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火下的科拉罗夫:战争铁蹄下 正是英雄成长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29 11:18

坛欧美汇世界杯/英超/战争

(搜狐体育讯)塞尔维亚最终还是0-2输给不可阻挡的巴西,没能进入世界杯淘汰赛,不过对于塞尔维亚的球员们来说,他们似乎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才能踏上世界杯这一舞台。近日,他们的边路大将科拉罗夫在《球员讲坛》上向球迷们讲述了他们这群巴尔干少年们在炮火中成长的故事。也许听完了他的讲述,你会对这群提前离开的汉子们多一份敬意。需要指出的是,在讲述这些故事时,塞尔维亚还没有被淘汰出局。不过,即使到了现在,对于科拉罗夫和他的队友们来说,他们人生的“世界杯”依旧没有结束。

科拉罗夫

这是一种特殊的声音……直到如今当我闭上眼睛我还能听到。这并不是我们常听到的防空警报,而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呜呜声,更像是电影里的东西。不知为何,这听起来很可怕。我和我的好伙伴们会骑上自行车,尽快地飞奔回家。在离家只差几个路口时,我们听到了新的声音,一次剧烈的爆炸。我们抬头望向天空,看到飞机坠落到地上。接着就是大火和黑烟,穿过尘埃,穿过树冠,然后消失不见。

这是一架战斗机,在贝尔格莱德距离我家不远的地方被击落。

这就是90年代末在塞尔维亚的生活。

我回到家里,在自己的小屋里坐了好几个小时,试图搞清楚刚刚看到的是什么。战争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当战争刚刚开始时,我还挺兴奋的——因为我根本就不懂,我只知道不用上学了。我可以与朋友们一起玩耍或者跟我的足球玩耍了。

我还记得第一批炸弹落下的那个晚上,我当时才14岁。我的哥哥尼古拉和我跟妈妈一起坐在客厅里,她当时在看西班牙肥皂剧——她从没有错过一集。我们家只有一台电视机,所以我们也跟她坐在一起,很安静。然后我们的前门开始晃动。一次,一次,又一次。我对发生了什么不明所以。然后我们在电视上知道了发生了什么:贝尔格莱德正在遭受轰炸。

前两天我们没有离开家,我们尝试着伴随着几公里外的爆炸声,飞机的轰鸣声以及噩梦来入睡。我只记得一切都很混乱。但是没有人能够很清楚地知道我们家乡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位于伏伊伏丁那的小地方,人们彼此都认识。随着时间流逝,商店重新开门了,我们尝试着恢复日常生活。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怎么办呢?但是我只是感觉……很奇怪。我想念学校,我有了很多空闲时间,但是我却不知所措。

我爸爸是一名售货员,我妈妈则在当地一家小公司上班。因此我哥哥和我独自拥有整个房子。我们在院子里度日,靠着一个皮球和我们的木头门——这就是我们的球门。这个球门有些弱不禁风,当你踢到他的左上角时还会发出巨大的声音。这对我们来说是一项乐趣,因为当我们踢到那块儿时,邻居们都会在窗户里对外咆哮:“这俩该死的孩子又在踢球了。”

每次我站在任意球前时,我的目标就是让我的邻居们靠在栅栏上对我咆哮。我就是靠这来知道自己踢了一个好球的。因此一次又一次……快速冲刺、起左脚、漂亮、开出任意球、砰!

我想成为米哈伊洛维奇,他可以踢出这样的球。他当时在红星队踢中场,这是贝尔格莱德最伟大的球队。他们是传奇,不止是传奇!他们赢下了冠军杯,那是在1991年在这项赛事改制为欧冠之前。我当时才6岁,但是这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体育时刻。在那时候,有很多政治动荡和混乱,生活在我们这个城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看到像我们一样在同样环境里成长起来的球星能够在世界上最伟大的俱乐部赛事取得成功意义非凡。

当我哥哥和我长大后,战争占据了我们生活的更大部分,我们明白足球是一个决不能浪费的机会。我们互相鼓励,互相竞争。我很有争胜心,也许争胜心太强了。我记得有一天当我们独自回到家,我们像所有男孩子一样为谁更强吵起来 我们想出来一个主意:我们从房间的一侧起跑,像争抢头球一样跳向空中,看谁能把谁挤倒。现在我可以很坦然的说,这听起来确实很愚蠢。但是我们只是十几岁的孩子,这就是我们成长的仪式。因此我们背靠背站在房间里,就像约翰-维恩的老电影一样。走出十二步,然后转身跑向对方——我把他撞倒了。他在空中飞了起来,一落到地上就开始大叫:

“给爸爸打电话!给爸爸打电话!”

“你没事的,赶紧起来。”

“给爸爸打电话!”

爸爸出现了,我们自然撒了个谎,我们告诉他尼古拉不小心摔倒了。这没有什么用。爸爸把他带到医院,结果发现他摔断了锁骨。向护士们解释发生了什么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就是让我变得坚强的战斗。

在足球上,我只想着变得更好,更好,更好。看着1991年红星所实现的,看着我的国家陷入绝望,我只想要更多。这个愿望从来没有远离我。当我在2004年开始为贝尔格莱德的另一支球队库卡里科齐效力时,其中的一幕我直到现在还记得。我和他们的青年队一起在荷兰比赛,我们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大胜。此后,他们答应我和其他五名球员进入一线队为球队的升级而战。在我们第一节训练课上,由于当时一线队已经有23人了,主教练并不想额外带上我们,于是他让我们跑圈。他说:“去森林里跑五圈,跑完了才准回来。”

圈很长,我记得当时有多热,我们有多累。四圈之后,一个小伙伴建议我们停下来,因为根本就没人盯着我们。其他人都同意了,但是我无法理解。我还从没有过不听指令,因此我竭尽全力跑完了最后一圈,在无人关注的情况下我跑完了,我差点昏了过去。我并不是为了打动队友或教练才跑第五圈的,我是为自己跑的。这就是我。

如果有人想给我拍电影,一定要把这一幕拍进去。

几年后,在2007年我转会到了拉齐奥。这是第一次我可以在经济上支援我的家庭,他们是我的整个世界。我并没有觉得这次转会是一次伟大的成功或者类似的东西,我就是觉得我总算开始了。我必须从球队替补到球队核心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我在罗马城学到了很多,也正是在此时我开始得到国家队的征召。我依旧记得我在12岁的时候向我妈妈立下的誓言,我告诉她总有一天我要在英超踢球。而且我知道,无论如何,总有一天我会实现的。

机会是曼彻斯特送来的。曼城当时在崛起,英超当时也是顶级联赛。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让自己变得更出色的机会。在我转会到曼城之前的那个夏天我跟随着塞尔维亚一起在南非踢世界杯。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自私的球员,但是那次是我第一次觉得相比于为球队踢球,我更是在为自己踢球。我感觉自己更像是一名士兵。我为这面国旗而战,为这身战袍而战,也为家里的父老乡亲们而战。因为我知道我们有多骄傲,我知道这份骄傲来自何处。塞尔维亚人承受了超乎其他国家人想象的灾难,因此当我们终于有机会向世界展示自己时,我们会竭尽全力成为我们想要成为的人:战士。

尽管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我不会忘记1-0击败德国的比赛。这令我们确信我们都属于同一支国家队。那届比赛我们尽管没能小组出线,但是却给了我前往曼彻斯特的信心。

我认为在曼城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美丽的时刻。两座英超冠军,一座足总杯冠军,一座联赛杯冠军——我不会遗忘这些。当然,这也是最美好的时刻。每个人都记得当他们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阿圭罗罗罗罗罗罗罗罗罗罗!!!”

我们永远会记得这一刻。

老实说,我依旧把曼城看做是我的球队。几个月前,当曼城接近联赛冠军时,我和哲科在前往我们自己比赛场地的球队大巴上观看曼联对西布朗的比赛,曼联输了。而且,曼彻斯特又一次被蓝色笼罩,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美妙的时刻。我会永远记住这些球迷,俱乐部也永远在我心头留有一席之地。

现在我又回到了罗马城,我感觉有点像2010年了。我再次代表塞尔维亚出战世界杯,这一次有我的妻子魏萨娜在身边,我的两个孩子会在意大利观看比赛。我的父母依旧留在塞尔维亚,他们不会来到俄罗斯,因为我不允许。我妈妈现场看过我四场比赛,而这四场比赛全都输了,因此她被禁赛了。而我的爸爸则太紧张,一场比赛得抽五根烟,因此他也需要留在家里。

但是我在这里,塞尔维亚在这里、我记得八年前小组赛出局的遗憾,我不想再次体会这一幕。现在我戴上了队长袖标,我感到成为备受期待的领袖的责任——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身份。我想我们有机会在雷达下飞翔。你们也许不知道我们在期待什么,对吧。

我们很喜欢这种方式。你们可能不知道萨维奇多有创造力,你可能不知道塔迪奇多有才华。很好,我们会尽量向你们展示出来。因为我们期待这样一个代表塞尔维亚的机会已经很久了。球队中的很多球员都忘不了那场战争,都忘不了那些炸弹,都忘不了那些警报——我们清楚国家遭受了什么。而这场战争也给我们带来了伟大的慰藉、一次伟大的机会和一代伟大的球员。

我们是这其中的一部分,我们会记住这一切的。现在我们会抓住机会的。

(搜狐体育独家出品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