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文库 > 玄幻魔法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八十七章 孔师的忠告【本卷终章】

天道图书馆 第一千八十七章 孔师的忠告【本卷终章】

    只见水晶中倒映出一个人影,高冠长衣,给他一种圣体和鸣之感,似乎与他一般无二,都是天地认可的圣人,认可的名师。

    历史上只有一个人有此情况,不用想,肯定是孔师。

    呼!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感到眼前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意识立刻脱离肉身,下一刻已经出现在水晶之中。

    左右看了看,发现依旧是个折叠空间,只不过范围不大,只有数十平方米,而且空旷的没有任何物品,白茫茫的一片,显得十分粗糙。

    “孔师,你怎么……”

    扫了一眼,再次看向眼前这位,张悬皱眉,眼中满是奇怪。

    上次去封圣台,见过孔师的意念,年轻帅气,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怎么这个……脸上略微有些肿胀,身上的长衣,也有些脏乱的,看起来有些狼狈……像更被人打过一般?

    打孔师?

    开玩笑,先不说实力不如,就算真能打过,也没人敢动手啊。

    “估计是刚刚封圣结束,就将意念留了下来……”

    心中一动,暗暗推测。

    他刚封圣结束,经历过体劫,虽然已经恢复,衣服上的血渍,却是短时间内清洗不掉的,和对方一样,满是狼狈,甚至犹有过之。

    眼前的孔师应该也是这样,尽管只是一段意念,也看起来没那么干净、整齐。

    让后辈,知道封圣的残酷。

    “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

    摆了摆手,孔师也不解释,而是一脸凝重。

    张悬点了点头。

    “如果没看错,你身上也有先天胎毒吧?”孔师目光如电。

    “是!”

    听他提到这件事,张悬激动地眼睛一亮,急忙看过来:“如何才能解决?还求孔师慈悲,指点方向……”

    上次他刚想去问,结果这家伙说了句“吾道不孤”就消失了,现在主动提出,应该能找到解决的方法了。

    只要能够解决这件事,就等于了了一桩心事,再不用平白无故担心了。

    “这个过一会再说……”

    摇了摇头,孔师看过来:“你能成功封圣,说明你我的际遇是一样的,以后肯定会遇到无比巨大的麻烦。我给你一个忠告,想要走的更远,想要逃脱命运,需要走出属于自己的路,一味继承前人的智慧,虽然能让进步更快,但同样会桎梏你前进的方向和动力!”

    “走自己的路?”

    没想到他不说先天胎毒的事,而是先说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张悬微微错愕。

    “不错!”孔师点了点头,接着道:“我有一部春秋大典,你应该听说过吧?”

    张悬应了一声。

    春秋大典据说是孔师的无双法宝,当年就凭借这个,镇压异灵族人,无法反抗。、只不过,这东西早已伴随孔师消失,失去了踪迹,再也找寻不到了。

    “春秋大典,关系人族命运,你既然和我一样,就有可能将其驱动,千万不要让其落到别人手中,切记切记!另外,一定要防范……”

    语气急速,似乎有什么急迫的事情要做,孔师手掌缓缓抬起,还没说完,张悬就听到一个满是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悬,你没事吧?”

    身体一震,精神回归肉身,睁眼看去,就见洛若曦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跟前,秀目中带着担忧。

    应该是她见自己意识离体,生怕出现变故,这才赶了过来。

    “我没事……”

    伸手捏过女孩的手掌,张悬笑了笑。

    对方刚才保护他与天叶王战斗的事,已经知晓,尽管她实力强,身份不明,但就算再难,也绝不会放弃。

    “没事就好……”女孩松了口气,轻轻笑了笑。

    “你稍等一会,我再看看这东西……”

    不去看对方,张悬再次向水晶看去,片刻后满是无奈。

    孔师的意念就刚才的功夫,已然消失,再找不到了踪迹,之前的场景,好像做梦一般,无论如何都恢复不了了。

    “孔师创立了名师,受这么多名师供奉和崇拜,还以为做事能稳重些……没想到,和分身一样不靠谱……”

    挠挠头,张悬有些无奈,也有些抓狂。

    他只是想问先天胎毒的事,结果,见过对方意念两次了,废话说了不少,有用的事,到一点没提……想想都让人郁闷。

    给了个忠告,说了什么春秋大典……这东西,我都不知道在哪里,防范什么?

    你看人家丘吾古圣,虽然被打击,可也把话说完了,待得时间极长……

    堂堂万世之师,未免太弱了些。

    “留下意念的时候,孔师才刚刚封圣成功,实力远不如丘吾古圣,但坚持的时间,这么短……也是醉了!”

    摇摇头,脸色不太好看。

    好不容易再次有了遇到孔师的机会,可以好好询问一下先天胎毒的事,结果,再次因为孔师的待机时间太短,而错过了……

    “算了……”

    知道郁闷也没用,当时的孔师只有圣域一重的实力,意念能活下数万年,并且和自己说话,已经很不错了。

    没办法要求太高。

    “看来先天胎毒,只能靠自己了,靠谁都没用……”

    揉揉眉心。

    还以为只要找到孔师,就能找到解决方法,现在看来……想多了!

    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的。

    “先炼化这东西吧!”

    不去想这件事,再次看向眼前的水晶。

    此时的水晶已经和地图完美融合在一起,如同一个地球仪,表面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地形,和之前见过的一样。

    精神向里面演,给他一种辽阔无边之感,仿佛只要炼化这东西,就等于彻底控制了整个丘吾宫,掌控了惊人的力量。

    “炼化!”

    脑海中,生出炼化的方法,手掌触摸在上面,真气缓缓流趟。

    咯吱!咯吱!

    瞬间,张悬就感到自己的意念,像是蔓延到了整个丘吾宫的上空。

    无疆界、黑湮尘沙、悬浮的天宫……

    之前经历过的地方,此刻清晰出现在眼前,事无巨细,比以前看到的都要清楚。

    甚至,一道意念下,可以轻易改变整个宫殿的阵法,让其变得更加凶猛或者平稳。

    “果然炼化这东西,就掌控了整个丘吾宫……”

    张悬明白过来。

    水晶和地图融合在一起,就等于彻底掌控了这个折叠空间,完全可以在一念之间,将其收走。

    也就是说,只要拿走了水晶,就等于带走了整座丘吾宫,以后想什么时候进来,就能什么时候进来。

    明白这点,张悬眼睛放光,拳头悄悄捏紧。

    丘吾古圣意念消失,虽然传承没了,但如果能将这地方带走,仔细研究的话,对空间的理解,绝对能增加一大步!

    对以后的实力增加,也有很大作用。

    真气不停灌输,仔细淬炼水晶的每一处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眼睛猛地睁开。

    呼!

    手掌轻轻一动,将水晶收入储物戒指。

    控制丘吾宫的核心之物,已然成功炼化。

    哗啦!

    刚将水晶收走,他也立刻感到全身的气息急速减弱,封圣台加持的力量,彻底消失,再次恢复到了圣域一重巅峰的实力。

    咔嚓!

    转头看去,就见之前圣光闪耀的封圣台,像是被吸收光了能量,从中间裂开,再没了之前的神奇。

    “就算将这东西扔出去,恐怕也没人相信,孔师和我都在这上面,封圣成功……”

    看到眼前神圣的东西,和普通石台没了区别,张悬摇头。

    封圣台已经完成了使命,再没存在的价值了。

    抛开心中的胡思乱想,转头向众人看去,就见吴师依旧在炼制丹药,虽然手法上不少错误,但凭借他现在半步出窍境的实力,成功炼制出断续丹,并不困难。

    韩会长和其他人正巩固修为,从大战之中恢复。

    “我刚才见到孔师了……”

    知道不需要自己帮忙,张悬不再理会,看向不远处的女孩。

    点了点头,洛若曦微微一笑:“这里是他真正封圣的地方,留下意念十分正常!”

    “是啊,他让我不要一味继承前人的智慧,要走出自己的路……”

    刚才没反应过来,现在仔细想想,对方说的不错。

    从开始修炼以来,他一直都是借助天道图书馆,凝聚天道功法,并没有任何创新,的确是一味继承前人的智慧。

    “修炼需要走出属于自己的路,孔师说的很对!”

    洛若曦点头。

    “看来以后修炼,不能和以前一样了……”

    孔师做为万世之师,名师职业的创始人,能郑重其事的这样说,必然是看出了什么,不能儿戏。

    “我知道这样做很难……不过,想要成为真正强者,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的确不行!”洛若曦笑了笑:“也不用着急,你现在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了,只要继续修炼下去,肯定能够找到的!”

    “是啊!”

    张悬点头。

    封圣成功,解决了最大的一个难题,让他无论实力还是自信,都暴增了好多倍。

    以后的道路就算难……他也相信,一定能够走到最后,真正站在名师大陆的最巅峰!

    “若曦,你放心,不管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和你走到一起!”

    再次捏住女孩的手掌,张悬目光坚定。

    ps:本卷终章!第八卷,【孔师的忠告】结束,这卷是本书最重要的一个转折,其中埋藏了很大伏笔,其中牵扯整本书的故事发展,当然,现在肯定是看不出来的。如果完本后,再重新看一遍,就会发现这些伏笔,其实埋得很深,有时候只是个很小的动作。哈哈!

    下面即将开启,第九卷【为师替你做主】。

    在这一卷,张悬真正接触大陆最巅峰的势力,见识到真正圣人门阀的底蕴,也逐渐知道了洛若曦的“真实身份”,他的诸多学生,也会全部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按照大纲,名师大陆,一共十三卷,这是倒数第五卷。

    敬请期待!

    最后,求一下公众号粉丝,微信搜索“横扫天涯”,添加关注即可,有空我会将后面几卷的卷名发到上面,算是提前剧透,也证明老涯真的是有大纲,不是胡写的……

    另外,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