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悟空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苏清予贺昊承全章节阅读

>

苏清予贺昊承全章节阅读

苏清予 著

现代言情 苏清予 贺昊承

《苏清予贺昊承》,是网络作家“苏清予”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苏清予走上前,忍不住称赞:“昊承,你的车技越来越好了”贺昊承原本还笑着,见到她后却瞬间收起了笑容,冷淡开口“你怎么来了?”他神情的变化被苏清予尽数收入眼中,刺得她心口一窒苏清予咬了咬唇:“车队在世界联赛夺冠,今天下午会举办颁奖典礼,主办方通知我带夺冠选手参加”“我知道了”贺昊承颔首,从她身边径直走过:“你去安排,颁完奖后举办一场庆功宴”“昊承……”苏清予一怔,拉住他衣袖,软着嗓音问,“......

来源:xlxs   主角: 苏清予贺昊承   更新: 2023-06-20 18: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苏清予贺昊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清予”。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接着,他迈开长腿快步往外走去。贺昊承一走,剩下的成员纷纷如梦初醒,议论纷纷。“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苏清予原来是老大的老婆?!”“是啊,我们之前都不知道,老大为什么不说啊,那可是他老婆……”“那我们岂不是都误会苏清予了?她怎么可能会背叛车队!”一堆人七嘴八舌的跟上贺昊承,把面色难看的沈洛烟晾在原地。…...

第8章

一路狂奔,阿皓正好撞见了休息室的这幅场面。
他不顾里头气氛凝滞,举起文件大喊“老大!这里有份苏清予给你的文件!
贺昊承皱起眉“什么文件?
阿皓小心翼翼地瞄了他一眼,支吾开口。
“离、离婚协议书。
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无比的神色!
贺昊承一愣,随即一把拿过文件,翻开看见纸上苏清予的签名,脸色铁青。
接着,他迈开长腿快步往外走去。
贺昊承一走,剩下的成员纷纷如梦初醒,议论纷纷。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苏清予原来是老大的老婆?!
“是啊,我们之前都不知道,老大为什么不说啊,那可是他老婆……
“那我们岂不是都误会苏清予了?她怎么可能会背叛车队!
一堆人七嘴八舌的跟上贺昊承,把面色难看的沈洛烟晾在原地。
……
贺昊承急冲冲走到俱乐部门口,迎面却撞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一眼认出,来人正是投资人的专属律师。
他脚步一顿,只能按捺住心中莫名的不安和恐慌,客气的上前打招呼“吴律师,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吴律师看了看他身后跟上来的一群人,沉思两秒,随即开口“我代表投资人来宣布一件事从今天起,昊承赛车俱乐部的持有权将全数转让给贺昊承先生。
此话一出,现场宛如滚烫热油下锅,一下子炸开!
贺昊承无比震惊“这是怎么回事?
吴律师沉声道“这是投资人的遗嘱。
“我不认识投资人,怎么可能在遗嘱里面写到我?贺昊承眉宇紧蹙,却不知为何心口越来越慌。“您是真的不知道吗?
吴律师深深地看着他一眼,直接道“投资人就是您的妻子苏清予!
“这份遗嘱从今日开始生效。
“是因为您的妻子,已于昨晚八点确认死亡!
所有人被接二连三的消息砸得晕晕乎乎,震撼到消声!
苏清予就是俱乐部的神秘投资人?!
还有这条遗嘱……她死了?
霎时,四周陷入一片死寂静默。
贺昊承心脏都骤停了一下,瞳孔一缩“她出什么事了?昨晚八点确认死亡?
嗓音不复以往的沉稳清冷,竟然在发颤。
他感觉自己好似站在了悬崖边上,只差一点点就会坠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贺昊承控制不住内心的惊颤,上前猛地抓住吴律师的手臂。
“你再说一遍,她怎么了?!
贺昊承抬起头,眼底一点点染上猩红,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面容有多么狰狞。
吴律师吓了一跳,很快抽回手“苏小姐她三天前想不开,自杀了……
这句话说完,贺昊承只觉得耳边一阵嗡鸣,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眼睁睁看着吴律师嘴巴一张一合,出口的话刺破他耳膜。
“有人亲眼目睹她走到海里,还拿出一把小刀割腕。没来得及救人,就见她割腕后被湍急的海水冲走,尸骨无存。
吴律师发出一声惋惜的轻叹“苏家已经开始为苏小姐举办葬礼……
贺昊承身躯一震,松开手,摇摇晃晃的后退两步。6
他死死盯着吴律师的眼睛,眸光晦暗。
“不可能!她那种女人,怎么会舍得自杀?!
苏清予还没把钱拿回去,还有她不是口口声声说很爱他吗?
怎么会不声不响的消失?!
听了这话,吴律师眉头一皱,脸色微沉“敢问苏小姐是哪种女人?贺先生,恕我直言,也许您对自己妻子的了解,都没有我这个代理律师来的多!
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但每次接触他们两人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贺昊承对苏清予的漠视。
老婆跳海自杀,当丈夫的居然三天后才发现,还是听别人说的。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但委托人已经提出离婚,想必是彻底失望了吧。
吴律师摇摇头,但也不好再评判什么,只是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他。
“您看看这个吧。苏小姐真的为您做了很多,五年来她承受了什么,没人知道。
贺昊承一把拿过,指尖紧攥到发白,心头盘踞着对来临真相的恐慌和惧怕。
手里的文件夹就好像魔盒,哪怕明知前方是深渊,他也决心要打开一探究竟……
他思绪紧绷着,慌乱的翻开文件。
贺昊承死死盯着纸上的文字,试图找出一丝错处来反驳。
可合同上盖了公章,有她亲笔的署名,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
苏清予就是他的投资人。
她不计回报的投资了昊承俱乐部整整五年。
现在苏清予死了,把俱乐部作为最后一份礼物送给了他。
她是真的死了,连个人账户都注销,所以这份遗嘱才会生效……
贺昊承僵在原地,向来沉稳掌控方向盘的手,此刻连文件夹都拿不稳了。
冷硬的心,重重抽痛一下。
“怎么会……
过了许久,贺昊承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苏清予哪来这么多钱?
“您不知道吗?投资的钱是苏小姐用自己的嫁妆补贴的。贺贺续续把所有的嫁妆钱都投进去了,却在你们有名气后也不求回报。
吴律师看了看明显毫不知情的众人,叹息一声。
贺昊承颤了颤,难以置信“可她的嫁妆,不是都给了苏家吗?
苏家没落,苏清予不是还为了娘家四处筹钱吗?
吴律师摇摇头。
“苏小姐没有给自己留一分钱,更没有钱支援苏家。而苏家前段时间,已经破产了!
这句话宛如一道惊雷,劈头盖脸砸向贺昊承,砸得他头晕目眩。
苏家破产了?怎么会没落成这样?
苏清予怎么不告诉他?!
贺昊承原以为,苏家与贺家多年前旗鼓相当,哪怕现在不行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他从没想到,苏家会破产。
而苏清予把所有的钱都给了俱乐部,所以才会没钱给苏家……
贺昊承脚下踉跄,心绪乱成一团。
他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僵滞,落入吴律师眼中,显出几分悲哀。
吴律师从业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苏清予这样的女人。
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虔诚又决绝,如同将自己全部身家都押上牌桌的赌徒。
但一开始,苏清予不知道贺昊承会不会赢,她只知道贺昊承需要,于是她去做了。
“这五年来,你们竟然都不知道她的付出吗?可以说没有苏清予,就没有如今的昊承赛车俱乐部。
吴律师的话掷地有声,叩击在所有人心上。
贺昊承布满血丝的眼死死盯着他,眼眶不知不觉间发涩发酸。
吴律师的话好似一把把裹着冰霜的刀子,刀尖悬吊,深深刺进心里!2
大好的晴天,贺昊承却觉得又冷又痛。
他不知道……他竟然不知道这些。
而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贺昊承闭了闭眼,不敢继续深想,害怕自己会彻底沉入寒渊!
然而,他的心还是逐渐坠了下去。
“苏小姐的遗嘱还说明,以后俱乐部的收益归她父母所有。关于以往五年来的所有分红,到时候我还会亲自来找您核对。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再会。
说完,吴律师就转身离开。
他一走,众人立即醒过神,心情复杂难耐。
就连平时嘲讽苏清予最厉害的人,都忍不住面露愧疚和悲伤。
“没想到嫂子背地里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之前还骂她,我有罪。
“看景哥的样子也是第一次知道,他真的有把苏清予当老婆吗?
“这事景哥是真不厚道,这么好的妻子我供着都来不及,他倒把人晾着,搞得老婆都离婚自杀了……
“其实平时,苏清予人挺好的,上次她还帮了我……
众人低声讨论,而贺昊承浑然不觉,依然僵在那,连思绪都凝滞。
“老大,你告诉我们,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吗?!有个叫小秦的,眼圈一点点发红,大声开口问。
他本名秦逸,和秦淮被队友戏称为老秦和小秦,平时他和秦淮的关系也最好。
平时秦逸从不参与八卦和讥讽苏清予的行为,对她的印象还不错。
一开始听说秦淮偷工减料,苏清予做假账,他还不信,只是后来面对证据才不得不信。
可若苏清予是那位神秘投资人,那这一切岂不是显得可笑?
秦逸冲上前,哽咽着说“老大,你说啊……如果这是真的,那苏清予为什么还要做假账,这都是她的心血啊!
贺昊承一怔。
他想起那天,沈洛烟告诉自己查到了证据,他看了两眼便莫名燃烧起一股怒火,将他的理智也焚烧殆尽。
他原以为,那个女人是因为苏家没落,缺钱,才会犯下这种蠢事。实在缺钱可以来找他,而不是偷偷中饱私囊。
可现在看来,愚蠢的是他自己才对!
投入三亿嫁妆不求回报的女人,到头来却被他亲自定下偷窃的罪名……
贺昊承冷峻的面容上,血色瞬间褪尽!
若他早知道……若他早知道这件事,他就不会直接断定了。
贺昊承闭了闭眼,转身朝所有人说道“大家先回去把所有资料账本都收集起来,我要严格复查所有账目!
说完,贺昊承往俱乐部外面奔去。
秦逸上前拉住他“老大,你要去哪?
贺昊承启唇,发出沙哑的声音“她没有死!我去把她找回来!
他不信苏清予已经死了!
苏清予、苏清予、苏清予……
贺昊承以最快的速度跑着,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见到那个女人。
耳边倒灌着呼啸风声,心口空空荡荡的,只填满了一个名字。
苏清予。
她不会死的。
剩下的众人面面相觑,莫名打了个寒颤。
老大这是什么情况?
苏清予已经宣布死亡,还怎么找?去海里找吗?
秦逸咬牙,带着所有人往回走。
“先回去整理资料!
不远处,走廊角落里。
沈洛烟躲在阴暗处,死死盯着这一切。
她暗自咬碎一口银牙,恨得目光淬毒,胸口焚烧着嫉妒的烈火。
好不容易逼死了苏清予,却在这时候出了乱子。
她怎么也想不到,苏清予居然还有这么一重身份。
苏清予……为什么你死了还要妨碍我!9
沈洛烟攥了攥拳,深吸一口气,转身回到办公室,急切地寻找着什么……
……
另一边。
贺昊承开车来到苏家,却发现苏父苏母早就搬走了。
他急忙打了好几个电话,却打听到苏父气得住院的消息!苏母更是将房子都卖掉用来付医药费!
现在苏父出院了,却又得知苏清予自杀身亡,正在和苏母举办葬礼。
一股寒意悄声窜上脊椎,冻到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冻到连呼吸都凝结。
事物超脱掌控的恐慌感不断蔓延,填满胸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贺昊承急匆匆往葬礼所在地赶,不要命的把汽车时速开到最高!
江市郊区。
葬礼上只有零星几个亲戚朋友来吊唁。
苏家没落后,商界那些合作伙伴都纷纷远离,连电话都不接。
见证世态炎凉。
苏母身着黑衣,在被花圈簇拥的遗像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清予,清予……你怎么丢下我们就走了啊!你怎么就想不开了啊!
“妈错怪你了,妈不怪你啊!你回来好不好?
“傻孩子,爸妈不能没有你啊……妈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妈心疼你……
“你走之前痛不痛?妈比你痛一万倍!
声声泣血,字字锥心,撕心裂肺的痛呼。
苏父沉默的站在苏母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搀扶着哭得要晕厥过去的苏母。
“女儿已经走了,她到了那边会好好的。可开口,却是哽咽的腔调。
苏父自己也忍不住泪流满面,脊背仿佛压了千斤重的铁,令这个中年男人生生垮下去。
灵堂里只剩下苏母压抑的哭声,像是在贺昊承头顶压了一块沉重巨石,堵得慌。
贺昊承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浓烈的悲怆在他心口扎根,死死缠绕,快要刺破血肉生长出来。
每一次呼吸牵扯心肺,都疼得浑身发颤,连站都站不稳。
贺昊承不知道站在远处看了多久,才抬起僵硬的双腿,缓缓走近。
他来到遗像前,对上一双被定格的眼睛。
黑白照片上,苏清予笑得真心,眉眼弯着温柔的弧度。
她看着面前的人,一如还活着的时候,眼里只容得下他。
莫名的,贺昊承被那温柔烫得止住脚步,不敢再往前,不敢去确认。
他的心在颤栗,仓皇无措的揪拧起来,拧得胸口一阵闷痛。
听到脚步声,苏母抬起头,瞪大了红肿的眼。
顷刻后,她指着贺昊承的鼻尖,尖声嘶喊。
“贺昊承,你怎么还有脸来?!
话音刚落,一巴掌甩在贺昊承脸上!
贺昊承被打得头偏过去,脸颊上浮现一个清晰的红掌印。
他沉沉吐出口气,强忍怒意,张了张口“我……
那句接她回家,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苏母怒不可遏的打断“我知道你们商业联姻,可就算你对她没感情,好歹她是你妻子!你为什么不好好对她?
“清予说,她的嫁妆都给了你,她没有钱给家里,她很难过对不起爸爸妈妈……
说着说着,苏母又捂脸痛哭起来“她三天前自杀,你人去哪了?有过一个电话吗?有关心过一句吗?你是她最亲近的人,连她去跳海都不知道!
“我女儿带着三亿嫁妆嫁给你,在你独自创业时不遗余力的帮你,你就是这么放任她去死的?!
死这个字眼,尖锐得猛扎进心里。
贺昊承脸色煞白,失去了发声的能力般哑然。
耳边响彻着苏母声嘶力竭的控诉,他却什么辩解的话也说不出。
是他的错。
“对不起……
苏母深吸口气,再睁眼,已是满脸疲惫,整个人都显得苍老了十来岁。
“……你走吧。不要再来了,既然贺大少丧偶,那两家的姻缘也就此作罢!
苏父也撇过头,不想多跟他说一个字。
贺昊承定定地看着两人,朝苏父苏母弯下腰,深深一鞠躬。
随后,浑浑噩噩的走出灵堂。
贺昊承拿起手机又放下,反反复复几次,最终拨出一个电话。9
“吴律师,我想打一笔钱给岳父岳母,麻烦你帮我转交一下。让他们……好好生活。
吴律师顿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的话。
“没问题,不过……您已经离婚的话,是不需要承担苏家二老的赡养……
贺昊承不知为何,忽地涌上一股烦躁,直冲喉间“我还没有签字,那张离婚协议书不具有任何作用!
所以苏清予还是他老婆。
吴律师愣住。
不等他开口,贺昊承就自顾自挂断了电话。
很快,转了五百万过去。
是他身上全部可用的资金。
转完后,手机发出响铃声,屏幕上闪动着一个人名。
——沈洛烟。
贺昊承目光阴沉,毫不犹豫挂断了她的电话。
半分钟后,电话再次响起。
贺昊承从未觉得铃声这么尖锐过,刺得他头突突的疼,立马烦躁的挂断。
第二次拒接,那边的沈洛烟没有再打来,而是发了不少短信。
叮咚叮咚的直闹。
贺昊承没心情看,熄灭了手机屏幕,揣进口袋。
耳边清净了,但他的心却迟迟无法平静。
为什么他的心这么痛?痛到快要碎裂了……
为什么,脑子里想的都是苏清予?
他明明不爱苏清予不是吗?他对她……没感情才对。
他不爱苏清予才是对的。
这么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可贺昊承的心却没有丝毫的回暖。
许久后,贺昊承想到了一个地方,公安局。
他驱车来到公安局,一踏进门,就有人认出他这张价值万金的脸。
“贺先生?
贺昊承眼底布满猩红血丝,一字一句开口“我是苏清予的丈夫。昨天晚上八点,你们确认了她的死亡,是吗?
他想拿出手机证明,却猛然凝滞,想起他根本没有……和苏清予的合照。
民警愣了愣。
有人在电脑上一查,发现他的确是苏清予的丈夫,于是点头。
“是的……有路人称半夜散步,发现了她正在往海里走,还拿出一把小刀割腕。目击者上前想要拉住她,但亲眼看到苏女士被海水冲走了。
“我们很抱歉,没有找到她的尸骨。被江水泡这么多天都没有浮起来,已经没有希望找到了,请您节哀……
民警对视一眼,从档案袋里拿出一个散发着淡淡血腥气的手机。
手机被人递到了贺昊承面前。
“这是苏女士的遗物,里面有她写的遗书,您……打开看看吧。
恍惚片刻,贺昊承拿起了手机。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指尖正不受控制的轻颤。
屏幕亮起,里面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一字一句的阅读,目光定在“重度抑郁这几个字上。
脑海中轰然嗡鸣一声。
“……重度抑郁?
贺昊承面容绷紧,艰难的从牙缝间溢出发颤的音调。
他忽然想起,苏清予站在他面前,一遍遍诉说着爱意,渴求触碰的模样。
……所以,是她病了,撑不下去了?
她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决心瞒着所有人,走向了深海?
民警沉重点头,看向他的眼神却有些奇怪。
身为死者的丈夫,竟然不知道她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吗?
从遗书来看,她得病也不是短时间了。
有些人之所以会选择轻生,不是没有原因的啊。若是活着有盼头有念想,谁会选择痛苦的结束生命?
屋内静默下来,没人再开口。
贺昊承紧攥着手机,一步步机械的走出公安局。
心脏一下一下的收缩,越缩越紧,直到传来阵阵闷痛,勒得喘不过气。
背影落在旁人眼里,莫名透着几分颓然和苍白。
贺昊承打开车门,坐进驾驶位。从一旁拿起苏清予给他的离婚协议书。
端详一会后,心口莫名燃起一股怒火,越烧越旺,烧得隐隐难受。5
贺昊承霍地抬手,狠狠把协议书撕成碎片!
碎纸飘落,被他发泄般的一脚踩上。
贺昊承冷笑着低语“死了又怎样?
就算她死了,他也不会喜欢她。
贺昊承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小弟阿皓。
“阿皓,叫上队里所有人,来老地方喝酒,我请客。
一小时后,夜语会所。
车队的队员们全部到达包厢,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冷峻男人。
昏暗灯光下,他眸子黑沉得透不出一丝光亮。
众人环视一圈,纷纷露出心照不宣的眼神。
景哥没叫上沈洛烟。
贺昊承抿了口酒,大手一挥“来,你们自个儿玩,今天放开了玩。
说完,他也不管其他人,只是自顾自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众人落座,却没有心思放开娱乐,不断偷瞄他。
贺昊承现在的状态很奇怪,与其说是喝酒,更像是在灌醉自己。
阿皓捏紧酒杯,借着干杯的机会,上前搭话。
“景哥,你没事吧?
贺昊承眉头蹙起,冷着脸“我怎么可能有事?
“嫂子的事,你别太自责了,有什么话就跟兄弟们说说……
“我没事!
贺昊承眼底浮现出一丝微醺,不悦的嚷嚷“不就是死了老婆吗?我对她没有感情!
周遭空气骤然冷凝。
没一个人说话。
只有阿皓尴尬的打着哈哈“啊,是是……
但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景哥这样子压根不是没事人。
贺昊承耳边清净了,却恍惚间想起以前。
几年前车队开始有了成绩,他常常流连于深夜的应酬和酒会。
苏清予来找过他几回,站在外面乖乖巧巧的说,来接他回去。
那时候贺昊承年轻气盛不服管教,别人问起,也不说实话,就刻意给她难堪。
淡淡说“她啊?一个死皮赖脸的经苏人,有什么资格来查岗。

《苏清予贺昊承全章节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