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袁大头袁大头价格

>

袁大头袁大头价格

道非常 著

袁大头 都市小说

主角是袁大头袁大头的都市小说《袁大头袁大头价格》,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道非常”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从小,我对古董就不陌生,因为母亲就是因为一个古董失踪的。后来,父亲娶了新娘,整日打我骂我,一气之下,我离家出走,找了一个师傅拜师学艺。这一摸,就是十五年的古董。一开始,我只想混口饭吃,直到那天,师傅被人害死了,我才知道这一行有多凶险。师傅死后,师姐也抛下我北上了,临走时说,她要替师傅报仇!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不再懦弱,也收拾东西北上,寻找师姐的身影,也寻找师傅的仇家。然而,想要活着……就要比别人更狠!...

来源:cdlb   主角: 袁大头袁大头   更新: 2023-11-29 12: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袁大头袁大头价格》是作者“道非常”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袁大头袁大头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从这一个细微的动作,我猜测这次不是找我算账来了。老头又做了个请的手势。饮一口茶后,老头这才抱拳冲我。“老朽沈正南,是这正一堂的掌柜,敢问小哥走哪路的?”古玩这行分旱路、水路、山路、林路、鬼路、神仙路...

第8章

我之前想过沈似水是有背景的,要不然也不会出手那么阔绰。

但是没想到她的背景如此强大。

能在沈阳道扯大旗开古董店铺,绝不是泛泛之辈。

我被请到这里来,不用说肯定是那枚玉佩的事。

我心里有点后悔,不该赌气坑沈似水,像正一堂这样的大店,我是绝对招惹不起的。

但是,行有行规,古玩这行就是愿赌服输,怪只怪她沈似水学艺不精。

她正一堂再厉害,也不能不讲理,破了行规不是。

那老头笑呵呵的走到我跟前,冲着我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随他移步到茶桌,我俩正对面而坐,沈似水坐在他的身边。

一双俏眼瞪着我,满是不服的气恼。

嚣张的朝我哼了一声,那意思是有人替她撑腰来了。

三洗三泡之后,老爷子亲自为我斟茶。

从这一个细微的动作,我猜测这次不是找我算账来了。

老头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饮一口茶后,老头这才抱拳冲我。

“老朽沈正南,是这正一堂的掌柜,敢问小哥走哪路的?

古玩这行分旱路、水路、山路、林路、鬼路、神仙路。

每个地方的叫法不同,但也大同小异。

旱路也就是正经搞古玩的,像什么古董店、古玩铺、摆地摊的、搞收藏的等等。

水路指那些专门造假的,一些从国外贩卖古玩的也称为水路。

山路就是说那些专门跑山村偏僻的地方收货的,铲地皮的就属于山路的一种。

林路一般指东北的古玩家,玩的是林子里的宝,像什么灵芝、人参啦等等。

鬼路恰如其名,见不得光的那种,也就是专门倒腾墓里的东西,以及一些不宜放到明面上的宝贝,有的地方也称妖路。

神仙路就高端一点了,专指那些搞拍卖的,玩这个的都是有钱的大主,玩宝是次要的,玩资本是主要的。

当然走哪一路没有严格的限制,有些脚踏好几条路。

我师出八方斋,走的是正经的旱路。

但我们那地方处于鲁南,随着鲁王墓的挖掘,我们那地方陆续发现了许多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

师傅曾说过,我们主走旱路,鬼路也走,但并不常走。

我抱拳回礼。

“秦风,野飞的家雀,捡点麦子糊口,算不上哪路。

意思就是。

‘我无门无派,就是玩野路子的小喽啰,成不了气候,走这条道单纯就是为了混口饭吃。’

沈正南听了我的话,只是微微一笑,显然他知道我是骗他的。

但他也不能当面戳破我,戳破了就没意思了。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他只要领会我的言外之意就行了。

我的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他,我对他构不成威胁,我就单纯的混口饭,至于哪条路上的不重要。

沈正南那深邃的眼眸望着我。

“那小哥是过路的小鬼还是瘟神?

我微微一笑。

“小鬼算不上,瘟神更不敢当,做个孤魂检点路边上的垃圾,还请道上的大神高抬贵手,给条谋生的路子。

我冲着沈正南抱拳。

话到这里我已经礼数做尽,他要是还纠缠我的来路,那可就真的没意思了。

沈正南呵呵一笑,这才收起了警惕的目光。

“似水,去把我珍藏的武夷山桐木关金骏眉取来,换茶。

沈似水嘟着嘴,瞪了我一眼,极不情愿的起身。

这女人对我还是怀恨在心啊。

重新换茶之后,茶过五味,沈正南这才认真的对我道。

“秦风,我很欣赏你,鸟择良木而栖,有没有考虑过打个窝子,吃上安生饭,将来定能腾云九霄。

他这是招揽我的意思,想让我这个野家雀靠着他这棵大树。

我心想,欣赏我的人多了去了,虽然你的正一堂是道上的扛把子。

但我志不在此,若是找不到师姐,不能为师傅报仇,挣再多钱有何用?

若师姐不在津城的话,我绝不会在津城多待片刻。

我婉言拒绝道。

“多谢沈老抬爱,但我野飞惯了,登不了大雅之堂。

“哎,好吧,既然你志不在此我也不勉强。

沈正南又对身边的沈似水道。

“似水,给秦先生敬茶赔礼道歉。

沈似水一听当即就不乐意了,嘴巴翘的老高。

“爷爷,是他欺负我,你怎么还让我给他道歉,我就不。

沈正南脸色一正。

“胡闹,若不是秦风手下留情,你今天丢的可不仅仅是货,咱们正一堂的脸面也得丢尽。

确实,正一堂的千金大小姐,被我捡了漏,这要传出去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沈似水朝我冷哼一声,给我斟了一杯茶。

可,满满的一杯。

这女人气性可真大啊,茶满是撵客的意思,我是喝呢还是不喝呢?

沈正南手中的文明棍使劲敲了敲地面。

“似水你下去,罚你《古玩经》抄写十遍。

沈似水委屈的都要哭了,在她心里,是我骗了她,是我欺负了她,想找爷爷为自己报仇,可是没想到沈正南竟然让她给我道歉。

沈似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起身离去。

这梁子我俩算是结下了。

哎,冤家宜解不宜结啊,这个沈大小姐我是真得罪不起。

“老爷子,要不改天我走个宝给沈小姐,这样也算扯平了。

沈正南摆了摆手。

“似水从小被我惯坏了,吃点苦头对她来说有好处,今天你给她上了一课,我还要感激你呢。

沈正南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楠木牌子。

巴掌大小,上面刻着‘正一堂’三个字。

“秦风,虽然你古玩水平极高,天赋也极高,但你初来沈阳道,对这里的行规难免有些不懂的地方,若是遇到麻烦,这块牌子可以帮到你。

我接过牌子,沈正南身后的人满是羡慕的表情。

我当时不知道这块牌子到底有多厉害,后来我才知道,沈正南这是送了我一个多么大的礼啊。

这块牌子就代表了沈正南,为我以后的古玩江湖,解决了无数的麻烦。

我收下牌子后,本想起身离去,又忍不住问道。

“沈老您是道上的大佬,我想请教您个事。

“请说。

“最近咱们沈阳道上有没有外地来的姓胡的女子。

我话一出口,沈正南脸色再次严肃起来,直直的盯着我。

“姓胡?你跟八方斋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八方斋,我找的那个人是我表姐。

沈正南看着我,想从我眼神里看出什么来。

装傻我有十五年的经验,我不会让他看到我内心的。

足足几秒钟后,沈正南这才道。

“秦风啊,你初入古玩江湖有些事你不懂,你记住以后姓‘胡’的跟八方斋这两样东西尽量不要提。

“为什么?我迎上沈正南的眼神。

“那件事是古玩江湖中的禁忌,总之你尽量不要提这两样东西。

我确信沈正南一定知道关于师父的事,但我不确定他是敌是友。

我也没有再多问,表示感谢后就离开了正一堂。

这一趟没白来,关于师父的事我终于找出一点头绪。

可是师姐啊,你在哪里?能让我尽快遇到你么?

我回到住处没多久,手机响起,赵丽姐打来的。

“秦风你在家么?

“我在,怎么了姐、

“我一会过去借你,带你去个地方。

小说《袁大头袁大头价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袁大头袁大头价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