孙县令无权处置,只得陈具案情,上报宗正寺处罚。这样一来,估计云间侯赵金炳的爵位要危险,至于赵婉如……这娘们儿不但克夫还坑爹,这下名声可是彻底完了!最后孙县令宣判,长乐...

来源:常读   主角: 孟山唐浪   更新: 2022-11-24 01: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大唐第一狂徒》,由网络作家“龙渊”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孟山唐浪,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再看这个孙泽四十多岁,生得倒也相貌堂堂,只不过鼻子边上长了一个围棋子大小的黑痣,上面还长了几根一寸多长的白毛唐浪觉得在视觉效果上,颇有点儿一大白馒头上落了个苍蝇那种冲击感,好好的相貌也被破坏殆尽一边听着孙泽的抱怨,大家一边进了院子,唐浪趁机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话说这唐朝的府邸对他而言,倒也挺新鲜的果然院子里站着二三十个赵府的家丁,因为主人死了,一个个全都是失魂落魄而那位管家也向着三位捕头...

第8章

此时日过正午,半天时间内,唐浪被陷害的案子就被彻底翻了过来。

根据两人的供词,买通吕天良的钱是李海出的,栽赃的计谋也是李海定下的,是赵婉如在背后撺掇挑拨,促使李海策划实施了陷害唐浪的计划。

案情真相大白之后,如释重负的孙县令随即宣判。

李海陷害唐浪,被判入狱三年。吕天良身为本案从犯,因其幡然悔悟当堂自首,被判杖责四十,罚苦役半年。

云间侯父女行为不端,因为他们有爵位在身,并在本案中罪行比李海稍逊,孙县令无权处置,只得陈具案情,上报宗正寺处罚。

这样一来,估计云间侯赵金炳的爵位要危险,至于赵婉如……这娘们儿不但克夫还坑爹,这下名声可是彻底完了!

最后孙县令宣判,长乐侯之子唐浪无罪,当堂释放!

……

孙县令还说,他会把此案唐浪被人陷害的情状写成公文,呈报宗正寺。只等上面批复下来,唐浪就可以恢复长乐侯爵位的继承权了。

当唐浪换下囚服,走出大堂的时候,外面的百姓一片欢声雷动!

说实话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喜欢这位小侯爷的,今天这场审案,大家看得简直比过年的大戏还过瘾!

当李海换上囚衣,即将被押进大牢的时候。

“对了,我在牢房里给你留了首诗,”李海路过身边时,唐浪笑着说道“你有三年的时间慢慢欣赏。”

此时的李海满脸狰狞悔恨。他的刑期和唐浪一样也是三年,这还真是报应不爽!

而云间侯父女走出大堂的一刻,听着周围那些百姓的鄙夷之言,两人却是神情灰败,面如死灰,懊悔之极!

这下云间侯府声名扫地,还要面临上级官府的惩罚,他们之前的傲气也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孙县令这次的案子办得漂亮,心里也是舒服至极。他在唐浪回首之际,还向小侯爷报以微笑,示意让孟山将唐浪送出去。

……

没过一会工夫,县衙门口的酒楼中。

孟山摆了一桌酒菜,带着自己的弟弟孟川庆贺小侯爷沉冤昭雪。

孟山捕头的心里还颇有些不舍,毕竟唐浪一走,以后他这位神捕就要自己查案了。

而唐浪见到孟山摸索着酒葫芦,显然是有意提醒自己,他身上的毒还没解呢。

于是小侯爷一笑,要来笔墨,开始给孟山写解毒的药方。

等到他文不加点的写完,孟山如释重负的拿过来,随即他弟弟孟川就在他身后,照着药方小声诵读道

“烤羊腿半只,蒸馍两个,四瓣大蒜为引,每日黄昏时分以一升河东葡萄酒送服,连服三个月既可痊愈!”

“这药……”看见这么怪的药方,孟川不由得好奇道“是饭前吃还是饭后吃啊?”

“你是不是傻?”孟山闻言没好气的看了弟弟一眼“这么大剂量你好意思让我饭后吃?饭后我还吃得下去啊?”

唐浪旁边看得乐不可支,他笑着对孟山说道“其实那白头翁酒就是解毒的,你身上的鸡头毒喝完这一葫芦酒就解了。”

“当然要不怕发胖,这药方你照着吃也不是不行……”

“多谢小侯爷!”孟山终于如释重负,他连忙起身向唐浪道谢。其实在孟山的心里,早就对唐浪佩服得五体投地。

之后孟山又把身上的一个案卷掏了出来……其实他今天早上提着酒菜到牢里找唐浪,就是为了这个案子去的。

唐浪看了一眼案卷,就见上面写道

常乐坊李氏,二十四岁独自寡居,昨日午时沐浴之际,被人一刀杀死在浴桶之中。

邻居听到她死前发出了两声惊呼,中间相隔十次呼吸的时间,浴桶周围都是溅出来的水……切!

才看到一半不到,唐浪就把案卷扔回了孟山手里。

“在寡妇家附近的左右邻居家里,一定有棵树能看见洗澡的浴桶。”

唐浪随口的说到“你到现场找到那棵树是谁家的,案犯就在这户人家里。那十次呼吸的间隔,是因为案犯偷看寡妇洗澡被人发现,一狠心才下跳下树,冲进院子里杀人灭口的。”

“案犯家里有把刀,他或许能洗干净,但是上面的血腥味却一时去不掉。”

“或许他会觉得浴桶里溅出来的水里有血,还会反复洗刷杀人时穿的那双鞋。”

“他在树上偷窥时,树枝上一定会留下他反复踩踏的痕迹,这些证据只要你找到一个或两个,案犯就没法抵赖了明白没?”

“明白!”孟山喜滋滋的揣起了案卷,有了这些线索,他要是再找不到案犯那都没天理了。

小侯爷果然是心思如电,这世上什么案子都难不住他!

“还有……”而这时唐浪却抬起头,忽然向着门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

“从我带着孟捕头出来办案,你就一直跟着我,现在我正好有空,阁下何不出来一见?”

嗯?一直有人跟着我们?听见这话,孟山一瞬间毛骨悚然,浑身的寒毛都炸了!

……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位女子的声音“你明明武功那么烂,就算比现在再厉害十倍,你也发现不了我。”

这女子的声音如黄莺出谷般清丽,语气却又像寒潭冰湖般清冷,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位年轻姑娘。

在孟山和孟川紧张的目光中,只见唐浪淡淡说道“沉香熏陆、青木鸡舌、玄参雀头、詹香白芷、艾香真檀、安息胶、木兰香!”

“这十二种香料放在一起,做成的东西叫做三皇真元香珠。”

“从我在牢里吃鸡那时候开始直到现在,身边一阵一阵的老能闻到这股香味,姑娘身上就带着一串这样的香珠吧?”

“好啊!原来你不但伶牙俐齿,鼻子也比狗还灵……哼!”这女子的话音未落,唐浪却是神情陡变!

“呼”的一声,小侯爷已经消失在座位上,他利箭般冲出了雅间的房门。

等孟山连忙追出去,就见小侯爷正看着雅间的房门后……那里已经是空空如也。

“那扇窗户……她是从那里走的。”

孟山正在惊愕间,就见唐浪脸上带着奇怪的神色,指着走廊尽头两丈外的一扇窗户说道

“人似飞鸿,转瞬即逝,此人身法竟然这么快……真是好轻功!”

“您……小侯爷你说,她从我拎着酒肉进大牢看您的时候,她就开始跟着咱们了?”

此刻孟山心惊胆战,脸上带着莫名的恐惧向唐浪问道“那她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或许比那还早,”唐浪也越想越奇怪,他皱眉道“因为那股三皇真元香珠的香味,不贴近了闻,你是发现不了的。”

此时空旷的走廊上佳人已去,余香淡淡。

唐浪长长的吸了口气,然后又缓缓地呼了出来。

这是何方奇人异士,她为什么跟着自己?这里头……到底有什么文章?

《大唐第一狂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